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迪里阿尼:“我要的是短暫卻完整的生命。”
2020年03月18日13:05

原標題:莫迪里阿尼:“我要的是短暫卻完整的生命。”

20世紀初的法國,是浪子紮堆的地方。

在眾星雲集的巴黎,莫迪里阿尼算不上最有名的藝術家,但是卻在後世經常被人與畫風截然不同的畢加索相比較。

視頻來源:National Gallery of Art 字幕整理:藝術與設計史

落魄也藏不住的良好教養

莫迪里阿尼生於意大利利沃爾納,他出生的那一年,父親生意失敗,原本殷實的家庭宣告破產。但這並沒有影響莫迪接受良好的教育——大部分要歸功於他受過高等教育、又極度熱愛藝術文化的母親。

在其祖父和母親的熏陶下,他對哲學和詩歌深有認識。曾先後就讀於威尼斯美術學院和佛羅倫斯美術學院。但由於身體虛弱無法上學,從小就自行向故鄉當地的畫家學習,後來對意大利的藝術環境失去興趣就去了巴黎。

危險的生活與極致的自由

電影《莫迪里阿尼》,2014

1906年莫迪到巴黎沒多久,他就遇上了畢加索,但他們相識之初,畢加索就已經是小圈子裡公認的領袖了。

畢加索沒有莫迪講究,他勉強承認了這一點,把莫迪稱作全巴黎唯一知道怎麼打扮的畫家。

當時畢加索所代表的偉大的立體主義受到評論家的追捧,莫迪這種古典又古怪的畫法,就顯得非常落伍。

畢加索(左)與莫迪里阿尼(右)的自畫像

酗酒讓他貧窮和邋遢,但習慣性藥物濫用是為了掩飾其肺結核疾病,避免因疾病而玷汙自身的聲譽。

他把自己的畫極其便宜地賣出去,一到手的錢就去買酒。租來的工作室里,一床一桌椅一畫架,剩下的就是空酒瓶。

看的是自己的內心世界

莫迪里阿尼雕塑作品

直到1909年,莫迪里阿尼和羅馬尼亞的雕刻家布朗庫西相識,受後者影響開始以雕塑創作。

他對雕塑的熱情不輸繪畫,但是材料太貴,身體又不好,雕塑依然無人問津——使得莫迪里阿尼只能再返回繪畫,返回他唯一能承受的藝術形式。

從事雕塑期間,莫迪深受非洲藝術影響,特別是對線條的運用——

莫迪里阿尼《珍妮·海布特身穿帽子》,1917

莫迪里阿尼將這種簡化又變化多端的手法運用於自己的畫作中,裸體和慾望都變成了線條,因此流暢、典雅,又呼之慾出;

臉龐變成了線條,成了一種既抽像又具象的訊息——

由這個人傳遞出來的,關於靈魂和內心的氣息,而眼睛是那個入口。

莫迪里阿尼《帶黑領帶的女人》,1917

你無法忽略畫作中的眼睛——儘管他不畫眼睛。莫迪曾說:當我瞭解你的靈魂時,我會畫你的眼睛。

正因為眼睛太重要了,所以他選擇不畫它——而是用整個畫面去表現這“靈魂的入口”。

莫迪曾對自己的好朋友蘇丁說過,塞尚的人物,就像古代最好的雕塑一樣,是不用眼睛看的。我的,則相反,他們在看。即使我有時不畫瞳孔,他們也在看。

若為自由故 兩者皆可拋

莫迪里阿尼情人讓娜

儘管身高弱勢,但莫迪利的情人依然不斷,在數段洶湧曲折的感情後,他發現情人們渴望的婚姻與他嚮往的自由極其違背。

莫迪利一心要自我毀滅,但還是在拚命作畫,繪畫是他生命中唯一穩定元素。

他的大部分作品都是在生命的最後五年里畫的。雖然他從來都不知道這些畫最後都到哪裡去了。

處於憤怒或沮喪,他把畫隨意送人,用它們付房租和賬單,或者在不斷的搬遷中丟棄,最後留下來的很少。

多年的糜爛生活腐蝕了莫迪的身體。他憎恨囚牢般的療養院,又從來不肯接受正規治療。

越是痛苦,他越是通過酒精和大麻來證明自己的”強悍“。終於在36歲那年,他死於重病於寒冷。

在他離世後,他悲劇性的傳奇和獨特的視覺表現吸引了熱心的收藏者,作品飆升到了50萬法郎的天文數字。直到現在,人們如果談論起他的藝術,最先談論的就是那個近11億的天價。

莫迪里阿尼《側臥的裸女》,1917。2015年於紐約佳士得拍得逾十億人民幣。

大部分人談論“成功”,都會以世俗成就去定義,在莫迪利身故後,名利雙收,也稱得上非常非常地成功了。

可是他生前一直拒絕被定義流派,也致力維護自己的自由意誌和愛好,不得不讓人想到毛姆的《月亮和六便士》。

現在你的日子過得動盪還是安穩呢,用什麼來定義成功,又在堅守著什麼呢?

原標題:《莫迪里阿尼:“我要的是短暫卻完整的生命。”》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