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戰疫·觀察丨從不隔離到停課,瑞典抗疫政策急轉彎為哪般
2020年03月19日10:30

原標題:全球戰疫·觀察丨從不隔離到停課,瑞典抗疫政策急轉彎為哪般

瑞典與挪威、丹麥、芬蘭同屬北歐國家,與芬蘭同一年加入歐盟。在地理位置、民族血統、文化習俗、福利體系等多個方面,北歐四國都顯現出高度的同質化。然而,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衝擊下,瑞典採取的政策卻與其他鄰國大相逕庭,除不檢測、不隔離、不收治外,瑞典重點地區更是相繼宣佈不上報確診數量,並停止追蹤疑似病例。3月17日,瑞典突然宣佈所有中小學停學,以遠程教育取代正常授課。翌日,瑞典內務部部長宣佈自19日起實施為期30日的國內旅行禁令。

如何理解瑞典如過山車一般的抗疫政策?瑞典自稱“跟隨英國沒錯”的言論真是民心所向嗎?延後一週開始實施嚴格管控,瑞典是否能躲過醫療擠兌風險?

瑞典“無動於衷”背後的無奈

近日,許多瑞典民眾在瑞典《日報》(Dagens Nyheter,下稱DN)報紙網站上留言稱,瑞典國內缺乏足量的檢測試劑,要全面檢測非常困難。除試劑外,防護物資也告急,醫護人員只能對已被汙染的防護服進行二次消毒,重複使用。

雪上加霜的是,瑞典醫護人員缺口巨大,平時的醫護資源就處於捉襟見肘的狀態,為對抗新冠疫情,許多醫生只能無奈中止原本安排好的手術,轉而投向新冠重症患者的治療中。據統計,瑞典全國的ICU(重症監護)病床數量僅為500多張,而德國則有30000多張ICU病床,兩者相差60倍,而德國人口僅為瑞典的六倍,瑞典人均醫療條件和資源可想而知。瑞典此前採取的措施,即只為重症患者和老年群體檢測新冠病毒的本意,便是儘可能降低死亡率,爭取時間。

不停工停學是瑞典對比其他歐洲國家包括北歐鄰國最突出的抗疫政策。與許多歐洲國家相同,孩子滯留家中必須有家長或成年人監護,根據瑞典福利體系,家長可以向政府申請照顧孩子的津貼,約為工資的80%。眼見其他北歐國家都紛紛開始停課,瑞典政府卻無動於衷,其壓力主要來自於巨量的難民。

在2015年難民危機後,瑞典接收了大量難民,其財政壓力與日俱增。青少年難民在獲得瑞典居住證後便需要進入瑞典國家義務教育體系,為幫助難民適應瑞典教育,各省市大量擴招師資力量,增加人手,對難民進行全方位的輔助,以加速其融入瑞典社會的速度。針對已成年的難民,瑞典職業介紹所則會提供短期或長期的技能培訓課程,讓難民快速掌握一技之長,並投入到瑞典的勞動市場中。

自2010年至今,瑞典人口已增長100多萬,其中多數為難民。在這過程中,瑞典對難民的投入遠超其他北歐國家。瑞典之前固執地不停學不停工,主要是受到財政能力的掣肘。

亡羊補牢是否為時已晚

處於資源和經濟的雙重壓力下,瑞典初期一直與英國堅守“群體免疫”的理論陣地,認為這將是對抗新冠肺炎最低成本、高收益的措施。但在英國轉變抗疫思路後,瑞典從17日起,轉而效仿其他國家,開始實施嚴苛的管控措施。

瑞典國內部分媒體記者認為,瑞典的做法本質是跟隨英國,並認為這一追隨政策始終正確。另有學者認為,與其說追隨英國,不如說是怕自己成為歐洲的特例,這樣不僅拉低瑞典的國際形象,政府也將面臨高政治風險。

對於瑞典政府的急轉彎政策,DN記者Ewa Stenberg認為,瑞典已經比別的國家“晚了一步”。瑞典之所以和其他北歐鄰國在對待新冠肺炎的措施上有所差異,其主要問題在於,相比其他北歐國家,例如採取更嚴苛措施的丹麥和芬蘭,瑞典政府在管理模式上更傾向於聽從權威機構的判斷,其自主權較低。

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地區為應對傳染病患的大量增加,開始對當地醫療系統實行軍事管控,以減緩傳染速度,同時增加治療力度。不僅停學封城,瑞典還對部分確診患者額外再做伊波拉病毒的檢測,對新冠肺炎確診患者則輔以瑞德西韋等藥物進行抗病毒治療。在短短的兩日間,瑞典對待新冠肺炎疫情的態度有了全方位的變化。

此前,瑞典耽誤了近一週的時間,不對密切接觸者進行檢測和追蹤,其境內實際存在大量有症狀的疑似病例。反觀新增病例增加速度放緩的韓國,雖然經曆了大規模檢測後病例激增的階段,但經過“免下車檢測”(drive through test)等快速檢測手段,感染患者已逐步得到管控和治療,未感染者群體得到較好的保護。

瑞典政府如果能夠堅定抗疫決心、堅持嚴格的戰疫措施、提高大眾對疫情的警惕心,秉持負責到底的精神,並以友好的姿態積極尋求海外互信互助,其拐點不會來得太遲。

(作者係上海外國語大學歐洲協同中心研究員)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