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列顛的馬背貴族
2020年03月17日11:59

  據1877年安娜。休厄爾的小說《黑駿馬》拍攝的電影中,出身名門的BlackBeauty在初次被釘上馬蹄鐵後,踱出的方步都帶有紳士氣質,帶著貴族挺胸抬頭的派頭。從中世紀以來,與馬有關的運動慢慢從戰爭和勞作中分離出來,成為英國貴族的一種生活方式,奢華而優雅。英國羅漢普頓大學英國歷史教授彼得?愛德華說,人和動物的關係塑造了英國的社會形態,而在所有的動物中,馬是最重要的一個。

  1970年6月16日,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右)與女兒安妮公主出席英國皇家埃斯科賽馬會

  馬術:從騎士精神到貴族運動

  公元前55年,當愷撒大帝跨鐵騎踏上英格蘭時,他驚訝地發現那些說著凱爾特語的英國人不會騎馬。當時的英國只有達特穆爾馬、埃克斯穆爾馬和設得蘭馬,都長得細小,高12手左右(1.2米),只能給小孩騎騎。馬在英國僅僅被用做耕種和運送貨物,人們或是駕馬車,或是跟著馬走。5世紀撤走的羅馬人為英國留下了騎馬的傳統和技術,從那以後,騎馬在英國才常見起來。

  

11世紀,征服英格蘭的第一個諾曼人國王威廉帶來了法國騎兵,開始了英國的騎兵製度,騎士要“保護弱者和手無寸鐵的人,為公義而戰”。騎兵形成了自己特有的一個階級,他們為國王服務,領取封地,獲得比普通人多得多的俸祿,但在貴族序列中僅僅是最下端的一個。

  

1199到1216年,英國國王約翰一世從荷蘭和弗萊芒進口了上百匹公馬,與英國的黑馬混血而成了夏爾馬,這種馬一般有1.8米高,以高大有力著稱。騎士在裝備好盔甲後會重達400磅(181.6公斤),夏爾馬成了他們最好的選擇。為了能夠穿著盔甲使用盾牌和劍在馬背上搏鬥,騎士們要進行跨越障礙、穿過河流、控製馬的速度和準確性等訓練。為戰爭而準備的騎士訓練,演變成了日後的馬術運動。

  

“百年戰爭”開啟後,騎兵的作用開始漸漸過時。1346年的基爾西一役上,英國弓箭手以十幾人的代價消滅了4000名法國騎兵。此後火藥的引進使得中世紀重騎兵日漸脆弱,使得騎兵在最前線的風光不再。但騎兵並沒有就此離開了戰場,他們除了要將沉重的彈藥和火炮運輸到戰場,還要配備手槍,和炮兵隊、火槍手一起戰鬥。在1525年的帕維亞戰役中,2.8萬名法軍被裝備有火繩槍的西班牙軍隊全部殲滅。從那以後,歐洲騎兵的數量明顯地減少了。

  夏爾馬平均身高1.8米,以高大、有力著稱

  與此同時,奢侈的踢馬刺開始出現,成為浪漫和冒險的象徵。14世紀開始,上層社會開始把戰馬和運動的馬區分開來,騎馬不再是戰爭的必需品,而逐漸成為一種娛樂方式。隨著對騎士需求的減少,馬術逐漸成為大貴族和皇室的專利,成了“力量和權威”的代表,更多的統治者精英階層投入到馬術的練習中。中世紀的騎士比武也開始縮小範圍,只有那些富裕的和認同它帶來的身份標誌的騎士還參與其中,逐漸只在王室展開,高度排外,最後終於完全消失。

  

英國騎兵最後一次慘烈的出場是在19世紀中葉的克里米亞戰爭中,指揮官輕騎兵旅長卡迪根子爵命令手持長矛的騎兵向俄羅斯炮兵衝去,羅素在戰地報導《輕騎兵旅衝鋒》中寫道:“現在發生了使我們感到極為憂傷和悲痛的災難……唐吉訶德襲擊過風車,但也沒有像這些英勇的士兵那樣魯莽和輕率,他們連想都不想就向前猛衝,幾乎肯定是白白送死……”衝鋒的600多名騎兵,只有不到200人生還。

