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大型遷徙回國的背後,有一個不被信任的英國醫療體系
2020年03月19日14:13

  原標題:一場大型遷徙回國的背後,有一個不被信任的英國醫療體系

  有留學生表示,寧願回國自我隔離,甚至去方艙,也不相信英國這裏能得到妥善的治療。

▲圖片來源:新京報網
▲圖片來源:新京報網

  文 | 番茄鍋

  2020年三月中旬的英國熬過了最陰雨綿綿,大風肆虐的冬季,迎來了春光燦爛。

  3月12日,首相Boris(鮑里斯·約翰遜)在新聞發佈會上宣佈,英國現在正式進入防疫作戰計劃四個階段中的第二個階段,也就是delay,延緩階段。

  “英國這一代人正在經曆最嚴峻的衛生危機,有些人把它當作季節性流感對待,這是不正確的。”

  “我必須讓英國民眾知曉,多陪陪你的家人,特別是老人,有很多的家庭,將要做好會面臨失去所愛之人的準備。”

  此言一出,引起一片嘩然,隨後“輕症隔離不檢測”、“60%感染實現群體免疫”等論調陸續出現在媒體及社交媒體上,並被廣泛流傳和解讀分析,引發了熱烈討論。

  華人群體恐慌蔓延導致返國潮

  最早的恐慌暴發於各大英國華人群體,作為一個多月前每天急切關注國內抗擊新冠疫情的海外華人,親眼見證了武漢疫情的暴發、醫療的系統的超負荷,防護物資早期的不充足,死亡病例不斷增加,讓這場疫情在每一個海外華人的心裡都投射下了巨大的陰影。

  再隨著隔壁意大利、法國、西班牙的相繼淪陷,英國的一部分留學生和華人團體開始坐立不安。打開手機,海外華人的微信群裡有很多類似的信息:“包機回國,倫敦到香港,一人13萬”。

▲朋友圈里的包機信息
▲朋友圈里的包機信息
  

  考慮到國內的疫情已經被國家強有力控製住了,同時因為東西方文化的差異,雙方防疫的措施的不同成了爭議非常大的事,也為了避免潛在的歧視,一場大型回國遷徙開始展開。

  小L是在英國尚未宣佈進入防疫作戰的第二階段時,因為持續增長的感染人數,便提早買好了回國的機票。

  3月13日,他踏上了漫漫回國的路程,歸國前一天晚上,他準備了口罩、帽子甚至滑雪鏡。

  在交談中,我提醒了長途飛行存在的風險。他告訴我,他無法相信英國的醫療體系,由於長期在英國,平時發燒感冒去當地的GP(社區全科醫生)都不會被搭理,只會給你開些退燒藥敷衍你。也有同學生病腹痛在急診科等待救治,但是由於排隊太久了,直到最後暈倒在急診室才有人出來接診。

  而我們國家能夠短時間內控製得那麼好,所以小L寧願回去自我隔離,甚至去方艙,也不相信英國這裏能得到妥善的治療。

  所幸第二天他幸運地登上了歸國的飛機,12小時候後降落到了北京機場。

  安頓好一切,小L給我發了張隔離點的照片,還不錯,是三星級酒店。國內春日的陽光從窗外照了進來,一切都讓人安心。

  相比於小L的幸運,小C的遭遇顯得有些悲催了。隨著歐洲疫情的蔓延,許多國家陸續限製歐洲航班,同時拒絕持中國護照的旅客入境。

  在家人的強烈要求下,他預訂了英國經新加坡中轉飛往國內的機票,當他做好充足準備奔赴機場的時候,一份文件出現在了他的面前,其中一條:“Nationals of China (People‘s Rep。) are not allowed to transit or enter Singapore。 (持中國護照者不能入境新加坡或在新加坡轉機),讓這趟飛行變成了不可能。

  交涉無果後,小C陸續嚐試買了另外兩趟中國台灣中轉、法國中轉,仍然被拒入境。

  運氣不錯的是,最終他在加入的一個“跑毒群”里獲得了新的路線:倫敦中轉埃塞俄比亞,再經由埃塞俄比亞直飛回國。希望連日的折騰與不安,最終能讓他踏上歸鄉之途。

▲一張曲折的回國機票
▲一張曲折的回國機票
 

  留守華人的努力:用PPT說服同事戴口罩

  相比歸國“候鳥”們充滿不確定性的等待和各不相同的境遇,留守者的生活則要相似得多。在順利回國的人群之外,依然有大批的華僑和留學生,由於工作或學業的無法中斷,或是無法面對瘋漲的機票,又或是已經售罄的航班,而選擇了留在英國。

