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NBA一月就開始佈局防疫 招招直懟特朗普
2020年03月21日07:12

  在對待新冠病毒一事上,美國大統領釀成了苦酒,如今終於開始大爆發,導致難以收拾的局面。NBA聯賽卻是在泥石流中的一股清流,他們提前開始佈局,到現在為止,控制得很好。

  大統領最早是嘲笑我們的防治措施,並開出一個億的空頭支票,然後聲稱“只是大號流感”,沒什麼大不了。在他的指導思想下,美國人麻痹大意,未加重視。

  NBA總裁施華卻沒上大統領的當,而是第一時間著手預防措施。

  1、施華提前佈局

  在1月中旬,施華第一次聽說新冠疫情時,他正在寫前任總裁史端的悼文。他雖然沒有馬上停止NBA的比賽 但卻對此保持密切關注,與在中國的僱員保持聯繫,瞭解最新動態。

  賽季開始前,他就被莫雷坑了一道,這令他有草木皆兵的感覺,不敢再有絲毫大意。

  1月22日,中國傳統春節前兩天,美國曝出第一例新冠患者。當然,這隻是美國人公佈的第一例,事實上早就已經爆發,他們自己都承認,在因流感死亡的上萬人中,就已經有新冠病例出現。

  中國人的積極措施是美國人所無法學會的。當武漢封城之後,大統領還在隔岸觀火,甚至落井下石,撤走美僑,控製出口。而美國國內的處理方式仍是放任自流。

  NBA卻很警覺。當網隊還在慶祝農曆中國年時,施華積極諮詢醫生,副總裁魏斯則已經著手準備備忘錄。

  1月26日,高比拜仁遇難,整個NBA沉浸在悲痛之中。湖人與快艇的比賽推遲,整個聯賽因為新冠而推遲的計劃也在醞釀之中。

  1月31日,高比離世後5天。魏斯就發佈了NBA第一份備忘錄:新冠已經在美國和全世界範圍內爆發,WHO將之定義為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請注意提醒球員和球隊工作人員做好防範工作。

  NBA這次非常謹慎,很明智地說是“在美國和全世界範圍內爆發”,而不是像大統領那樣,想讓別的國家背鍋。

  此後NBA又發了幾次備忘錄,直到3月11日高伯特確診。他們立即果斷採取措施,爵士的比賽延遲,整個賽季推遲。

  “從1月中旬起,我們就一直在擔心,”施華說,“我們一直在警惕,一旦爆發會有什麼後果。”

  2、居里是檢測第一人

  很多人認為,戈伯特是第一個接受檢測的人,事實並非如此。第一人是史提芬-居里。

  早在3月7日時,NBA的比賽還在如火如荼地進行,似乎絲毫不受影響。剛復出打了一場的居里出現了流感症狀,不得不休戰。

  教練卡爾很有把握地說,居里只是普通流感,有可能是被他的小兒子傳染的。卡爾之所以如此確定,是因為居里已經做過檢測,是名符其實的NBA第一人,但當時勇士並沒向外透露。直到昨天,勇士總經理梅爾斯才承認。

  NBA不敢在絲毫的大意,畢竟球員是他們的重要資產,特別是居里這種超級球星,一旦出了差錯,對NBA而言將是重大損失。

  戈伯特幾乎成為“超級傳播者”。在與雷霆比賽之前,他已經發燒100度(華氏度,37.7攝氏度),但仍準備上場比賽。雷霆隊醫與爵士隊醫聯繫,建議他對戈伯特進行檢測。

  “一旦他確診,我們也不知道會是什麼情形,”雷霆隊醫加里-科克斯說,“可以確定的是,不能與確診者近距離接觸。”

  不敢想像,如果戈伯特沒有進行檢測,比賽繼續進行,會有多少人感染。

  幸運的是,比賽終止了,已經在場熱身的球員重新回到更衣室。而到如今,已經有7名NBA球員確診,但雷霆全隊無一人感染。

  3、直懟大統領

  NBA想對所有球員都進行檢測,但這在美國卻行不通。昨天就有紐約市長布拉西亞質疑,健康的球員不應該檢測,有症狀的才必要。

  大統領川普先生也有關注此事。他承認,美國很多人都無法得到檢測,但運動員們卻可以。“也許這就是生活,”他說,“這並不是偶然的,我注意到,有人很快就可以得到檢測。”

  NBA球員工會總顧問米歇爾-羅伯茨反唇相譏,“大多數人不能接受檢測——我毫無歉意地說——這都是拜聯邦政府所賜。他們有責任保證每人能檢測,但我想他們失敗了。現在不是打嘴仗的時候,等事情結束之後,我們可以再來算賬,到底是誰稿得一團糟。”

  NBA停賽之後,更加頻繁地備忘錄,名稱是:停賽備忘1,備忘2,備忘3……,到目前為止,已經發了16份備忘錄。

  跟美國政府搞疫的慌亂和無力相比,NBA已經做得很出色,沒有在聯賽中形成大爆發。就算已經確診的球員,因為他們身體素質出色,也沒出現嚴重的情況。

  毫無疑問,這一股清流將在美國勝出,在美國還沒有肅清病毒的情況下,NBA有可能提前搞定,率先恢復比賽。

  (吳哥)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