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援鄂醫療隊90後颳起“青春風暴”
2020年03月21日16:05

原標題:上海援鄂醫療隊90後颳起“青春風暴”

圖說:仁濟醫院潘雪紅把“哆啦A夢”作為自己的標誌 來源/採訪對象提供(下同)

面對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一批年輕的白衣戰士挺身而出。上海先後派出9批1649名醫療隊員奔赴武漢,在好幾支醫療隊中,90後醫護人員占半壁江山,還有相當一部分是“95後”。上海支援湖北醫療隊中,90後黨員有140多名。面對疫情大考,他們衝鋒在前,讓青春在戰“疫”一線綻放風采。

“小確幸” 謝謝你們信任我們

複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護士張賢玲是一名90後黨員,擁有豐富的重症實戰經驗。她是科室里第一個報名上前線的。“第一次進隔離病房,有過對未知的害怕,但我不恐懼。”張賢玲說,自己每次進艙都會跟患者交談,陪他們聊天。現在即使穿著防護服,患者也能認得出來,進門就會打招呼。

有個患者被告知2天后能出院,一直對張賢玲說:“想走的時候跟你照張相,留個念!”可2天后不是張賢玲值班:“要不我過來看看你吧!”誰知患者考慮再三,“拒絕”了張賢玲的建議。“你們來一趟不容易,還要穿防護服,不值班的時候還是休息吧!”到最後,照片也沒拍成。張賢玲說,自己很珍惜這份感情,也永遠記得這個患者。現在,看著病房裡各項工作越來越順利,想到自己也是參與者就很有成就感。患者們也說,感受到了上海醫療隊帶來的溫暖,還有年輕護士們的活力!

圖說:中山醫院的張賢玲(右一)在工作中

90後護士謝亞莉,已經在上海市第六人民醫院呼吸內科工作了8年。1月28日,她出發前往武漢支援,並未告訴安徽老家的父母。“後來媽媽流淚了,爸爸還給醫院寫了封信。”謝亞莉在武漢三院工作。她回憶說,ICU病房裡有一位阿姨,起初情緒有些焦慮,一直說想回家。“我當然告訴她不可以啦,但又怕她消極不接受治療,所以有空的時候就陪她聊天,儘可能地開導她。”那一天,這位阿姨要換尿不濕,別的護士要幫她換,她卻說要等等。“阿姨,你認得出我嗎?”謝亞莉很驚訝。病人說:“我記得你的眼睛,你的眼神看起來很溫柔!”瞬間,謝亞莉的眼淚奪眶而出——能被患者認可,是一種實實在在的小確幸!

3月19日,雷神山醫院感染三科四病區開病區滿一個月了。而遠在800公里以外的上海仁濟醫院(西院)老年科,收到了一面別樣的錦旗,上面寫著“新冠無情人有情,愛撒江城暖人心”。這面來自湖北武漢的錦旗,是剛出院的女生文文(化名)和她同病房的母親寄給仁濟醫院護士潘雪紅的。

文文是1992年出生的,而潘雪紅是1993年出生的,同齡的女生們格外聊得來。在文文與她母親住院的日子裡,潘雪紅只要進艙就會特意去和文文聊一會兒。文文因為想出院而心情沮喪,她又主動帶去了很多零食。收到仁濟西院同事發來的錦旗照片,潘雪紅大吃一驚,也非常感動。她說,作為護士,本就應該主動關心患者,給患者帶去陽光!

圖說:上海市第六人民醫院的謝亞莉寫信寬慰父母

大情懷 抗疫最前線挺身而出

瑞金醫院的90後麻醉科醫生繆晟昊,有5年工作經驗,他是同濟醫院光穀院區“插管衝鋒隊”的隊員。每一次氣管插管,他都堅持把職業暴露風險最高的操作交給自己完成。現在,院區里只要有難度高的插管,大家馬上想到請他出馬。這一次,他在武漢火線入黨,成為了一名光榮的共產黨員。他說,自己受到許多優秀前輩的影響,在與病毒賽跑的日子裡,一定要把自己所有的“看家本事”都拿出來。

像繆晟昊一樣高強度工作的90後,在上海的援鄂醫療隊里還不少。別看他們年紀輕,卻個個都吃苦耐勞,甚至,能者多勞。中山醫院心外科監護室的90後男護士李春雷新婚不久,因疫情推遲了蜜月旅行後,他義無反顧地投身前線。妻子也是一名重症科的護士,同是黨員的她十分理解和支持丈夫:“國是大的家,家是小的國,只有大家好了,我們的小家才會幸福!”

