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生薑剪紙拍齣電影海報,網友在家宅出靈感獲讚千萬
2020年03月18日08:59

原標題:土豆生薑剪紙拍齣電影海報,網友在家宅出靈感獲讚千萬

普通的蔬菜加上剪紙小人,用手機能拍出什麼效果?近日一位網友將身邊的食材、生活用品加工利用,再自己設計人物形象,拍出媲美電影大片的效果,在短視頻平台獲讚超過3000萬。土豆、生薑、西蘭花都可以佈景,撒上玉米、麵粉再來點煙霧效果,在背景光下,前景的小人栩栩如生,從動作服飾上一眼就能看出主角身份,中國傳統四大名著中的人物都出現在了這樣的微縮場景中。甚至兒子的腳丫子也成為道具,黏上手繪小人,成為攀登“拇指峰”的場景。紫牛新聞聯繫上了拍攝者,他是有著專業背景的影視特效老師,因為宅在家中才想到了這樣的創意拍攝。

宅在家裡給學生佈置作業

想出了拍攝靈感

拍攝者李曉棟告訴記者,自己是學美術出身,現在從事計算機動畫、影視特效後期的教學工作,平時喜歡玩手機攝影。疫情期間宅在家中遠程工作,就想到了拍攝創意視頻的點子。“因為疫情的原因大部分時間在家裡,平時買菜做飯時,就想到能不能用食材拍一些有意思的東西,將繪畫、剪紙和攝影做一個結合。”他說:“北京每天通勤的時間很長,光在路上就要花兩三個小時,我想在家上班的好處就是可以把這些交通時間省下來,用這些時間來拍攝。”李曉棟以前就常在短視頻平台上發佈一些用意想不到的角度拍攝的視頻,最近兩個月才開始密集更新,專門用蔬菜和剪紙小人拍攝微縮剪影場景,再通過後期加工成電影海報一般的“大片”。

“最早的視頻‘一根大蔥拍大片’,其實就是給學生佈置的一個作業,使用手機對準大蔥的空心裡面去拍,在燈光照射下就變成很有藝術感的大片。”後來李曉棟就開始不斷用各種蔬菜進行嚐試,他覺得單純的視覺效果缺乏一些故事性,就開始畫了一個小人放到畫面中。發到短視頻平台後發現大家都很喜歡。“目前堅持拍攝了一個月,最近都是隔一兩天更新一條。四大名著就剩三國演義沒拍了,還有不少網友在視頻下面留言‘催更’。”記者發稿時,三國演義中桃園三結義的場景也已經上線。

名著、電影海報全是用蔬菜拍的

紫牛新聞記者看到,在最新一期的視頻中,他用生薑、茴香和麵粉拍出的“紅樓夢”場景點擊量達到3000萬。李曉棟把生薑切開放在砧板上,再撒上麵粉,放上一點茴香葉,背景燈光一打,生薑便成為了園林里的假山石,茴香好像植物景色。就這樣,一幅雪地裡賈寶玉和林黛玉兩人的畫面出現,效果非常驚豔。

李曉棟的每一個視頻都會將拍攝過程快速呈現,視頻運用青椒、薯片等材料,通過一定的加工製作成微縮背景,再用手機閃光燈從背後打光形成氛圍,前景中的人物便栩栩如生好像電影大片的海報一樣。不僅水滸傳、西遊記、紅樓夢等名著他拍了個遍,經典電影臥虎藏龍、流行劇陳情令等等都出現在鏡頭中。一個啃了一半的Apple,拍成了攀登的大片,廢薯片盒子拍出了007電影的景點海報,一個南瓜加上鏡子擺出了新白娘子傳奇感人場景。最特殊的道具則是李曉棟兒子的腳,用紙片小人黏在腳趾上,拍出“攀登五指峰”的畫面。

評論中有人打趣作詩:“薑山無限、茼蒿為伴、白面鋪墊、兩紙人相伴!”不少人更是表示,一口氣刷完了李曉棟的全部作品。“材料我都有,腦子和後期技術借我用一用,會攝影、會畫畫、會設計,簡直是全才。”

一個南瓜加上鏡子擺出了新白娘子傳奇感人場景

十秒的短視頻

要拍幾個小時

別看這短短的小視頻只有十秒鍾左右,李曉棟拍攝的過程一般需要2到3個小時。“這還不包括醞釀創意的時間,平時做事的時候其實就開始構思了,有了主題再去想用什麼材料,怎麼進行擺放。大部分時候,腦子裡想好了就會直接做出來,很少拿著東西去擺弄。只有一次想不出用什麼食材來表現樹木的飄逸感,就在逛超市的時候留心觀察了一下,最後買回一把小茴香,效果不錯。”

