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韜誌略|印欲與俄合建AIP潛艇,遊走大國之間處境尷尬
2020年03月22日07:37

原標題:兵韜誌略|印欲與俄合建AIP潛艇,遊走大國之間處境尷尬

熱點新聞:

近日,俄羅斯軍事技術合作局局長德米特里•舒加耶夫在接受“俄羅斯24”電視台採訪時表示,很可能會中標印度AIP潛艇供應和生產項目,與印度合作建造這批潛艇。他指出,與主要競爭對手德國和法國製造商相比,技術轉讓是最大的優勢。

點評:

近年來隨著印度經濟的不斷髮展,其軍事力量也在不斷增強,對於武器裝備現代化的需求也在日趨上升,由於其自身技術和工業基礎實力有限,自產本國武器已無法滿足需要,因此只能將眼光投向其它國家。印度已經連續多年成為世界第一武器進口國,其中美俄是最主要的武器來源國。但是,由於美國對於技術轉讓控製嚴格,再加上俄印雙方在軍工領域的合作有著非常深的曆史淵源,因此印度將未來軍工國產化的希望還是主要寄託在俄羅斯身上。

此次印度海軍選擇與俄羅斯合作研發並建造AIP常規潛艇,就是希望以此為途徑,獲取俄羅斯方面在潛艇建造方面的經驗和技術支持,最終走上一條自主研發的道路,擺脫對對國外武器的依賴,從根本上提升印度的武器裝備製造和研發水平。

AIP潛艇將成印“自力更生”標杆武器項目

常規動力潛艇是印度海軍的重要力量組成部分,目前印度有15艘常規動力潛艇,大多數服役時間超過25年,急需更新換代。對於常規動力潛艇來說,其最大的缺陷是水下續航能力有限,每潛航一段時間就需要上浮至通氣管航行狀態,利用柴油發電機組對蓄電池進行充電,而這短暫的上浮充電時間,也成為規潛艇最致命的弱點之一,很容易暴露被敵人發現。而AIP技術則是“利用自身攜帶的氧氣(通常為液氧),為發動機提供燃燒條件,完成能量轉換,提供潛艇水下航行所需的推進動力,而不再依賴空氣動力推進,這種裝置可大大提高潛艇的水下續航力,使其在水下有了更長的獵殺時間而不易被對方反潛裝備所發現,增強了強常規潛艇的生存能力,毫不誇張地說,AIP技術使常規動力潛艇有了脫胎換骨的變化,也使得是否裝備AIP推進裝置成為印度未來衡量常規動力潛艇性能優劣的一個基本標準。

據印度媒體《印度時報》1月22日報導,印度海軍最終確定的潛艇製造方案是未來新一代常規潛艇動力將全部是AIP動力,先期將投資約60億美元先建造6艘,未來再擴大到9-10艘。在這個雄心勃勃的項目里,一個重要的特點是潛艇必須全部在印度國內建造。換言之,印度需要的不僅僅是潛艇本身,而且還包括技術轉讓等一系列項目。其目的是希望以此為契機,提升自身潛艇製造和研發水平,走上一條自主研發的道路,並將其打造為印度 “自力更生”的標杆項目,形成一個前所未有的從研發到製造一條龍的完整裝備體系,繼而打造更多現代化國防產業基地,為印度的整個國防建設做出更大貢獻。

俄中標潛艇或不是懸念

由於印度是首次涉足AIP潛艇建造,無論是經驗和實力都非常有限,不具備獨立研發和生產的能力,所以只能全球招標。早在2017年的時候,印度就已經在為這個項目進行活動。當時印度國防部發表招標信息後,有俄羅斯魯賓設計局、法國海軍集團、西班牙納瓦提亞造船廠、瑞典薩博公司、日本三菱重工和德國蒂森克虜伯公司參加了競標。但由於印度方面要求一改再改,還附加了苛刻的條件,包括必須採用65%的國產材料,項目必須由印度主導,參與方必須交出所有技術等,最終這些競標方都相繼退出了競標。

但印度並不死心,持續地在各個國家之間遊走,特別是重點做俄羅斯的工作。此次俄羅斯表達同意與印度合作研發AIP潛艇的意願,與兩國傳統的密切防務合作關係是分不開的。作為印度的主要武器供應商,俄羅斯在印度的軍事發展中發揮了重要的作用,在目前印度軍隊海陸空三軍的主戰裝備當中,俄製武器當仁不讓地佔據了大半壁江山,是不折不扣的絕對主力。同時,俄羅斯在AIP潛艇建造方面經驗豐富,擁有印方需要的所有技術,因此成為印度優先考慮的對象。

對俄羅斯來說,印度是其最大的軍火用戶,加強武器裝備研發合作意義非常重大。實際上,俄羅斯很早就開始有關AIP技術的研發工作,並且已經推出了一些方案,比如:“拉達”級本身就是計劃採用AIP技術,只是由於經費等原因沒有取得突破,只在專向其他國家出口的衍生出口改良型“阿穆爾”級上才採用AIP技術。此次印度願意投資60多億美元用於AIP潛艇研製,這對於俄羅斯非常具有吸引力。因為不管有沒有印度的參與,俄羅斯在常規潛艇AIP動力技術普及應用上的難題都必須攻克,如果能夠獲得印度招標合同的話,那麼對於俄羅斯潛艇工業來說,絕對是一個大的好消息,甚至可以說具有決定性的意義,可以利用印度的資金實現相關技術突破。