李春雷說,進隔離病房要戴三層手套,找病人脈搏時幾乎一點感覺也沒有。難處還不止這些,在裡面穿著防護服,連轉個身都得小心翼翼,更不能像平時那樣蹲下身找脈搏,就怕一不小心使防護服接口繃裂。紮針時也只能半躬著身子,紮一次針就要出一身汗。但李春雷表示,有困難男人要帶頭上,特別是需要膽量、力量的地方!一天淩晨,一個重症病人情況危急,他發現情況異常後,迅速通知值班醫生,並衝到最前面給患者做心肺複蘇。除了細心護理病人,李春雷還常常省下自己的水果和蛋糕,送給病人吃;還抽空陪那些失去親人的患者聊天,疏導情緒,用年輕人的熱情,安慰有時處於崩潰邊緣的老年患者。

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戰鬥中,一批批90後白衣戰士勇敢地將責任與使命扛在肩上。他們已經接過前輩手中的接力棒,成為守護人民健康的生力軍。

大決心 疫情不退,我們不退!

以前,人們總說90後以自我為中心;現在,不怕吃苦、不怕犧牲,成為他們的代名詞。

“如果有機會,我想申請第一批去支援武漢。”馮聖捷向複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國家緊急醫學救援隊副隊長賈波提出申請。之後沒幾天,他就隨隊來到了武昌方艙醫院。如今,方艙已經完成曆史使命,但馮聖捷還沒有回來。馮聖捷出身於醫學世家,從小就把當醫生作為自己的誌向,“家人告訴我,學醫之路不好走,但我覺得治病救人很有意義:救治一個病人,往往就拯救了一個家庭。”1990年出生的馮聖捷馬上就30歲了,他說:“我的生日在5月,希望那時,疫情已徹底好轉。”

圖說:楊浦區中心醫院的楊森醫生

楊浦區中心醫院50名醫護人員隨上海第八批醫療隊奔赴武漢,整建製接管雷神山醫院C3病區,他們中,90後醫護人員有13人。初上“戰場”,年輕黨員也會發怵:“怕自己做不好連累了同事,怕自己照顧不好病人。可是我是一名護士,一名黨員,在國家需要我的時候,我就要衝在前線。”1994年出生的伍淨淨,在C3病區被病人當成閨女一樣親近,她讓這些與子女分離的病人得到了寬慰;90後黨員男護士安崇元,踴躍申請第一批進艙,當天收治了33名患者,安崇元忙得汗流浹背,攙扶著患者把大包、小包行李送到病房,並交代住院注意事項;神經內科的薛傑醫生,特意兩次參加雷神山醫院電子病曆系統培訓——因為他知道,一個完全陌生的醫院電子病曆系統,對於醫療工作的正常開展,會是一個不小的難題。在熟悉了電子病曆系統之後,他聯合幾位年輕醫師迅速建立了所有常規藥物、病曆和病程模板,幫助其他醫生盡快熟悉電子病曆系統操作。等病區正式收治病人時,大家都基本能熟練操作新系統,病人的收治效率也成倍提高。

武漢是座英雄的城市,90後戰士們與這些英雄的人民一起並肩作戰,在這場直面生死的戰鬥中,用實際行動證明自己的責任、擔當和價值。“疫情不退,我們不退!”錚錚誓言,道出了90後白衣戰士們共同的心聲。

新民晚報記者 左妍

我要爆料

聯繫電話:021-22899999

新民網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