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新冠病毒汙名化中國,違背公理不得人心
2020年03月23日20:42

  原標題:借新冠病毒汙名化中國,違背公理不得人心

  來源:求是網

  面對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多點暴發和擴散蔓延的態勢,各國當務之急是攜起手來共同抗擊疫情。然而,美國一些政客卻處心積慮地將新冠病毒同中國相聯繫,不斷對中國搞汙名化。新冠病毒源頭是一個科學問題,需要向科學要結論,目前尚無定論。此時,不擇手段地將病毒甩鍋給中國、把疫情政治化,嚴重違背公理,包藏著不可告人的政治用心。針對這種錯誤言論,世界衛生組織和國際社會紛紛表示,反對將病毒同特定國家和地區相聯繫,反對搞汙名化。

  “新冠肺炎疫情這一公共衛生問題不應被政治化”

  病毒是人類面臨的共同挑戰。將病毒與特定國家相聯繫,有悖國際機構指導原則。世界衛生組織始終強調,不能把病毒跟特定的地方、國家和民族、群體、個人聯繫起來,甚至不能跟特定的動物聯繫起來。而且,世界衛生組織已將新冠病毒命名為“COVID-19”。曆史上,對一些傳染性疾病的命名曾導致汙名化和其他不良後果。正是基於這樣的曆史教訓,世界衛生組織等機構2015年提出對新發現傳染性疾病命名的指導原則,提倡使用中性、一般的術語來命名。美國一些政客企圖將中國抗擊疫情汙名化、向中國推卸責任的做法,並不是不瞭解上述科學原則,而是故意為之,不僅有違科學精神,更與全世界攜手抗擊疫情的期待和努力背道而馳。

  “避免涉及地域的汙名化語言,它沒有任何益處”。世界衛生組織衛生緊急項目負責人邁克爾·瑞安說,“世界衛生組織的立場非常明確,新冠病毒沒有國界,它影響的對象也不分種族、膚色、貧富,應該避免將病毒同特定群體相聯繫”,“2009年的(甲型)H1N1流感大流行起源於北美,我們沒有稱它為‘北美流感’。涉及其他病毒時,我們採用同樣的命名方法是非常重要的”。世界衛生組織呼籲所有人“應避免涉及地域的汙名化語言,它沒有任何益處”。新加坡《聯合早報》評論稱,歧視無助於防疫,該文援引新加坡總理李顯龍的話表示:“正本溯源,這是緊急公共衛生事件,不是國籍問題,更不是種族問題。”

  “個別勢力企圖利用疫情汙名化和孤立中國的做法不得人心”。美國艾奧瓦大學微生物學和免疫學教授斯坦利·珀爾曼指出:“新冠肺炎疫情這一公共衛生問題不應被政治化,新冠病毒究竟源自何處還有待科學考證”。俄羅斯人民友誼大學教授尤里·塔夫羅夫斯基說,這種“由意識形態偏見和雙重標準引起的‘政治病毒’,比新冠病毒危害更大”。英國首席大臣兼外交大臣拉布表示,“英方堅決反對將疫情政治化,完全讚同中方關於新冠病毒源頭是科學問題、需要聽取科學、專業意見的立場”。巴基斯坦總統阿爾維說:“個別勢力企圖利用疫情汙名化和孤立中國的做法不得人心,不會得逞”。

  “將疫情‘政治化’的行為會使公眾處於更大的風險之中”。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發出警告稱:“國際社會最大的敵人不是新冠病毒本身,而是導致人們對立的汙名化”。《今日美國》報評論說,“將疫情‘政治化’的行為會使公眾處於更大的風險之中”。紐約州眾議員牛毓琳表示,這是“在助燃種族主義火焰”,“我們看到這加劇了整個社區的仇外情緒”。意大利研究中國問題的知名學者傅馬利說:“突然暴發的新型傳染病,攻擊的只是身體虛弱的人,但它激發的種族主義卻比任何病毒都要惡劣”。耶魯大學醫學院兒科學教授瑪麗艾塔·瓦茲格稱,“汙名化的行為會把疾病和人們的偏見有意無意地聯繫起來,可能會導致患者不能及時得到救治,導致健康人發生感染”。美國著名中國問題專家、庫恩基金會主席羅伯特·庫恩認為,用“帶有政治色彩的偏見言論”煽動人們的情緒,企圖破壞各國共同抗擊疫情、維護世界福祉的合作氛圍,“維護一國之私利而任由這場流行病在失控中迅速蔓延,將對全球經濟造成巨大破壞,到最後只能全球共享‘苦果’”。

  “轉向種族主義言論”,實質是在“轉移人們注意力”

