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馬拉松均遭遇停擺困境 非洲運動員暫時遇難關
2020年03月21日08:16

  過去一段時間以來,不只是中國境內的馬拉松,全球的馬拉松賽事均遭遇停擺困境。相比於NBA、歐洲五大聯賽的職業籃球、足球運動員,以非洲運動員為代表的馬拉松高水平選手受到的衝擊更為明顯。

  如今,全球的馬拉松賽事普遍縮減規模、延期甚至取消,對於以參賽獎金為主要收入來源的大部分非洲運動員來說,確實是不小的難關,但在整個行業遭遇巨大沖擊的大背景下,這種現狀在所難免。待到各項賽事逐漸恢復,非洲運動員的境遇會得到明顯改觀,甚至出現多項賽事爭搶精英運動員的現象。

  A 行業

  頂尖選手一場收10萬美元

  按照《世界田聯標牌路跑賽事2020規則》,中國的各項馬拉松賽事要想成為標牌賽事,或者提升標牌級別,對標牌費用、精英組運動員人數、總完賽人數、配套服務等要求極高,其中最重要的無疑是精英組運動員的邀請。

  全球只有50名白金標級別、100名左右金標級別的運動員,其中男女運動員各半。以廈門馬拉松、北京馬拉松、重慶馬拉松等世界田聯金標賽事為例,至少需要4名男子和4名女子金標運動員參賽。依此類推,無論是世界田聯標牌賽事,還是中國田協認證的各項賽事,都對精英選手有成績和人數要求。

  考慮到中國馬拉松高水平選手數量有限,為了提升賽事級別,各大組委會不得不直接或者通過經紀人邀請非洲運動員參賽。按照規定,主辦方要向這些運動員報銷差率費,支付出場費、獎金和獎勵等在內的所有款項。

  前國家中長跑教練陶紹明目前是國內著名馬拉松經紀人,據他向新京報記者介紹,他的團隊簽約的運動員主要以參加金銀銅標大型賽事為主,當然水平也有高低,“成績好的運動員可能一年就來中國參加一場比賽,暫時沒有出成績的運動員來中國參賽,主要是以出成績、獲得標牌賽事資格為主要目的。”

  2019年北京馬拉松男子組冠軍、肯尼亞選手基索里奧便是陶紹明團隊簽約的運動員,他在去年刷新北馬賽會紀錄,除了冠軍的4萬美元獎金,還有破賽會紀錄的2萬美元,加上出場費等收入,“一場比賽就可以進賬10萬美元以上。”

  不過,基索里奧這種級別的選手畢竟是少數,普通水平的非洲運動員來中國大多選擇連續參賽。

  天壇樂跑創建人海原告訴記者,一般的非洲運動員來到中國參賽,可能會在一個月甚至更短的簽證期限內跑兩三場比賽,“因為馬拉松比賽需要系統訓練,狀態很難長時間保持,他們會跑1到2個全程,頂多再跑1個半程。”

  B 現狀

  29場田聯標牌賽事停擺

  據新京報記者統計,今年2月初至4月底,共有37場世界田聯或中國田協認證的標牌賽事受到疫情影響,其中28場賽事確定延期,4場賽事取消,另有5場賽事尚未對外發佈通知。

  放眼全球範圍內的賽事,從3月初至4月底,總計有29場世界田聯標牌賽事受到影響,不得不縮減規模、延期或者取消,其中白金標5場、金標11場、銀標8場、銅標5場,波及中國、日本、南韓、意大利、荷蘭、德國、西班牙、美國、英國等16個國家和地區。

  “不只是中國的比賽,全球的比賽都停了。尤其3月和4月,主要是歐洲賽季,運動員沒辦法參賽,公司的損失很大,他們的收入也受影響。當然,這種情況下要以運動員的健康為主,他們的訓練沒受影響,希望下半年的情況有所改善。”陶紹明說。

