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五大聯賽要挾球員降薪,少拿錢成了“政治正確”?
2020年03月20日07:47

原標題:歐洲五大聯賽要挾球員降薪,少拿錢成了“政治正確”?

歐洲足球五大聯賽已相繼停擺至今,而短期內各國嚴峻的疫情防控形勢令“復工”只能紙上畫畫。而在重返球場之前,百無聊賴的球員必須直面的,是工資卡到賬金額的不斷縮減:

目前,德甲、法甲、意甲已先後啟動各式降薪計劃,寄望球員能體察球隊苦衷、攜手共渡難關。

然而,無論是德甲的“溫和疏導”,還是意甲的“高層施壓”,亦或法甲的“請找國家”,短痛與長痛的取捨,仍是停擺期間勞資雙方爭執的焦點所在

勒夫和諾伊爾將帶頭降薪。

再健康,也經不起折騰

作為五大聯賽財政最健康、薪酬發放最靠譜的存在,德甲卻是將降薪最早提上議事日程的一個。

據此前德甲聯盟核算,倘若本賽季德甲德乙復工無望,至少1/4球隊將被德國《破產法》列入名單,本就比五大聯賽各少2隊的德甲和德乙,職業聯賽根基都將不複。

危難之下,“自給自足”的市場經濟,也要向疫情低頭,希望球員相濡以沫、共克時艱。

作為德國職業聯賽最不差錢的存在,擁有400名員工的萊比錫RB,都倍感壓力山大。

CEO明茨拉夫說得再明確不過:“紅牛集團不可能把每個坑都填滿,我們也會有經濟上吃不消的時候,也許未來兩個月,我們還能按時足額髮薪,但如果停擺一直持續,我們和其他俱樂部一樣,都維持不了這麼高的支出。”

土豪尚且囊中羞澀,尋常人家更入不敷出。升班馬柏林聯盟在俱樂部官網,向球迷虛擬出售啤酒香腸,寄望死忠“雲下單”為俱樂部募捐。但這一舉動無異於杯水車薪。

巴伐利亞州長馬庫斯·澤德表示,類似“小聰明”只治標不治本:“那些收入很高的球員,應該從他們的僱主、他們的俱樂部那裡少拿一點錢,這樣大家都能過得下去。”

這番話立刻得到了拜仁隊長諾伊爾的響應,表態主動降薪:“球員和處於這一時期的普通個人一樣,我和其他球員,都在思考如何才能最好地去應對這一狀況。”

比起球員,德甲俱樂部的經營者顯然更有“大局觀”。此前放話“不資助小俱樂部渡過難關”的多特蒙德CEO瓦茨克,成為停擺期間德甲高層主動減薪第一人,他已經放棄本月16萬歐元薪水的1/3。

而德國足協主席弗里茨·凱勒透露,國家隊主管比爾霍夫和主帥勒夫已主動提出願意放棄部分薪水。

目前,多特蒙德、霍芬海姆、美因茨等隊正在和球員商討減薪事宜,而在德乙,領頭羊比勒費爾德已經開始執行。該隊CFO雷耶克透露:“我們總經理當然要樹立良好的榜樣,並且放棄部分薪水。”

在西甲一邊,《世界體育報》估算,停賽會造成7億歐元的損失,其中巴薩將損失1.6億歐元,球員薪水也將縮水25%。不過目前尚未傳出西甲球隊希望球員主動降薪的風聲。

而在財大氣粗的英超聯賽,雖然也面臨7.5億英鎊轉播費的巨額違約金,但好在多年家底厚實,目前沒有英超球隊提出希望球員降薪的要求。

里昂全體球員與部分行政員工被列為臨時失業人員。

欠薪了?請找國家

比起德甲本著友好協商、自願帶頭的減薪運動,崇尚自由的法國,顯然缺少力推減薪的土壤,他們的選擇是——有問題,找國家。

19日淩晨,法甲里昂隊官方宣佈,即日起全體球員與部分行政員工將暫時被列為臨時失業人員,球員們在接下來一段時間內將無法拿到薪水。停擺期間,法國政府提供的失業補助金,成為了停薪球員們的主要收入。

按照規定,法甲球員可領到的補助金約為最低工資標準(SMIC)的4.5倍。SMIC相當於法國法律意義上的最低工資,具體標準每年都會被評定。

繼去年相比2018年上調1.5%之後,這一標準在2020年再次被上調,比例達到1.2%,每月稅後約為1220歐元。按照這一標準,球員們每月能拿到約5500歐元的補助,但比起動輒百萬的年薪,著實杯水車薪。

