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國分憂,為民解難,才值得為自己點讚
2020年03月22日22:01

  原標題:為國分憂,為民解難,才值得為自己點讚丨白衣戰士抗疫日記

  來源:科技日報

  國內疫情正逐步緩解,海外抗疫工作正有序推進,白衣戰士們的回憶與堅守,成為新的主題:他們有的人終於放下數十天緊繃的神經,回顧經曆、記錄感悟,發出“抗疫阻擊戰,我們贏了!”的感慨;有的人則對曾經救助的患者的一幕幕,依然難忘;有的人在海外被來自故鄉的祝福所感動,更有的人則在站好最後一班崗後,時刻準備迎接下一個戰場……有疲憊、有辛酸、有甜蜜,回憶與堅守背後,是不忘初心的堅定信念。

  將祝福與關心化成堅硬鎧甲 助我在戰場上披荊斬棘

  3月20日 米蘭 晴 12:30(羅馬時間)

  唐夢琳 華西醫院重症醫學科小兒ICU護士長

  米蘭的中午時分,金燦燦的陽光從窗外折射進來,溫暖又靜謐。

  在意大利工作期間,我們也接受了多次大型採訪,這本身也是我們的一項重要工作,通過媒體向意大利甚至全世界介紹了中國疫情最新的控製情況以及相關抗疫經驗,強調目前中國本土已經實現病例增長零報告,迎來了勝利的曙光。同時,通過媒體,我們向意大利民眾普及抗疫知識,支持“封城”和“居家隔離”等必須採取的措施。

  在疫情最嚴重的倫巴第大區,我們瞭解到當地的疫情防控形勢仍舊不容樂觀,民眾防控意識急需提高,對於戴口罩這個最簡單的防護措施接受度不高,街頭還是可以看到聚集的人群,民眾認為戴口罩是確診患者才應有的行為。

  意大利無法採取中國抗疫經驗中類似的嚴厲控製措施,意方政府一直在呼籲,效果也在逐漸顯現,並且他們會根據對疫情形勢的研判,進一步加強管控措施。欣慰的是我們應倫巴第大區主席所邀請,舉行的新聞發佈會備受關注,收視率和點擊率均創曆史新高,進一步堅定了當地推行嚴格的管控措施的信心。

  米蘭的街頭人流明顯減少,這是意大利民眾主動參與和配合疫情防控的表現。就像領隊中國紅十字會副會長孫碩鵬所說, 抗疫不僅要靠政府和醫護人員的努力,必須要全民守護這來之不易的封城,這是一場沒有旁觀者的戰役!

  在孫碩鵬副會長的帶領下,上午與倫巴第大區首席醫務官開會,詳細瞭解倫巴第大區的新冠肺炎確診、檢測、收治、ICU治療、死亡人數、患者年齡分佈等情況,以及倫巴第大區新冠檢測、隔離和收治政策和檢測醫療資源缺口情況。下午在浙江分隊駐地,會同中國駐米蘭總領事與浙江分隊召開會議,專家組建議,影響意方的公共政策是最重要的事情,與日益增加的確診病例相比醫療資源非常有限,必須著手控製疫情進一步擴散,做到應檢盡檢,應收盡收。

  在意大利這段時間,無論遇到什麼困難,我都會堅強克服,但今天卻第一次眼淚決堤,一方面是我院第一批援鄂醫療隊凱旋,看到他們的照片和視頻難而流下激動的淚花。另一方面是來自華西壩的同學們專門為我製作的祝福專輯“天使有愛,致敬唐夢琳!”這是感動的淚花,她們遙遠的祝福和關心不會被距離阻隔,我會把這些能量做成更堅硬的鎧甲,助我在戰場上披荊斬棘。

  今天,我有機會為自己點一次讚

  3月22日 武漢協和西院湘雅病區 雨

  潘頻華 國家醫療隊副隊長、武漢協和西院湘雅病區主任、中南大學湘雅醫院呼吸與危重症醫學科主任

  時間過得很快。一晃,三月也過了一大半。看著我們所在醫院對面高樓上,紅色醒目大字“中國必勝、武漢必勝”慢慢地褪去,我們知道,抗疫阻擊戰,我們贏了!

