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群青年追蹤病毒像破案
2020年03月19日06:03

原標題:這群青年追蹤病毒像破案

這群青年追蹤病毒像破案

王燁捷

  從1月20日上海出現第一例輸入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至今,喬鵬和小夥伴們幾乎沒休息過一天。

  喬鵬是上海楊浦疾控應急青年突擊隊的一員,這支由75名80後、90後年輕人組成的隊伍,在過去近兩個月裡,令很多人刮目相看,包括曾經覺得這群年輕人“有些散漫”的楊浦區疾控中心副主任韓雪。

  “公眾感覺到防控局勢緊張大約是在春節前後,但我們早在1月初就啟動了應急響應機製。”韓雪記得,有一次喬鵬已連續工作了近20個小時,又出現在某個新冠病毒疑似病例的發現點,這著實嚇了她一跳,“好多年輕人都這樣,沒日沒夜、不眠不休地工作,真沒想到他們這次這麼靠譜”。

  “醫院、醫生負責救治確診病人,疾控部門則儘可能地控製每一個病例的傳播。”韓雪說,醫院更多地承擔“消化存量”的工作,而疾控則主要“控製增量”。

  “控製增量”,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就幾乎要求工作人員做到“沒日沒夜”。

  喬鵬還記得自己“跨年”的工作狀態。1月20日,他被抽調到上海市疾控中心,負責對上海第一例新冠病毒感染病例進行流行病學調查。他當天13點多接受培訓上崗,17點開始詢問病人的行動軌跡、接觸人群等情況,23點回家撰寫流行病學調查報告,1月21日淩晨1點多完成報告,淩晨2點多趕到上海郊區奉賢,對第二例病例進行調查,清晨6點回家,8點完成報告,10點開始向各級、各部門領導彙報調查情況。此後每天,他幾乎都在做流調,或者在去做流調的路上。

  除夕夜裡,他22點半完成一份流調報告,夜裡兩點又緊急起床,去對另一個新發現病例進行流調。

  楊浦疾控應急青年突擊隊隊長徐文倩告訴記者,這次疫情,是這支成立於2015年的青年突擊隊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實戰”。這支平均年齡不到30歲的青年隊伍,過去主要通過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的培訓和演練來保持應對突發事件的狀態和處置能力。他們還會做一些科普宣傳,如去幼兒園給小朋友講講疫苗、去愛心暑托班講課等。他們的“疫問醫答”品牌過去並沒有多少關注度,最近卻憑藉一條“教你正確佩戴口罩”的視頻,火了一把。

  “疾控系統過去一直在幕後,沒什麼人關注。”韓雪告訴記者,疾控除了承擔日常的傳染病防治工作外,還要負責慢性病管理、水質監測、勞動場所衛生、教育場所衛生、有毒有害氣體監測等工作,但以上這些工作,在沒有重大事件的情況下,幾乎不被關注。

  這次疫情中,楊浦疾控中心突擊隊的75名青年被分進了流調組、采樣組、檢測組和消毒組四個大組。他們的工作流程是:地方上報一個確診或者疑似病例,流調組第一時間抵達,對患者進行問詢,並出具包含其發病前14天內的活動情況、密切接觸者的報告;采樣組與流調組同時抵達上報病例的醫院,指導醫護人員采樣,並把樣本安全帶回疾控中心;檢測組則要對病毒進行分析、做核酸檢測;消毒組先行對發現病例的醫院和病例居住環境進行全面消毒,再根據確診病例的流調報告,對其活動過的所有場所進行消毒。

  “控製增量”工作量巨大,耗時、耗力。以流調為例,喬鵬幾乎每次都會遇到“說不清自己幹了什麼”的人,有的人是刻意隱瞞,有的人是真的想不起來。這種時候,疾控流調人員與患者的對話就會極為漫長、瑣碎。“從每天早上起床開始談,把每一天、什麼時間、幹了什麼全部要聊清楚、聊透徹。”

  通常情況下,為了保證流調人員的安全,流調人員與患者一般通過電話或者視頻對話。但有時候,因為病人不配合,流調人員不得不穿上二級防護裝備,與患者面談。

  曾有一名老人從湖北來滬照顧得肺結核的兒子,醫護人員多次與其溝通後,他仍拒絕手機開機,拒絕與流調人員接觸。喬鵬和同事不得不去病房與他面談。

  “(這名老人)擔心醫療費用、擔心兒子沒人管、擔心被老婆知道自己得病。”喬鵬說,與他談話前,流調團隊至少為其進行了三四十分鍾的心理建設。此後的談話,具體到他幾點起床、幾點吃飯、吃了什麼、去了哪裡、坐了幾路公交車、坐在車上的哪個位置、身邊的乘客是否佩戴口罩等,一聊就是兩個多小時。

  為了儘量縮短病毒在外傳播的時間,流調組通常在接到任務兩小時內就要總結核心信息。這給流調工作人員帶來極大的壓力,在疫情緊張時期,9個流調小組幾乎不眠不休。

  徐文倩告訴記者,除了流調組,采樣、檢測和消毒組各有各的困難。采樣組與病毒離得最近,他們要負責把病毒安全地帶回實驗室;檢測組每天要層層防護,與病毒“面對面交流”,一次“交流”要持續6-8個小時,其間不能上廁所、喝水,每次幹完活兒都汗流浹背;消毒組要給各個行動軌跡點進行消毒,背著30斤重的消毒水,平均每個點消毒30分鍾。

  即便如此,年輕人們還是爭相報名上“前線”。“這次在一線工作的,75%以上都是80後、90後,讓我們這些經曆過SARS疫情的70後都很感動。他們這批年輕人,關鍵時候還真拿得出手!”韓雪說。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王燁捷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03月19日 02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