  

如今,英國的騎兵隊基本上退化成了儀仗隊,馬術和戰爭脫離了關係,跨越障礙變成了具有儀式感的表演,成了貴族貼近自然的奢侈運動。2004年,菲利普親王在他的《30載騎師路》中寫道:“我開始漸漸變老,反應變慢,記憶已經不可靠。但我從未失去在英國鄉間策馬平治的樂趣。和很多人相比,我很幸運能有更長的一局比賽,我沒有打算放棄,因為我有一批活躍的馬和專注的員工,我仍然能夠面對馬術帶來的種種挑戰。”

  6月4日,英國打比賽馬會在愛普森湯斯賽馬場舉行,圖為盛裝出席的人們

  賽馬:皇室消遣和時尚盛會

  

羅馬入侵者給英國帶去了賽馬,但直到17世紀早期,由於騎士比武的消失,英國王室才正式地開始舉辦賽馬會。與馬術不同,賽馬和戰爭無關,馬上運動從以騎士為中心轉化成了紳士階級的休閑活動。詹姆士國王在紐馬克特舉辦了第一次賽馬,他認為英國軍隊需要提高馬的速度和耐力,同時馬的品種也要改良。賽馬會發展飛快,1625年的賽馬場上,賭馬者已經可以從30多匹馬中進行選擇了。詹姆士國王的繼任者查爾斯一世為了能在賽馬會後痛飲一番,把象徵著財富和榮譽的獎品鈴鐺,換作了銀質酒杯,給賽馬加入了更多的娛樂味道。

  

最初,皇室成員也參與賽馬,查爾斯二世是唯一的一位在賽馬會中贏得冠軍的騎馬師。但賽馬會逐漸演變成了純屬消遣的場所,紳士們逐漸退出馬場,而僱傭職業騎馬師,賽馬會成了上層社會的社交聚會,賭馬作為一種無傷大雅的皇室消遣出現了。從此,賽馬從男人佔據的領域而變成了英國時尚潮流的一部分。

  

18世紀,安妮女王酷愛賽馬,她在1711年創立的皇家埃斯科賽馬會是世界上最盛大豪華的賽馬會之一。埃斯科位於溫莎城堡附近,喜歡狩獵的安妮女王常在周圍的森林中穿梭。1711年7月12日,安妮女王宣佈下個月要在埃斯科舉行賽馬比賽,而當時賽馬場的跑道還沒有修好。接下來的一個月,各種手藝人都聚集在埃斯科,加班加點修建馬場。8月11日的晚上,一個名叫強納森?斯威夫特的人在日記中寫道:“村莊里到處都是來觀看明天比賽的人。”賽馬會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在當年的9月就開始了第二場比賽,埃斯科賽馬會很快就成為皇室最重要的一個活動。

  

下一個給皇家埃斯科帶來最大變化的國王是喬治四世。賽馬史學家希恩?麥基說,這位出了名的放蕩和喜歡享樂的國王終身所愛三件事情:舞會、賭博和女人,這三件事在賽馬上恰巧合而為一。喬治四世對賽馬會的熱情使埃斯科變成了一個時尚社交的場所。但頗具諷刺意味的是,出席賽馬會的人往往對喬治四世不太尊敬。也許出於維護作為國王的自尊心,喬治四世登基後,立刻下令在埃斯科馬場建立“皇室區”,皇室成員使用專門通道進入賽場,只有能拿到皇室邀請的人才能從這裏進入觀看台。這個傳統一直延續到現在,顯示了埃斯科賽馬會獨有的皇家背景。

  

