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eBreak大戰,這可能是保羅離冠軍最近的一次
2020年03月20日06:30

  18年的火勇大戰可能比19年還要慘烈,勇士取得2:1領先但是傷了伊古達拿,死亡五小擺不出來了,火箭用七人輪換搶下天王山,但是保羅受傷。第六場火箭頂不住第三節浪花三分球9中7,退守主場。比賽打到這時候,各方套路都已經打完,打就打一個精氣神和意誌力,火箭乘著主場聲勢,只剩半場比賽就能打進總決賽。

  火箭正選:夏登、哥頓、卡培拉、艾列沙、塔克。後備:謝拉特格連、安達臣、單打祖。

  勇士正選:浪花兄弟、杜蘭特、格連、盧尼。後備:利文斯頓、貝爾、楊少俠。除去只上場一分鐘的曲克和麥哥,雙方都縮短了輪換準備搏命。

  第一節比賽勢頭在火箭一方,比賽剛剛進行了兩分鐘造成勇士兩次犯規,進行了四分鐘時,勇士犯規到數,湯臣一人三次犯規不得不下場。這在無球端徹底解放夏登,登哥不需要面對湯臣的糾纏角力許久之後才能持球,也讓勇士的進攻變得極為艱澀,場上只有居里和杜蘭特具有進攻能力,投籃空間被急劇收縮。反觀夏登開始了不停的單打,單節14分,兩次三分出手全部命中,其中有一枚還是把湯臣打下場的3+1。換防之後單挑貝爾頻頻得手。但除去夏登以外所有人首節三分9中2,火箭順勢,但其他球員的手感依舊很緊。

  不要緊,按照籃球的認知來說,射手總有投進的時候,更何況火箭是一支遍佈投手的球隊,即使沒有頂尖射手,但是大多仍在合格線以上,就像占士與溜馬天王山首節一樣,相信隊友才有可能讓單核節省體力,贏下比賽。

  第二節的夏登手感下降9中1,但是並不妨礙火箭繼續擴大領先優勢,主要是歸功於哥頓和卡培拉。哥頓矮壯,速度不慢,投射能力不穩定但是有絕對的衝擊力,勇士盧尼和貝爾的護框擋不住哥頓的衝擊,即使第一輪能防住,也吃不消卡培拉在籃下伸長胳膊的反復起跳,雖然從統計數據上看卡培拉這一節只有一個前場籃板,但是他位置能站住,不停用長臂干擾勇士收籃板,給小個陣容的勇士帶來高度上的衝擊,延誤勇士的籃板從一定程度上也延誤了勇士的快攻。哥頓在第二節基本完成了保羅的任務,只不過是用韋斯卜克的方式,也讓登哥有體力在下半場重新收拾狀態。

  以及,卡培拉在火勇的前六場比賽里最高得分是13分,在TieBreak的第二節就拿下了12分。都知道勇士把夏登的喂餅拆得支離破碎,但是卡培拉的拚搶和哥頓炮彈一般抱著球衝擊就像是火趁風威、風助火勢,不斷的進行突破,製造空間。只不過火箭的三分球沒能利用好空間,除去夏登的6中0,其他人也不過6中2,命中的兩球還是哥頓的超遠三分和格連的極限漂移。

  對於火箭來說災難般的第三節,全隊三分球14投0中,進攻徹底崩盤。大家都知道,火箭的戰術基本盤是夏登弧頂持球,射手四散,卡培拉擋拆順下,夏登再調配。第三節夏登上球是沒有問題的,火箭能找到絕對的空位,在這14投中,至少有8球可以稱得上是空位,要知道,火箭對射手的要求一向很高,不僅僅是要命中投籃,從哥頓、格連到現在的考文頓都有頂著防守投籃的能力,但是在那一場TieBreak,射手群就是投不進。

  射手投不進,常有的事,巨星應該出來解決問題,可是面對勇士的格連、湯臣和杜蘭特,即使是占士也不能完全依靠衝擊取分,夏登的單打是需要找節奏的,也一定程度上依靠後撤步,這是他作為超級巨星的打法,本來無可厚非,但是外線反復投不進的情況下,他能過掉第一道防線,面對格連的護框挑戰起來也極為艱難。更何況保羅不在,夏登幾乎要一個人在一整節時間里吃掉球權,他本身的單打以不斷的擋拆和運球發起,當一次傳球之後時間大約只有7秒左右,火箭角色球員也沒有很好的處理球能力等待無球跑位,也就是當夏登不能自己攻框時,分球給哥頓或者艾列沙進行二次突破,也無法再處理球,只能硬往內線的格連杜蘭特身上衝,火箭的進攻空間就是在不斷的炒籃聲中滅失的。

  當然,迪安東尼也想過換換手氣,安達臣上場之後居里狂砍11分,分差徹底拉開。

  第四節的勇士,手握領先優勢,火箭的三分球直到還剩六分多鍾時才投進,杜蘭特不斷的在哥頓頭上干拔保持十分左右的領先,哥頓雖然矮壯,但杜蘭特畢竟面對過東尼阿倫的糾纏,中距離干拔已爐火純青。甚至於比賽還有四分鐘不到時,勇士砍了兩次卡培拉一次塔克,兩人6罰中3,回過來杜蘭特兩個中距離,居里一次三分炒籃,勇士試圖用一切辦法保持領先優勢,將勝利收入囊中。

  這幾年火箭有著極致的空間,18年雖然沒有超級射手,但是三分命中率在35%以上的也有八人,公鹿這賽季三分也不準,但是他們依舊被認為是最有實力的爭冠球隊,除了有字母這樣的超級球星,他們還有不錯的二當家與合格的三當家。。。。。。

  但火箭的二當家傷在了天王山,距離總決賽,咫尺天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