  因為太忙,我一直沒時間記錄自己的感受。

  記得1月19日那天上午,我突然接到湖南省衛健委電話,要求下午趕赴懷化,指導新冠肺炎疑似病人會診。當時,湖南沒有確診病例,對新冠肺炎我也沒沒什麼體會。

  在接連診過懷化、邵陽的病人後,我感覺事態嚴重。21日晚,在去會診瀏陽病人時,才嚴格穿上了防護服。之後的事情,大家都很清楚了,疫情迅速擴展,蔓延至全國各地。我們專家組,則每天往返於湖南省各級醫院間會診,直到2月6日晚。

  那天,我們湘雅要組建國家醫療隊赴武漢。當時還在嶽陽會診的我,毫不猶豫地第一個報了名,於深夜3點趕回了長沙。第二天一大早,出發武漢。到今天我都覺得,這是我人生中非常正確的一次選擇。

  我是隊里年齡最大的專家,被推選為醫療組長兼病區主任。在到武漢的第二天,我們病區開放,一下子湧進二十多位重症患者,大家都忙蒙了。

  最開始的階段,身為組長的我,壓力非同尋常。儘管進入隔離區前,我們會做嚴格防護,但風險依然無處不在。記得一天晚上,一位患者突然暈倒床旁,我們要立即搶救。在抬病人上床的過程中,因為用力過猛,一位醫務人員的防護裝備被拉扯得七零八落;我們還會遇到部分不願配合治療的患者。有一次,護士準備輸液,患者因抗拒而將手用力一甩,注射針頭直接刺破了護士的手。還有,開始時一連幾天接到報告護士防護服在隔離區崩開的事件,都讓我心一直“懸著”。

  所幸,大約一週後,問題逐漸克服了。

  而為全力提高治癒率,下班回酒店後,儘管很疲憊,我們還是忙著查文獻,結合白天查看病人的各種徵象和檢查結果,尋找治療的有效方法和處置措施。夜以繼日的付出,我們終於摸索出了一整套聯合呼吸、重症、感染、中醫相互結合的系統防治新冠肺炎診療措施。看著病人一個接一個地出院,心中充滿了成就感。

  到今天,我們已經在武漢堅守四十多天,很多患者治癒出院。看到患者寫來的一封封感謝信,我們無比溫暖和自豪。

  在我看來,只有為國分憂、為民解難,才值得為自己點讚。這次戰“疫”,我們都竭力做到了這八個字。所以,這一次,我有機會為自己、為我們醫護人員點一次讚。

  207的李爺爺,您還好嗎?

  3月20日 湖北省襄陽市職業技術學院附屬醫院 多雲

  柳真 寧夏醫科大學總醫院護士

  時間過得真快,轉眼一月有餘,我們與襄陽人民攜手戰勝了這場肆虐的疫魔,即將踏上回家的旅途。至今想起,一切曆曆在目。這其中,就有曾經收治於襄陽市職業技術學院附屬醫院一病區207病房的李爺爺。

  因為年齡大、病情重,加之有基礎性疾病,李爺爺的情況一直不太好。他的體內已經放了8個支架,醫生懷疑再次心梗並伴隨新冠,2月24日下午,我上班沒多久就接到科室通知,要將他轉往上級醫院繼續治療。

  我和同事急忙收拾李爺爺的東西,不一會,救護車到了,我們立刻把李爺爺扶到輪椅上,一人推車,一人提心電監護,還有一人拿著泵和氧氣袋。

  這樣的工作,我們之前重複過無數次,但穿著笨重的隔離服、戴著雙層口罩和透過滿是霧氣的護目鏡,卻是頭一回。沒有家屬的幫助,我們三個女漢子用盡全力將李爺爺抬上了救護車,然後我和同事師蕊陪同他轉往市中心醫院。

  正值中午,太陽高照,密閉的車廂,臃腫的防護服,我額頭上豆大的汗珠順著臉頰往下流。疾馳的救護車讓我的胃里翻江倒海,嘴裡滿是汗水與胃液攪拌的奇異味道,感覺自己快要窒息。然而一旁,李爺爺難受地呻吟著,我知道他很不舒服,一邊握著他的手,一邊拿來衣服墊在他的頭下面。師蕊則細心地蹲下將他的頭托起來,避免碰到擔架。

