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疫情之下歐洲汽車“眾生相”
2020年03月20日21:52

原標題:深度|疫情之下歐洲汽車“眾生相”

目前隨著歐洲各國相繼宣佈關閉邊境,歐盟內部市場實質上已退回申根區成立之前。

3月18日,即便是在1929年世界經濟大蕭條時都未曾出現的一幕發生了,包括大眾、奧迪、斯柯達、保時捷、PSA、勞斯萊斯、戴姆勒、寶馬、法拉利、蘭博基尼在內的所有歐洲汽車製造商悉數宣佈停工。歐洲的汽車工業一夜之間徹底停擺。

在此之前的3月17日,大眾集團於狼堡總部舉行年報發佈會或許就是歐洲汽車業現實的最好寫照。創新高的銷量、再次增長的盈利能力、尾氣門陰影的逐漸消散,大眾集團本應有足夠的理由對外界傳遞這些樂觀的信號。但是在長達一小時的“乾巴巴”的財務數據介紹環節結束之後,所有人只記住了一個詞:新冠病毒。

“考慮到日益惡化的銷量情況與供應鏈的不確定性,我們的工廠將直接面臨停工。”大眾集團首席執行官赫伯特·迪斯在當天宣佈宣佈,集團將於3月23日起關停德國本土與歐洲境內的所有工廠,持續時間預計為兩至三週不等。本週五3月20日的生產班次也將是3月的最後一班次。

汽車廠商停工

目前,大眾在德國、波蘭、捷克、西班牙、葡萄牙、比利時、匈牙利、意大利、斯洛伐克、波黑等十餘個歐洲國家擁有二十餘個生產基地。僅僅在本土,此次停工就將對10.3萬名員工產生影響。此前,在歐洲疫情較為嚴重的地區,大眾位於西班牙、意大利、葡萄牙和斯洛伐克的工廠已經先行停工一週之久。隨著德國本土的新冠確診病例數量已經破萬,3月16日起,大眾狼堡總部的旗艦體驗店與主題公園Autostadt也已經被關閉。

與此同時,迪斯也透露,大眾集團在中國的33座工廠中的31座已經復工:“在歐洲和全球市場,新冠危機還在眼前,我們可以借鑒在中國市場上衛生領域和危機應對組織措施領域所學到的。”

大眾集團在發佈會上雖然一再強調會竭盡全力保護員工的同時,尋找穩定業績和員工安全的平衡點,但正如大眾品牌財務董事Alexander Seitz所言,“新冠危機是史無前例的,對於業績的影響無法預估”。

可以確定的是,若以大眾集團2019年全年2526億歐元的銷售收入計算,停擺三週相當於約146億歐元(合1140億元)的經濟損失。

“喜事變成喪事”的一幕也同樣出現在另一家德系巨頭寶馬的身上。

3月18日的寶馬年報發佈會上,除了營收額首次突破1000億歐元大關以及銷量突破250萬輛之外,最重要的消息依然是停工。

當日,寶馬首席執行官齊普策宣佈將關閉公司所有歐洲工廠以及南非工廠長達四周直至4月17日,至少超過3萬名員工受到影響。寶馬也是各大整車製造商中一次性宣佈停工時間最久的企業。此前,寶馬就曾因慕尼黑研發中心FIZ和巴伐利亞Dingolfing工廠出現確診病例卻未大範圍採取隔離措施而飽受詬病。

負責寶馬生產部門的董事會成員Milan Nedeljkovic同時表示,寶馬位於美國南卡羅來納州的工廠仍將小規模生產,而中國的寶馬工廠則已經全部開工。至於疫情對於業績的影響,寶馬則不像大眾那樣語焉不詳,財務董事Nocolas Peter已宣佈將營業利潤率下調至2%至4%區間,此前的預計營業利潤率為6%至8%。此外,寶馬也預計全年銷量同比則將出現大幅下滑。

在疫情最為嚴重的意大利,法拉利和蘭博基尼皆已於上週宣佈關停所有工廠。而此前曾與意大利總理孔特協商,希望通過以大幅減產為條件保持工廠最低限度運轉的菲亞特克萊斯勒(FCA)也於3月16日宣佈關閉歐洲範圍內工廠至少兩週之久,其中就包括塞爾維亞Kragujevac工廠以及波蘭工廠。

