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狀病毒疫苗試驗關鍵問題:疫苗是否有用,會帶來新疾病嗎?
2020年03月22日09:46

原標題:冠狀病毒疫苗試驗關鍵問題:疫苗是否有用,會帶來新疾病嗎?

編輯:tuya

出品:財經塗鴉

本文來自《Nature》3月18日發佈的報導。

研髮冠狀病毒疫苗正以驚人的速度發展。本週,在華盛頓州西雅圖市的幾十名健康誌願者中,第一批誌願者在美國政府贊助的第一階段安全性試驗中接受了疫苗。其他冠狀病毒疫苗的類似安全性試驗也將很快開始。

即使這些“人類首創”試驗開始進行,有關我們的免疫系統如何抵抗病毒以及如何安全地使用疫苗引發類似的免疫反應的關鍵問題仍未得到解答。

對受感染的人和動物模型的研究可能很快就會得出答案,但是一些研究人員說,缺乏信息不應阻止專家開始對人進行安全性試驗。其他人則擔心,如果候選疫苗按計劃的加速釋放但卻無效,或更糟糕的是不安全,則會將研究人員送回起點,並最終推遲了有效疫苗的開發和大規模推廣。

這是科學家希望回答以開髮冠狀病毒疫苗的一些關鍵問題。

人們會增強免疫力嗎?

疫苗可幫助人產生針對感染的免疫反應,而無需首先接觸病原體。對其他冠狀病毒的研究(例如引起普通感冒的四種冠狀病毒),使得大多數研究人員認為,從SARS-CoV-2感染中恢復過來的人將在一段時間內免受再次感染。

密蘇里州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的病毒免疫學家邁克爾·戴蒙德(Michael Diamond)說,但是這種假設需要證據的支援。“我們對這種病毒的免疫能力瞭解不多。”

3月14日,駐中國研究小組在網上發佈的預印本檢查了從SARS-CoV-2感染中恢復過來的兩隻恒河猴(獼猴),它們僅造成了輕度疾病。

研究人員在首次試驗四周之後將猴子第二次暴露於病毒中,似乎並沒有再次感染猴子。戴蒙德說,研究人員將尋找證據,證明人類以同樣的方式做出反應。

如果人類確實發展了免疫力,它能持續多久?

那是另一個大未知數。引起普通感冒的冠狀病毒的免疫力很短。愛荷華州愛荷華大學的一名冠狀病毒學家斯坦利·珀爾曼說,即使是對這些病毒具有高水平抗體的人也仍然會被感染。

對於其他兩種引發流行的冠狀病毒,這些證據更為模棱兩可:引起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SARS)和中東呼吸系統綜合症(MERS)。

佩爾曼說,他的研究小組發現,人們從中東呼吸綜合徵康複後,其針對病毒的抗體急劇下降。

他還說,他的團隊已經收集了尚未公佈的數

據,表明SARS抗體在感染15年後仍存在於體內,但是尚不清楚這種免疫反應是否足以阻止再次感染。

佩爾曼補充說:“我們沒有長期免疫力的良好證據,但是我們也沒有來自SARS和MERS的真正數據。”

疫苗開發人員應該尋找什麼樣的免疫反應?

本週開始的1期試驗的重點是由馬薩諸塞州劍橋市的Moderna公司開發的疫苗的安全性。但是研究人員還將密切關注疫苗引起的免疫反應的性質。

Moderna疫苗由RNA分子組成。像許多其他正在開發的SARS-CoV-2疫苗一樣,它旨在訓練免疫系統,以製造識別和阻斷病毒用於進入人細胞的刺突蛋白的抗體。

戴蒙德說:“我認為這是合理的,但我們可能會瞭解到,抗體對峰值的反應可能並不是全部。”成功的SARS-CoV-2疫苗可能需要促使人體產生能夠阻斷其他病毒蛋白的抗體,或者製造能夠識別和殺死受感染細胞的T細胞。

我們如何知道疫苗是否可能起作用?

通常,在對動物進行安全性和有效性測試後,疫苗才進入人體試驗。但是,Moderna疫苗以及由Inovio Pharmaceuticals在賓夕法尼亞州普利茅斯會議上開發的另一種疫苗正在與人類1期試驗同時進行的動物實驗中,Inovio計劃於4月開始其首次人體試驗。

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疫苗副主任巴尼·格雷厄姆(Barney Graham)說:“在非緊急情況下,可以採用更連續的方式進行此操作,但是在這種情況下,很多事情都是並行進行的。”位於馬里蘭州貝塞斯達的研究中心正在贊助Moderna疫苗試驗。

在3月2日的預印本中,研究人員報導了將Inovio的疫苗(一種含有製造刺突蛋白的指令的DNA分子)注射到小鼠和豚鼠中,他們發現這些動物產生了針對該病毒的抗體和T細胞。

研究負責人Inovio臨床前研究與開發高級副總裁凱特·布羅德里克(Kate Broderick)說,她的研究小組現已將疫苗接種給猴子,並將很快開始研究接種疫苗的動物是否感染了病毒,以查看它們是否受到保護。格雷厄姆說,這種“挑戰性”研究也在Moderna疫苗的研究中。

他補充說,沒有動物的此類數據,就無法進行關於疫苗是否可以預防人感染的大型且昂貴的人體試驗。

戴蒙德希望隨著研究人員從人類和動物研究中瞭解到更多有關感染的知識,他們將對哪種疫苗最有效地更好地瞭解。“這可能不是最有效的方法。但這可能是生產疫苗的最便捷方法。”戴蒙德說。

會安全嗎?

因為疫苗是給大量健康人使用的,所以與給已經生病的人服用的疫苗相比,疫苗通常具有更高的安全標準。

使用SARS-CoV-2疫苗,研究人員的主要安全隱患是避免一種稱為疾病增強的現象,在這種現象中,確實感染了疫苗的人比從未接種疫苗的人發展出更嚴重的疾病。

在2004年報導的實驗性SARS疫苗的研究中,接種過雪貂的雪貂在感染病毒後在肝臟中產生破壞性炎症。

得克薩斯州休斯敦貝勒醫學院的疫苗科學家彼得·霍特茲(Peter Hotez)認為,應先對動物進行潛在疫苗的測試,以排除疾病的加劇,然後再進行人類試驗。他說,他瞭解將SARS-CoV-2疫苗快速推向人體測試的原因,但他補充說,由於疫苗可能會增強疾病,“我不確定這是你想要的疫苗嗎?”。

格雷厄姆說,在測試Moderna疫苗時,只有在人類和動物研究證實該疫苗安全後,NIH才會轉向更大的人類研究。他說,加強疫苗接種的風險很低,但是“不迅速接種疫苗的風險是我們或在下一個冬季無法獲得可用的藥品。”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