從安妮女王開始,皇家埃斯科賽馬會就有大批的女性觀眾。如今一年一度的賽事已經成為時尚界的盛事,除皇室成員外,各路名媛、模特和女性都會爭相到場。賽事最多的第三天是“金盃日”,可是人們多稱其為“女士日”——這一天出現的盛裝女性觀眾最多。看看埃斯科的老照片,就能知道當年最時尚女人的穿著打扮。上世紀20年代女性解放剛剛開始,女性不再保守古板,開始露出胸部和小腿;50年代,女人打扮得像下午茶聚會;70年代,幾個在計算機公司工作的女性穿上了依鍵盤的樣子而製成的裙子;80年代,戴安娜王妃身著航海衫風格的套裝出席;2006年,英國禁止在室內吸煙後,一個女孩戴著香菸式樣的帽子。

  

如今,每年全球有超過30萬的賽馬選手參加這個為期5天的比賽。騎手如果沒有勝出,那麼只能獲得100英鎊的“安慰獎”,勝出的人則能從賭注中抽得9%。5天下來,比賽的總獎金能夠達到350萬英鎊。

  

  

  馬球:東印度鄉間舶來品的變身

  

公元前5世紀,馬球誕生於伊朗,後幾經輾轉至埃及,並在中國唐代進入內地和西藏。現代Polo的名字來源於藏語“Pulu”,意思是球。亞曆山大大帝即位後,波斯國王大流士三世將馬球杆和馬球送給他作為禮物,亞曆山大嘲笑地說球杆象徵著他自己,而球則象徵著要被征服的波斯帝國。如果當年亞曆山大大帝對馬球產生了興趣,也許馬球早就能在歐洲傳播開來。

  

中世紀莫臥兒王朝時期,印度王室和達官貴人已經開始廣泛地開始馬球運動了。隨著莫臥兒帝國的衰落,馬球僅僅在印度的一些偏遠地區還有保存。印度東北部的曼尼普爾,成了現代馬球的發源地。在當時的曼尼普爾鄉間,馬球運動不僅僅是富人的運動,只要有匹矮馬就能參與其中。

  

1862年,兩個英國軍官——上尉羅伯特?斯圖亞特和少將喬?希勒——驚喜地發現了曼尼普爾的馬球運動,並建立了第一個馬球球會。隨後,英國和歐洲的馬球球會開始增加。1874年英國馬球總會設立了現代馬球規則後,馬球在全世界傳播開來,在軍隊中尤其熱門。

  

然而,這個東印度鄉間的平民運動,轉身到英國又變成了貴族的奢侈品。與賽馬相比,馬球的門檻更高,需要更多的前期準備和投入。在拿起馬球杆之前,首先要有幾年的基礎騎馬訓練,學會控製、平衡人和馬的動作。一旦開始,這個運動就變成了一個填不滿的吸金大坑。在英國,有人列出了玩馬球的年均最低消費單:2400英鎊的馬廄和大麥,70英鎊看牙醫,修剪毛皮420英鎊,新的馬蹄鐵780英鎊,防蟲和其他預防針470英鎊,訓練費1260英鎊。必須花費至少每年要5400英鎊,而裝備、獸醫費和練習者自己的醫藥費,每年都可能再花去幾千英鎊。

  

英國的皇室成員各有各的馬上運動愛好,伊麗莎白女王平均每年要訓練25匹私人馬匹,安妮公主和紮拉公主母女都曾是歐洲馬術冠軍,威廉和哈里王子喜歡馬球。菲利普親王說:“促使我參加這項賽事的原因非常簡單,那就是我一直在享受這項運動的每一個瞬間,它使我有機會更加親近自然,享受清新的空氣,讓我保持良好的身體狀況。”在中國,買一匹能夠競賽的馬需要100萬元人民幣,而維護的費用每年至少要5萬到10萬元。這不是普通人能夠承受得起的運動,看來親近大自然不是件容易的事兒,需要家境殷實。尊貴如皇室才能玩得起Polo,而普通人只有穿穿特價的拉夫?勞倫Polo衫,或是開個大眾Polo來過個乾癮了。

  (文章內容來源於:新一代大馬幫)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