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家鍛鍊”只是說說而已?
2020年03月16日02:36

原標題:“宅家鍛鍊”只是說說而已?

“宅家鍛鍊”只是說說而已?

羅希

  即使受疫情影響不能出門,吳瑧每天至少也要花3個小時在運動上。從小學習舞蹈的她除了日常練舞,還會結合有氧與無氧運動,完成塑形、拉伸。如果一天沒有做任何運動,她睡覺都不安穩。

  與吳瑧截然不同的李一花則在放假回家後完全失去了鍛鍊的動力。“懶得動彈”的她沒有製定運動計劃,“運動太累了,不願動”。在好友微信步數排行榜里,李一花的頭像往往在榜單底部“徘徊”,她坦言:“上一次進入前10名,應該還是在學校的時候。”

  而因長時間“葛優癱”已經胖了6斤的梁琪選擇了及時“懸崖勒馬”。為了回到原來的體重,她為自己製定了為期1個月的運動計劃,並搭配著減脂食譜,每日嚴格執行。對她來說,鍛鍊更像是一劑“補救藥”,是她每次“對抗長胖帶來的罪惡感時”才會搬來的“救兵”。

  近日,中青校媒面向全國915名高校學生發起關於“宅家運動”情況的調查,發現15.39%被調查者在家期間會嚴格執行鍛鍊計劃,39.96%選擇間歇性完成製定的運動目標,還有44.65%在家很少運動。

追求自律,九成大學生抱有“運動期待”

  “宅家”期間,南京航空航天大學的李一花偶爾會想起學校操場的一句標語,“每天運動10分鍾,幸福生活50年”。中青校媒調查結果顯示,89.96%的受訪大學生認為在家運動很有必要,希望通過運動達到減脂(63.72%)、塑形(69.95%)和緩解身體不適(44.59%)的目的。

  就讀於河北工程大學的小馬早在放假前就規劃好了自己的假期:7點起床,在學習前完成半小時的晨跑。但因為疫情的緣故,小馬所在的村莊被封鎖,她也被要求在家隔離,原本的運動計劃成為“鏡花水月”。但不甘“Flag就這樣倒下”的小馬並沒有因此放棄鍛鍊,打起了室內運動的主意。

  機緣巧合下,她在網站上刷到了《美麗芭蕾》的教學視頻。每天中午,跟著視頻里的教練揮動手臂,完成15到30分鍾的塑形鍛鍊,便成了小馬除專業課程外的另一門“必修網課”。她對當下的運動狀態很是滿意:“根據動作難度,運動時間會有所不同,每次練完恰好出汗,強度對我來說剛剛好。”

  同樣對“利用假期好好鍛鍊”懷有期待的楊曉,也因學習爵士舞的計劃擱淺,開始利用運動App“宅家運動”。來自中北大學的她打算利用考研初試結束後的空檔期,“將生活過得更自律一點”,完成減脂計劃,疫情結束後以伴娘的身份參加姐姐的婚禮。楊曉計劃每天抽出半小時以上的時間完成系統性的鍛鍊,一週最少堅持4天。

  對於浙江海洋大學的施黎來說,健身就像吃飯、睡覺。從初中開始堅持鍛鍊的他,在去年暑假專門去學習並且考取了AFIA國際私人教練等專業證書,並開始系統地進行健身。疫情期間,除了在室內訓練,施黎還在村頭沒有人去的小樹林里發現了新的樂趣。幾棵傾斜的樹幹成了他練倒掛仰臥起坐的器材,筆直的樹木則是他練習倒立的輔助物。對於他而言,樹林里鍛鍊就像小時候跑崗子、爬小山、趟水灣一樣,是一種玩耍的方式。

  調查顯示,14.54%的受訪大學生“宅家”期間嚐試過多種類型的鍛鍊,選擇在家運動的被採訪對象中,18.91%傾向於塑形鍛鍊,10.93%偏愛減脂訓練,13.55%喜歡打羽毛球、籃球等運動。

未始即終?近五成大學生沒運動還變胖

  與大多數同學一樣,東北大學2018級電子信息工程專業的王華同樣深知運動的重要性。本想趁著假期練出肌肉的他製定了不少“小目標”。“但可惜的是,我的計劃永遠比行動更加豐富精彩。”

  中青校媒調查顯示,46.18%大學生宅家期間體重增加,34.82%變化不大,19.00%體重減輕。

  假期已過去大半,可一到家便不自覺地開啟了“懶人模式”的王華不僅增肌的目標沒能實現,“撕裂腹肌”更是遙遙無期。理想與現實的落差,常常讓鏡前的王華因為自己的自製力太差而陷入自責。

  缺乏鍛鍊成為部分同學“宅家”的常態。網上開學後,橄欖球選修課便成了李一花每週僅有的一次運動機會。體育老師會將學習視頻和教學演示文稿發在學習群中,要求每位同學選擇一項運動,練習並拍攝視頻上交作業。但長時間的缺乏運動,讓李一花每次上課時都很吃力,不到一分鍾的平板支撐,便會讓她心率加快、呼吸不暢。

