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封城、不停工、普通市民正常生活,韓國到底憑什麼控製住疫情?
2020年03月22日21:02

原標題:不封城、不停工、普通市民正常生活,韓國到底憑什麼控製住疫情?

疫情之初,韓國採取了把所有感染者和隔離者都接到醫院治療的措施,但後來隨著確診患者和隔離者數量暴增,韓國醫療資源嚴重不足,出現了“一床難求”局面。

海外第一個疫情暴發的韓國,近期或將迎來勝利的曙光。

據環球網報導,韓國中央防疫對策本部3月22日通報,截至當地時間22日0時,韓國較21日0時新增新冠肺炎確診病例98例,累計確診達8897例。

與高峰時一日新增909例相比,韓國疫情或許到了勝利的前夜!3月15日,韓國新增病例首次降至兩位數,至3月18日,新增確診病例數已連續4天低於100例。3月19—21日,由於大邱一個療養院集體感染持續,患者增長數出現“小反彈”。

同時,韓國確診病例的病死率低於全球平均水平。據英國廣播公司(BBC)3月12日報導,世界衛生組織(WHO)估計,新冠肺炎病毒感染者全球病死率為3.4%,而據3月22日數據,韓國累計死亡病例為104例,病死率僅為1.17%,遠低於全球平均水平。

而差不多在同一時段疫情暴發的意大利,截至當地時間3月21日18時,累計確診53578例,死亡4825例。

韓國一度是中國以外新冠肺炎疫情的“重災區”,目前卻顯現出與意大利疫情截然不同的走勢。在不封城、不停工、普通市民還可以正常生活的背景下,韓國是如何在短時間內把疫情控製下來,並取得抗疫工作階段性成效呢?

21新健康記者根據公開報導數據和韓國抗疫情況分析發現,韓國在核酸檢測與隔離感染者追蹤、隔離密切接觸者等方面的工作,是其取得抗疫階段性進展的主要原因。

韓國防疫人員在消毒車輛

01

高效核酸檢測

1月20日,韓國出現首例新冠病例;2月18日起,由於大規模聚集性感染事件,韓國每日確診病例暴增;2月下旬,韓國病例大暴發持續了10天之久,確診病例由起初的數十例激增至5000例。

但從3月15日開始,韓國新增病例首次降至兩位數,至3月18日,韓國新增確診病例數已連續4天低於100例。3月19日,韓國新增確診病例數稍有反彈,為152例,但與高峰期的909例相比,境況已有很大好轉,而且一天之後,確診病例數又迅速回落(87例)。

韓國後續能否繼續保持較好的發展方向,仍需觀察。而21新健康記者根據韓國抗疫公開報導和數據情況來看,認為大量高效的核酸檢測,是其取得抗疫階段性進展的主要原因之一。

從中國抗疫早期情形看,大量患者存在未確診情況,對疫情控製產生了較大影響。

中國出現疫情之後,韓國疾控中心快速開發檢測方法,並與企業合作研發商業檢測試劑盒。2月4日,首爾生物製藥公司Kogene Biotech Co.獲得韓國政府批準,開始生產檢測盒,並在三天后開始提供。經過10天審查,其他三家供應商也迅速獲得生產權。這意味著,韓國每週可為14萬個樣本提供測試,而測試準確性約為98%。

韓國外交部部長康京和在一次採訪中指出,檢測是至關重要的,因為這可以及早發現病例,最大程度減少進一步的威脅,也可以迅速治療被病毒感染的人。

為便捷民眾檢測,韓國大幅放寬檢測條件:有疑似症狀均可檢測,全免費。其中“免下車”篩查法最引人關註:該方法要求檢測者全程在車內,醫護人員從車窗采樣,僅10分鍾即可完成。

據中新社報導,數據顯示,截至3月19日零時,官方已對約30.7萬人進行病毒檢測。這意味著,韓國每170人中,就有1人接受過檢測。韓國中央事故處理本部副本部長金剛立稱,大規模篩查能儘早發現患者,降低重症風險,“是遏製疫情蔓延最重要的一個方式”。

