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田賢鬥:超新星漸成王牌 青春路上為衝動買單
2020年03月21日09:32

  “也許桃田賢鬥的故事,註定是一部“我命由我不由天”的長篇熱血漫畫。年僅25歲,命運的曲線卻頗顯曲折。初三時的他被稱為“超級中學生”,高二時的他卻經曆了東日本大地震、福島核泄露的危機。原本亞青賽、世青賽、湯杯、總決賽,接踵而來的冠軍榮譽,讓他距離裡約奧運只有一步之遙,卻因染指賭博被無限期禁賽。”……

  2013-2014年橫空出世的“超新星”

  2013年高中畢業後,桃田加入了NTT東日本電信公司。當時,日本羽毛球男單第一人田児賢一也在該公司。與偶像一起練習,對桃田而言無疑是一個動力,他追隨著田児賢一磨練著自己。

  同年,也是桃田亮相成人賽場的第一年。憑藉超越同齡人的細膩的網前技術、對比賽節奏的把控以及抓球突擊的意識,橫空出世的他得到了業界“超新星”、“天才少年“的讚譽。就在林丹與李宗偉都步入不惑之年之際,這位90後“超新星”的突起讓人滿懷期待。

  年初,桃田憑藉穩定的發揮,連續三站挑戰賽、系列賽摘得冠軍。10月中國公開賽,他橫掃各國強手一舉闖入四強。此時,桃田的世界排名穩穩升入前20。曾經參加過巴塞隆拿奧運會女雙比賽的體育評論員陣內貴美子點評道:“大多數左手執拍的選手在球場上都有冒險家的精神。桃田賢鬥的球風在細膩中帶著豪爽,他尤其善於利用網前技術給自己創造性進攻機會。假以時日,他必將在世界羽壇闖出一番自己的天地。”

  2014年5月的湯姆斯杯,擔當日本隊第二男單的桃田在國際賽場上一戰成名。這是他首次參加湯杯,最終5戰全勝,尤其是在準決賽中力克中國隊的杜鵬宇,幫助日本隊歷史上第一次戰勝了中國隊。

  從捧起湯杯開始,日本隊也迎來了開花結果的時代。十年前,由於雅典奧運會羽毛球成績慘淡,日本羽協請來了南韓羽毛球的傳奇教練樸柱奉執教。樸教練開始了厚積薄發的十年,對於人才梯隊建設他亦十分注重。桃田生逢正當時,成為贏下湯杯的最大功臣,世界排名又提升了10位。

  2015年漸成王牌卻突然迷失

  不過,年輕人總要在不斷“交學費”中成長。因為時常能打出過網即墜的球,讓對手幾乎沒有任何的迴旋餘地,日媒將它形象地稱之為桃田必殺技之“髮夾”球。初露鋒芒的20歲,桃田以靈動霸氣的表現和鮮明個性贏得日本媒體的密切關注。

  然而,在2014年末的全日本綜合選手大賽中,桃田卻沒能奪冠,他在決賽中負於同是左手持拍的32歲老將佐佐木翔。輸波後,桃田發覺了浮躁心境帶來的變化,經過和家人與教練的溝通後,他開始屏蔽外界誘惑,專心打球。

  2015年,天資卓越的桃田以當仁不讓的戰績,強勢升到世界排名第三位。4月,他先在新加坡公開賽折桂。隨後的蘇迪曼杯賽,他在右腳有傷的情況下,小組賽擊敗了丹麥的安賽龍、中國台北的周天成,收穫亞軍。隔月,在印尼公開賽上,他拿到了自己首個頂級賽冠軍。8月,首次世錦賽之旅他即獲得銅牌。12月,他終於在全日本綜合選手大賽中一雪前恥,首摘冠軍。一週後,杜拜世界超級系列賽總決賽,他拿到了自己首個總決賽冠軍。那個曾經擔心自己成不了日本王牌選手的桃田,此時將日本男單帶入了一個嶄新的高度,他真正成為了日本羽毛球崛起的“引爆劑”。

