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羽全英賽遭遇滑鐵盧 東京奧運摸底出“疫”外
2020年03月19日12:28
陳雨菲獲得女單亞軍
陳雨菲獲得女單亞軍

  曾經的金牌之師中國羽毛球隊,在全英公開賽上遭遇滑鐵盧。破紀錄般的慘重失利,既是當下之痛,更有奧運之憂。當“吃老本”沒能換來保守取勝的結果,當一個個“保險”集體失靈,伴隨著失利與質疑,就任中國羽毛球協會主席已15個月的張軍迎來了上任後最大的信任危機。

  本版撰稿 本報記者 章麗倩

  ·25年來,國羽第一次在全英公開賽上沒有金牌入賬。·21年來,國羽第一次在男單項目中未能躋身四強。

  ·衛冕女單冠軍失敗後,陳雨菲失去了世界第一的排名,同時她決賽九連勝的紀錄也被終結。

  ·女雙頭號種子陳清晨/賈一凡爆冷止步八強。

  ·鄭思維/黃雅瓊、王懿律/黃東萍,被外界認為最穩的混雙“雙保險”集體失靈,這是他們首次在國際大賽上同時無緣四強。

  遇滑鐵盧或難奧運滿額張軍吃老本陷信任危機

  “李宗偉接班人”,不少馬來西亞男球員都曾被賦予過這一期待,如今,接力棒被交到了李梓嘉手中。22歲的他,此番是第一次參加全英公開賽,結果就闖入了男單四強。對馬來西亞體育界來說,這是一則鼓舞人心的消息,但對遭遇滑鐵盧的國羽而言,則是一記響亮的警示。

  並不是說不該給老將機會,但在男單人員配置已顯露競爭力不足的情況下,“吃老本”真能換來保守取勝嗎?伴隨著失利與質疑,就任中國羽毛球協會主席已15個月的張軍迎來了上任後最大的信任危機。

  本屆全英公開賽,國羽無金牌入賬,這是近25年他們最差的全英賽戰績;男單方面,21年來首次無人躋身四強;男雙方面,獲得奧運席位的仍舊只有李俊慧/劉雨辰一對,在國羽立誌要滿額參加奧運會的路上,男雙成了明顯短板。目前,國羽在男單、女單、女雙和混雙項目各有兩人(或兩對)選手滿額入圍,只有男雙還在奮鬥的路上,且韓呈愷/周昊東距離奧運資格還差7000多分。

  是的,雖然女單的陳雨菲和女雙的杜癑/李茵暉均未能在決賽中奪冠,但與男隊的情況一比,顯然後者才是“重災區”。目前外界對張軍的質疑,也都集中在此。

  去年1月,在張軍剛就任中國羽毛球協會新一任主席那會兒,他就指出了國羽成績下滑的問題所在:一是隊內新老交替,二是其他國家提高了對羽毛球的重視,有了提前部署。如今15個月過去了,若說女隊已有起色的話,那男隊可就不禁讓人疑惑“時間都去哪了”。尤其在曾經最讓國人自豪的男單上,仍舊是以林丹、諶龍、石宇奇為主打,這“二老帶一新”的陣容與其他國家協會那些20歲上下的年輕面孔一比,著實反差明顯。

  36歲的林丹、31歲的諶龍、24歲的石宇奇,從發掘新人的方面來說,自2016年里約奧運會落幕至今,國羽男單也就石宇奇這一位獨苗算得上是正式“出道”了。然而,由於在去年的印尼公開賽上撕裂了腳踝韌帶,他的奧運奪分計劃和狀態都受到了明顯影響。在本週更新的男單世界排名中,諶龍第五,石宇奇第九,林丹則排在第19位。

  因為被確診為早期鼻癌,且康複後的身體難以再承受高強度訓練,所以李宗偉終於有了把擔子交給年輕一代的決心,所以22歲的李梓嘉有了接過前輩傳承的機會。哪怕大賽經驗不足,哪怕技術和心理仍需磨練,這個馬來西亞年輕人都已在上路。那麼,曾經輝煌的國羽呢,他們什麼時候才能痛下決心呢?