除了確保員工健康安全、預防病毒在廠區內傳播之外,即將斷裂的供應鏈也是迫使各大整車製造商下定決心關停產線的重要原因。

“本週的零部件供應我們仍能確保無礙,但是隨著歐洲(疫情)問題的增長,供應一天比一天困難,我們預計下週起將出現供應鏈斷裂。”負責採購業務的大眾集團董事Stefan Sommer表示道。

目前隨著歐洲各國相繼宣佈關閉邊境,歐盟內部市場實質上已退回申根區成立之前。雖然邊境封鎖僅針對人員生效,貨物流通理論上並不受限。但因醫療物資出口禁令等細則,歐洲各國都對過境車輛進行了檢查。目前,所有邊境檢查點上的貨車都已排起數公里的長隊,其中德國波蘭邊境的關閉影響尤為巨大。波蘭對德國的汽車零部件年出口值約為240億歐元。

另一個迫使整車廠商停工的因素則是歐洲各國於本週或上週推出的關閉幼兒園和中小學的行政令。大眾集團的里斯本工廠在上週就不得不將產能縮減16%,原因則是員工數量嚴重不足,過半的葡萄牙員工因不得不在家自己照顧孩子而無法參與工作。

而在德國本土,據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瞭解,自從3月12日德國所有聯邦州要求學校停課和幼兒園關閉之後,大眾集團的大多數非生產性崗位的非單身員工均主動申請在家辦公,部分大眾員工更是直接選擇直接使用年假。而集團內部半強製地建議居家辦公通知在3月16日起才生效。

一級零部件供應商們的挑戰

汽車廠商停工的影響也正迅速地向上遊企業蔓延開來。

最快對此做出反應的零部件廠商是汽車電子供應商海拉電子。海拉在3月18日就直接以通告形式宣佈,公司即無法完成今年年初製定的65億至70億歐元的營收額,也無法達到6.5%至7.5%的調整後息稅前利潤。至於今年的實際預期數字,就與大眾集團一樣,海拉電子錶示因為疫情發展的不明朗而無法進行預估。另外,海拉還宣佈將在已有的成本削減方案上推出一攬子計劃進一步節省人力成本開支,其中就包括關閉工廠。

即便是全球第一大零部件供應商博世集團也無法倖免。博世已經於3月18日宣佈將關停法國、意大利和西班牙的多家工廠,至於德國工廠仍將持續運轉,非生產人員則以居家辦公為主。

歐洲第三大、全球第五大零部件廠商采埃孚集團發言人同樣表示:“不排除關停腓特列港總部的數條產線甚至是整個工廠,以應對客戶需求的中斷。”目前,是否以及如何確保生產崗位員工的薪資待遇正在談判之中。

值得注意的是,博世和采埃孚皆表示目前維持公司的供應鏈與產線運轉不存在任何困難。這與各大整車製造商皆提及的供應鏈問題是關停產線的原因之一形成了鮮明對比。除了供應鏈上時間滯後性之外,零部件廠商不願意為整車廠留下日後可能的索賠訴訟口實,才是零部件廠商的停工範圍較小、停工時間表沒有整車廠那麼迅速與激進的主要原因。

相比於博世和采埃孚的觀望為主的態度,疫情對於全球第二大零部件大陸集團的衝擊就嚴重得多。

大陸集團過去數年以來一直飽受業績不佳的影響。3月5日公佈的2019年年報顯示,大陸集團全年淨利潤實際虧損12億歐元,全年營收同比僅微增0.2%,達445億歐元。如果不計入以輪胎業務為主的橡膠集團,大陸的汽車集團業績更加慘淡,營收與息稅前利潤均出現了同比-1.2%和-211%的下滑。

大陸打出的兩板斧則是勒緊褲腰帶和企業轉型。

去年9月25日,大陸集團就宣佈將在10年全球裁員2萬人,之後大陸集團德國總部的招新就基本處於停滯狀態,所有崗位均鼓勵內部消化,吸收即將失業的內燃機部門員工。據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瞭解,去年大陸集團德國地區的年終獎已經縮水為460歐元,與保時捷9200歐元的年終獎相比略為寒酸。

