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疫”舉丨除夕至今轉戰三地做誌願者 他說“把雷神山干倒閉才算完成任務”
2020年03月23日09:27

原標題:凡人“疫”舉丨除夕至今轉戰三地做誌願者 他說“把雷神山干倒閉才算完成任務”

編者按:一場蔓延全國的新冠肺炎疫情目前已致數萬人感染,面對不斷更新的疫情數據,誰也無法預測自己會否成為被病毒選中的下一個。

儘管每個人被叮囑最多的是“少出門”,但患者需要救治,民眾生活需要保障,阻斷病毒傳播的通道需要守護,很多人不得不走出家門,堅守工作崗位。他們是血肉之軀,也會心生恐懼;超負荷的壓力,會將他們擊垮;讓家人處於危險之中,他們內心充滿煎熬……但職責所在,疫情不結束,他們不離崗。

中國網自2月10日起推出《凡人“疫”舉》系列報導,記錄疫情之下普通人的恐懼與擔當,記錄中國人抗擊疫情的犧牲與鬥志。平凡的崗位,平凡的人,或許,平凡是唯一的答案,但平凡的邊界卻從未能被定義。

“這不是你操心的事!”大年三十,本應屬於團圓和喜樂的日子,李歡提出去醫院接一名護士下班,遭到母親的強烈反對。就在前一天,武漢因新冠肺炎疫情封城,家家大門緊閉,以求將病毒擋在門外。而他卻主動接近病毒,母親絕不允許。

李歡是武漢較早一批開始健身的人,後來自己開了一家名叫“猿力”的健身工作室。平時與會員間關係融洽,有人找他幫忙,他都樂於相助。因此,當同濟醫院的護士下班打不到車,向他求助的時候,他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他非常清楚母親的恐懼來自哪裡。她做過心臟移植手術,一絲一毫的感染對她而言都可能是致命的。這是母親的軟肋,也是突破點。

“我就跟她說,當初是醫生救了她的命,現在我們多少應該回報一下。”聽完他的話,母親不再反對,默默拿出手機,把通訊錄里醫生的微信都推送給他,讓他問一問他們是否也需要幫助。

淩晨一點,李歡接到了那名護士,把她送到家後跟她說,同事有需要也可以聯繫他。

出門時李歡沒有任何防護,護士給了他一些口罩。雖然知道新冠肺炎的傳染性很強,但因為從小很少生病,他對自己的抵抗力很有信心,“他們都不怕,我有什麼怕的?國家有難,我為脊樑,他們在救武漢,我連這點兒小事都不能做嗎?”

除夕這天起,李歡開始了義務接送醫護人員上下班的工作。為了不把風險帶給父母,他搬到員工宿舍獨自住。

他希望從出門到回家的這段時間,行程能夠安排得滿滿的,但往往是送完了這一個,下一個不知道去哪裡找。他只能守在醫院門口,看到有人從裡面出來就上前詢問對方是不是醫護,要不要回家。

後來,醫院門口聚集了很多和他一樣的誌願者。為了共享醫護人員的需求信息,他們建立了微信群,並進行分工,由專人負責統計醫護人員需求,誌願者們就對照著需求表主動聯繫他們,上門接送上下班。

有了信息共享,李歡早上七點到晚上十一點都閑不下來。越來越多的誌願者加入,一個微信群變成兩個微信群,依然有人源源不斷加進來,最終達到一千多人。接送醫護之餘,他們還幫忙將各地援漢及社會捐贈物資運至醫院。

在政府沒有來得及響應的時候,他們自發組織的車隊解決了醫護人員的出行難題,緩解了醫院物資告急的燃眉之急。當政府作出應對之後,他們就慢慢退出,解散了車隊。

半個多月時間,李歡接送了約百名醫護人員,其中兩名讓他記憶深刻。一位是武漢市中心醫院護士,很多同事被感染,她也要上一線了,很害怕,一路上都在哭。另外一位是外地主動申請返漢的醫生,看到堅守一線的同事太苦,他想把他們替換下來。

“他們在守護我們的城市,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護送他們。”在李歡接送之前,醫護人員只能步行或騎自行車花費兩個小時上下班,“我們接送的話,他們就能在家多休息一個多小時,休息時間保證了,抵抗力也會強一些。”

車隊解散後,李歡並沒有停下來,他回到小區繼續做誌願者,幫居民分發團購的生活物資。在他的帶動下,誌願者團隊發展到三四十人。看到小區人手充足,不再需要他了,他又開始尋找新的“業務”。

“我曾看到確診患者因住不進醫院蹲在外面哭,我還目睹了一個女孩追著殯葬車叫媽媽,心裡特別難受,只恨自己為什麼沒有學醫。當年我媽媽進手術室的時候,醫生說她有可能下不了手術台,我也差點兒失去媽媽。”李歡說他希望武漢快快好起來,為此他什麼都願做。