  “據我瞭解,這段時間原本計劃來中國參賽的應該有100到200名非洲運動員。從3月中下旬到6月,中國的馬拉松大概有七八百場,其中一半的場次需要邀請外籍運動員,有的標牌賽事邀請十幾人,小的賽事也會邀請一兩名運動員。”海原表示,中國境內馬拉松的停擺打亂了不少非洲運動員的比賽計劃。

  據海原介紹,對於肯尼亞、埃塞俄比亞等非洲中長跑強國來說,馬拉松運動員算是高收入群體,“比賽都取消了,不只是普通運動員,頂尖運動員也受影響。相比之下,頂尖運動員還有品牌讚助等收入,而普通運動員主要依賴出場費、獎金,相當於今年上半年沒有收入了。”

  在陶紹明看來,這種情況對不同水平的運動員有不同程度的影響,“高水平的運動員去年收入很多,今年起碼能夠渡過難關。那些沒出成績的運動員,原本打算出成績的同時增加收入,現在處境就比較艱難。還有一些中等水平的運動員,去年有一些收入,今年想繼續提高,賽事停擺就會影響他的進步。”

  C 展望

  下半年爭搶非洲精英選手?

  全球新冠肺炎疫情何時能夠結束,馬拉松比賽何時能完全恢復,恐怕誰都無法準確預測。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包括中國在內,全球的馬拉松賽事不得不在今年下半年紮堆舉行。

  以波士頓馬拉松、倫敦馬拉松兩項大滿貫賽事為例,日前分別延期至9月14日、10月4日,這導致波士頓馬拉松、柏林馬拉松、倫敦馬拉松、芝加哥馬拉松、紐約馬拉松5場大滿貫賽事齊聚今年9月至11月,紮堆在一個半月內開跑。

  類似的情況大概率會在中國境內上演,已經宣佈延期的無錫馬拉松、重慶馬拉松、武漢馬拉松等標牌賽事,很可能與下半年的北京馬拉松、上海馬拉松等知名賽事撞期。為了確保邀請到最優秀的非洲運動員,不排除一些賽事會提高精英選手的出場費、獎金等費用。

  在這樣的大環境下,對於不少普通非洲運動員來說,為了彌補上半年的損失,他們反而可以擇優選擇賽事,或者適當增加參賽的場次。“參加完高水平的比賽,也可以比一場低水平的。上半年儲備了體力,下半年多比一場也說得過去。”陶紹明說。

  此外,據海原分析,下半年也可能出現賽事紮堆、非洲運動員不夠的情況,“水平越高的運動員越缺乏,國內外的標牌賽事都延到下半年了,以前不少頂尖選手上半年去歐洲參賽,下半年到北馬、上馬參賽,今年肯定會有時間上的衝突。”

  以當今馬拉松第一人基普喬格為例,他每年只參加2到3場賽事,上半年跑倫敦馬拉松,下半年參加柏林馬拉松,如今倫敦、柏林兩場大滿貫比賽只間隔一週,基普喬格必然要放棄一場,基普喬格尚且如此,其他頂尖選手自然也會面臨類似的選擇。

  部分受影響

  世界田聯標牌賽事

  3月

  1日東京馬拉松取消大眾組

  8日羅馬半程馬拉松取消

  8日日本琵琶湖馬拉松取消大眾組

  8日名古屋女子馬拉松取消大眾組

  15日蘇州金雞湖半程馬拉松延期

  22日 無錫馬拉松延期

  22日 重慶馬拉松延期

  22日 首爾馬拉松取消

  22日 土耳其梅爾辛馬拉松延期

  28日 布拉格半程馬拉松延期

  29日 羅馬馬拉松取消

  4月

  5日大邱馬拉松取消

  5日米蘭馬拉松延期

  5日鹿特丹馬拉松延期

  12日 武漢馬拉松延期

  12日 平壤馬拉松取消

  19日 維也納城市馬拉松取消

  19日 漢堡馬拉松延期

  20日 波士頓馬拉松延期

  26日 東營馬拉松延期

  26日 馬德里馬拉松延期

  26日 倫敦馬拉松延期

  采寫/新京報記者 徐邦印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