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步應該往哪走?有關《Assassin's Creed》的困惑與尷尬
2020年03月18日16:38

  2007年11月,一款名為《Assassin's Creed》的遊戲作品橫空出世,其本身只是一款3D開放世界的動作冒險類遊戲,將其放在眾多的同類作品當中並沒有什麼十分亮眼的地方,而硬要說的話,遊戲將背景放在了中世紀,玩家能夠操控一位刺客體驗在樓房間飛簷走壁殺人於無形的快感。從這款遊戲的身上不難看出當年同為育碧出品的《波斯王子》的影子,而事實上也正是由於對《波斯王子》新作的搖擺不定使得育碧方面“獻祭”了這位征戰多年的英雄,儘管並沒有引發什麼軒然大波,但這一切僅僅只是一個開始。

  轉眼間已經過去12年的時間,《Assassin's Creed》如今儼然已從曾經的初生牛犢成長為了育碧旗下的一線頭牌IP,其影響力絲毫不亞於其他經典系列,由於遊戲的題材涉及到了世界各地的文化,因而幾乎在任何一個地區都有著極其龐大的粉絲群體。這一路走來,《Assassin's Creed》所獲得的成就可謂是有目共睹,而隨著推出的作品數量不斷的增加、世界觀的不斷擴張,似乎這個系列也迎來了一個瓶頸期,最近的兩部作品《起源》與《奧德賽》無疑是對整個系列一次扯扯底底的革新,雖然遊戲本身可玩性很高,但對於整個系列的老粉絲而言,總覺得這些作品身上相比以前好像缺了點什麼。

  大喜到大悲

  就像上文中所說的那樣,初代《Assassin's Creed》誕生於2007年,勝在題材與風格的新穎,但卻並未在當時引發多麼劇烈的反響,而真正將這個系列推向巔峰的則是兩年後發行的《Assassin's Creed2》,相較於初代作品整體壓抑的遊戲氛圍,《Assassin's Creed2》的故事講述了刺客大師艾吉奧從成為刺客到重振家族的艱難旅途,這種劇情雖然有些老套但卻更能帶動玩家的情緒,同時美輪美奐的佛羅倫斯也讓玩家流連忘返,加上遊戲的總體完成度很高,使得本作直到今天依然是全系列評分最高的遊戲作品。也正是由於《Assassin's Creed》系列的成功,愈發堅定了育碧不再推出《波斯王子》系列作品的想法,畢竟面前已經有了一個火遍全球的新IP,已經沒有必要再去拯救那個岌岌可危的老IP。

《Assassin's Creed2》
《Assassin's Creed2》

  《Assassin's Creed2》的成功讓育碧嚐到了甜頭,當即將這個IP作為公司的重點開發對象進行對待,不僅擴大了遊戲開發的團隊規模,同時還需要保證以一年一作的速度高頻率更新,即便由於實在是無法完工,在這一年也一定能看到遊戲更新一個DLC或者推出一款小規模衍生作品。儘管遊戲的產量上來了,但如此快的效率在所難免的無法保證質量究竟如何,更不用提自二代艾吉奧的故事結束之後,遊戲主角的風格也進行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完成了從優雅的刺客到粗狂的戰士,再從戰士到蠻橫的海盜的一百八十度轉變,而也正是由於題材的不斷變更,使得整個系列的質量有所起伏,終於自四代作品《Black Flag》之後,整個系列算是走上了一條下坡路。

《Assassin's Creed4:Black Flag》
《Assassin's Creed4:Black Flag》

  縱觀整個《Assassin's Creed》系列的發展史,2014年發售的《Assassin's Creed:大革命》無疑是一個轉折點,這一代將遊戲的規模與畫面表現拉上了新的高度,起初官方極力宣傳遊戲的法國大革命背景,但實際上主角的劇情卻與法國大革命的曆史背景並不存在太多的交集,而與遊戲背景有關的內容卻被放進了多人聯機合作部分,並且還引入了輕度的角色養成系統,使得遊戲的整體體驗存在割裂感,加上正值主機世代的交替,對於開發技術的不熟練也使得遊戲的整體表現異常糟糕。綜合各式各樣的原因,《大革命》成為了整個系列曆史當中評分最低的正統續作,但至少有一點可以肯定,育碧從這部作品開始企圖更改遊戲的核心玩法,為的是能夠營造出不同於一樣的遊戲體驗,但這一次顯然他們是搞砸了,而也正是由於在角色養成系統上的嚐試,為系列的後續作品打下了開發基礎。

