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奶粉品牌暫未受疫情所困,長期影響尚無法評估
2020年03月17日11:55

原標題:歐洲奶粉品牌暫未受疫情所困,長期影響尚無法評估

近期,世界衛生組織評估新冠肺炎疫情已具備“全球大流行”特徵,歐洲報告的病例和死亡人數已超過除中國外世界其他地區的總和,成為新疫情中心。

值得注意的是,歐洲是我國嬰幼兒配方奶粉的最大進口來源地,擁有雀巢、惠氏、愛他美、諾優能、美素佳兒、Arla、麥蔻、佳貝艾特、喜寶、英雄等一眾知名品牌,也是奶粉代購最為活躍的地區之一。

據新京報記者瞭解,目前疫情尚未對幾大進口奶粉品牌對華一般貿易產生實質性影響,但德國媽媽已在搶購奶粉,英國部分商超採取了限購措施,私人奶粉代購和海外直郵已受到影響。業內預計,如果歐洲疫情繼續蔓延,還可能對原材料、生產、空運等帶來困難,後續影響尚無法評估。

暫未影響中國市場供應

海關總署統計數據顯示,2019年,我國共進口嬰幼兒配方奶粉34.55萬噸,其中歐盟為我國進口嬰配粉最大來源地,占比達71.6%。截至目前,已有56家歐洲嬰幼兒配方奶粉生產企業取得在華註冊資質,其中法國13家、荷蘭12家、德國6家、愛爾蘭4家、西班牙4家、丹麥3家,意大利、芬蘭、瑞士、波蘭也各有2家通過註冊。

隨著疫情中心轉移至歐洲,當地奶粉能否充足供應受到了中國父母的關注。3月16日,總部位於法國並在荷蘭、愛爾蘭、德國均設有工廠的達能集團回應新京報記者稱,目前達能嬰幼兒配方奶粉產品在中國市場供應正常,尚未受到疫情影響。“我們會時刻保持警惕,密切關注事態發展,並與海外工廠緊密合作以保障產品的供應。”

在歐洲擁有“海普凱諾”“佳貝艾特”等奶粉品牌的澳優乳業告訴新京報記者,公司1個月前就已安排海外生產基地進行疫情防控,目前來看,海外疫情不會對正常生產經營造成重大影響。此外,澳優已溝通海外工廠安排中國產品提早生產,並同步緊急安排檢測,壓縮放行週期。“隨著近期中歐專列以及空運的集中到貨,我們的銷售已有充足供應。”

“疫情發展會帶來一定挑戰,但不管荷蘭還是中國,公司都有應對計劃,也有充足的安全庫存。目前我司正常運轉,牧場、生產和物流一切正常。”菲仕蘭方面表示,除加大業務投入、擴充團隊及優化供應鏈外,公司還將傳統經銷商代理供貨的貿易模式,轉變為以品牌為基礎、以消費者為中心的數字化運營模式,以此實時監測銷售數據。

另一奶粉巨頭雀巢則回應新京報記者稱,當前對這次疫情的經濟影響進行量化評估還為時過早。“我們尤其關注直接受到這次全球衛生緊急事件影響的人們。雀巢與中國人民同在,並努力確保我們營養食品和飲料的廣泛供應,尤其是對最年幼和最年長人群的供應。”

個人代購和跨境直郵受衝擊

儘管疫情尚未影響歐洲嬰幼兒奶粉的,對華一般貿易,但菲仕蘭同時向新京報記者指出,“歐洲疫情對奶粉市場的影響是存在的,尤其是對代購和跨境直郵市場。”

在荷蘭主要從事“牛欄”奶粉代購的吉米(化名)告訴新京報記者,過去其公司代購奶粉主要走國內倉發貨和海外直郵兩種渠道,而國內倉產品也是提前從荷蘭小包運回至國內的。眼下受歐洲疫情影響,國內倉已經斷貨,海外直郵則要1個月左右才能送到客戶手中。

