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靈魂中的凱撒精神,英國首次完整詮釋阿爾泰米西婭
2020年03月20日11:57

原標題:女性靈魂中的凱撒精神,英國首次完整詮釋阿爾泰米西婭

英國國家美術館原定於4月4日起舉辦“阿爾泰米西婭”(Artemisia)大展,展出巴洛克時期傑出女性藝術家的29幅重要作品,畫作見證了她在18歲時遷往佛羅倫斯,後來遠赴羅馬、那不勒斯和倫敦的風格轉變。

繪畫以外,還有一組畫家親筆信。展覽希望觀眾通過這些文獻,發掘阿爾泰米西婭的立體性格,既是律己甚嚴的藝術家、憂心忡忡的母親,也是善妒的情人。策展人希望人們透過她的筆跡如見其人,瞭解她心底裡最私密的感受與想法。

因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美術館決定自3月19日起暫時閉館,展覽延期。在此,“澎湃新聞·古代藝術”(www.thepaper.cn)繼續帶您“雲觀展”。

“你會在一個女人的靈魂中看到凱撒精神。”

——阿爾泰米西婭·真蒂萊斯基(Artemisia Gentileschi,1593-約1654)

最出名的作品和全新發現

阿爾泰米西婭·真蒂萊斯基被公認為巴洛克時期(1600-1750)女性藝術家的佼佼者,第二次女性主義浪潮中的重要學者吉曼·基爾將阿爾泰米西婭稱作“偉大的特例”。阿爾泰米西婭的讚助人來自歐洲各地的皇室貴族,包括托斯卡納大公、英國國王查理一世及西班牙國王菲利普四世。

“英國從未舉行過阿爾泰米西婭的個人展覽,哪怕她曾經和父親奧拉齊奧·真蒂萊斯基一同來過倫敦”,策展人萊蒂西亞·特里夫斯說,“這將是我們首次集中展示阿爾泰米西婭最出名的作品和全新的發現。”

1593年,阿爾泰米西婭出生於羅馬,她的父親奧拉齊奧·真蒂萊斯基是當地知名畫家,擁有獨立的畫室。為了培養女兒,父親請他的朋友兼合作者阿戈斯蒂諾·塔西教阿爾泰米西婭畫畫。然而,這卻導致了一出悲劇:18歲的阿爾泰米西婭遭到塔西的性侵。因塔西食言未娶她為妻,奧拉齊奧指控他犯有強姦罪,庭審記錄里寫著她簡潔卻意味深長的辯護:“是真的!是真的!是真的!”。整個訴訟讓阿爾泰米西婭承受莫大的痛苦和當眾羞辱,之後,她選擇離開羅馬。塔西被判有罪並逐出羅馬,但是判決卻未被執行。

庭審後,阿爾泰米西婭嫁給佛羅倫斯不知名的藝術家彼得羅·斯蒂亞泰西(Pierantonio di Vincenzo Stiattesi)。此前的風波則成為她人生的轉折點。阿爾泰米西婭一系列具有獨特女性視角的藝術創作,以及在給情人、讚助人、顧客的信件中,都展現出一位情感豐沛的女性、一位17世紀重要女性藝術家的自覺和對現實的反抗。

在《蘇珊娜與二長老》中,阿爾泰米西婭將出浴後的蘇珊娜畫得嬌柔天真,與兩位俯視她的淫褻下流的長老形成鮮明對比。

這幅取材於宗教題材,《但以理書》的故事記述了名為蘇珊娜的女子在沐浴時被兩名心懷不正的長老企圖侵犯的故事。蘇珊娜寧死不屈,但卻遭到長老們的誣告,令蘇珊娜百口莫辯。曆史上,從倫勃朗到亞曆山德羅·阿洛里(Alessandro Allori)等在內的多位藝術家都曾經畫過這個題材。阿爾泰米西婭運用典型的現實主義風格描繪了這個場景,人物內心的衝突通過強烈的光影對比和果斷有力的姿勢得到強化。阿爾泰米西婭模仿了意大利畫家卡拉瓦喬的風格。卡拉瓦喬年長阿爾泰米西婭23歲,尤以善用明暗對照法表現戲劇性效果而聞名。

《朱迪斯斬殺赫羅弗尼斯》是阿爾泰米西婭最負盛名的作品,是她婚後定居佛羅倫斯期間的創作。女畫家偏愛描繪《聖經》以及神話故事中的烈女,這幅畫也不例外,以女性角色為核心,描繪了朱迪斯殺死大將赫羅弗尼斯的場景。飛濺的血液、暴力、複仇、力量以粗暴直觀的方式呈現在觀眾眼前。阿爾泰米西婭用她的畫筆塑造了一個個孔武有力的女性英雄角色。除了蘇珊娜與朱迪斯之外,她還繪製過包括克利奧帕特拉(Cleopatra)、盧克麗霞(Lucretia)、以斯帖(Esther)等女性的英雄形象。