《Assassin's Creed:大革命》
《Assassin's Creed:大革命》

  變革後遺症

  誰還記得從系列初代作品開始,《Assassin's Creed》系列是一款曆史奇幻類遊戲,將現代劇情與真實曆史故事進行融合,現代與古代的劇情之間存在千絲萬縷的聯繫。從系列中的二代三部曲到第三代作品,始終以現代主角戴斯蒙為主視角將現代劇情進行串聯,這一敘事方式使得這些作品當中的劇情與世界觀塑造非常的飽滿充實,而自三代結尾戴斯蒙死後開始的後續作品,現代劇情的比重以及現代主角的存在感被削減,即便將現代劇情從遊戲中剝離也無傷大雅,導致在後續作品當中當第一文明與先行者出現時,許多自新作開始嚐試的玩家會對於劇情的內容表示一頭霧水,若非通過衍生小說與第三方劇情梳理,則很難完全理解遊戲的劇情發展。

不少人還曾為戴斯蒙的後續故事表示擔憂
不少人還曾為戴斯蒙的後續故事表示擔憂

  如果說《大革命》是系列的轉折點,則後續推出的《起源》與《奧德賽》無疑是變革最大的兩部作品,這一代的操作方式、核心玩法與成長系統都與前作截然不同,RPG元素的比重被提升,而主角也不再是一個純粹的刺客,選擇走何種戰鬥流派都可由玩家自主選擇,由於戰力、傷害與血量都有了明確的數字標識,以至於隱匿刺殺都未必能做到完全一擊斃命,這對於一個標題中帶有“刺客”二字的遊戲而言未免有些出戲。儘管《起源》與《奧德賽》在畫面與地圖設計上的表現以及RPG系統和戰鬥模式的表現都比較出色,使得遊戲的可玩性提升,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若是將標題中的“Assassin's Creed”拿掉,換成其他能夠表現遊戲內容的標題也完全沒有任何影響,從客觀層面來看,《起源》與《奧德賽》都是很棒的遊戲,但它們卻都不是很好的“《Assassin's Creed》遊戲”。

《Assassin's Creed:起源》
《Assassin's Creed:起源》

  當下,人們在談及《起源》與《奧德賽》這兩部作品時,更多的會發表有關戰鬥以及任務設計的感想,哪怕同樣公式化的開放世界設計也只不過會引發玩家們的幾句牢騷,但卻很少有人會在提及遊戲的劇情如何如何,主角在哪個橋段的哪個故事讓人動容等等,這種現象體現出了遊戲的劇情表現多少有些平淡乏味,以至於無法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反倒是許多出戲的橋段與滑稽的動作反而能夠成為名梗廣為流傳,因而暴露出了遊戲劇情設計方面的不足。育碧近年來的多數遊戲都喜歡使用開放世界,而給予玩家太多的自由度反而會影響劇情的表達形式,可以說玩家們感覺遊戲當中缺失的東西,或許就是刺客存在感的缺失以及劇情表現上的冗長枯燥。

《Assassin's Creed:奧德賽》
《Assassin's Creed:奧德賽》

  結語

  至於下一部《Assassin's Creed》新作將會採用何種背景目前尚未擁有確切的信息,但從《起源》與《奧德賽》的風格上來看,至少整個系列已經不再是以往的重背景重曆史輕奇幻的形式,而是曆史與奇幻元素對半分的風格,加上RPG系統在近兩部作品中的大放異彩,或許在新作當中這一系統仍會有所保留。

  貌似最近產自育碧之手的RPG遊戲數量有些多,但似乎除去《Assassin's Creed》之外或多或少都經曆了翻車,而接連兩部作品雖然都獲得了媒體的認可,但在玩家群體當中對於RPG風格的《Assassin's Creed》已經有不在少數的玩家表示反感,大膽一點設想,或許在經曆這麼多次的變革之後,就如同當年那樣因《波斯王子》衍生出了《Assassin's Creed》一樣,由《Assassin's Creed》再衍生出新的系列也未必沒有可能。

  來源:巨透大叔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