除了佈景的選材,拍攝的過程首先要設定好主題,想好運用什麼元素,李曉棟說:“人物設計造型是很難的,因為我們在影視作品中往往通過面部就可以識別一個人,而髮型、衣著、道具等往往是輔助的元素,但是在剪影中看不出人物面部,你就需要突出其他的元素來讓人一眼就識別出這是哪位人物。”李曉棟告訴記者,像西遊記里的人物,特點都太鮮明了,很好認,但是紅樓夢裡的人物就不那麼簡單了,“比如林黛玉的髮型是什麼樣的,肩膀有一點點溜肩,這是古典美人的形象,我就會把這些特點設計得稍微突出一點,才能有很高的辨識度。”

將這些人物設計並畫好之後,剪紙也很費工夫,需要很有耐心,因為人物形象複雜,要剪得十分精細,畫面才能好看,剪紙這一塊往往也要佔用一部分時間。

兩個手機拍攝

專業後期很關鍵

“我所有的拍攝都只用兩個手機完成,一個手機用來拍,另一個手機用來打光線,視頻裡面最後的成片光效很好,也是通過一些道具來進行輔助的,比如改變光線的顏色,比如加上一點煙霧讓背景更柔和。”李曉棟告訴記者,比如需要藍天就在手機的閃光燈前蒙上一層藍色塑料布。如果需要夕陽下的黃色天空,就在閃光燈前放一片麵包,完全通過這些道具製造出不同的光效。

如果這些都掌握了,可能還是不一定能拍出想要的效果,李曉棟介紹在後期上花的功夫是最關鍵一步。手機拍攝出來的不論是視頻還是圖片,其實都比較灰,色彩沒有那麼明亮。“就像電影鏡頭拍下的東西,沒有辦法直接放到大銀幕上去看一樣,都是要經過後期調色和處理的。一般出現在視頻最後定格的成片,有一種比較特殊的視覺效果,其實也是經過軟件處理的。”起初李曉棟都是用手機處理,後來也開始運用電腦,他認為如今手機和電腦處理圖片的能力其實沒有什麼差別,但是操作起來還是電腦更順手一些。除了畫面,他還會對視頻進行剪輯,卡點、配樂加上文字特效,成為有自己風格、結合潮流元素的視頻作品。

兒子也給他提供靈感

李曉棟的兒子今年三歲多,之前他也曾拍攝用兒子做主角的一些特效視頻。“那些視頻就比較專業了,比這花的時間更長,通常一個小視頻要拍一個星期左右。”李曉棟表示:“小孩子這個年紀正是叛逆的時候,喊他做這個那個常常不願意,有時候也不是很配合我,但是我開始拍攝這些創意視頻後,他倒是常常能給我提供靈感。”一次拍攝“黛玉葬花”的這個橋段視頻時,兒子拿著葡萄梗跑到書房來找他,說這個好像是小樹啊。“我一看確實很像,這在普通人眼裡吃完就扔到垃圾堆裡的葡萄梗,拿來造景非常合適。於是就有了最終的成片,效果非常好。”

想拍更多教程推廣手機攝影

視頻不斷更新後,李曉棟迅速擁有了20萬粉絲,每天后台都會有幾十位、上百位粉絲給他留言,詢問他拍攝技巧和手法。他表示很快也準備出一些教程,教授大家造型、拍攝和後期的一些方法。“我看到一些短視頻平台上有人模仿我,也很快有了大批粉絲,還有一些攝影愛好者告訴我,這種拍攝方式讓他們找到了玩攝影的新領域。總之還是有挺多人對這種形式的作品很感興趣的。”

李曉棟表示,他希望能讓更多人發掘手機攝影的新領域。“平時和同事出去,我就特別熱衷於手機攝影,大家拍了照片都會從我朋友圈‘盜圖’拿去發,很多人奇怪是不是我的手機好還是有什麼秘訣,其實就是通過運用鏡頭的語言去構思。手機是目前大家拍攝最便捷的一個工具,但是不是所有人都能用好,我的這些視頻嚐試就是想發揮手機拍攝的更多功能,證明還有很多領域等待我們去發掘。”

紫牛新聞記者|劉瀏

編輯|張冰晶

剪輯|萬惠娟

主編|陳迪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