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戰疫·連線|慕尼黑日記:戴不戴口罩,這是個問題
2020年03月19日18:06

原標題:全球戰疫·連線|慕尼黑日記:戴不戴口罩,這是個問題

近一段時間來,新冠肺炎疫情已在全球除南極洲以外所有大洲出現。3月13日,世衛組織稱歐洲已成為新冠疫情的“震中”。

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澎湃國際”欄目自2月起推出“全球戰疫·連線”系列文章,連線全球各國當地民眾與海外華人,講述他們的戰疫故事。

3月16日,德國巴伐利亞州出台抗議措施:所有不是提供食品藥品等必需品或服務的商店、酒吧、夜店、博物館、游泳池等全部於3月18日開始停工,暫定兩週。在巴伐利亞首府慕尼黑生活工作的華人小丁決定利用這段時間來寫“慕村日記”,記錄下德國以及歐洲抗疫的點滴。

3月16日 星期一 慕尼黑 晴

早上醒來,昨天游泳過後的肌肉還有些痠痛。照例在床上刷一會朋友圈,看看德國、意大利和整個歐洲的疫情,看看分散在世界各地的朋友又分享了什麼文章。

地鐵里依然滿座,需要有人站著,依然沒人戴口罩,我也沒戴。不過在地鐵站台上終於見到一個戴口罩的老外。到了公司寒暄幾句,心直口快的意大利門衛說:“早上地鐵里我跟媽媽講電話,剛說個buongiorno(意大利語問候),對面兩個老人當著我的面拿出口罩戴上。我一下子炸了,指著他們說:‘我比你們健康著呢!看看誰能活過這場瘟疫。’”

我只能勸:“算啦,他們也是惜命,不是針對你。”

意大利門衛又說:“我們向歐盟求援,一個理我們的都沒有,就只有中國帶著口罩和醫生飛過來幫我們。”這話是說給德國、巴爾幹、東歐和俄羅斯同事聽的,說著就要過來抱我。我示意特殊時期不必行此大禮。

歐洲人一般不戴口罩

口罩是歐洲華人相當關注的話題。記得“非典”時我在北京上大學,第一次見到滿大街戴口罩的人,估計國人也是從那時起留下了流感高發季戴口罩的“常識”。後來我第一次出國去西班牙也戴著口罩,還有好心人勸我:歐洲的空氣不髒,不用戴口罩。我說我有慢性鼻炎,和空氣質量沒關係。

今年1月24日晚,我從《費加羅報》得知法國確診了兩例。第二天一早我就來到號稱“柏林最危險公園”的Görlitzer Park旁一家藥店,被告知所有醫用口罩都被昨晚來的一華人買走。我有點震驚:德國一例確診的都沒有就已經未雨綢繆,而消息靈通人士不太可能住在這麼個“貧民窟”附近,一定是柏林市中心大藥房的口罩早就被買光了。歐洲人一般是不戴口罩的,那估計是買下來支援國內了。我買了六支裝普通口罩,預備用於接下來的行程。

一月底,我行程密集地從柏林飛往哥本哈根和巴黎,然後坐火車經過斯圖加特回到慕尼黑的家。一路上都沒有人戴口罩。我想我也入鄉隨俗好了,不然大剌剌地過於引人注目。

二月初,德國發現十幾例新冠病毒確診病例,全部集中在慕尼黑三十公裡外的小城Starnberg的一家汽車零配件廠,我們公司有同事就住在該城。患者都症狀輕微,很快出院。鄰國法國的病例雖然不集中,但確診數量增長緩慢。

二月下旬,在意大利華文媒體工作的哥們發消息說意大利確診了兩例。我馬上查米蘭最大報紙《晚間郵報》(Corriere della Sera),發現已經有六例了,轉天早上變為六十例,而且出現歐洲人首例死亡病例。當時正值滑雪季和米蘭時裝周,接下來的一週,意大利向歐洲各國和世界各地輸送了不少“病友”。

這期間,我因為皮膚問題兩次去看醫生,都沒有人戴口罩,連醫生都不戴,只是三月初醫生說了句“近期不握手了”。

我也奇怪,國內把戴口罩防病毒當成常識,怎麼歐洲人就不一樣呢?看西班牙、德國衛生部文件,寫的是接觸新冠病人的醫護人員需要戴,普通人日常生活沒必要戴。在英語世界影響力極大的英國《衛報》寫的也是民眾戴不戴兩可,除非老人等易感人群。

當地華人的極少數派和多數派

據我的觀察,當地華人在口罩問題上分成兩派:極少數(包括我)表示聽從居住國衛生部建議,把口罩等有限的醫療物資留給更需要的人。

絕大多數則堅持必須帶口罩,說歐洲人不戴是因為觀念陳舊,覺得染病的人才會戴,戴著麻煩不自由。網上呼籲戴口罩的聲浪排山倒海,但是現實中見到的華人也好,歐洲人也罷,戴口罩的屈指可數。

我在網上搜索“鍾南山、口罩”找到了這樣的證據(見圖):

本著打破砂鍋問到底的精神,我請教了國內當醫生的朋友。朋友發來的國務院聯防聯控機製2月4日印發的《關於印發不同人群預防新型冠狀病毒感染口罩選擇與使用技術指引的通知》中提到:居家、通風良好和人員密度低的場所也可不佩戴口罩。

我就放心地不戴口罩了,但同時各國衛生部都建議的勤洗手、不摸臉、少去人群密集地等措施也謹記在心。而多數海外華人看到國內抗疫卓有成效,認為口罩功不可沒,戴上心裡圖個踏實,有勝於無。

上班後沒多久,領導傳達了我所在的巴伐利亞州的一項決定:所有不是提供食品藥品等必需品或服務的商店、酒吧、夜店、博物館、游泳池等全部於本週三(3月18日)開始停工,暫定兩週。上週,早已宣佈從今天(3月16日)開始大中小學停課。

德國總理默克爾曾經表示全國不會就停工停學出台統一政策,而是由各個聯邦州自行決定。“壞消息”是歐盟限製出行,只好宅在家裡,我都沒地方游泳了。“好消息”是終於可以有時間在“歐洲火車頭”德國的第三大城市慕尼黑把抗疫的心情記錄下來,寫一個“慕村日記”。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