韓國當局基本確保對病人實行免費檢測,並涵蓋其住院和治療費用。即使是那些未經醫生建議即自行檢查的人,其花銷也僅在900元人民幣左右,並不算非常昂貴。

有美國媒體報導,韓國現在有能力在全國633個測試點進行每天多達20000人的測試,樣品被運輸到118個實驗室,由大約1200名醫療專業人員分析檢測結果。診斷通常需要六個小時,患者會在一天內可以拿到結果。這些站點減輕了醫院的壓力,而這一經驗已被複製到美國、加拿大和英國。

韓國疾病控製和預防中心的信息顯示,韓國醫生目前建議有過11個疫情嚴重的國家(中國、意大利等)旅行史並出現發燒及呼吸道症狀,或出現原因不明的肺炎患者進行檢測。

02

隔離密切追蹤

除了做好積極檢測外,韓國對於感染者等的隔離追蹤措施,也對疫情控製起到了很大作用。根據韓聯社報導,韓國在疫情暴發後迅速採取了一系列除中國以外規模最大、範圍最廣、篩查力度最深的追蹤與隔離接觸者措施。

韓國立法授權政府從檢測陽性感染者處收集手機、信用卡和其他數據信息,重建他們的行蹤。這些隱去個人隱私的信息會在社交媒體APP上分享,讓其他人判斷自己是否與感染者有過交集。

患者行蹤路線也在網絡公開。只要打開地圖、輸入位置,便會出現標明附近確診患者的路線,具體到咖啡廳、酒店等信息。

據瞭解,上述措施是韓國自2015年MERS疫情中取得的教訓。該次疫情之後,韓國授權一項法律,允許政府從感染者的信用卡與手機及其他社交媒體數據中追蹤其軌跡,調查其接觸者,因此政府得以迅速鎖定密切接觸者,並且對這些人執行隔離程式,避免疫情的進一步擴大。

03

分級治療發揮作用

在韓國抗疫過程中,後續及時調整的“分級診療”策略發揮了巨大作用。

與中國情形一樣,疫情之初,韓國採取了把所有感染者和隔離者都接到醫院治療的措施,但後來隨著確診患者和隔離者數量暴增,韓國醫療資源嚴重不足,出現了“一床難求”局面。

中國工程院副院長、呼吸與危重症醫學專家王辰指出,新冠肺炎疫情有一個特點,就是80%至85%的患者都是輕症,這種輕症甚至是可以自愈的,或只需要給予一定的規範對症醫療照護,同時警惕其發展為重症即可。最關鍵之處是要隔離這部分病人,避免其成為傳染源擴大疫情傳播。

為緩解“一床難求”難題,韓國採取分類治療:將患者以病情程度分為輕、中、重、最重四級,有潛在疾病的高風險患者實行優先住院治療,中度症狀的人則送至公共機構提供的企業設施場所,配以基本的醫療支援和觀察,治癒並兩次檢測陰性的人可以回家。

而輕症者進入生活治療中心,嚴重者再入院治療。生活治療中心以教育院、企業員工宿舍等為基礎改建,集中隔離和治療,類似中國“方艙醫院”的改良版。

密切接觸者和症狀輕微、家庭成員沒有慢性病、能自我體溫檢測的人要求隔離兩週。監測小組每天打兩次電話,確保隔離人員沒有出門,並詢問症狀。一旦違反檢疫要求,將面臨300萬韓元(2500美元)的罰款,而最近一項方案已將罰款提高到1000萬韓元,以及最高一年的監禁。

最早提出“方艙醫院”概念的王辰指出,武漢啟動建設方艙醫院正值疫情最嚴峻的時候。當時武漢醫院一床難求,上萬病人淤積在家庭、社區和社會上,無法及時收治,可以說整個武漢醫療體系被壓垮了。如果這些人得不到收治,將很難控製疫情。

為此,中央提出了“應收盡收,應治盡治”的工作方針,方艙醫院就是為了落實這一方針而創意推行的。一個多月時間里,方艙醫院累計收治輕症患者1.2萬餘人,有效解決了收治難題,扭轉了一度極為被動的防治局面。

王辰認為,方艙庇護醫院可以作為成熟有用的經驗,運用到今後大的疫情防控之中。目前,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已具備大流行特徵,世界各國在對疫情的應對中可以借鑒這個經驗。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