  40分鍾後,我們終於到了。為了搶時間,我和師蕊迅速將李爺爺抬下來放到平車上,一路小跑成功轉進ICU。幫他整理床鋪、抬上床,更換心電監護、接微量泵、安裝氧氣裝置,看到監護儀顯示生命體徵一切平穩,我懸著的心終於落地了。

  交接完畢準備離開,李爺爺用一口我聽不太懂的襄陽話說:“太感謝你們了,我沒有家人在,給你們添了那麼多麻煩。喂我吃藥,給我倒尿,又一路送我過來,給我穿,又給我脫……”說著,他哽嚥了,將頭轉向一側。

  我的眼睛也濕潤了。

  走出監護室的門,我在心裡默默祝福:爺爺加油,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這時,我才發現自己因為著急,鞋套跑掉了,防護服刮破了,手套也破了。雙腿像灌滿了鉛,全身衣服濕透,一會熱一會冷。因為上下車抬人用力過猛,例假還沒好的我,大腿兩側已是血跡斑斑。

  此刻,我才真正感覺到自己是個戰士,像個鬥士!

  然而,作為一個在心臟科室工作10年的醫護人員來說,我深知心梗意味著什麼。能夠將老人以最快速度平安送到ICU,就是當時一切所思所想。

  即將踏上歸途,心中萬般觸動。親人們,真的要走了,就想再問問,207的李爺爺,您還好嗎?

  站好最後一班崗,迎接下一個戰場

  3月21日 武漢大學人民醫院 陰

  柴偉娜 重慶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神經外科ICU主治醫師

  3月18日,坐標武漢市礄口區,武漢第一醫院,重慶市第八批援鄂醫療隊送走最後一名出院病人,簽下請戰書,準備迎接新的戰場。

  病房裡只剩下一個等待核酸檢測結果的輕型患者,和臨時ICU里吹著無創呼吸機的等待指揮部安排轉診醫院的危重患者。

  在得知婆婆要轉走前,我們幾個管床大夫像極了要把孩子送走的老母親,默默地捨不得,群裡討論著婆婆可能轉去哪個醫院,想到2公路外的肺科醫院,擔憂,猜到可能轉到3樓的本院ICU;隊長和組長更像孩子遠行前的老父親,把轉診路上的各種可能用品以及突發情況想了一遍又一遍,把負責轉運的人員逐一安排、細化工作,把轉運的環節一次又一次地演練。

  18號的早上9點到下午3點是艙內最後一個班,接班後去看病人,老人家的心率、呼吸、血壓、指脈氧飽和度穩定,握著她的手,告訴她抗疫到了一個階段,今天根據指揮部安排要轉診到其他醫院繼續治療,一定要加油、康複,以後要來武漢看她!婆婆點點頭。給婆婆的兒子打了電話,告知工作安排和婆婆的可能去向,家屬也表示了同意。

  在準備和演練了2個小時以後,靜待指揮部的通知。1點半的時候,中心ICU的範學朋主任帶著他的團隊的醫生和呼吸治療師來了,奉命轉運患者到火神山醫院,救護車和轉運呼吸機已經準備好,可馬上出發。立刻電話告知周副隊長和徐組長,周主任憂慮滿滿,對病人放心不下,擔心路上的突發情況。範主任聽聞,動容地說:周主任放心,這個病人我親自去送!迅速交接好預備好的藥品和物品,準備好路上可能用到的急救氣管插管包,協力把病人抬上擔架、便攜監護儀放在最近視線內、放到推床上、推到救護車上。這就要送婆婆走了,相處了33天的病人要交接到其他醫生那裡了,心裡縱然萬千牽掛絲絲縷縷,奈何送君千里終須一別!老人家,您一定要堅強地挺過這個難關,因為您的家人都等著您呢……

  都說別離是為了更好的重逢,19號早上,惜別武一之時,在外科樓一樓意外遇到前來拿婆婆衣物的患者兒子,他第一次告訴我們,說老人家以前曾經是抗美援朝的醫生,見慣了生死,所以他作為兒子才會在插管以後陷入糾結;從戰場上出來的老前輩,也許比其他人更加堅強,相信老人家一定能挺過難關,未來能夠再相逢!

  (王迎霞 俞慧友 雍黎 盛利 通訊員 嚴麗尹蕾)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