親眼看護士為便溺失禁的重症患者清洗身體
2020年03月23日12:59

  原標題:連載·黃岡日記⑱|親眼看護士為便溺失禁的重症患者清洗身體

  新冠病毒給湖北乃至全國帶來一場危機,黃岡是這場疫情的重災區之一。

  在這場戰役中,黃岡人經曆了旁觀-捲入-創傷-鬥爭-反思的過程。我們用親曆者日記連載的形式,試圖縱深還原疫情侵襲下的黃岡這60天。

  [葉薇:治癒新冠肺炎患者,大四學生]

  2月10日

  今天護士姐姐終於帶著我去做CT了,我早早的就穿好衣服,想著又可以出去遛遛了,如果我真的是隻狗的話估計現在就會興奮得一直搖尾巴。

  CT室在一樓,我們等候的時候就直接站在樓外。藍天白雲,突然好心情,我一直在樓下劈腿,儘量把雙腿分到最開,又費力地站起來,活動活動筋骨。雖然是晴天,但風還是有點冰冰的,吹在被太陽照著的臉上,暖暖的又帶點涼,好像在動的一切都有生機,我就為這點小小的想法高興起來。

  做CT的時候兩手要舉過頭頂,我一直在心裡給自己打氣,加油,加油,相信自己。做完CT我又跟著護士姐姐回到了房間。

  一張床就是我的天地,我不是沒理由的積極起來,只是心裡的希望足夠強烈,便沒有那麼慌張了。我想我真的很愛這個世界。

  [馬億:浠水縣汪崗鎮,北京回鄉白領]

  2月10日

  今天午飯吃到一半兒的時候,我爸用手機外音播放了他所在的村幹部工作群的消息,本村新增確診了4例。一家四口全部確診了新冠肺炎,而且他家還距離我們這條街道很近。再一問,我爸說在臘月二十六那天晚上,也就就是我和妻子從北京回來的當晚,這家的男主人還進到我家來圍觀過牌局。

  在我們這條街道上,一到過年,幾乎家家戶戶都在打牌。而我爸因為一直都呆在老家,本地的朋友很多,一到過年,我家的牌局幾乎一天都不會斷。所以那天的牌局,也算是慣常操作。

  我和妻子當晚回家後,一直呆在二樓沒有下去。可我爸就坐在牌桌上,而我媽坐在我爸旁邊,看了一整晚。

  我和妻子都有些激動。

  我爸說他印象里那個人在我家就坐了一會兒,前後不超過十分鍾。

  我說網上那條新聞你沒看過嗎,有人出門買菜15秒鍾就被傳染了。

  接下來,我爸手機里關於那家人更詳細的信息傳來了。在十幾天前的正月初五,也就是在本地已經完全封閉,不允許人群聚集的情況下,他家竟然還頂著風舉辦了酒席,好像是女兒出嫁。群裡說,初步推測是到他家來吃酒席的客人傳給他家人的。

  我媽也有些緊張。現在街上的人都曉得惜命了,前幾天讓別人給我家買麵粉,我媽給現金別人,硬是被別人推開了。

  我爸笑著把耳朵上夾著的一支菸取下來,說,那我這支菸怎麼辦,就是下午別人遞給我的。說著,他拿起打火機點著,抽了一口。

  看著爸爸的笑臉,我和妻子還有我媽都很生氣,又不好跟我爸再去爭辯,於是都早早退下桌子,不吃了。

  我們本來計劃正月初五返回北京的,但是現在封市封村,寸步不能行。返程北京的時間,目前來看基本是遙遙無期。

醫護人員在黃岡大別山區域醫療中心工作
醫護人員在黃岡大別山區域醫療中心工作

  [楊梅:黃岡市中心醫院呼吸內科護士]

  2月11日

  感冒過後又恢復了生龍活虎。今天a班是要進入隔離區密切地給病人做治療。

  早上交接班後就開始了一天的工作。劉護士長將我們的工作交代後,指派我為今天的小組長,由我負責今天的護理工作。我將所管病人及工作做了一個簡單的分工。大家都是很積極地投入工作中去了。

  我給自己安排了幾個危重病人,21床是目前科室里病情最重的。早上交接班的時候,她在使用高流量呼吸機的情況下,氧飽和度也只能維持在70%左右,醫生查房的時候交代說要把無創呼吸機用上,我欣然同意。早餐過後,我就給21床更換了無創呼吸機,並使用雙流量氧通路。但情況並不樂觀,我一天的工作重點就是這個病人:輸液,監測生命體徵,翻身,更換尿不濕,喂水……

  隔離區的工作辛苦繁重,不僅僅只是單純的做治療、護理,同時還要承擔自身感染的危險,還有照顧危重病人的生活起居,此外保潔員的事情我們也要承擔。穿著密不透氣的防護服,戴著護目鏡,裹著兩層手套,腳套。一天工作下來身上的衣服都不知道濕了幾遍。但我們依然在堅持,給自己鼓勁。

  希望這些病人早日出院,社會早日恢復正常秩序,我們這些逆行者早日回歸正常生活。

  [金昊:已癒新冠肺炎患者]

  2月11日

  連續多天,在醫院里聽醫囑服用連花清瘟、肺力咳合劑、利托那韋等藥物。靜脈注射喜炎平,進行霧化治療等。入院前兩天,咳嗽仍頻繁,氣管內癢,無痰咳出;後幾天,咳嗽緩解,氣管內癢稍稍緩解,偶爾有低燒。

  在醫院幾天,看到最忙的一群人是護士們。我們樓層的醫護都是從黃岡市中心醫院各科室抽調的人員。其他樓層有不少支援黃岡抗疫的山東醫療隊的醫護人員。

  每一個班次四至五個護士,管護60多個病人。護士們都穿著防護服、戴著口罩、眼罩和麵屏,只能聽聲音,基本認不出人。她們幾乎沒有閑下來的時候,穿梭在各個病房裡,為病人插管、拔管、打針輸液、送藥。連我這種輕症患者,最多時一天也要輸9瓶鹽水,其他中症和重症病人更是多得數不勝數。

  新冠肺炎的傳染性強,病人家屬和清潔工都不讓進病房。護士們還要兼職清潔打掃,給所有病人送飯,甚至負責重症病人的大小便和清潔身體。

  在大別山區域醫療中心,我見到的所有的醫護人員都很盡責、敬業、熱情,讓我很感動。有一次,一個重症患者大小便失禁,幾個護士一起上前,先是扶起他,接著幫他擦洗身體。患者身上各種輸液的管子,護士們小心翼翼地擦洗著,再幫著穿好衣服。我想,即便是病人的家屬在場護理,也不過如此。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