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人鳥退市風險:12億資產被凍結,控股股東股權被變賣,國民鞋服品牌為何屢屢潰敗?
2020年03月20日17:40

原標題:貴人鳥退市風險:12億資產被凍結,控股股東股權被變賣,國民鞋服品牌為何屢屢潰敗?

繼中國鞋王富貴鳥倒下之後,另一家鞋業巨頭——貴人鳥亦臨風險。

3月19日晚,貴人鳥再次發佈風險警示稱,公司2018年度歸屬淨利潤為負值,預計2019年度歸屬淨利潤仍將為負值,公司股票可能被實施退市風險警示。

與該公告一同發佈的,還有公司新增資產凍結、控股股東所持部分股份被司法變賣的消息。

貴人鳥於2014年上市,頭頂“A股體育品牌第一股”的頭銜,資本市場上一度風光無限,總市值最高達逾400億元。

成也蕭何,敗也蕭何。

登陸A股之後沒多久,2018年,危機開始逐漸顯現。伴隨著債券違約、資產凍結、股權拍賣等一系列負面消息,貴人鳥的股價一路下跌,如今市值僅剩21億元。

前有富貴鳥破產,後有貴人鳥深陷債務危機,另一家國民服裝品牌拉夏貝爾也在風險之中。

近年來,為何國民鞋服品牌屢屢潰敗?

陷退市危機

業績預告顯示,貴人鳥2019年歸屬淨利潤虧損7.65億元到虧損9.15億元。對於業績虧損的原因,主要是銷售費用增加、存貨減值和信用減值造成的。

貴人鳥稱,2018年末起,貴人鳥品牌在14個重點省級區域的銷售模式從原來的“批發”改為“直營+聯營/類直營”並調整對經銷商的支援政策,導致公司2019年全年新增較大的終端渠道人員薪酬、終端銷售及返利等費用,預計影響2019年當期損益約-1.8億元;此外,存貨跌價損失金額約為1.2億元;信用減值損失金額為4.83億。

由於貴人鳥2018年度歸屬淨利潤也為負值,按照相關規定,公司股票將在2019年年度報告披露後被實施退市風險警示,即將被“ST”。

隱藏在退市風險之後的,是貴人鳥巨大的債務黑洞。

2019年11月11日晚間,貴人鳥公告披露,債券金額高達5億的“16貴人鳥PPN001”不能按期足額支付本息,已構成實質性違約。這是貴人鳥首次出現債務違約,流動性危機開始暴露。

根據貴人鳥去年三季度的財報,公司賬面資金僅有1529萬元,較期初餘額減少89.64%。然而有息負債已達26億元,占總負債的78.52%,其中短期債務就達25.98億元。

經營困難、經銷商拖欠貨款成為拖垮貴人鳥的核心原因。由於公司回款減少,公司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淨額為-3.13億元。

這從近日貴人鳥公佈的訴訟糾紛可見端倪,由於貨款糾紛,公司與多家經銷商對簿公堂,近日8家原貴人鳥品牌經銷商成為被告。

此外,銀行抽貸因素也讓貴人鳥的資金鏈條斷裂,在去年半年報中,貴人鳥直言融資艱難,有部分金融機構抽貸。

進入2020年,由於流動性危機導致的一系列連鎖反應發生。

3月19日的公告顯示,公司新增部分資產被凍結,本次新增被凍結資產的賬麵價值為8426.68萬元,截至目前,公司累計被凍結資產賬麵價值為11.75億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經審計資產總額的24.72%。

目前,公司仍然面臨大額債務違約風險。由於債務逾期,公司未來仍將持續面臨訴訟、仲裁、資產被凍結等不確定事項。

而同日發佈的一份股權變賣公告顯示,控股股東的股權無人接盤。

此前控股股東持有的股權在京東司法拍賣平台進行第二次拍賣,但該次拍賣流拍。本次擬將貴人鳥集團持有的469.5萬股以第二次拍賣保留價4.2元/股乘以股票總數即總價1971.9萬元作為變賣底價,在京東網福建省廈門市中級人民法院司法拍賣平台進行變賣。

曾經的鞋業巨頭

貴人鳥公司位於福建省晉江市,該市是我國最大的運動鞋服產業集群所在地,素有“中國鞋都”的美譽。

對於80後、或90後來說,貴人鳥是一代人的記憶。曾經的熱門商圈中,貴人鳥的門店隨處可見。影視明星劉德華、張柏芝還曾被邀請擔任公司品牌代言人。

上市前三年的2010-2013年,是貴人鳥的上升期,年度營收穩定在了25億左右。門店也在不斷擴張中:2010-2013年,貴人鳥終端銷售門店從4047家一直增加至5560家。