  疫情防控就像一面鏡子,照出了美國一些政客的做法與全球合作抗疫行動背道而馳,與人道主義精神格格不入。在病毒來源未明的情況下,美國一些政客迫不及待地指責、誣衊他國,到底是何用心?英國天空新聞網發表評論文章認為,這種“做法實際上是在轉移‘炮火’”。美國前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表示:美國領導人“正在轉向種族主義言論,以轉移人們注意力”。

  掩飾“美國政府延誤時機,抗擊疫情不力”。《日本時報》刊文稱,“美國政府的失敗之處不勝枚舉:未能利用早期旅行限製創造的喘息空間;未能認識到危機的嚴重性;未能向公眾傳達準確及時的信息;未能發揮鎮定和堅定的領導;未能與國際夥伴有效協調……考慮到同樣遭受疫情突襲的其他國家應對得更好,美國這份失敗清單更加令人沮喪”。《紐約時報》多次發文批評美國政府延誤時機,抗擊疫情不力。報導稱,數週來,美國“一直在儘量將新冠肺炎疫情最小化,嘲笑對於疫情過度擔憂的態度,並輕蔑地對待它所帶來的風險。除了在過去兩個月中否認新型冠狀病毒的嚴重性之外,還諷刺那些認真對待疫情的人,而且還提供了不準確的信息”。哈佛大學全球健康研究所主任阿希什·賈哈說:“浪費兩個月時間幾乎是災難性的,我們恰恰這麼做了”。《華盛頓郵報》報導稱,美國領導人 “顯然是為了轉移外界的批評,不願承認被美國國內新冠病毒暴發搞得措手不及”。英國國家學術院院士、劍橋大學社會人類學教授艾倫·麥克法蘭撰文指出:“每當人們面對一種危險的新型疾病時,有些人往往會四處尋找替罪羊。過去在西方,人們通常是讓少數群體來頂罪。如今,人們則製造出形形色色的陰謀論。然而,這種指責是一種缺乏論證的想像。實際上,由未知的疫情所帶來的恐慌、猜測以及種族歧視,往往會讓事情適得其反”。《大西洋月刊》刊文說,汙名化行徑的第一個目的在於讓公眾相信犯錯之人不是美國政府,“但這一目的難以達到,因為我們都看到了災難性的誤判及其後果”;第二個目的則是煽動仇華情緒。

  “把別人當替罪羊”。美國政治記者布萊恩·泰勒·科恩說:“本應該領導國家抗擊疫情,現在卻忙著手工編輯演講稿,好讓中國充當替罪羊”。《紐約時報》專欄作家紀思道也批評說:“我們自己對新冠病毒的反應很糟糕,我們不應當把別人當替罪羊。”俄新社報導稱,美國一些政客“將是尋找病毒‘民族屬性’的主要受益者”。“疫情剛好契合其主要政治論點,總結起來就是:‘一切都是中國的錯,應當懲罰中國。’”“他們的意圖很好理解:如果一切都是中國的責任,那麼就不會有人指責華盛頓當局防疫不力,全社會的怒火都會轉向北京。”《俄羅斯報》網站刊發評論文章稱,“華盛頓希望以此分散民眾對股市崩盤、股指期貨多次熔斷等國內問題的關注度,美國想借此繼續指責,正是中國造成了美國失業和諸多國內經濟問題”。“美國一些人士希望新冠肺炎疫情重創中國經濟和政治穩定,以此證明中國國家治理體系的脆弱性。然而,美國的願望落空了。通過此次抗‘疫’戰,中國向世界證明了其發展道路和國家治理體系的有效性,這也為中國在國際舞台贏得了認可與掌聲”。

  “中國的行動是對汙名化的響亮回答”

  疫情發生以來,特別是在近期全球多個國家相繼暴發疫情後,中國一方面毫不放鬆、繼續做好自身疫情防控工作,一方面秉承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積極開展對外援助和國際合作,用實際行動彰顯了負責任的大國形象和國際擔當,得到國際社會充分肯定、高度評價和普遍讚譽。

  “中國不是用語言而是用成功遏製國內疫情並幫助其他國家抗疫的實際行動來回答”。俄羅斯總統普京表示,“中國政府為抗擊疫情採取了卓有成效的舉措,不僅控製了國內疫情,也為保護世界人民健康安全作出了重要貢獻,俄方高度讚賞中國的努力並為此感到高興。中國向遭受疫情的國家及時伸出援助之手,為國際社會樹立了良好典範。中國的行動是對個別國家挑釁和汙名化中國的響亮回答”。俄羅斯遠東聯邦大學政治學教授別切里察在題為《用人類命運共同體戰勝新冠病毒》的文章中稱,“面對不公平的指責和攻擊,中國不是用語言而是用成功遏製國內疫情並幫助其他國家抗疫的實際行動來回答。幫助他國表明了中國人廣闊的國際視野,是中國對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實際貢獻”。