大陸集團的轉型之路則給出了兩個方向:轉型為控股公司以及發力軟件和自動駕駛系統研發。但為了籌措資金,大陸集團除了在2023年之前每年需節省5億歐元開支之外,還宣佈將旗下的動力總成業務單元分拆後更名為Vitesco單獨上市。分拆也是今年大陸集團的頭號大事。

不過,新冠疫情已經嚴重威脅到了大陸的轉型計劃。大陸董事會原定於3月17日就分拆動力總成業務單元進行最終輪投票。但因疫情影響而變成了討論工廠停工問題。而原計劃中的3月23日倫敦投資者大會以及路演等活動也悉數無限期延後。大陸方面本希望Vitesco可以於9月1日在法蘭克福證交所上市,但目前看來此計劃已不切實際。另一方面,考慮到當前歐美股票市場連日暴跌的現狀,大陸可能會主動要求延後IPO計劃。

截至發稿,德國DAX指數已跌至9000點一下,距離一個月前的13000點已跌去30%。跑輸大盤的大陸股票更是在一個月內縮水40%,為八年以來最低值。

或許是承受不起疫情帶來的經濟損失,大陸集團也是主要零部件供應商中最後一個表態停工的企業。雖然大陸位於法蘭克福的研發中心在本週正以一天一例新增確診病例的速度增加,但至今仍未施行任何強製隔離措施,仍有大量非生產崗員工堅守崗位。據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瞭解,目前僅有的舉措僅有員工食堂取消自助餐、菜單選項從10種降為2種。

不願停擺的中小企業

像大陸集團這樣因不確定性和忌憚經濟損失而遲遲不願意宣佈停擺的上下遊中小企業不在少數。

寶馬慕尼黑總部周邊的眾多配套企業中,仍有近半數企業至今仍未鼓勵員工回家辦公。而巴伐利亞州宣佈停課已經一週有餘,巴伐利亞州州長已在20日宣佈在部分城市實行禁足令。

對於生產崗的員工而言,停工意味著工資收入的直接下滑。在包括法國、意大利和德國在內的諸國歐洲國家,停工之後產線工人將轉入短期工作製(Kurzarbeitergeld)。該製度下,公司將為受影響員工申請短期工作金。國家將為員工提供長達3個月的基礎收入,確保員工60%至67%的工資收入水平,其餘部分則由企業自行決定並承擔。據寶馬工會主席Manfred Schoch透露,寶馬已確保產線員工仍能拿到原稅前收入的93%。目前寶馬德國總部的流水線工人平均稅前月薪為3100歐元左右。

除了給員工帶來經濟損失並威脅企業的現金流之外,疫情導致的停工還暴露並激化了企業內部的矛盾。

“員工們無法理解,為什麼要在缺乏管理層明確指示和說明的情況下,為了多生產數百輛汽車就要承受被感染的風險”,在一封大眾工會主席Bernd Osterloh的內部郵件中,工會明確地向董事會表明:“員工感受到了企業內存在的二元階級社會”。

相比於自上週起已經幾乎全員在家辦公的管理層和工程師團隊,產線上的員工一方面因廠區無法滿足員工之間保持安全距離而不得不承受感染風險。歐洲各國政府在控製疫情過程中並未要求民眾佩戴口罩,而是規定了人與人之間1米至1.5米為安全距離。在大部分產線員工看來,下週起的停工對於控製疫情和健康安全為時已晚。

另一方面,停工之後的產線員工雖有短期工作製保底,但工資水平的下滑依然無法避免。在現金流緊張的企業,產線上的員工降薪40%是較為實際的預期。相比之下,工程師團隊與行政人員不僅沒有降薪或被裁員的擔憂,在家辦公期間的實際工作量與業績反而顯著增加。

據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瞭解,大眾集團針對在家辦公期間VPN超載情況已發送內部郵件,除了要求員工在Skype會議時僅以音頻形式連接、禁止通過郵件系統傳輸大文件之外,還鼓勵員工錯峰上班,將工作時間延後到18時至22時,實質上延長了工作時間。

“我們現在的問題是,我們這裏的進度太快,如果生產部門及兄弟部門一直停工無法跟上進度,我們很快將完成今年全年的目標。”一位奧迪總部的工程師向記者表示道。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