  第五屆奧運會?林丹已機會渺茫

  一項擁有百年歷史的著名賽事,一位曾壟斷羽壇的36歲老將,他們之間曾有過很多美好回憶:與謝杏芳攜手登頂後的“一吻定情”,與李宗偉惺惺相惜的“林李大戰”,還有曾在此六度折桂的輝煌。但在過去的這一週里,林丹卻是匆匆地來,又匆匆地遺憾退場。

  輸給隊友諶龍,止步全英公開賽男單第二輪,這讓林丹第五次參加奧運會的希望愈加渺茫。尤其受疫情影響,國際羽聯已為3月16日至4月12日之間的世界巡迴賽按下了暫停鍵,奧運搶分大戰從未像今年這般前途未卜。除非出現重大轉機,不然,東京奧運會的大門其實已經對林丹關上了。

  按照東京奧運會羽毛球項目的參賽規則,2019年4月29日至2020年4月29日為奧運積分週期,運動員在該週期內所獲積分最高的10站比賽,將在之後更新公佈的那期世界排名中體現,而世界羽聯將以此為依據去分配34個東京奧運會男子單打參賽名額。並且,一個協會最多隻能擁有34個席位中的兩席,且獲得名額的這兩名運動員,必須在當期的世界排名榜中名列前16位。

  國際羽聯在宣佈旗下賽事暫時停擺後,又作了補充說明,表示將在本週就奧運積分相關規定有進一步的跟進動作。但現在的情況是,無論從奧運積分排名還是國羽隊內排名來看,林丹都擠不進奧運入場券名單。國羽男單可以拿到滿額的兩席,諶龍和石宇奇雖也是“全英賽滑鐵盧”中的一部分,但他倆在過去近一年奧運搶分大戰中的整體表現仍優於林丹。原本,全英公開賽這場1000級別的奧運積分賽該是他最好的趕超機會,如今也熄滅了希望。

  今年年初,林丹在東南亞的三站比賽中接連“一輪遊”。2月中旬,當國羽啟程赴英國訓練時,林丹又因簽證問題未能及時隨隊,直到兩週前才終於和隊伍會合,錯過了半個月的特訓。看著林丹在賽場上一次次折戟,他的不少支持者都表示了心痛與惋惜。不許人間見白頭,這才是競技賽場上最理想化的謝幕方式,只是眼見著林丹堅持至今,大家也只能期待真有奇蹟發生了。

  奧運動盪名額未決 已成選手心頭通病

  疫情對運動員的衝擊,並不局限於如多米諾骨牌般被推翻、叫停的全球賽事,奧運前景懸而未決得越久,對他們身心狀態所造成的影響,很可能也就越大。

  從1月下旬的印尼大師賽,到上週的全英公開賽前,國羽都處於沒有比賽可參加、只能埋頭訓練的狀態。這一因素雖不足以構成國羽“全英賽滑鐵盧”的充分理由,但它的負面作用不該被全然忽視。從中國跳水隊,到中國短道速滑隊,他們不約而同地於近期辦起隊內賽,其原因正在於此——要避免“只訓不賽”,以防運動員的身心狀態被拖入到一種或疲憊或紊亂的狀態。

  然而,在疫情全球攻勢的作用下,正有越來越多準奧運級別的運動員,被捲入到這一負面狀態。英國田徑運動員蓋伊·利蒙斯,他是第一個公開站出來表示東京奧運會應當被推遲舉辦的英國運動員。

  “如果英國政府說疫情高峰將在5月或6月左右出現,那就可能辦不了奧運資格賽。澳州的比賽也已經取消了。我擔心隨著時間的推移,整個歐洲都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在2019年的歐洲室內田徑錦標賽中,利蒙斯曾任英國隊隊長。同時,他也有望代表英國參加東京奧運會的男子800米比賽。“我們不知道情況會有多糟,目前所看到的可能只是冰山一角。國際奧委會和全世界都希望奧運會能取得成功,但如果要做到這一點,我堅信比賽需要被推遲。我不相信它(東京奧運會)能在一切照舊的情況下如期舉辦。”

  在利蒙斯看來,推遲舉辦奧運會才是對運動員、對公共安全負責的做法。“如果他們至少推遲到10月舉辦,或者推遲到2021年、2022年,我會很高興的。至少這會讓運動員們有時間去做計劃、去進行訓練,更重要的是,有時間讓這種病毒穩定下來。”

  曾在奧運會上擔任英國田徑隊隊長的戴·格林則表示,在沒有資格賽的情況下如何去爭取奧運名額,這是一個讓人很睏擾的問題。“如果我們在未來幾個月內都不能參加國際或國內的比賽,那麼很多運動員將無法獲得東京奧運會的參賽資格。這已經不是奧運會能否繼續舉辦的問題了。”

  為了應對疫情危機,國際奧委會已經在圍繞東京奧運會籌備及後續可能採取的行動,與各國奧委會和運動員代表展開討論。其中,奧運名額的分配正是核心問題之一。“那些已經獲得或即將獲得奧運資格的選手,他們正面臨無法參加國際比賽的困境。還有一些國家甚至不得不根據過往的戰績來確定參賽選手。”國際奧委會東京奧運會協調委員會主席約翰·科茨承認道。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