聽說有位警官朋友在江漢武展方艙醫院做後勤,他就拜託朋友讓他去做誌願者,朋友說患者剛住進去,情緒不穩定,特別忙,不建議他去。“越是這樣我越要去幫忙,不忙我去幹嘛。”朋友見狀答應了他的請求。

方艙醫院收治的是確診患者,而對於新冠病毒,李歡似乎沒有怕過,“生死有命,富貴在天,我這人神經大條,不叫勇敢。”

他如願進入方艙醫院做後勤,每個班次工作六到八個小時。第一次進艙,還剩最後三個小時他感覺到強烈的尿意,但想到一套防護服那麼貴,他不忍浪費,用盡全身的力氣和意誌克製自己。

終於熬到出艙,但出來後反而尿不出來了。“憋暈了,感覺很強烈,卻怎麼都尿不出來,我不斷拍打肚子,讓膀胱受壓,最後終於排出來了。”之後為了不上廁所,進艙前三個小時他不吃不喝。

幫患者買東西是他的工作之一,但很多商店沒有復工,部分營業的商店又不對個人開放,他只能出示工作證明,請求對方給予方便。“內衣、內褲、手機充電器都買過,我家裡有的,像指甲剪、肥皂,就直接拿給他們用。”

當他把這些急需用品交到患者手中,他們很感激,但他們口中的“謝謝”他需要用眼睛去讀,“穿戴太多,聽不清,而且每次都悶得汗津津的,一脫下手套,汗就順著胳膊流出來了。”

3月9日,江漢武展方艙醫院休艙,部分未治癒的患者轉至定點醫院,他又一次“失業”了。從接送醫護到社區送菜,再到方艙醫院做後勤,他轉戰三個地方,連續工作一個多月,仍沒有休息的打算。

“雷神山醫院是最後一站,把它干倒閉了才算完成任務。”對他而言,疫情不結束,使命就無法從肩上卸下。

當他再次向那位警官朋友提出去雷神山醫院的時候,遭到了拒絕。在朋友看來,堅守一線抗疫不是他的本職工作,他做這麼多已經足夠,況且連續一個多月沒有休息,需要休息一下。

他沒有聽從朋友的建議,悄悄混進將要去雷神山醫院值勤的警官隊伍中。很多警官認識他,以為他又來做誌願者。他沒有想到的是,進入醫院前工作人員挨個點名,而名單里沒有他,最終他沒能進去。

“我就想一直幹下去,等雷神山醫院倒閉了,我開始隔離,隔離結束後武漢已是春暖花開,就像做了一場夢,夢醒後什麼都沒有發生過。”日後,李歡不願再記起自己曾做過的一切,在那段以命相搏的記憶里,很多家庭支離破碎,甚至無人生還。(記者 金慧慧)

《凡人“疫”舉》系列往期回顧

凡人“疫”舉丨一線抗疫人員打電話要住酒店,找不到服務員的他帶上家人回武漢支援

凡人“疫”舉丨高燒十天后住進醫院,他以患者身份做起誌願者

凡人“疫”舉丨動身回家過春節時他接到一個臨時任務 父親得知後怒掛電話

凡人“疫”舉丨值守“三無社區”累到心臟早搏 她說:“我不想當英雄,但也不能當逃兵”

凡人“疫”舉丨瞞著家人支援方艙醫院,疫情結束後他們想安安全全地抱一下父母

凡人“疫”舉丨義務跑遍漢口的醫院轉運近50名患者,他曾怕到不停量體溫、吃五六種藥

凡人“疫”舉丨火車站勸返乘客 她看到了最善良、最能默默犧牲的鄉親

凡人“疫”舉丨他曾因感染新冠肺炎恐懼、無助,治癒後成為方艙醫院的心理諮詢誌願者

凡人“疫”舉丨她是家裡留守的唯一頂樑柱,繼丈夫、妹妹、妹夫之後也請戰去了一線

凡人“疫”舉丨騎行4天3夜300公里趕回醫院,她想讓患者看病少走一段路

凡人“疫”舉丨戰疫現場披上“婚紗” 推遲婚期馳援武漢的她如期當上新娘

凡人“疫”舉丨因“胡歌老婆”上了熱搜的光頭女護士 她的微博里藏著不為人知的秘密

凡人“疫”舉丨除夕夜緊急成立心理援助誌願隊,他們在另一戰場安撫恐慌的心

凡人“疫”舉丨面對身邊已有人感染,這支轉運疑似患者隊伍仍然爭著往前衝

凡人“疫”舉丨義務包攬武漢2000戶居民果蔬採購 90後小夥披星去戴月歸

凡人“疫”舉丨以死威脅要出門,河南硬核書記巧退村里“老大難”

凡人“疫”舉丨12年前他在汶川扒廢墟救災,今天他在武漢建設火神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