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封國” 在新留學生講述“佛系抗疫”里的小細節
2020年03月22日22:58

  原標題:新加坡“封國” 在新留學生講述“佛系抗疫”里的小細節

  當地時間3月22日,新加坡宣佈“封國”,自3月23日23時59分開始,禁止所有外國人入境或過境新加坡。這是新加坡連續出現境外輸入病例、首次出現2例死亡病例後推出的最新防疫舉措。

  新加坡的疫情出現過幾次轉折。在1月底出現首例確診病例後,新加坡的疫情快速蔓延,新加坡也成為海外確診病例最多的國家,幾起群體感染事件更是引發全球關注。

  但是此後,新加坡疫情逐漸穩定,確診病例很快被歐美國家“趕超”。然而近一兩週,新加坡的境外輸入病例有所增加,3月21日,該國還首次出現2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分別是一名75歲的新加坡女性和一名64歲的印尼男性。隨後,政府再次收緊防控。

3月21日,新加坡衛生部長宣佈該國出現2例死亡病例。/《海峽時報》視頻截圖
3月21日,新加坡衛生部長宣佈該國出現2例死亡病例。/《海峽時報》視頻截圖

  事實上,新加坡的防疫舉措一直被認為是“佛系抗疫”,包括不建議普通公眾戴口罩、不停工不停課不封城等。但是,新加坡的防疫措施也受到了世界衛生組織等國際公共衛生界的公開點讚,被認為是防疫模範。

  世衛組織應急方案執行主任邁克爾·瑞安2月12日曾公開點讚新加坡的疫情防控工作,稱新加坡不僅排查新冠肺炎病例,還在排查其他呼吸系統疾病,是個很好的典範。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也表示,新加坡在探測病例、追蹤接觸者和阻斷傳播方面的舉措非常有效,其他國家應該效仿。上海市新冠肺炎醫療救治專家組組長張文宏也對新加坡的防疫模式表示肯定,稱“新加坡的防疫模式看著好像很佛系,但它內部其實非常厲害”。

  新加坡推出各項防控舉措的速度非常快速,被認為是“外鬆內緊”的防疫策略。早在1月2日,新加坡衛生部就通知醫療人員留意疑似肺炎的病例。1月21日,新加坡還未出現確診病例,衛生部就宣佈對所有來自中國的旅客實施體溫檢測。1月31日,新加坡宣佈自2月2日起所有過去14天到訪中國大陸的旅客禁止入境。2月8日,新加坡要求暫緩大型活動。2月18日起,新加坡實施居家隔離令,違者可被判六個月監禁或罰款1萬新幣。3月13日,新加坡推出新的防控舉措,包括更嚴格的旅行禁令、延遲或取消超過250人的活動、即使有活動人與人的間距須在1米以上等。

  新加坡的防控措施顯然是有效的。截至3月21日,新加坡新冠肺炎累計確診病例432例,死亡病例2例。

  新京報記者連線了在新加坡讀研的中國留學生黑梨(化名),聽她講述新加坡防疫舉措背後的小細節。

  中國留學生在新加坡:

  “新加坡的防疫舉措比較人性化,還是讓人比較有安全感的”

  黑梨是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的一名碩士研究生。2019年6月,黑梨來到新加坡上學,從那之後就一直沒有回過國。黑梨本想趁著2月下旬的假期回一趟家,但是2月初疫情就暴發了,黑梨最終沒能成行。

  近段時間以來,歐美國家疫情迅速暴發,黑梨注意到很多留學生都緊急回國了,但她暫時沒有考慮過回國。

  事實上,疫情雖然對她的學習生活有了一些影響,但影響也並不算大。她依然住在宿舍中,依然去學校上課,依然會去外面的餐廳吃飯,最多就是出門的時候會戴上口罩,然後就是勤洗手、避免紮堆。

  黑梨覺得,新加坡的疫情並沒有很誇張,所以她暫時也沒有必要回國。而且,雖然最開始大家對新加坡政府的“佛系防疫”有點微詞,但政府後面的反應速度都非常快,所以她在新加坡還是很有安全感的。此外,她所在學校給他們提出了很多指導,也做了很多防控舉措,這讓她覺得非常暖心。

南洋理工大學圖書館提示學生間隔應超過1米。/受訪者供圖
南洋理工大學圖書館提示學生間隔應超過1米。/受訪者供圖

  新京報:疫情暴發後,你有考慮過回國嗎?

  黑梨:在疫情完全得到控製之前我應該不會回去。首先,國際航班上人員一般比較雜亂,有點擔心在坐飛機的時候被感染了;其次,這個時候回國也很折騰,首先回去要先隔離十四天,再回到新加坡又要隔離;當然最重要的是,我們並沒有停課,所以也是走不開的。目前,我周圍也沒有同學回國。

  新京報:新加坡自1月底就暴發了疫情,你的學習、生活有受到影響嗎?