因此,從2020年起,俄羅斯開始考慮滿足印度關於技術轉讓的要求,並討論向印度進行技術轉讓的優惠條件。2020年2月,俄羅斯國家技術集團公司國際合作和地區政策部主任克拉多夫表示,俄羅斯將打破以往僅向印度提供製造俄式潛艇生產許可證的慣例,進一步“開放技術”,願意在印度實施的AIP潛艇建造項目框架內向印方轉讓技術。

此次軍事技術合作局局長德米特里•舒加耶夫表態後,俄將印度6艘AIP潛艇的招標基本攬入囊中基本不再有懸念,這將進一步提高兩國的防務合作水平,並促使兩國合作項目拓展到更深更廣泛的領域,同時也可實現“各取所需”的雙贏效果,即俄可通過擴大對印軍售,擺脫西方圍堵,躋身印度洋戰略圈,而印則可借助俄技術推進“印度製造”戰略,實現推動國防工業獨立自主現代化進程。

遊走大國平衡之間處境尷尬

從整體上來說,印度的武器裝備小到步槍和子彈,大到坦克和炮彈,再到飛機和導彈等,是地地道道的“萬國牌”,不僅擁有俄羅斯先進武器裝備,也有著美來自英法等西方國家的“八方支援”,因此也成為許多國家軍火商的青睞對象,尤其是世界數一數二的軍事強國,都在緊盯著印度軍火這塊“大蛋糕”。

目前,美國已經成為僅次於俄羅斯的第二大對印度出口武器的國家。美國認為,印度是印太和南亞地區政治穩定和經濟發展的一支重要力量,印度在國際舞台上可以發揮更大的作用,特別是在特朗普政府提出的所謂“印太”戰略中,印度的地位至關重要。印度的態度很大程度上將決定所謂“印太戰略”的性質和前景,沒有印度的參與,美軍根本不可能在印度洋建立起有效軍事存在,因此,美國將拉攏印度視為能否成功實施這個戰略的關鍵。近年來,兩國防務合作日趨密切,防務合作不斷深入:“馬拉巴爾”軍事演習規模逐年擴大;“對抗印度”軍事演習增進了美印空中作戰力量之間的協作。

作為防務合作的重要領域,武器出售也是美國強化兩國戰略關係的重要抓手。美國認為,對印度軍售有助於拓展在其軍火市場的影響力,增強兩國之間的武器系統互通性,從而還可以有效地拉攏印度排斥俄羅斯。因此,在過去的10年中,美國向印度提供了150餘億美元的武器裝備,主要集中於反潛、海上監視、高原作戰等。2月24日,美國總統特朗普首次對印度進行國事訪問,期間兩國達成了30億美元國防軍售協議,包括從美國軍工巨頭洛克希德·馬丁公司購買24架總計約26億美元的MH-60R“海鷹”直升機,從波音公司購買6架AH-64E型“阿帕奇”武裝直升機和8架P-8I海上偵察機等,將美印防務合作關係推到了一個新高度。

但是,美印之間也存在著諸多難以調和的結構性矛盾,兩國在全球戰略格局、地區安全形勢、國家安全戰略以及與其他大國關繫上存在著較大觀點分歧。印度又是一個獨立意識很強的大國,長期追求的“大國戰略”目標與美國的全球戰略存在著利益上的矛盾與衝突。近些年來,印度加強在印度洋的巡邏,對南亞進行援助並開展人道主義援助活動,表明印度有潛力也有意願承擔保障地區安全的責任,實際上就是不願意美國插手其傳統的印度洋和南亞事務。

同時,在當前特朗普政府強調“美國優先”、美印兩國國內民族主義情緒升高等背景下,美印兩國在貿易、軍售等問題上的分歧短期內難以化解。在“美國優先”理念的指導下,特朗普政府的製造業回歸美國與莫迪的“印度製造”希望國際產業轉移產生了矛盾。目前看來,特朗普發動的關稅戰照樣沒有放過印度,同時還指責美國企業將服務和軟件外包給印度,搶了美國人的工作。即使是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層宣佈了與所謂“印太戰略”相關的經濟合作計劃,但其規模也實在是少得可憐,無法對印度構成吸引力。

此外,在美國的高壓下,印度在國際安全領域也付出重大代價,例如,美國在退出伊核協議,加大對伊朗製裁後,要求印度石油公司也逐步減少從伊朗的石油進口。伊朗是印度的友好國家,印伊之間本身沒有矛盾,印度屈從美國不僅損害了印伊關係,違背了印度外交“戰略自主”的原則,也損害了印度的國家利益和國際形象。同時,印度還多次被美國要求參與製裁俄羅斯、敘利亞等,特別是美國還借印度向俄羅斯購買S-400向莫迪政府發難,並以《製裁反對美國敵人法案》為由向印度施壓,這些都讓印度難以忍受。

因此,從未來發展來看,美印之間的防務關係發展無論是在廣度還是在深度上,都存在著一定的限度,這也使得印度處理在美俄等大國關係時,面臨著非常尷尬的處境。如何遊走於大國平衡的鋼絲線上,獲得最大的利益,非常考驗莫迪政府的智慧。

(兵韜誌略是由南京大學亞太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淩雲誌為澎湃防務欄目開設的個人專欄,盤點近期重大防務事件,評點信息背後暗藏的玄機,剝繭抽絲、拂塵見金,兩週一期,不見不散)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