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號嚴政下的進口二次元遊戲,運氣不好=死路一條?
2020年03月20日16:34

  上週過審的新一批進口遊戲中,有兩款值得關注的二次元遊戲,其中《公主鏈接》國服過審引起了二次元玩家們的一陣小騷動,但少有人注意到角落里過審的《戰刻夜想曲》。

  兩款遊戲都是由B站代理,不同的是,兩款遊戲的命運走向完全呈現出兩個方向。

  有的遊戲死了,但它還活著;而有的遊戲死了,那它就真的死了,沒機會再複活了。

  二次元遇上嚴查版號

  2020年開年以來,版號又一次成了行業內討論的焦點,彷彿夢迴2018。

  根據茶館的瞭解,目前北京、廣州等多地的主管部門牽頭,對遊戲企業、出版單位、渠道商等針對版號的一系列問題提出了硬性的落實要求,加上此前蘋果提出開發者需在6月份30前提交版號以及字節跳動巨量引擎旗下廣告平台穿山甲聯盟向開發者下發提交版號的通知,史上最嚴的版號管理階段已經到來。

  在這樣的大背景下,進口二次元遊戲自然就成了嚴查的重點對象,同時進口二次元遊戲也是受到版號影響最嚴重的細分領域之一。

  相較國產遊戲版號,進口遊戲的審核週期通常需要1年以上的時間,如果運氣不好中間有所波折,那麼花費的時間很可能是2年以上。二次元遊戲本身因為特殊的屬性一直以來也是比較容易觸犯版號雷區的重點對象、

  這也是為什麼近年來我們可以明顯的感覺到,國內遊戲廠商從海外引進二次元遊戲的數量明顯有減少的趨勢,相對的泛二次元遊戲與國產廠商通過拿IP授權自研二次元遊戲的情況卻在肉眼可見的增多。

  大部分的國內遊戲廠商已經轉變了早期移動遊戲市場的思路,一款日本當紅二次元遊戲在風頭正盛的時候於國區上線自然是最理想的狀態,但大部分情況下進展往往不會這麼順利。

  不同的人生,不同的遭遇

  3月份過審的兩款日本進口二次元遊戲《公主鏈接》與《戰刻夜想曲》都是B站獨代的產品,官宣的時間分別是2018年8月與2018年6月,《戰刻夜想曲》略早於《公主鏈接》。

  《戰刻夜想曲》是一款畫風精緻的女性向遊戲,於2017年在日本地區正式上線,在日本本土有著相當高的人氣,曾獲得日本App Store暢銷榜Top3的成績。

  遺憾的是,《戰刻夜想曲》日服在19年10月份宣佈停服,而此時的《戰刻夜想曲》國服尚未獲得版號。B站提交《戰刻夜想曲》審核的時間是2018年2月,比官宣獨代的時間要早大概4個多月。

  2020年3月份,《戰刻夜想曲》終於獲得了版號,但日服卻早已遠去。事實上,在日服停運後B站就迅速與版權方達成了協定,終止《戰刻夜想曲》簡體中文版的後續開發,關閉了遊戲的預約通道。

  《戰刻夜想曲》日服在日運營時間超過2年,表現可圈可點,並非毫無誠意的圈錢遊戲,B站方面也對《戰刻夜想曲》國服沒能上線表示遺憾。

  相比之下,《公主鏈接》的遭遇就是另外一幅景象了。作為Cygames旗下的當打作品,《公主鏈接》本在國產二次元玩家群體中有著不低的討論度,《公主鏈接》本身的營收能力也遠超《戰刻夜想曲》,是近年日本手遊市場是最賺錢的二次元新遊之一。

  B站在2018年8月宣佈代理《公主鏈接》國服,在一年半之後總算是拿到了版號,但就算強如《公主鏈接》也難說在這1年半的時間內沒有任何玩家與流量損失。競爭對手並不會等你,國內遊戲廠商該上的遊戲依舊會上,多拖一天時間就可能多一個競爭對手。

  《公主鏈接》是幸運的,一方面遊戲本身的長線運營較為穩定,另一方面遊戲出現了難得的出圈梗,“臭鼬”。從百度指數我們不難看出,《公主鏈接》目前最高的搜索指數時間是去年8月份,而這個時候正是“臭鼬”梗在國內剛剛開始流行起來的時間段。

  將《公主鏈接》與臭鼬的百度搜索指數進行對比,兩者在19年8月後的搜索走勢幾乎是一致的。實際上,隨著“臭鼬”梗破圈成為二次元用戶日常聊天都會經常用來迫害的表情包時,“臭鼬”梗本身的影響已非百度指數可以算的清楚了。

  同樣是2018年被卡版號,同樣是B站代理,《公主鏈接》與《戰刻夜想曲》卻是完全走向了不同的道路。

  《克魯賽德戰記》就比較悲催了,這款遊戲由韓國遊戲廠商 Load Complete研發、韓服由NHN Entertainment負責發行,國服由大連紅豆互娛代理。

  據茶館瞭解,大連紅豆互娛的執行董事兼經理與監事均為韓國人,大連紅豆互娛實為韓廠在華的運營主體。《克魯賽德戰記》2015年就已經在國區安卓市場上線,《克魯賽德戰記》在國內選擇了多渠道的發行策略,不僅有代表官方的Otaku官服,同時還有推出過百度服、心動服、九遊服等。

  滿打滿算《克魯賽德戰記》在國內運營的時間已經接近5年,期間付費功能正常開啟卻一直沒有申請遊戲版號。5年時間,《克魯賽德戰記》憑藉優秀的遊戲質量在國內獲得了大量粉絲擁躉,《克魯賽德戰記》官方宣佈安卓版宣佈停運後,憤怒的玩家擠爆了《克魯賽德戰記》的貼吧、論壇等一切可以發聲的社交渠道。

  《克魯賽德戰記》此前在華灰色運營的時間接近5年,突然停運幾乎沒有一點徵兆的,《克魯賽德戰記》宣佈安卓服全面停服前並沒有誘導玩家進行充值的動作,從而也不符合跑路前撈一筆的缺德做法。

  唯一可能合理的解釋就是大連紅豆互娛收到了一些風聲,或者說已經被主管部門找上了門,導致安卓集體關服才會顯得如此之倉促。

  以上幾款遊戲的各自遭遇只是版號嚴政下的一部分體現,事實上有很多進口二次元遊戲因為本身質量國服慘遭夭折的,版號只是壓死它們的最後一根稻草。

  現在的情況是,進口網絡遊戲市場基本上只有大廠才能玩通透,小廠拖不起也承受不起因為各種原因造成的損失。面對越來越嚴格的版號政策,進口二次元遊戲想要在國內市場一展拳腳,天時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來源:遊戲茶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