  和英國當地人的“佛系”抗疫不同,華人群體顯得更為積極和重視。早戴上口罩的他們頂住了“華裔面孔戴口罩上街會遭到歧視”的壓力,減少了一切不必要的出行,遠離人群聚集之地,甚至將家裡囤滿了各類必備的物資。走在路上或是超市里,時不時就能看到戴著口罩拉著拖車甚至行李箱的留學生默默掃貨。

▲被搶購一空的Tesco
▲被搶購一空的Tesco

  小Q是一位英國在讀的PHD,由於實驗的緣由,無法離開英國。學校實驗室里有來自各國的同事同學,由於中西方文化對“戴口罩”一事上理解的偏差,加上導師的不支持,為了避免實驗室的恐慌,也為了不引來不必要的歧視,最初小Q每天不戴口罩硬著頭皮來到實驗室。

  可是隨著本地感染的陸續曝出,這樣的毫無防護讓她無法“淡定”。

  組里還有一些來自意大利的朋友,在意大利封城之後也意識到口罩的意義,小Q決定做一份新冠病毒的PPT,詳細地嚮導師和同事闡明了新冠疾病的傳播原理、危害和正確的防護。

  最終,導師接納了小Q理性客觀的建議,允許實驗室的人員佩戴口罩進行工作,並且自己也感激地收下了小Q贈予的口罩。

  結束時,小Q問導師說:“如果我確診了,需要隔離在家,有人給我送飯嗎?”

  導師笑笑回答:“我呀。”

  英國人的“佛系”抗疫

  隨著英國人的“佛系”抗疫受到國內媒體和自媒體的廣泛關注,國內也紛紛發來了關懷和詢問。他們共同的疑惑就是,為何英國人面對大疫如此淡定和不以為然呢?他們是否真的認為這隻是一場“大號的流感”?他們又為什麼不戴口罩?

  在和當地人的溝通過程中,不同的人闡述了他們各自的觀點。

  首先一位在NHS(英國國家醫療服務體系)工作的醫生朋友說到,在他們的認知中,手接觸傳播才是風險最大的,而當人帶著口罩時,手會不自覺的會因為調整口罩而輕觸臉頰,導致感染風險的增加。

  其次,在國內疫情暴發的早期,大量的留學生和華人群體踴躍捐款捐物,並為家人代購,大量的口罩等防護產品源源不斷地運往國內,導致了英國境內相關產品的價格暴漲甚至短缺。在全球化的今天,離開了“世界工廠”中國,口罩供應的恢復舉步維艱。

▲超市洗手液貨架
▲超市洗手液貨架

  不同於口罩極低的普及率,手衛生的消毒在整個英國各個角落持續循環的被廣泛推廣。在英國各大社交媒體和新聞網站上隨處可見,學校、政府機構、商場、地鐵等也隨處可見宣傳標語。

  在強大的宣傳作用下,公共場合的衛生間里,都充分保障了洗手消毒液的供應。超市里的免洗洗手液、洗手液和消毒濕巾甚至紙巾也成了搶購對象,紛紛搶購一空。

  我問本地人Mark:“你們對待這次病情只是注重手衛生嗎?還有其他舉措嗎?”

  “哦,不,我們會隔離家裡的老人,然後我們的社區也建立了互助群體,可能幫助獨居被確診需要隔離的人。你知道的,這樣的社團已經有幾百個了。”

  “你個人害怕這個病毒嗎?”我再問道。

  “這個病毒的數據我看了,許多死亡的人是年長並且有基礎疾病的人。我是年輕人,我身體健康、飲食營養豐富而且積極健身。老實說,我並不害怕,即使被感染了,確診後我會好好隔離在家裡,時刻關注自己的健康動向,遵照NHS的要求,保持房間通風,通過網購預訂食物或者必需品,仔細的包裝好我的生活垃圾。”

  我思索著,看來NHS的廣告和宣傳還是很到位的。

  “但是誰知道該死的Boris Johnson什麼時候會關閉酒吧呢,我還是決定今晚和朋友去喝一杯。”MARK補充道。

▲3月14日,小酒館的夜晚一如既往
▲3月14日,小酒館的夜晚一如既往

  後記

  3月15日,在遭受到猛烈批評之後,首相Boris宣佈了進一步的抗疫舉措——家人或居住的人出現發燒咳嗽症狀,居家隔離14天,反對不必要的社會接觸(酒吧、夜店)和出行。除非必要,不要去NHS、政府將不再為大型活動提供警力支持。

  看了看窗外晴朗的天,想著前幾日因售罄而沒有買到的生活用品,我戴上了口罩和一次性手套,走向了大超市。

  □番茄鍋(英國醫學在讀博士)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