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憶桑斯主席:如果沒有他,皇馬不可能獲評20世紀最佳球隊
2020年03月22日15:47

原標題:追憶桑斯主席:如果沒有他,皇馬不可能獲評20世紀最佳球隊

北京時間3月22日淩晨,西班牙足壇傳來了一個令人悲痛的消息——曾經在1995-2000年期間擔任皇馬主席的洛倫索·桑斯,因感染新冠病毒醫治無效,在馬德里當地逝世,享年76歲。

對於這位老主席,年輕的球迷們可能並不熟悉,然而對於皇馬這家20世紀最佳俱樂部來說,這位在任五年的主席,可謂是承上啟下、有再造之功。

正是在他麾下,皇馬在1998年和2000年兩度奪得歐冠,找回昔日豪門地位,為21世紀的“巨星銀河戰艦”打下基礎。

桑斯為皇馬的再次崛起立下大功。

32年,重回歐洲之巔

洛倫佐·桑斯出生於1943年8月9日,於1985年進入皇馬管理層。1995年,時任皇馬主席的門多薩離任,桑斯接過了球隊掌門人的大印。

上任伊始,桑斯就面臨著球隊更新換代的重任,隊中的老球員已經漸漸無法勝任激烈的競爭,於是在1996年夏天,皇馬在轉會市場上開始重拳出擊,招攬了一大批優秀的球員。

羅伯特·卡洛斯、蘇克、米賈托維奇、西多夫,他們和早就在球隊中的勞爾、耶羅以及雷東多等人,共同組建起了這支全新的皇馬。

當然,一位合格的掌門人也是不可或缺的——嚴格的意大利教練卡佩羅,被桑斯選中成為這艘戰艦的艦長

揚帆起航的皇馬,在1996-1997賽季中,力壓羅納爾多的巴薩贏得了聯賽冠軍,蘇克、米賈托維奇和勞爾組成的鋒線三叉戟大放異彩。

更大的輝煌來自於此後的1997-1998賽季,卡佩羅在奪冠後離任,海因克斯接掌了帥印,球隊在歐冠賽場上一路過關斬將,並在阿姆斯特丹的競技體育場,與當時被公認為歐洲最強隊——由里皮執掌,齊達內和皮耶羅等人領銜的尤文圖斯隊相遇於決賽。

那場比賽中,實力更強的斑馬軍團佔據了一定的優勢,但是卡洛斯的大力射門在經過折射之後,被米賈托維奇把握機會,晃過門將將球送入空門。

就是這個進球,讓皇馬一球小勝尤文,站上了闊別32年之久的歐洲之巔。

桑斯治下,皇馬兩奪歐冠。

“20世紀最佳俱樂部”

此後在1999-2000賽季,皇馬在各項賽事中的表現並不盡如人意,也導致了時任主帥托沙克的下課。

桑斯此時沒有猶豫,任命博斯克成為新任主教練後,球隊在聯賽和歐冠兩條戰線上逐漸穩住了腳跟,並且成功奪得了小組出線權。而此後的一幕幕,則更令人難忘......

1/4決賽與衛冕冠軍曼聯的交鋒,皇馬在老特拉福德展現出了足球藝術的極大魅力:雷東多在底線處的腳後跟過人,完成了歐冠曆史上最偉大的助攻之一——勞爾包抄到位輕鬆破門,這一幕從此成為了很多足球集錦都不願錯過的瞬間

雷東多腳後跟過人,助攻勞爾破門。

半決賽中,皇馬與強大的拜仁相遇,整個賽季都無所表現的阿內爾卡,在伯納烏的首回合比賽中完成進球,幫助球隊以2比0占得先機;次回合又是法國人在關鍵時刻扳平比分,澆滅了拜仁反撲的勢頭。

連挫勁敵的皇馬,在決賽中面對同國球隊瓦倫西亞,再也沒有了顧忌——他們在法國大球場以3比0完勝對手,從而在曆史上第八次捧起了歐冠獎盃。

比賽中麥克馬納曼的剪刀腳淩空破門,以及勞爾狂奔半場之後戲耍卡尼薩雷斯鎖定勝局,都成為定格在球迷心中的美好畫面。

值得一提的是,那個賽季,18歲的伊克爾·卡西利亞斯在博斯克走馬上任之後,迅速站穩了腳跟,成為了未來十多年內,皇馬和西班牙國家隊的守護神。

可以說,如果沒有桑斯時期的兩個歐冠,皇馬不可能被評為20世紀最佳俱樂部

臨死前,他也不想給醫院添麻煩

如果說新千年弗洛倫蒂諾時期的皇馬,是星光璀璨的銀河戰艦,那麼在他前任桑斯的麾下,皇馬的星光也許沒那麼耀眼。

他們還沒有羅納爾多,還沒有齊達內,還沒有菲戈,也還沒有大衛碧咸……然而這批球員,秉承了皇馬一直以來戰鬥到最後一刻的精神,在整體實力並不占優的情況下,不斷地擊敗尤文、曼聯、拜仁這樣的強勁對手,先後兩次站上了歐洲之巔,也奠定了球隊在未來足壇中的地位。

也許,如果不是桑斯主席的努力,後來者談論到皇馬時會說:“這曾經是一支多麼偉大的球隊啊,然而不知道何時,他們才能恢復往日的榮光。”

而洛倫索·桑斯,讓皇馬在電視轉播時代到來之際,重新奠定了在歐洲足壇的王者地位,不至於成為球迷口中令人扼腕的“昔日豪門”。

這,便是桑斯在他執掌球隊的五年時間里,所留下的最大財富。

在得悉桑斯逝世的消息後,1998年歐冠功臣米賈托維奇表示,在自己心中桑斯猶如父親一般——這一夜在自己人生中,是最痛苦的,桑斯的逝世意味著“一位劃時代的俱樂部主席”從此離開。

勞爾在社交媒體上說,“桑斯主席安息,我們永遠不忘你”;卡西也表達了對桑斯和其家人的慰問;而卡洛斯則寫道——“對於他為我們付出的一切,我們唯有感激。”

更讓人尊敬的是,按照桑斯兒子的介紹,父親為了不給目前壓力巨大的醫院增添負擔,直到呼吸困難前都不願意去醫院治療,只是自己在家吃藥。

“他說他自己只是發了一點小燒,不希望讓醫療體系癱瘓,但他入院時,檢查顯示血里的含氧量已經很少了。”小桑斯說。

“事實上,他身上出現了新冠病毒會有的全部症狀……他曾經身體很硬朗,但最終還是倒下了,他只是不想給大家添麻煩。”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