  黑梨:還是有受到一些影響的。首先,我們每天出門都會戴口罩,上課也會戴著。在新加坡這種熱帶國家,在室外戴口罩有時候感覺挺窒息的。不過,很少看到當地同學戴口罩。

  其次,我們隔壁宿舍樓被徵用為隔離區,被用來給那些剛從國內回來的同學住。所以原來住在裡面的同學就不得不搬走,對他們來說還是挺麻煩的。

  再次,學校經常會給我們發郵件,更新最新的疫情防控措施。從一開始的注意個人衛生,到現在要求在圖書館、食堂等公共場所和其他人保持距離,建議自備餐具、提供消毒濕巾自助清潔餐桌等等。當然,這些雖然對我們的生活有一些影響,但都是為了我們的健康,所以大家都會很好地遵守。

校長辦公室接連發出疫情提醒。/受訪者供圖
校長辦公室接連發出疫情提醒。/受訪者供圖

  新京報:新加坡的疫情經曆了快速增長、平穩、現在又逐漸上漲的發展曆程。你和身邊的留學生群體心態有何變化?

  黑梨:在疫情暴發之初,也就是大概春節前後,新加坡政府一開始的“佛系防疫”和本地人不戴口罩的態度搞得我們很不安,所以那個時候這裏的中國留學生就囤了很多口罩,然後也不太敢去學校外面。

  後來,過了一段時間,每天只增加兩三個病例,有時候甚至不增加,我們就以為疫情已經控製住了,慢慢地也敢出去逛街、買東西、吃飯。但是最近境外輸入病例又有所增加,我們又有點慌,會儘量減少外出。當然目前學校里還是比較安全,我們主要是害怕疫情嚴重到要停課,因為一旦停課肯定會影響我們的學業。

  新京報:外界認為新加坡不鼓勵戴口罩、不停工停課的防疫舉措很佛系,你在當地感受如何?

  黑梨:新加坡政府倡導的是,不舒服的時候才要戴口罩,這樣主要是保護別人不被感染。當地民眾很信任政府,也比較遵從政府的倡導和建議,所以戴口罩的人還是少數。但我們對於國內信息瞭解比較多,所以出門還是會戴口罩的。

  我覺得,新加坡這樣“佛系”還是因為,作為一個城市島國,新加坡受不了停工停課帶來的經濟打擊,同時政府也擔心民眾搶購口罩會導致醫院口罩不夠。我覺得也有一定道理。不過新加坡的醫療系統做得很到位,只要你發燒,不管是不是有肺炎症狀,都直接有救護車過來拉走,然後隔離進行檢測。而且之前就算是遊客好像也是免費的,但是現在只有新加坡公民及永久居民免費。

  但新加坡也出現過兩次搶購潮。第一次是政府把預警提到橙色的時候,第二次是鄰國馬來西亞宣佈封國的時候。政府其實有安撫大家說儲備充足不要搶購,紮堆搶購很危險等等,但可能這兩個時期大家都比較恐慌還是有去搶購的。不過整體而言,當地人對疫情的態度和政府的導向息息相關,政府目前沒有說非常嚴重,所以在新加坡整體感覺還可以,沒有太慌。

  新京報:你覺得在此次疫情中,新加坡留學生面臨的情況和其他國家留學生面臨的情況有何不同?

  黑梨:我覺得新加坡政府還是比較人性化的。該做的都有做到,有病了儘量給你治,所以我覺得比別的國家稍微有安全感一點兒,因為看到一些國家可能是因為醫療資源比較緊張,如果只是輕症都只能居家隔離。而且目前新加坡不像歐美那樣幾千上萬的病例,所以並沒有出現什麼生病無法檢測、不能入院治療的情況。這一點讓我們會安心很多。

宿舍樓下曾出現的救護車。/受訪者供圖
宿舍樓下曾出現的救護車。/受訪者供圖

  新加坡目前的狀況還是挺正常的,街上也很正常,超市斷貨情況也還好,所以我覺得相比在疫情重災國家的留學生,我們受疫情影響並沒有那麼大。

  我自己的心態是,有一種見證了曆史的感覺,雖然身處疫情之中還是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病毒這個東西看不見、摸不著,所以我覺得做好該做的防護工作,努力保護好自己也就是了。

  新京報:新加坡的防疫舉措受到了世衛組織的公開點讚。你有注意到哪些小細節嗎?

  黑梨:從我們學校的角度來說,雖然沒有停課,但學校還是採取了很多非常細節化的防控舉措。舉幾個具體的例子:首先,我們宿舍樓下的討論室,本來是一個個小桌子可以圍在一起討論的,但現在學校把桌子全都撤了,只留了幾個椅子,現在基本上沒有人在裡面討論了。

  其次,我們每節課教室的門上都有二維碼,進門之前要掃碼,這個是為了記錄行蹤,方便之後追蹤密切接觸者。然後進教室之前要測體溫,工作人員會給一張寫著體溫的小貼紙。老師也會每節課給我們拍一張照片,據說是以防之後有人感染,可以確定他周圍坐了哪些人。還有我們每週有兩節課,以前會提供自助餐,但現在全改成盒飯了。

  再次,學校要求取消一切國際旅行,包括海外交換實習;必須上報最近的海外旅行記錄,否則學校會封掉該學生的校內賬號;最近還出了一個TraceTogether移動應用程序,可以根據手機藍牙信號追蹤密切接觸者,以阻斷感染。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