2014年,貴人鳥登陸A股。在公開報導中,有媒體這樣形容貴人鳥在資本市場的新徵程:“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

2015年牛市來襲,貴人鳥的市值一度飆升至400多億元,一時風光無限。也就是在這一年,貴人鳥創始人林天福,以190億身家登上泉州首富之位。

但在此之後,貴人鳥開始走上下坡路。2014年,公司門店首次出現負增長,到2018年,門店減少至3526家。

回頭來看,彼時貴人鳥的高市值不過是一種“虛胖”。一系列資本運作推高的泡沫,將貴人鳥推向險境。

上市之後,林天福已不再滿足於貴人鳥僅只是生產、銷售運動鞋服,開始實施公司的全面戰略升級——要將貴人鳥打造“全能體育”公司。

以此為導向,貴人鳥展開了一系列頻繁的資本運作,涉足體育產業、遊戲、保險等多元化產業。

2015年,貴人鳥以2.4億元入股虎撲體育,成為其第二大股東。

2016年,貴人鳥宣佈以2600萬美元拿下美國籃球裝備品牌AND1截至2047年6月30日在大中華區的獨家商標運營權。

2016年6月,貴人鳥以3.83億元現金收購體育用品零售商傑之行50.01%的股份;同年8月,以3.825億元收購廈門名鞋庫51%的股權。

2016年12月中旬,貴人鳥公告稱,擬與新疆廣彙實業投資、紅豆集團等7家公司發起設立安康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涉足保險領域。

2017年,貴人鳥又出資3.675億元收購名鞋庫賸餘49%股權;並由傑之行以1.5億元認購湖北勝道體育45.45%股權;此外,以2000萬歐元拿下了PRINCE在中國和韓國的市場授權。

雖然這些併購讓貴人鳥的總資產加速上升:從2014年的42.06億元增長至2017年的75.83億元,但收購後結果卻是屢屢虧損,留下一地雞毛。

為何國民品牌屢屢潰敗?

盲目擴張是元兇。

資本市場無新事,貴人鳥的跌落和富貴鳥的經曆如出一轍。

2019年11月25日,富貴鳥從港交所退市,一代鞋王隕落。市場在複盤富貴鳥的經曆時,結論紛紛指向金融業等多元化轉型的失敗。

2013年富貴鳥在港交所上市,但上市後並不順利。2014年之後,富貴鳥的業績直線下滑,2016年富貴鳥業績下滑趨勢進一步擴大,2017年,富貴鳥淨利潤由盈轉虧,約虧損1089萬元。

為了改善業績,富貴鳥不斷嚐試轉型和多元化發展。曾經進軍童鞋童服市場無果而終,之後便轉投金融、房地產、礦業,但均以失敗告終。

後有來者,被稱為“中國版ZARA”的拉夏貝爾如今似乎也在走貴人鳥的老路:瘋狂開店和併購。

在國內,拉夏貝爾是中國快時尚的佼佼者。2014年,歐睿報告顯示,拉夏貝爾的市場份額一度超過了ZARA。拉夏貝爾的開疆拓土是通過開店迅速實現的。2017年底,拉夏貝爾的門店數量達到了9448家。

線下大舉開店的同時,拉夏貝爾還在大手筆買買買。2018年,公司通過控股公司陸續擁有或者推出Siastella、OTR、GARTINE等品牌,通過聯營、參股方式陸續支援或參與MairaLuisa、Tanni等品牌發展;同年,以超6億元收購法國品牌Naf Naf SAS。

同樣在2018年,拉夏貝爾出現了明顯的業績失速。當年財報顯示,公司營收增速為13.08%,淨利潤虧損1.6億元,同比下降132%。與此同時,拉夏貝爾門店數量開始減少,下降為9269家。

到2019年,拉夏貝爾經營情況進一步惡化。截至目前,公司雖未發佈年報,但三季度淨利潤已經虧損8.2億元,同比下降444.7%。

拉夏貝爾最新的公告是3月11日發佈的一份訴訟進展,美好家園起訴公司全資子公司承擔因撤出商場並提前終止租賃合同對其造成的所有損失,拉夏貝爾二審上訴最終敗訴。這場糾紛成為拉夏貝爾當下經營境況的一個寫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