  “上了一天的課太累了,昨天又感覺沒睡好,要不今天就不運動了吧。”對於梁琪來說,堅持鍛鍊需要多個理由,但說服自己休息只需要一個念頭。放棄運動的她很快便會癱在床上,一邊吃著零食、水果,一邊把活力投入到手機上。“想運動,但懶得動”成了梁琪“思想上運動”的常態。

  偷懶所帶來的短暫快樂不可持續,“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狀態久了,原本1個月的健身計劃被拖延至兩個月,每到晚上,懶惰所帶來的罪惡感就會找上門來。

  不僅如此,缺少夥伴的陪伴和互相鼓勵,也讓堅持運動這件小事變成大難題。在小馬眼裡,“宅家鍛鍊”實在是退而求其次的無奈之舉。相比室外運動,在家鍛鍊無法呼吸新鮮的空氣,運動效果也因為動作完成度不高而受影響。“有的時候感覺運動沒什麼效果,就特別打消積極性,越來越不想去做。”

  中青校媒調查顯示,89.18%的受訪者在家的運動量低於在校。大學生認為阻礙在家鍛鍊的因素包括自製力不夠(61.09%)、惰性太強(67.43%),此外,運動場地、裝備的限製(50.93%)、外界誘惑太多(67.76%)、缺少相對專業的指導(16.50%)、缺少運動夥伴(40.00%)也是影響運動進行的原因。

  邵葉雯也深諳“在家運動”的不易。“減肥操有很多踢腿的動作,對場地要求較高。我已經打碎家裡兩個花瓶了。”具有豐富健身經驗的施黎也表示,在家鍛鍊不像在健身房運動可以掌握運動量,由於運動心率不穩定,運動效果也缺少保障。

柳暗花明,克服內外因素突破“運動瓶頸”

  為了克服自己的惰性,楊曉和幾位想鍛鍊的同學一起建了“打卡群”,大家互相監督,在群裡“打卡”分享鍛鍊成果、分享覺得不錯的課程。“鍛鍊完App里會顯示運動消耗了多少卡,相當於幾個雞腿或者幾塊糖等等,用這種形式分享還挺有趣的。”楊曉坦言自己漸漸開始享受鍛鍊帶來的滿足感,就像村上春樹在隨筆中提到的詞語“小確幸”一樣,這些快樂和幸福雖細微,但卻實實在在地讓楊曉的生活多了幾分亮色。

  小馬也選擇將別人鍛鍊後收穫的成果作為鞭策自己的動力。“我身邊就有每天都會鍛鍊的人。每次看到她們發朋友圈就覺得很佩服,自己也會受感染有了鬥志,不想再做鹹魚。”小馬說道,“每次想偷懶的時候,就看看自己肚子上的肉,再看看夏天想穿的小裙子。”

  除了跟著視頻練習動作,小馬在平常上網課的時候,也會有意識地拿著手機在屋子裡多走動,增加運動量。在學校里的她很少刻意運動,由於學校較大、校車座位少,她常常會選擇走路去上課,每次都要走20多分鍾,1天下來能走兩萬多步。宅家之後活動範圍縮小,體重的理想值和現實值差距越來越大,她也只能通過鍛鍊來保持體重。

  已在南昌某健身房擔任了兩年健身教練的李楠建議大家,宅家期間為自己培養一個輕度運動習慣,每天運動15到45分鍾,既不用花費太多時間,又有利於身體健康。室內場地有限,可以通過30秒開合跳完成有氧訓練,卷腹30秒實現阻力訓練,深蹲、平板支撐、高抬腿等運動也是燃脂的有效方式。“另外就是最好購置一塊瑜伽墊,不要將床作為鍛鍊的地點。”李楠提醒道。

  “如果練1個禮拜就不練了,那之前1個禮拜的努力也就白費了。”為了更好地堅持,施黎會選擇在固定的時間來鍛鍊,讓血糖水平、興奮度、精力等身體條件達到最佳並形成習慣,以此來減小堅持鍛鍊的阻力。心情不好的時候,鍛鍊也常會是施黎的選擇,用流汗的方式來讓自己轉移注意力。“對我來說,鍛鍊就像看電影,是一種愛好、一種娛樂。”對施黎來說,健身是一場不會虧損的投資,他付出努力和汗水,收穫的不止是良好的外型,還有許多意外之喜。

  調查顯示,58.69%被調查者表示自己將在開學前繼續製定鍛鍊計劃,48.09%的大學生有信心嚴格執行製定的運動安排。

  楊曉“宅家健身”的快樂不止於“小確幸”。遇到一些運動量比較小的課程,她還會叫上父母一起運動。“他們倆總偷懶。”楊曉笑著說,但在她眼裡,和父母一起鍛鍊的時光,讓家裡多了許多歡樂。楊曉的家庭也和大多數家庭一樣,家庭互動往往是坐在一起看電視、玩手機,鮮有一起聊天、鍛鍊這樣的互動。但和父母一起鍛鍊之後,楊曉感到自己和父母的關係更親密了些,和父母的溝通,就像朋友插科打諢一樣輕鬆。

  梁琪也表示自己之後將嚴格執行自己製定的“塑形計劃”,“疫情就快要結束了,所以得抓緊時間瘦下來,我才能美美地去見想見的人啊。”

中青報·中青網見習記者 羅希 中北大學 王鈺冰 江西師範大學 梅雨瀟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03月16日 08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