  中國“從源頭上遏製疫情的措施為世界爭取了時間”。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稱讚,中國“從源頭上遏製疫情的措施為世界爭取了時間,減緩了病毒向世界其他地區傳播的速度”。美國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高級副總裁兼全球衛生政策中心主任斯蒂芬·莫里森對美國政府提出質問:“中國實施的嚴厲隔離措施為我們贏得了時間,我們是否利用這段時間做了有益的準備?”以色列共產黨政治局委員伊薩姆表示,“我們高度讚賞中國率先向其他國家尤其是重災國提供的支持和援助,反對個別國家將疫情政治化、利用疫情抹黑中國形象的企圖。單打獨鬥無法戰勝疫情,只有團結互助才能渡過難關”。

  “能夠提供幫助的國家恰恰是中國”。英國國家學術院院士、劍橋大學社會人類學教授艾倫·麥克法蘭指出:“作為一名曆史學者和人類學家,我相信深入瞭解一個社會及其文明程度的最好方式之一,是看其應對困難時的態度。在我的認知範圍中,沒有哪個國家比中國更有能力應對困難”。《華盛頓郵報》網站刊登美國民主黨籍眾議員劉雲平的文章稱,“能夠提供幫助的國家恰恰是中國”,“美國可以從身處疫情一線的中國醫生和科學家身上學到很多東西,也可以與中國合作,獲取至關重要的醫療設備和物資”。微軟創始人比爾·蓋茨在社交網站上提出,“中國的經驗是我們獲得的最關鍵數據……他們避免了大範圍的感染”。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說:“歐盟處於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的‘震中’,自身亟需防疫物資”,“歐盟對中國在這一時刻提供支持表示高度讚賞、十分感謝。”

  “各國同舟共濟,才能最終贏得全球抗疫的勝利”

  疫情當前,汙名化中國,只會矇蔽自己的雙眼,給病毒可乘之機,助長種族歧視,無益於國際抗疫合作。病毒沒有國界,國際合作對戰勝疫情至為關鍵。各國必須用開放合作的態度來解決問題,任何推卸責任的行為都是對世界的不負責。

  “種族主義和仇外心理對遏製疫情傳播沒有任何幫助”。美國俄勒岡州波特蘭市西部州立研究中心主任埃里克·沃德說,“有關反亞裔暴力的報導是與社交媒體和極右翼網站上關於新冠病毒的白人民族主義言論同步增加的”。加利福尼亞州民主黨眾議員凱蒂·波特指出,“種族主義和仇外心理對遏製疫情傳播沒有任何幫助”。南加州大學美國研究學和種族學教授娜塔莉亞·莫利納表示,“這種將新冠肺炎定位到某些特定的國家的想法,不僅帶有種族主義,而且還會妨礙人們控製疾病傳播。如果人們不花時間去正確理解看待新冠肺炎,疫情還會繼續蔓延”。

  “我知道汙名化對公共衛生來說是多麼的危險”。凱薩家庭基金會的高級副總裁兼全球衛生與愛滋病政策主任耶恩·凱茨說:“作為一位在愛滋病領域工作了30年的人,我知道汙名化對公共衛生來說是多麼的危險,這對新冠疾病來說也是如此。”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表示,“俄方完全讚同不應將病毒標籤化,反對將特定國家汙名化的企圖”。哈佛大學教授、美國前財長薩默斯表示,“將病毒汙名化於中國,加劇中美關係的緊張局面,是對中國對此次疫情作出貢獻的極大漠視。在全世界疫情肆虐的今天,人類是統一命運共同體,而不是唯我獨尊、單槍匹馬獨自戰鬥”。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向各國發出呼籲,“當前需要的是審慎而非恐慌,科學而非汙名化,真相而非恐懼。”

  “希望國際社會展現更多團結”。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博雷利指出,“病毒沒有國籍,也沒有邊界。我們共同面對巨大的威脅,需要全球合作,所有人共同攜手應對。”世界衛生組織衛生緊急項目技術負責人瑪麗亞·範凱爾克霍弗表示,“各國相互支援,人們在抗擊疫情中看到了很多善意,希望國際社會展現更多團結”。16名國際衛生法學家在《柳葉刀》上撰文指出,“基於恐懼、謠傳、種族主義和仇外心理的應對措施,無法將人們從新冠疫情這類突發事件中拯救出來。病毒無國界,以團結互助取代各自為戰,以同心同德代替自私狹隘,各國同舟共濟,才能最終贏得全球抗疫的勝利”。

  當前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靠歧視偏見無法渡過難關,同舟共濟才是正確之舉。那種通過汙名化手段,將疫情政治化、意識形態化的做法,不僅是極其荒謬的,更是非常有害的。疫情對全人類的共同利益福祉造成了嚴重挑戰,世界各國都有責任和義務共同維護全球和地區公共衛生安全。唯有摒棄偏見,攜手合作、共同應對,才能有效抗擊並戰勝疫情,切實維護全世界人民的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