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本土連續零新增,3位院士帶來這些消息
2020年03月21日09:11

  來源:中國科學報微信

  3月18日,中國首次本土無新增病例;19日,繼續零新增,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取得階段性勝利。

  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在19日的新冠肺炎情況通報會上也表示,“這是一項了不起的成就”。

  3月19日晚,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李蘭娟、喬傑等出席由國家衛生健康委人才交流服務中心組織的線上“中國新冠疫情防控經驗國際分享交流會”,分別介紹了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研究工作取得的最新進展。

  鍾南山:警惕無症狀病例輸入

  世衛組織每日疫情報告顯示,截至歐洲中部時間19日0時(北京時間19日7時),全球新冠肺炎確診病例較前一日增加16556例,達到209839例;死亡病例較前一日增加828例,達到8778例。

  超過100個國家遭遇了新冠肺炎疫情入侵。

  目前,國內的新增確診病例主要來自境外輸入。鍾南山強調,要加大對境外入境人群的檢查和檢測。

  “非常重要的一點,現在一些來自境外疫情高發地區的病例,是無症狀病例,沒有明顯的發熱症狀。”鍾南山介紹說,“我們發現,有50%的病例在入院的時候並沒有發燒,所以出現發燒症狀不是最主要的‘金標準’。”

  鍾南山同時指出,此前在對疑似病例進行檢測時,一般採用血清免疫球蛋白進行IgG和IgM檢測,方法簡單實用。

  但最近對一些境外輸入的病例檢測發現,其血清學IgM檢測結果呈陰性,但其PCR核酸檢測結果顯示呈強陽性。

  “這說明,對於一些早期病人來說,血清學IgM檢測結果不一定是陽性的,這一點應該引起足夠的重視。”

  李蘭娟:抗病毒治療是關鍵

  李蘭娟介紹了新冠肺炎屍體解剖的相關結果。

  她表示,從解剖結果看,新冠肺炎患者肺臟呈不同程度的實變,主要引起深部氣道和肺泡損傷、炎性病變、灰白色病灶等。

  肉眼觀察可見肺部呈斑片狀,同時可見灰白色病灶及暗紅色出血,失去肺固有的海綿感。

  患者的肺部切面中,也可見大量粘稠的分泌物從肺泡內溢出,並可見纖維條索。

  從組織形態學研究發現,患者可見肺組織出血、灶性壞死、機化和出血性梗死。

  肺泡腔內漿液和纖維蛋白性滲出物,肺泡腔透明膜形成,炎細胞(單核細胞和巨噬細胞為主)滲出。

  “這些解剖結果對製定診療方案具有重要意義。”李蘭娟說,針對目前患者的症狀,團隊主要採取了“四抗二平衡”的診療方案。

  據悉,“四抗二平衡”是浙大一院在抗擊H7N9疫情中總結出的經驗,在新冠肺炎患者救治中再次得到驗證。

  李蘭娟介紹說,“四抗”包括:抗病毒、抗休克、抗低氧血症和MODS(多細胞功能衰竭)、抗易感;“二平衡”包括:維持水電解質平衡、維持微生態平衡。

  具體來說,抗病毒主要是及時消除病原體;抗休克主要在於維持全身臟器的有效灌注;抗低氧血症和MODS是要維持生命體徵;抗易感是要控製繼發感染。

  維持水電解質平衡,目的是要維持患者的內環境穩定;維持微生態平衡,是要減少患者體內的細菌移位。

  “儘早抗病毒治療,可以減少重症、危重症的發生。”李蘭娟指出,診療方案推薦的抗病毒藥物包括磷酸氯喹、阿比多爾、洛匹那韋/利托那韋、α-干擾素、利巴韋林。

  同時,“抗病毒治療過程中,要關注藥物毒副作用及患者的不良反應,及時干預處理。”

  其他治療措施還包括康複者血漿治療、心理干預治療、免疫治療、宮血幹細胞治療等。

  李蘭娟也指出,中醫分型治療可提高患者治療的療效。“新冠肺炎分初期、中期、重症期和恢復期,初期以寒濕鬱肺和外寒內熱兩型為主,中期以寒熱錯雜為先,重症期為疫毒內閉多見,恢復期重在肺脾氣虛。利用中醫根據病患分型分期辯證診治,有利於提高療效。”

  喬傑:尚無母嬰垂直傳播可靠證據

  新冠肺炎孕產婦確診病例一直受到廣泛關注。

  2月12日,《柳葉刀》雜誌發表了中南醫院的最新研究,展示了最初9例確診孕婦的情況。

  9例病患均為孕晚期,臨床表現與常人類似,主要是發熱、咳嗽、咽痛、呼吸困難等,但合併症則顯示有胎兒窘迫、胎膜早破、妊娠高血壓等。

  喬傑介紹說,這9例孕產婦病例都沒有發展為重症病例,且9例均實現了活產。

  分娩後,對其中6例病患做了新生兒病毒檢測,檢測標本包括羊水、臍帶血、母乳、新生兒咽拭子樣本,所有樣本檢測均為陰性。

  “雖然只做了6例,但做得比較完整,形成比較完整的證據鏈。”喬傑介紹說,初步的結論是:新冠肺炎確診孕婦的臨床特徵和成人患者大致相似,在孕晚期新冠肺炎患者中,目前尚未發現母嬰垂直傳播的證據。

  喬傑表示,孕產婦為易感人群,由於其特殊的病理生理特點,臨床管理和普通人群不完全相同。

  建議孕產婦確診病例應盡快轉診至定點助產醫療機構進行救治管理。

  據悉,目前全國定點疑似病例分娩醫院共計1654家,其中湖北省定點分娩醫院共計102家,武漢市定點分娩醫院共計5家。

  此前,有報導出現了兩例新生兒確診病例。

  “有一個新生兒是已出生17天,與育兒嫂有密切接觸,屬接觸性傳播。還有一例,媒體報導是出生30小時,但我瞭解是出生36個小時,具體怎麼感染的還需要進一步瞭解。”喬傑表示。

  在給相關文章做綜述時,喬傑團隊還調查了50例孕產婦病例,其中20多例做了新生兒檢測,檢測結果也都為陰性。

  “其他一些研究人員也發表了關於疫情期間孕婦妊娠結果的分析,顯示新冠肺炎確診孕婦與普通孕婦相比,妊娠結局無差異,未見母嬰垂直傳播證據。”

  喬傑也強調,新冠肺炎疫情下的母嬰安全問題,還需要積累更多的研究病例。

  未來的研究思路是要收集更多臨床數據,更精確地描繪孕產婦臨床特徵和母胎風險;研究有關孕早期、孕中期風險的更多證據;對孕產婦及子代健康需要進行長期影響研究;要研究冠狀病毒對生殖系統、配子及胚胎發育的影響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