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男輕女、親情壓榨……國產劇為何頻現“奇葩媽”?
2020年03月18日00:03

原標題:重男輕女、親情壓榨……國產劇為何頻現“奇葩媽”?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3月18日電(袁秀月)最近的熱播劇讓人看著很生氣,不是劇不好,而是劇中出現了很多奇葩角色。《安家》中,房似錦媽媽撕碎女兒大學通知書,女兒工作後又依附在其身上“吸血”。《完美關係》中,馬邦尼媽媽向女兒要10萬塊給弟弟上輔導班,不答應就打耳光。

  網友將其稱為翻版“樊勝美媽媽”,還有人總結出其中的套路:重男輕女、拖油瓶弟弟、親情壓榨。國產都市劇中,職場女性為何總逃不開一個奇葩的媽?

樊勝美式職場女性

  2016年,改編自阿耐同名小說的電視劇《歡樂頌》熱播,不僅捧紅了歡樂頌“五美”,也帶火了諸多社會話題。其中,蔣欣飾演的樊勝美在網上引起熱議,討論最多的便是她的原生家庭。

  樊勝美出生在一個重男輕女的家庭,母親偏袒哥哥,家人對她更是無休止地索取。樊勝美從上班起的每一筆錢都寄回了家裡,哥哥結婚的房子首付、貸款,甚至生孩子的錢都是她出的。哥哥闖了禍,也是由她來收拾爛攤子。

  樊勝美給國產都市劇開闢了一類新的職場女性。以往職場女性大多面臨著事業和愛情的抉擇,在她們的職場和人生道路中,男性往往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霸道總裁和瑪麗蘇的故事以各種形式上演。而樊勝美類型的職場女性不再是“傻白甜”,她們人前是女強人,人後是在一地雞毛的家庭中掙紮的可憐女生。

  最近的熱播劇《安家》和《完美關係》中,房似錦和馬邦尼也屬於這一類型。她們都生長在貧寒的重男輕女家庭,父母把所有的愛都給了弟弟,身為女兒的她們只能早早獨立。

  馬邦尼靠自己打工賺學費,成為培訓機構的金牌老師。房似錦邊打工邊旁聽,成為金牌房產中介。但她們獨立後仍逃不開原生家庭的陰影,母親一再對她們進行親情綁架,向她們索要錢財。

醜化媽媽?

  對於這種劇情,大家看法不一。有網友認為,編劇總寫類似的人設,已經有些審美疲勞。也有人認為,雖然看著很氣人,但這確實是生活中會發生的事情,編劇只是把現實擴大,有了憤怒才會有反思與警醒。

  生活中類似的社會新聞確有不少。如福建莆田一男子將剛出生的女兒賣給尼姑、山西11個姐姐湊32萬給最小的弟弟辦婚禮、女孩認為奶奶“重男輕女”輕生……

  此外,還有人質疑,類似“樊勝美媽媽”角色的集中爆發,是戴著有色眼鏡。“重男輕女的人很多,為什麼影視劇中只有媽媽?”

  在《歡樂頌》中,樊勝美媽媽一直充當著“打頭陣”的角色,壞事都是由她做。在《完美關係》中,馬邦尼的媽媽到上海後,一開口就要10萬塊錢,為的是給兒子交培訓費。

  在《安家》中,房似錦的母親是個見識短淺的潑婦,幾次三番阻止女兒上學,還撕碎女兒的大學通知書。房似錦在大城市工作後,母親又編出各種名目向她要錢,不給就到公司和家裡去鬧。在整個過程中,出口要錢的都是母親,同樣受益的父親、弟弟卻一直保持沉默。

鬧劇還是悲劇?

  “被耗掉的女兒+被廢掉的兒子”,有人總結,這是很多重男輕女家庭的共同特徵。而在上述熱播劇中,這些都集中表現在母親的態度上。

  電視劇播出後,這些母親也承受了很多觀眾的怒火。有網友不解,為什麼她們經曆過重男輕女,還要苛待自己的女兒?

  在很多人看來,樊勝美媽媽、房似錦媽媽是可恨的、愚昧的,但從另一個層面來說,這也是女性的悲劇。她們一直活在以男性主導的環境中,遵守著“男尊女卑”的觀念,依附於男性而存在,從而喪失自我的追求。在生活中,母親從女兒身上獲得的價值小,使得她們逐漸偏向兒子。

  《都挺好》中,蘇明玉的母親就是重男輕女的犧牲品,她之所以嫁給蘇大強,是為了能夠把弟弟的農村戶口轉成城市戶口,結婚後她一再拿錢補貼弟弟一家,原生家庭毀了她的一生。

  電視劇中常常出現讓人恨得牙癢癢的角色,但真實生活中沒有那麼多符號化的善惡對立。表現女性的悲劇,其實不算是醜化形象,表現女性的鬧劇才是。職場女性有很多的故事可講,原生家庭是一種,但並不只有這一種。

  劇中這幾對母女之間的矛盾,本質上是獨立自我和傳統“男尊女卑”觀念的抗衡。最近播出的《安家》中,房似錦在爺爺去世後,決定和家裡斷絕關係,引來很多叫好聲。很多觀眾期待她能從“吸血大家庭”中脫身,但她真的能做到嗎?這還未可知。

  好在,如今很多觀眾早已不認同所謂忍辱負重、逆來順受的女性“美德”,這也是一種進步。(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