英國某奶粉代購拍攝照片顯示,當地部分商超已對嬰幼兒奶粉限購。圖/採訪對象提供

近期,在英國從事代購的左拉(化名)也在朋友圈提醒客戶:“愛他美白金版即將全面斷貨,歐洲往中國方向的航班也是不確定因素之一,需要囤貨的寶媽們儘早!”左拉告訴新京報記者,目前英國一些商超已經出現奶粉斷貨或採取了限購措施,“雖然價格沒漲,但比較難買了。國際物流還可以正常發貨,但郵費每罐漲了10元。”

與個人代購相比,歐洲幾大奶粉品牌的官方跨境購業務卻在增長。菲仕蘭方面告訴新京報記者,這次疫情對個人代購影響較大,但對官方跨境平台來說是個機會。今年2月,菲仕蘭奶粉官方跨境購銷售額同比增長了1.5倍。

除菲仕蘭外,達能官方海外旗艦店的銷量也自春節後有所上升,涵蓋了德國、荷蘭、澳洲、新西蘭、英國等市場的熱銷產品,但相關負責人表示尚不方便透露具體數字。

乳業分析師宋亮認為,歐洲疫情將推動官方跨境購比例增大,個人海淘比例將進一步下降。2014年,個人代購約占我國奶粉跨境購數量的70%,到2017年、2018年比例已降到30%左右。究其原因,一是個人代購易滋生假冒產品,連累品牌方,官方跨境購則可以避免假貨,保障產品質量;二是官方跨境購可以提升品牌方的利潤水平,打破配方註冊製對其品牌數量的限製,幫助更多低價、高品質的產品進入中國三四線市場。

後續物流供應或迎挑戰

“歐洲疫情對奶粉的影響肯定會有,比較直接的就是物流。”新京報記者從一位奶粉企業負責人處獲悉,疫情爆發初期很多中國集裝箱未出海,導致歐洲港口集裝箱不足,出現物流壓力。如果歐洲疫情繼續蔓延,還可能對原材料、生產等帶來困難,“所以企業能否應急反應、積極應對非常重要。”

菲仕蘭方面也向新京報記者證實,近期歐洲乾貨海運價格沒有變化,但會有集裝箱數量減少和船期延誤的情況出現。而集裝箱數量減少是因為中國前段時間受疫情影響出口減少、海外集裝箱數量不多導致,“預計4月份受此因素影響會比較大。”不過,隨著中國出口逐步恢復正常,集裝箱進出也將逐步恢復。

根據德魯里國際集團(Drewry)最新數據顯示,截至3月8日,從荷蘭鹿特丹到上海的海運現貨價格已較前一週上漲了24%,達到786美元/TEU,較去年同期上漲了45%。另有業內人士向新京報記者透露,目前歐洲冷櫃運輸漲價幅度較高,預估價格可能較比平時翻倍。而空運價格有所回落,運力也未出現問題,“不過這是民航沒有暫停之前的情況,這周以後不好預估。”

某大型母嬰海淘直郵平台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歐洲奶粉非常受國內媽媽認可,主要集中在德國、荷蘭、英國及法國品牌。受疫情影響,不少歐洲媽媽也開始囤積奶粉,品牌方可能會因此大大減少出口配額。此外,運輸成本上漲可能導致部分歐洲嬰幼兒奶粉價格波動。“如果歐洲疫情3個月內無法得到有效控製,將直接影響奶粉產能和平台產品的正常流通。”

另據藍河乳業瞭解,受歐洲疫情防控影響,全球D90脫鹽乳清粉特別是羊乳清粉資源趨於緊張,奶粉生產面臨斷供危機。隨著歐洲疫情管控升級,部分國際物流通道的關閉也使得奶粉進出口受阻。業內預計,未來2-3個月,牛、羊奶粉的原料供應保障可能面臨挑戰。

目前,藍河乳業合作羊奶牧場在意大利撒丁島和歐洲南部,暫時不在疫情重災區,收奶情況正常。“但據我們瞭解,意大利受疫情影響嚴重的北部地區,已經出現了奶農鮮奶無法被工廠收走的情況,許多工廠停業。如果歐洲疫情不能在6月底控製住,不確定性將進一步增大。” 藍河乳業副總裁、全球供應鏈中心總經理羅妮娜說。

新京報記者 郭鐵 圖片來源 微博、微信截屏

編輯 祝鳳嵐 校對 劉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