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零號病人”:新冠病毒來源或成難解之謎
2020年03月23日14:46

  原標題:國際觀察丨尋找“零號病人”:新冠病毒來源或成難解之謎

  2019年12月1日,一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者在湖北武漢被檢測發現。但公開信息表明,這並不是導致這次疫情暴發的“零號病人”。

  近日,意大利知名的藥理學專家馬里奧·內格里(Mario Negri)告訴美國媒體,早在去年11月和12月,意大利就已經出現了高度疑似新冠肺炎症狀的不明肺炎。此前,美國疾控中心主任羅伯特·雷德菲爾德也在媒體追問下承認,美國一些“流感”死者可能就是得了新冠肺炎。

  “零號病人”,指的是第一個確證的流行病患者,在公共衛生學上稱之為指示病例(index case)或者原發病例(primary case)。尋找和確認“零號病人”,對病毒的溯源以及疫情的防控至關重要。

  中國

  武漢華南海鮮市場並非病毒源頭

  今年2月,網絡上一度傳出武漢病毒研究所畢業生黃燕玲是中國“零號病人”的消息。

  但是,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發表聲明否認了這一傳言。聲明表示:黃燕玲同學於2015年在我所畢業獲得碩士學位,畢業後一直在其他省份工作生活,未曾回過武漢,未曾被2019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身體健康。

  中國最早官方確定的首例新冠肺炎,發病時間為2019年12月8日。此後中國疾控中心多項前期研究結論均證實,多名確診患者與武漢華南海鮮市場有交集,“病毒最先就是出現在武漢華南海鮮市場”。

  但1月下旬,國際醫學期刊柳葉刀發表的一項研究結論似乎與此相悖。

  國際醫學期刊《柳葉刀》1月24日發表一項研究顯示,首例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確診患者於去年12月1日發病,這比官方通報的最早發病日期提前了7天。這項研究由中日醫院呼吸與危重症醫學科主任曹彬、武漢金銀潭醫院院長張定宇等多位臨床醫學專家共同參與。研究證實,中國最早一例患者是一名年過七旬的男子,患有腦梗、老年癡呆,幾乎不出門,更從未去過華南海鮮市場。而且在最早的前4名感染者中,也有3人沒有華南市場“暴露史”。

  在《科學》雜誌的報導中,曹彬袒露了自己的不確定,“華南海鮮市場似乎並不是病毒的僅有起源地。實話說,我們現在還不太清楚病毒到底從哪裡來”。

  意大利

  倫巴第首位確診者並未到過中國

  意大利作為目前歐洲新冠肺炎疫情最嚴重國家,“零號病人”至今成謎。

  意大利首例確診病例為一對來自武漢的中國夫婦。兩人於1月23日抵達意大利,後在羅馬接受治療。不過,雖然病例出現在羅馬,但意大利疫情並沒有在羅馬爆發,而是發生在北部倫巴第大區。

  據報導,倫巴第大區的第一例確診病例為卡薩爾普斯泰爾倫戈鎮聯合利華公司分部的一名研究人員,名叫馬蒂亞,現年38歲。由於米蘭當地醫院處置失當,馬蒂亞2月16日至20日錯失診斷機會,並導致至少13位親友及醫護人員感染,成為“超級傳播者”。

  馬蒂亞確診前並沒有到過中國,但1月底與一名從上海返回意大利的朋友一起吃飯,而其朋友的病毒檢測結果為陰性,導致“零號病人”的線索中斷。

  雖然馬蒂亞一度被懷疑為“零號病人”,但倫巴第大區主席豐塔納坦言,“非常不幸的是,此前以為是‘零號病人’的人並非‘零號病人’”。

  據路透社3月11日報導,米蘭大學傳染病學教授、路易吉·薩科醫院傳染病科主任馬西莫·加里的團隊,對意大利患者的病毒樣本進行基因測序,發現與一名1月份在德國被感染的患者高度匹配。加里說,病毒可能早在1月份經德國直接傳入意大利。“我們可以想像,一個在慕尼黑被感染的人來到意大利首先出現疫情的地區,在毫無症狀的情況下傳播了病毒。”

  而意大利知名的藥理學專家馬里奧·內格里(Mario Negri)則告訴美國國家公共廣播網,早在去年11月和12月,意大利就已經出現了高度疑似新冠病毒肺炎症狀的不明原因肺炎。

  美國

  蘋果聯合創始人是“零號病人”?

  短短的一個週末之後,新冠疫情已經開始在美國呈現出暴發的態勢,三天之內,確診病例數便從1萬躍升至逾2萬,成為全球確診病例數第三多的國家。那麼,美國的病毒從何而來?

  當地時間1月21日,美國疾控中心(CDC)公佈了美國境內第一例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美國境內首個病例發生在西海岸華盛頓州的西雅圖市斯諾霍米什縣。

  病人此前曾赴武漢周邊地區旅行,當他開始出現症狀時,通過病理分析,CDC確認該男子感染了新型冠狀病毒的肺炎。

  此外,也有人懷疑自己是美國第一批感染新冠病毒的人之一,他就是蘋果聯合創始人史蒂夫·沃茲尼亞克。沃茲尼亞克3月2日在推特上表示,他和妻子珍妮特1月4日從中國返回美國,珍妮特後來出現嚴重咳嗽,可能是美國的“零號病人”。不過,《今日美國》後來證實,珍妮特患上的實際是鼻竇感染。

蘋果聯合創始人沃茲尼亞克發推
蘋果聯合創始人沃茲尼亞克發推

 

  當地時間3月11日,在美國國會眾議院一場有關新冠病毒的聽證會上,美國疾控中心主任羅伯特·雷德菲爾德面對議員們提問時承認,美國一些被認為是死於流感的病例,實際上可能死於新冠肺炎。而美國這一場流感始於去年夏季,曾陸續出現200多例肺臟纖維化病例。

  直到現在,美國的“零號病人”仍舊是個迷。

  伊朗

  重災區庫姆一商人曾去過中國

  在中東地區,伊朗成為新冠病毒傳播的最嚴重地區。

  從伊朗宣佈的病例中可以看出,絕大多數都有庫姆接觸史。庫姆是伊朗的第七大都會,擁有100多萬人口。伊朗衛生部此前確認,庫姆的1例死亡病例是一位商人,曾通過非直接航班去過中國。但誰是伊朗的“零號病人”,官方並沒有認定。

  找到“零號病人”,就相當於找到了一把能從源頭剪斷流行病的利器。但在人類的漫長抗擊流行病的曆史中,被找到的“零號病人”並沒有幾個。

  一方面,零號病人與“一號病人”的時間線並不一定等同,這就讓追溯過程猶如大海撈針。另外,追蹤“零號病人”的證據鏈很難一錘定音,總會被反複推翻與再調整。

  時至今日,愛滋病、伊波拉、SARS等疫情從未明確找到嚴格意義上的“零號病人”。

  從全球疫情發展來看,在研發特效藥和疫苗、及時控製疫情發展的同時,找到“零號病人”,對遏製疫情的發展,仍然具有重要意義。不過,新冠病毒可能和愛滋病和SARS一樣,沒辦法準確找到它感染的第一個人類。

  封面新聞記者 燕磊 綜合新華社、環球網、澎湃新聞、上觀新聞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