里昂球員“臨時失業”,好歹有錢可拿,目前位列積分榜倒數第二,距安全線仍有7分的亞眠,降薪措施更加激進。

俱樂部不僅暫停了一切體育活動,還在18日官方宣佈將對全體員工降薪16%,這也是法甲首個採取該措施的俱樂部。

而蒙彼利埃與尼姆,也做出了將球員列為臨時失業的停薪決定。除去財大氣粗的巴黎聖日耳曼,其餘15支球隊,也都面臨著是否停薪的艱難抉擇。

停薪固然是短痛,但也有人借停薪“以退為進”——馬賽主帥博阿斯就表示,自己做好了停擺期間不拿任何工資的準備。

但這一“高姿態”,卻並未得到更多應和,不少球迷認為,葡萄牙人是希望夏天能和俱樂部達成一份長年限的續約合同,換取遠期更加豐厚的薪水。

法甲降薪16%,已經令不少球員倍感肉疼,但在經營更加艱難的小聯賽,降幅只有更高,沒有最高。

挪威超級聯賽率先作出“臨時解僱”所有職業教練和球員的決定。挪威職業球員工會主管瓦爾廷透露,政府會承擔年薪在7.5萬到60萬挪威克朗的球員的全部薪水,最長20天。而年薪低於7.5萬克朗、以及合同不足12個月的外援,則不會得到政府資助。

更狠的是蘇超哈茨俱樂部老闆安·巴奇。她宣佈——從4月初開始,所有全職員工、經理、教練、球員和工作人員的月薪將削減50%

C羅最高可能降薪900萬歐元。

不降薪,就是“政治不正確”?

在疫情最為嚴重的意大利,逐利的意甲主席們對疫情並不上心,對球員堅持訓練、少拿薪水的“性價比”,卻格外熱衷。

拉齊奧老闆洛蒂托先是試探讓同屬旗下的意乙薩勒尼塔納恢復集訓,隨即又準備讓“藍鷹”恢復備戰。此舉遭到包括隊員、隊醫在內的一致抵製。

但身為洛蒂托一手扶持上位的“傳聲筒”,意大利足協主席格拉維納公開放話:“降薪不是禁忌。”而冷眼旁觀的《羅馬體育報》,乾脆沒給兩位主席好聲氣:“為了球星的錢袋子,一些相干和不相幹的人,爭吵不休。”

而據《羅馬體育報》報導,意甲球員可能需要降薪20%-30%,其中C羅最高可能降薪900萬歐元……

從官方到民間,“降薪”似乎成了政治正確。前國際米蘭名宿桑德羅·馬佐拉就支持降薪:

“這些年輕人(球員)常常被貼上膚淺、唯利是圖的標籤,但現在他們可以通過自己為俱樂部和更大的利益服務,撕掉這些標籤。”

“這些球員年入百萬,所以只要他們減薪5%,持續一個月,就能幫俱樂部渡過難關,他們還可以捐錢給冠狀病毒研究工作。”

據金融媒體Calcio e Finanza分析,如果聯賽最後12輪腰斬,意甲損失將超7億歐元。而目前4月初復工的設想,太過一廂情願,哪怕5-6月一週雙賽打完賸餘賽事,都要燒高香。

據悉,多傢俱樂部高層和律師,已經開始做球員工作,商討減薪方案。此外,各俱樂部也在做球員工會工作,以免實施降薪後發生訴訟情況。

如果談不攏呢?那就只好轉會市場上見了:3月初,羅馬基本完成資方易主,主席帕洛塔將大部股份轉移給新投資方弗里德金財團,後者旋即表示將處理年薪較高的帕斯托雷(410萬歐)、恩宗齊(租借期間承擔310萬歐年薪)、佩羅蒂(300萬歐)、法齊奧(250萬歐)、小胡安(220萬歐)、卡爾斯多普(200萬歐)等人。

而疫情加重之後,上述“出工不出力”的球員,自然在首批降薪之列,不降?那就等著夏窗走人。

相似的哲學,也為AC米蘭所認同——在確定引進朗尼克團隊執教,並逼走博班、架空馬爾蒂尼後,CEO加齊迪斯忠實執行埃利奧特基金“新引援年薪不高於200萬歐元”的指示,而包括伊布、唐納魯馬、雷比奇、特奧·埃爾南德斯等人,都在夏窗可以送走之列。

或許不用等到意甲重開,已被變相逼著降薪的紅黑眾將,已經開始自找下家。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