2018年,倫敦國家美術館以360萬英鎊購入阿爾泰米西婭·真蒂萊斯基的《亞曆山大的加大肋納自畫像》,成為該館永久收藏的第21幅女性藝術家的作品。在這幅畫中,阿爾泰米西婭決定把自己的肖像畫成亞曆山大的加大肋納的樣子。畫面中,女子手中的輪子象徵了亞曆山大的加大肋納的身份。在四世紀,亞曆山大的加大肋納因為反抗羅馬皇帝馬克森提烏斯(Maxentius)迫害天主教徒而被困在車輪上遭受虐刑,車輪因此成為聖加大肋納的象徵。

“你可以在畫面中清晰地看到,她將手指放在車輪——虐待她的工具上”,策展人特里夫斯曾說,“然而我之所以喜愛這幅畫,不僅因為畫面清楚地展現了她作為一名殉難聖徒的身份——她手中握著一根棕櫚枝,更因為展示出了主人公隱忍的精神。”

1620年,阿爾泰米西婭搬回羅馬,直到1630年才離開。之後,她定居那不勒斯,其間僅離開過一次,為了協助父親裝飾倫敦格林尼治的王后宮。1638年至約1641年,她在英國短暫停留時期,創作了《自畫像:繪畫的化身》,被英格蘭國王查理一世收藏。

畫中的主人公是一個半理想化的藝術化身,通常被認為是阿爾泰米西婭本人。畫中的模特一手執畫筆,一手拿著調色板,頗具難度的姿勢被她用嫻熟的繪畫技術呈現出來。阿爾泰米西婭一心想成為職業女畫家,並為此努力,可以被視為後來一代又一代女性藝術家為之奮鬥的探路者。

見字如面,瞭解畫家心底的感受

此次展覽呈現繪畫以外,還有一組阿爾泰米西的親筆信。展覽希望觀眾通過這些文獻,發掘她的多面性格,既是律己甚嚴的藝術家、憂心忡忡的母親,也是善妒的情人。策展人萊蒂西亞·特里夫斯表示:“我希望人們透過她的筆跡如見其人,瞭解她心底裡最私密的感受與想法。”

皮埃爾·杜蒙斯特耶二世(Pierre Dumonstier II),《阿爾泰米西婭·真蒂萊斯基執筆的右手》,1625年,大英博物館

2011年,一批阿爾泰米西婭寫給情人弗朗切斯科·瑪利亞·馬林吉(Francesco Maria Maringhi, 1593–after 1653)的親筆信在意大利被發現。當時,兩人不在一處,阿爾泰米西婭身處羅馬,馬林吉則在佛羅倫斯,信件讓人們看到女畫家情感充沛、熱情似火的另一面。

阿爾泰米西婭寫給情人弗朗切斯科·瑪利亞·馬林吉的信,佛羅倫斯Storico Frescobaldi曆史檔案館,圖源:英國國家美術館

阿爾泰米西婭定居佛羅倫斯後開始自學讀寫,儘管書信中難免語法和拚寫錯誤,然而字裡行間更顯現她的果敢性格。在1618年至1620年間寫給馬林吉的信中,阿爾泰米西婭就寫道:“我愛你的靈魂,也愛你的身體。”

阿爾泰米西婭的強烈個性與脆弱敏感也在信中顯露,在四歲半的兒子去世後五天,她寫信馬林吉說好運已背離自己。悲傷過度的阿爾泰米西婭揚言自己極為不幸,甚至責備馬林吉回信簡短,寥寥數語意味著他漸漸熄滅了愛情。

阿爾泰米西婭曾經大量通過信件與藝術讚助人進行工作交流。當她晚年定居那不勒斯之後,曾為了捍衛自己作品的價格而對西西里的收藏家安東尼奧·魯佛(Antonio Ruffo)寫道:“有我在,您是不可能輸的。你會在一個女人的靈魂中看到凱撒精神。”

一度作為“受害者”的阿爾泰米西婭,通過畫作和書信詮釋出一個完整的自我,機智、熱情、牢牢把握命運,最終贏得尊重。在一封同樣寫給安東尼奧·魯佛的信中,阿爾泰米西婭說:“只要我還活著,就能掌握自己的存在。”這也是她一生所遵循的準則。

(本文參考資料來自英國國家美術館、《The Art Newspaper》、《女性藝術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