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嚴重副作用!70年退燒神藥安乃近退出歷史舞台
2020年03月20日08:07

  原標題:存在嚴重副作用,國人用了70年退燒神藥安乃近退出歷史舞台

  在生於六十年代的李榮華的回憶中,小時候家裡人只要頭痛、牙疼、發燒,就會從塑料包裝袋里擠出一片或者兩片白色的小藥片吃下去,馬上就好了。

  後來她才知道,這種白色小藥片叫安乃近。

  作為曾經風靡全球的退熱鎮痛神藥,因為影響造血功能、引起各類過敏反應和肝腎功能衰竭等嚴重的副作用,安乃近已經退出歐美市場五十餘年。目前,世界上已有約30個國家禁用或限用安乃近。

  中國對此也早有認知。1982年,衛生部將“複方安乃近片劑”列入淘汰藥品之列。

  但相比於1977年美國FDA一口氣撤掉安乃近全部劑型(片劑、注射劑、滴鼻劑等)的做法,中國市場還是給其他安乃近片劑、注射劑留下了市場。

  時至今日,依然有“村醫”把安乃近寫進發熱患者的處方中,還有很多年輕人依賴安乃近片緩解偏頭痛這類很難摸到根的疼痛,跟當年我們長輩濫用去痛片的樣子並沒有太多區別。

醫藥電商銷售的安乃近片之一,價格真的很便宜
醫藥電商銷售的安乃近片之一,價格真的很便宜

  這種忽視嚴重副作用的用藥方法,給個人生命安全帶來極大威脅。

  最近,國家藥監局終於行動了。

  國家藥品監督管理部門組織評價後認為,安乃近注射液、小兒安乃近灌腸液、安乃近滴劑、小兒解熱栓等存在嚴重過敏反應、粒細胞缺乏症等嚴重不良反應,風險大於獲益,且臨床均有替代藥品。

  至此,安乃近注射液等11個品種終於退出了中國藥品市場。這聲再見晚了幾十年,但終於能夠說出口。

  但值得注意的是,經國家藥監局評價認定,安乃近片等口服製劑尚有一定臨床價值,在修訂說明書、增加安全警示信息後,仍將有限地用於一定適應症。

  1

  有多神,就有多可怕

  在藥品匱乏的年代,安乃近一度是個神話。

  1911年,德國HoechstAG公司基於氨基比林研製出能夠即時起效的退熱鎮痛藥安乃近。1922年安乃近上市後,這些片劑、注射液、滴液逐漸走出國門,到1934年,已經在美國、英國、丹麥等國家流行起來。

  風靡之下,這款神藥的另一面開始顯現。

  1922年~1934年,歐美各國服用過此藥的人,陸續出現口腔炎、咽喉痛等繼發症狀。

  臨床檢驗結果顯示,這些病症的出現是由於粒細胞減少症。人體血液中的中性粒細胞是佔比最高、抵禦感染的主要白細胞,中性粒細胞缺乏的結果就是免疫力下降,引發各類感染。

  案例越來越多,最嚴重的後果就是死亡。

  資料顯示,1934年,僅美國就有1981人死於該藥引起的粒細胞減少症,歐洲死亡200餘人。

  但由於彼時尚無藥品可以替代,人們不得不依賴於安乃近的高效。因此,歐美國家圍剿安乃近的過程持續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

  以美國為例,1938年,美國FDA(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就將安乃近移出合法藥品目錄。但直到1977年,安乃近才正式全面撤出美國市場。

