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吉林琿春林區野生虎豹數量為何居中國之首
2020年03月22日10:55

原標題:揭秘吉林琿春林區野生虎豹數量為何居中國之首

一隻健碩的東北虎走上山坡 吉林省林業和草原局供圖

中新網吉林琿春3月22日電(記者 郭佳)1998年,中俄美三國專家在中國東北地區做過一次大規模虎豹專項調查,發現吉林琿春林區東北虎僅為3至5只、東北豹2到4只。22年後,琿春林區已成為中國野生虎豹分佈最多的區域。最新統計數據顯示,這裏累計拍攝到東北虎33只、東北豹43只。

一隻東北豹跨過中俄邊界 吉林省林業和草原局供圖

東臨邊境占地利

  中國東北是野生虎豹的故鄉,不過從20世紀起,受棲息地破壞等因素影響,野生虎豹種群數量急劇下降,到90年代末期幾乎匿跡。俄羅斯同期調查顯示,彼時俄羅斯遠東地區虎豹數量卻在增加,這表明中國境內的虎豹被迫“出國”了。

  為了恢復虎豹的生存環境,2001年,吉林琿春東北虎自然保護區獲批成立,4年後晉陞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成為中國首個以虎豹及棲息地為保護對象的國家級自然保護區。

  此後的近20年里,琿春林區頻現虎蹤豹影,琿春林區與俄羅斯東北虎種群之間的多條生態廊道得以打通。“琿春這片棲息地是中國老虎種群恢復的橋頭堡,是老虎向內地擴散的要地。”世界自然基金會(瑞士)北京代表處東北區域項目辦公室主任劉培琦說。

  其實虎豹“一去一回”並不容易。保護區創建之初沒有資金來源,琿春林業局就從企業經營資金“擠”,全局過緊日子,並實施了最嚴格的森林資源管護製度。通過休養生息,琿春林區生態環境大幅提升,有蹄類動物數量明顯增多,虎豹也從這裏踏上“返鄉之旅”。

千里巡護賴人和

  巡護工作是虎豹保護的重要依託。琿春東北虎保護區管理局野生資源保護處處長高大斌是巡護員隊伍中的一名“老兵”,他與這片森林和林間的野生動物打交道近20年,在野外多次與東北虎等野生動物正面遭遇。

  “早上四五點鍾你跟我進山,梅花鹿、野豬隨處可見,看到東北虎、東北豹足跡也不算新鮮事兒!”高大斌說。

  不過,野生動物多起來後也產生了新煩惱。“人與野生動物的衝突會隨著它們種群的恢復而越來越凸顯。”劉培琦說,這對矛盾是保護工作必須要邁過的坎。

  高大斌告訴記者,早些年,吉林省對野生動物造成的人身財產損害沒有補償措施,但東北虎吃牛事件頻發,老百姓對保護工作有很大的牴觸情緒。

  在這一問題上,該保護區利用從國際組織募集來的款項給因野生動物造成損失的百姓進行了補償。“因資金有限,當時一頭牛隻能補償30%。但總比沒有強吧。”高大斌說。

  此外,琿春林業局還組織村民代表與相關部門召開聯席會議,簽訂保護包保合同,設立虎豹監測熱線電話和信息獎勵機製,開創性地開展了多方共建共管聯合保護的新途徑。

  實踐證明,這些舉措效果顯著。高大斌告訴記者,轄區內老百姓的保護意識有很大提高,不少村民都成了巡護員,更讓人欣喜的是這片區域內基本見不到新獵套了。

  劉培琦認為,棲息地質量退化和破碎化仍是虎豹保護的難點之一。為虎豹規劃建設生態廊道,探索保護區內原住民與虎豹共贏局面這個任務很艱巨,過程會很漫長。

中俄兩國巡護員共同參與的東北虎棲息地巡護員競技賽在琿春林區進行,中國巡護員在比賽中 (資料圖) 東北虎豹國家公園管理局供圖

頂層設計迎天時

  東北虎豹國家公園體製試點以來,新政策相繼出台、新機構陸續成立、監測手段不斷革新,這些“頂層設計”基本在琿春林區率先落地。

  吉林省林業和草原局新近公佈的23段東北虎、東北豹影像全部來自琿春林區。這些資料通過國家林業和草原局東北虎豹監測與研究中心野生動物資源監測系統從野外實時回傳。

  吉林省虎豹專家組專家蔣勁鬆表示,近幾年,東北虎豹在中俄交界的琿春市活動比較頻繁。“我們監測到了6個東北虎繁殖家庭和5個東北豹繁殖家庭,發現東北虎豹的幼體已經占到30%到35%的比例,這是非常理想的種群結構狀態。”

  2019年底,中俄兩國的虎豹保護公園已簽署“三年合作行動計劃”,雙方將在虎豹跨境活動等多領域展開合作。由於特殊的地理位置,琿春林區成為中俄巡護員競技賽等合作項目的承接地。

  劉培琦表示,中俄兩國開展合作將對虎豹保護起到關鍵作用。世界自然基金會也一直致力於與中俄政府、相關機構加深合作,加強虎豹跨境保護和棲息地威脅因素監測等工作。

  早前,中俄交界的狹長地帶曾因虎豹過於密集而引發各方擔憂,不過最新的監測顯示,它們正在走出這片狹長的“孤島”,其中,東北虎最遠已向內地深入百餘公里。(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