  然而,未滿弱冠之齡便已有了眾多冠軍加身,經曆了2015年的勵精圖治,滿是榮譽光環的青春岔路口上,桃田有些迷失了方向。曾經為了取得理想成績,想著付出超人努力的桃田變得漸行漸遠,他覺得代表日本參加國際比賽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染著金髮的他,一直有將羽毛球變成日本大眾體育的雄心,被問及總決賽的8萬美元獎金將如何使用時,他在採訪中展示了自己的名牌收藏,本意是想吸引更多孩子投身羽毛球運動,但多少又有點炫富之嫌。2016年,桃田開年即拿下亞團賽亞軍、印度公開賽冠軍。因為與棒球有著淵源,3月還被邀請在日本職棒開球式上開球。他身穿預示東京奧運人的2020號巨人隊隊服,投出了一記職業投手級的好球,驚豔全場。曾經接觸過棒球的他,想藉著好球的好兆頭,向著年少的夢想前進,爭取參加里約奧運會,再奮力一戰到東京奧運會。然而,就在他有望成為數家公司的廣告代言人,成為史上最有潛力的羽毛球選手時,一場危機悄然而至……一紙無限期禁賽令,直接撕碎了桃田手中那張本已十拿九穩的里約奧運會門票。

  2016年青春岔路口的代價

  4月,正在馬來西亞參賽的田児賢一和桃田賢鬥,被某週刊爆出涉嫌非法賭博,二人被即刻遣返回國。據日本《產經新聞》報導,桃田賢鬥曾在2014年10月至2015年1月,被師兄田児賢一帶到東京墨田區的一處違法賭場賭博,前後6次參賭,共輸掉大約50萬日元(約合3萬元人民幣)。這時,桃田的世界排名第二,距離裡約奧運會開幕僅有3個月。

  回國次日的謝罪會上,田児賢一痛哭為師弟求情,皆因自己邀約讓桃田陷入如此境地,自己不能打球沒關係,但請給桃田一個機會。而桃田道歉時說:“明明知道不可以去,好奇心卻驅使了自己,還樂於做這樣的事。明明自己必須成為日本隊的領頭羊,我要對這樣輕率的行為做出深刻的反省。”

  “體育首先要先育成一個健全的人格”,這是日本競技體育的基本信念。謝罪會後,日本羽協毫不留情地剝奪了桃田角逐里約奧運會的資格,更將他從國家隊除名,無期限的禁賽重罰讓桃田從峰巔跌落穀底。考慮到他高中畢業就進入社會,21歲的桃田對於社會的複雜性缺乏足夠的認識,日本羽協相關人士表示,他依然有可能參加4年後的東京奧運會,會為他的回歸創造條件。

  2016-2017年救贖從跑步開始

  NTT東日本公司對桃田賢鬥做出停職30天的處罰,他回到香川的老家,一則避開輿論壓力,一則在家人的陪伴下自我反省。回到故鄉的幾天后,桃田就開始出門跑步保持鍛鍊。5月底回到公司,球隊教練問的第一句話是:“你還喜歡打球嗎?”他脫口而出:“喜歡。”

  以前,桃田覺著自己擁有的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我代表日本參賽是理所當然的,我作為日本的王牌也是理所當然的,因為我覺著我自己很強。那時,我一直是這樣覺得的。”禁賽期間,桃田半天工作、半天訓練,他從原先的廣告部轉入人事總務課。在與同事們的相處中,他感受到了大家的接納,“做錯了事好好反省,今後再努力”這樣的鼓勵讓他感受到溫暖。他明白了自己之所以能無憂無慮地打球,在那背後是無數人默默的支持和幫助。

  站上訓練場,桃田不再迴避自己的弱點。曾經,他明知道競技體育殘酷無情,但在沒有被逼入絕境時就會放任不管。現在,他會主動面對自己的弱點,想方設法去克服。為了增強體能儲備,桃田主動撿起他非常牴觸的跑步,不論是訓練前或是訓練後,每天他都堅持跑上2個小時。那時,比起關注世界羽壇的動態,桃田將更多的精力投入在如何讓自己練到極致。“為了超越身體極限,能動多少就動多少,絞盡腦汁榨乾自己的全部精力。”

  2016年11月,在熊本市舉辦的震後複興活動中,作為NTT東日本隊員,桃田的身影出現在活動現場。那是禁賽7個月後他首次出現在公眾視野之中,起初桃田也是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但看到孩子們盡全力打球時,他的表情放鬆下來。活動上,桃田在場外幫忙翻計分牌。久違地和孩子們接觸,桃田彷彿看到兒時的自己。在與孩子們的羽毛球互動中,那份簡單的快樂奔湧而出。但,這也讓遠離賽場許久的桃田,感受到了禁賽期的漫長。

  (羽毛球雜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