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看企業|很快“一包難求”?香奈兒、愛馬仕等奢侈品巨頭相繼關廠, 疫情影響侵襲歐洲製造業,產業鏈受衝擊
2020年03月20日19:19

原標題:疫情下看企業|很快“一包難求”?香奈兒、愛馬仕等奢侈品巨頭相繼關廠, 疫情影響侵襲歐洲製造業,產業鏈受衝擊

疫情已讓愛馬仕、香奈兒、古馳等奢侈品品牌在歐洲的工廠停產,未來一段時間“一包難求”?產業鏈的衝擊正逐漸顯現

隨著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在全球範圍內的影響不斷加深,作為目前疫情“震中”的歐洲正在遭受嚴重的打擊。

繼愛馬仕(Hermès)和古馳(Gucci)之後,香奈兒也宣佈,將會在接下來的兩週內關閉在法國、瑞士和意大利的工廠。

香奈兒在一份聲明中表示,香奈兒根據最新政府指示,決定關閉其在法國、意大利和瑞士(製表業)的全部生產基地,這還包括高級時裝、成衣、高級珠寶和珠寶首飾。

隨著疫情影響進一步擴大,不少奢侈品品牌的產業鏈上下遊開始擔心,原本美好的2020年重拾增長的計劃,將就此打亂。

奢侈品陸續關廠,意大利率先受到衝擊

隨著疫情在歐洲的進一步發展,管理諮詢公司BCG將最初對2020年奢侈品銷售將下降10%至15%的預測,進一步下調至20%至25%。

而意大利成為此輪奢侈品品牌關閉工廠的最大受害者。開雲集團(Kering)集中管理的供應商中約有88%在意大利,而普拉達(Prada)擁有的大多數製造商也在意大利。LVMH在意大利有30個生產基地,擁有Margiela、Viktor&Rolf和Marni等品牌的Only The Brave在意大利的產量超過90%。

根據意大利手工業聯合會(Confartigianato Imprese)的統計數據,意大利2018年在紡織、服裝和皮革行業共有55491家小微企業,涉及員工311697人,在2018年,這三個行業的出口額約為5270萬歐元,占當年時尚產品中的出口額的83.3%。

由於意大利正處於封鎖狀態,截至3月20日,古馳已經關閉了其位於托斯卡納和馬爾凱地區的工廠。愛馬仕此前也宣佈將暫時關閉其全部42家工廠,但香水廠仍會繼續維持運作,以協助生產洗手液。

LMVH 在3月15日宣佈,其化妝品分公司的生產設施,包括Parfums Christian Dior、Parfums Givenchy和Guerlain,將在本週開始生產“大量”的水醇凝膠,消毒劑將免費送到法國相關衛生部門。

香奈兒也表示,會在關閉工廠期間支付所有工人的薪水,以展現與工人們共度時艱的企業責任。

疫情打亂奢侈品“複蘇”計劃,產業鏈受衝擊

與此同時,這些奢侈品品牌也在逐步關閉中國以外的門店。在北美,Bottega Veneta,Saint Laurent,Alexander McQueen,Balenciaga和Brioni等品牌將在美國和加拿大停售兩個星期。LVMH旗下品牌在紐約和加州的一些門店也已關閉。

這讓一些品牌原定的2020年重拾上升趨勢的計劃被打破。以普拉達(Prada)為例,其在2019年全年淨收入為32億歐元,與2018年固定彙率淨收入持平。

普拉達集團首席執行官Patrizio Bertelli在一份聲明中表示,過去幾年實施的投資和運營計劃的結合現在已明顯轉化為品牌的熱度和銷售情況,我們確信,對保證卓越的質量標準以及增強品牌吸引力的承諾一直是支援有利可圖和可持續的長期增長的正確選擇。為此,普拉達在2019年的營業支出、活動宣傳及勞務支出都大幅增加,以激發品牌勢頭並吸引新一代消費者,此外,該集團還投資了120個項目用於其零售網絡。

但突如其來的疫情打破了原定的發展軌跡。Bertelli表示,隨著中國逐漸恢復到新的常態,中國的銷售趨勢正在改善。但根據意大利政府最近頒布的規定,其在意大利的工廠目前正在以50%的產能運營,以維護工人的健康。

歐洲和亞太地區(不包括日本)是普拉達集團最大的市場,但兩個地區的增長趨勢相反。在歐洲,2019年的銷售額增長了3.2%,而亞太地區則下降了1.7%。

在中國的營銷策略上,尤其是在吸引中國千禧一代購物者方面,普拉達集團相比其他奢侈品品牌的動作要慢得多。隨著普拉達在2019年下半年的策略的改善,該集團在中國逐漸看到了銷售強勁增長的勢頭,但該勢頭不得不暫時因疫情而擱置。

此外,奢侈品廠商的上下遊也受到疫情的影響。即便是在政府未要求的情況下,一些公司也決定暫時完全停止生產。歐洲襯衫面料製造商Albini Group與Calvin Klein、Ralph Lauren、Thom Browne和Dior等品牌合作,其也在本週關閉了它的三個生產廠。

Albini稱,公司有著多元化的供應鏈,目前尚可以通過在埃及和捷克的其他工廠的生產來平衡目前的訂單需求,但人們擔心金融和經濟放緩會直接影響全球消費者的情緒。

而一些在東南亞的代工廠的訂單也受到波及。孟加拉國服裝製造商和出口商協會會長魯巴娜·胡克(Rubana Huq)在本週表示,在三個小時內,曾一下子有20家工廠,大約1000萬美元訂單被取消。

“大多數品牌都無限期擱置訂單並取消訂單。他們還取消了計劃立即發貨的訂單。對他們來說,這是企業生存的問題;對我們而言,這是我們410萬工人的生存問題。”魯巴娜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