嗅覺記憶之秘:一塊蛋糕觸發追憶似水年華,杏仁味回想起電擊
2020年03月18日18:13

原標題:嗅覺記憶之秘:一塊蛋糕觸發追憶似水年華,杏仁味回想起電擊

《霍亂時期的愛情》第一句寫道:“不可避免,苦杏仁的氣味總是讓他想起愛情受阻後的命運。”

而對於美國波士頓大學系統神經科學中心實驗室里的一組小鼠而言,不可避免,杏仁的氣味總是讓它們想起被電擊的命運。

當地時間3月17日,該研究機構的科學家們在《科學與記憶》期刊上發表的一項研究驗證了嗅覺確實能強有力地觸發往事回想。正因如此,氣味可用作一種治療記憶相關情緒紊亂(如創傷後應激障礙PTSD)的工具。

氣味相比起視覺、聽覺,往往更能帶來似曾相識感。相信許多人也有過日常體驗,文學家也屢屢用作串聯文字的引子。

“小瑪德萊娜”蛋糕就是《追憶似水年華》開篇的關鍵線索。正是由於主人公在吃點心時,想起童年時一個星期天早晨品過同樣的滋味,漫長的塵封往事才徐徐展開成這本意識流的鴻篇巨著。

不過,人類目前對記憶的機製瞭解甚少,遑論其與氣味的強大關聯。史蒂夫•拉米雷斯(Steve Ramirez)領導的團隊試圖用小鼠來找到答案。

記憶被“洗牌”?

眾所周知,大腦里一個叫做“海馬體”的區域是形成記憶的重鎮。而大腦前額葉皮層與記憶儲存相關。海馬體受損的人通常無法記住新的東西,卻能保有舊的記憶。我們在肥皂劇里看到的“失憶”橋段,則是大腦前額葉皮層受損的結果。

傳統的系統整合理論認為,我們的記憶最初是由海馬體形成,注入了豐富的細節。隨著時間的推移,尤其是在睡眠當中,一組與特定記憶相關的腦細胞會被重新激活、重組,轉交由大腦前額葉皮層處理。許多細節就在洗牌過程中丟失了。

海馬體中被激活的顆粒細胞(綠色)。傳統上認為它們在記憶形成早期更活躍

雖然這個傳統理論能解釋記憶為什麼逐漸流失,但依然無法說明為什麼許多人會清晰地記住多年前的細節,PTSD患者就深受其害。此外,它也難以解釋氣味與記憶的神秘關聯,哪怕這些記憶原本已經“休眠”。

杏仁味電擊

拉米雷斯團隊給予兩組小鼠無害但會造成驚嚇的電擊,從而製造出小鼠的恐懼記憶。這兩組小鼠的區別是,一組暴露在杏仁提取物的氣味中,一組則無。

次日,研究人員把小鼠們放回同一個容器,氣味組一樣能聞到杏仁味。雖然兩組小鼠都沒有再受電擊,但均表現出海馬體顯著激活,表明它們都還記得前一天的苦難經曆。

不過,等到20天后,情況就分化了。無氣味組小鼠的恐懼記憶處理已經轉移到前額葉皮層,符合傳統的系統整合理論。然而,氣味組的海馬體仍然有顯著的活動。

拉米雷斯表示,這表明即使記憶很舊,我們希望它“下線”,海馬體在某個時間點依然會重新將它上線。氣味就扮演了這樣一種重新激活的線索。

不過,這激活的確切機製可能有不同的解釋。也許,伴隨氣味出現的記憶會延遲從海馬體向前額葉皮層轉移,從而使細節保留更長時間。

或者,與氣味相關的記憶仍然轉移向了前額葉皮層,但海馬體會被同樣的氣味激活,重現在轉移過程中流失的細節。

氣味作藥引

這項研究暗示了氣味可以改變記憶,使其更依賴於海馬體。在此基礎上,科學家們可以探索如何控製記憶與海馬體結合或分離。

拉米雷斯說道:“如果氣味可以喚起豐富的回憶——甚至是創傷經曆,我們就可以應用於治療。”

許多心理或藥物治療PTSD的方法都是要先觸發起那段回憶,才能有效地進行記憶抑製或緩和。

氣味作為一項完全可控的環境因素,可以引發我們的恐懼與焦慮,但也可在行為或藥物手段的幫助下成為反過來抗擊不良情緒的強大工具。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