  2

  中國人吃了快70年

  而直到1950年,這款神藥才被上海五洲製藥廠研製成功。在國內面市後,一度與阿司匹林、過乙酰氨基酚(也叫撲熱息痛)齊名。

  安乃近在其中起效最快、價格便宜,一時竟成了許多人鎮痛退燒的首選。

  到了1982年,考慮到安乃近的風險,衛生部將“複方安乃近片劑”列入淘汰藥品之列。但實際上,仍然保留了其餘安乃近品種的生產和銷售權利。

  安乃近在中國的用量有增無減。從安乃近的原料藥端來看,90年代初,國內市場的需求量超過3000噸;到21世紀初,則接近5000噸。

  如果不考慮藥物合成過程是,只做一個簡單粗暴的計算,一般安乃近片每片重0.5g,一瓶注射液2ml、滴劑1ml,也可以看到安乃近的火爆程度。

  到了今天,根據國家藥監局官網顯示,全國共有1329個安乃近生產批文號。

部分安乃近生產批文號
部分安乃近生產批文號

  對生命安全的威脅也從說明書照進了現實。目前可以找到有限的統計數據是,國家藥品不良反應監測中心在2002年收集到的有關安乃近引起的可疑藥品不良反應案例:

  過敏性休克11例,其中7例死亡;

  血液系統反應16例,1例死亡;

  皮膚及其附屬器反應31例,4例死亡;

  泌尿系統反應17例,5例死亡;

  消化系統反應9例,1例死亡;

  另有呼吸心跳停止、大小便失禁等嚴重反應8例,其中1例死亡。

  而在我們身邊,還有更多副作用受害者沒法被統計。有雙眼腫到只剩一條縫的,有持續頭暈乏力嘔吐的,有身上大片大片起紅疹的……

  安乃近獸用後,這些副作用連動物都無法避免。有網友曾提到,“我是獸醫,安乃近給豬用都要慎重,不敢加量使用。喂多了,動物身上發白,長期使用容易致死”。

  難怪,國家藥監局關於安乃近的禁令一出,社交媒體上喝彩聲一片。

  3

  說禁就禁,還得靠創新替代

  然而這紙禁令著實讓人等了太久。

  為什麼我們晚於美國30多年禁用安乃近?或者換句話說,為什麼更安全的等效替代藥讓我們等了這麼多年?

  這背後的根源在於中國藥品研發的進展。

  最早,中國藥企經曆了漫長的野蠻發展階段。他們先是等到一批國外原研藥專利到期,然後拿著結構仿製。只求快速上市,鋪渠道銷售賺錢,藥效無法保障,副作用方面也難以控製。

  但仍在專利保護期限的藥品,中國就只能依靠進口,雖然效果能保證,但價格讓患者難以負擔。

  一方面,當時國內尚未出台藥物研發相關政策,沒有註冊辦法、新藥定義,沒有仿製藥一致性評價,沒也有臨床和生產規範。

  另一方面,想從事新藥研發的公司難以得到資本支援。“10年10億美金”的投入,VC們等不起,創業者們自己出不起。

  因此,國內藥品市場的大頭還是把持在國外巨頭的手裡,無論是常用藥還是高端用藥。

  這一切直到2010年前後才真正好轉。

  隨著一批仿創藥企的出現,尤其在腫瘤領域,在國外一經發現並驗證的靶點上進行藥物改進的模式逐漸成熟。

  銷售主導的仿製藥開始失靈,轉而提升對質量的要求——畢竟消費者更具有購買力,對藥效要求也更高了。

  相對原研藥來說,仿製藥和仿創藥的成本更低。且一旦研發成功,前者可形成對原研藥的等效替代,後者甚至可能在藥效和副作用上優於原研藥,作為進口藥品的平價替代,可迅速進入市場。

  同時,2018年之後,未盈利藥企終於不只有納斯達克上市這一條艱難的路了。有了資本支撐,藥企能走得更從容。

  從缺醫少藥到現在初步擁有國產替代,中國用了70年。“但距離美國,我國的新藥研發至少還有20年的差距。”一位醫療投資人說。

  而唯有中國的藥物研發實力實現國際創新,國人才能更快服上可負擔的新藥,瀟灑地拋棄安乃近們。

  文 | 石晗旭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