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洛藏戲:馬背上馳騁著格薩爾的身影
2020年03月19日10:31

  盛夏的瑪域果洛生機無限,連綿起伏的黛青色山脈,猶如一條條絲帶飄蕩在天地之間,一望無際的草原上,一場精彩的賽馬會正在舉行,在此起彼伏的喝彩聲和呐喊聲中,騎手們盡情展示著自己精湛的騎術。這萬馬馳騁、人潮湧動的壯觀場面,和一百多年前別無二致……

  那時的果洛部族間,經常會舉行賽馬會,為了表達對英雄格薩爾的敬意,草原上的百姓便以遼闊的草原為背景,用古老的藏戲,將格薩爾的英雄事蹟搬上了馬背,這成為了《格薩爾》馬背藏戲的源頭。

  如今,《格薩爾》馬背藏戲已被國務院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並得到了良好的發展。

  草原大地上演馬背藏戲

  藏戲大約起源於六百多年前,被譽為藏文化的“活化石”。藏戲的種類繁多,其中《格薩爾》馬背藏戲,集中體現了藏族古典文學、音樂、舞蹈、馬術表演等藝術形式,是藏戲藝術中一道別樣的景觀。

  據瞭解,馬背藏戲始創於果洛夏倉地區,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逐漸在藏區傳播開來。表演馬背藏戲的演員多由僧人擔任,所有情節均在草原上露天完成。每逢重大節日或特殊時刻,演員們就會穿上傳統服裝,騎上駿馬,在寬廣的草原上用獨特的方式演繹格薩爾王誕生、征戰、返回天界的故事,《賽馬稱王》《霍嶺大戰》等經典故事,是馬背藏戲中經常能看到的片段。

  馬背藏戲以雪山、江河為背景,以草原大地作舞台,藝人們用豐富多變的唱腔和舞蹈動作,來表現不同的人物以及人物不同的情緒,風格獨特,氣勢恢弘。

  夏倉《格薩爾》馬背藏戲團團長的夙願

  在果洛,說起《格薩爾》馬背藏戲,就不得不說起甘德縣夏倉《格薩爾》馬背藏戲團以及該藏戲團團長瓦泰·普爾多。

  出生於1949年的普爾多,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果洛馬背藏戲的傳承人。他的叔叔不僅是果洛小有名氣的學者,也是當地最早表演馬背藏戲的人。普爾多4歲時便拜他叔叔為師,學習馬背藏戲以及文字、繪畫等,從小在馬背藏戲的熏陶下長大。作為格薩爾風物最集中的地方,果洛地區保留著很多種《格薩爾》演繹形式,但在普爾多看來,馬背上表演的獨特方式,對他具有更強的吸引力。

  普爾多跟隨叔叔學習馬背藏戲6年,這6年中,他熟悉了藏戲中格薩爾賽馬稱王、征戰討伐等相關故事,並反複練習人物的唱詞、唱腔和唱調,掌握了《格薩爾》馬背藏戲展演的排練和編導等知識,為他後期展演和編排馬背藏戲奠定了紮實的理論基礎,無數次練習和展演,則讓他積累了豐富的表演經驗。

  在之後的幾十年中,普爾多當過赤腳醫生、政府幹部,也當過牧民,但不論身份如何改變,命運如何起伏,他對馬背藏戲的熱愛從未改變,想要繼承和發揚馬背藏戲的夙願從未停止。

  組建果洛最早馬背藏戲團

  1993年,普爾多和幾位誌同道合的朋友,組建了甘德縣夏倉《格薩爾》馬背藏戲團,雖然,他實現了幼時的心願,躊躇滿誌,但藏戲團想要更好發展,依舊困難重重。困擾普爾多最大的難題,是經費的短缺,想要表演更好,服裝、道具等必不可少,為了保證演出效果,普爾多開始為辦團經費奔波起來,很多次,他都不惜將自己的工資捐出去。好不容易拉來了讚助,有了資金,但果洛地區並沒有服裝和道具,他只好和團里的演職人員風餐露宿,騎馬去四川阿壩等地購買……

  1995年,經過反複申請,夏倉《格薩爾》馬背藏戲團得到了果洛藏族自治州甘德縣人民政府的認可和批準, 7月20日,夏倉《格薩爾》馬背藏戲團正式成立,全國《格薩(斯)爾》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中國社會科學院《格薩爾》研究中心致電祝賀,並頒發了證書,這是果洛州正式成立的第一個民間《格薩爾》馬背藏戲團,開啟了馬背藏戲在果洛州發展的新篇章。

  雖然條件艱苦,但普爾多和藏戲團演職人員們並沒有放棄。終於,他們的辛勤付出得到了回報——2008年,果洛馬背藏戲被國務院列入第二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普爾多也成為果洛馬背藏戲的非遺傳承人。

  群眾讓馬背藏戲不落幕

  近年來,果洛藏族自治州對文化產業的支持力度逐年增大,《格薩爾》馬背藏戲進入新的發展期,甘德縣夏倉《格薩爾》馬背藏戲團也藉著產業發展的東風,不斷髮展壯大。現在,甘德縣夏倉《格薩爾》馬背藏戲團有演職人員七十餘名,服裝110套,馬匹35匹,主要編排表演的劇目有《賽馬稱王》《薑嶺之戰》《賽嶺之戰》等。

  藏戲團的演出場次也越來越多,經營收入也在逐年增加。藏戲團不僅經常在甘德縣表演,也常去果洛、西寧等地表演,普爾多再也不用擔心馬背藏戲沒人演了。

  雖然記者錯過了《格薩爾》馬背藏戲的演出現場,但從普爾多老人贈送的一張馬背藏戲演出光盤中,可以感受到馬背藏戲演出時的盛況:在水草豐美的草原上,戰馬嘶鳴,疾馳如飛,人們身穿華服,氣宇軒昂,再加上此起彼伏的雄壯鼓樂聲,猶如當年格薩爾王出征時壯觀場景的真實再現。

  (文章內容來源於:西海都市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