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且看逆行多壯士 還有我輩乒乓人
2020年03月16日14:46

  有這樣一群人,他們平日裡幾乎天天與乒乓球形影不離,不看它的時候惦記,不打它的時候難受,不琢磨它的時候總覺得日子缺了點兒什麼。面對新冠疫情的突然來襲,也是這樣一群人,雖然暫別了摯愛的乒乓生活,卻毫不猶豫地把對國球一樣的執著和熱情帶到疫區一線,成為了衝鋒在各個工作崗位的基層抗疫者。

  不懼危險,不圖回報,服從調遣,盡己所能,當他們義無反顧地披上戎裝,國球也因為他們的無私散發出無上榮光……

  白衣逆行路,從來不孤單

  年近六旬請戰抗疫的“第一反手”

講述人:重症醫學科醫生 曾冬生

出發地:山東濟南

支援地:湖北黃岡

  2月15日,濟南市兒童醫院重症醫學科主任曾冬生隨山東省第11批援鄂醫療隊,前往定點支援地湖北黃岡抗擊新冠疫情。

  這是一次緊急出征,曾冬生上午9點接到報名通知,下午1點就要隨隊出發。在短短幾個小時里,曾冬生迅速處理好手頭的工作,回家吃了口飯,剃了個頭,簡單帶了一些隨身物品,就跟著隊伍直接奔向了戰場。

  其實早在山東省派出第一批援鄂醫療隊之前,曾冬生就提交過請戰書,當時組織上選擇出徵人員的標準是兼顧經驗豐富和年輕力壯,今年已經58歲“高齡”的曾冬生並不在考慮範圍之內。而這次被急招入伍,是因為前線在徵調人員時有一條具體要求——要有重症醫療經驗的男同誌。

  “接到通知時我還在門診上班,有幾個病人還在排隊等候,沒辦法,只能跟他們解釋一下。知道我要馬上動身去前線後,大家都很理解,還給我加油鼓勁。”

  15日晚,曾冬生隨隊抵達了黃岡市中心醫院大別山區域醫療中心,這所中心本來計劃下半年才投入使用,但由於情況緊急,只能邊建邊用。自疫情爆發以來,黃岡是除武漢以外病毒擴散最嚴重的地區之一,各院的ICU都處於飽和狀態,重症病例越多,就越需要有經驗的醫護人員,這也是前線為什麼發出“急調令”的主要原因。

  經過一天的培訓,曾冬生17日開始下病房工作。在這批醫療隊員中,他是年齡最大的一位,但他並沒有接受組織上的照顧性安排,而是下定決心跟同事們一同戰鬥。“我們來之前,這裏的大夫平均6小時一個班,從大年初一開始一天都沒有休息過。我們來之後等於增加了一組人,他們就能緩一緩。現在組織上也有要求,強製他們休息,不然真的太疲勞了。”

  曾冬生的第一個班,病房內12名病人有一半需要呼吸機,另一半要使用高流量氧化儀。“這些病人的情況確實很嚴重,隨時有危及生命的可能,幹我門這行的,平時也算見慣了生離死別,但只要有希望,我們就得盡全力。”對於一名有著30多年臨床經驗的醫生來說,曾冬生上崗後面對的最大困難不是各種操作,而是要適應身上的層層甲冑。“重症病房是直接接觸病毒的地方,我們的防護級別很高,需要穿戴的東西也很多。我第一次進病房的時候可能是一層一層裹得太緊了,到裡面連氣都喘不動,後來坐了一會兒極力調勻呼吸,才慢慢適應。”

  58歲敢上前線,除了責任感的驅使,也充分表明了曾冬生對身體的自信,而給他這種自信的,正是多年以來堅持每天近兩個小時的乒乓球鍛鍊。“我在醫院上長白班,下班之後直接就去場館,基本一天不落,感覺自己打夠了才回家。”新冠疫情發生後,曾冬生無法外出打球,到黃岡之前,他每天晚上都得拿出拍子對著牆打打球,解解癢。

  雖然如今的曾冬生對乒乓球非常癡迷,但他起步很晚,快40歲時才開始入門。“當年給孩子報興趣班,覺得乒乓球既能運動又沒什麼危險,就陪著他一起去了。後來孩子沒練出什麼興趣,我倒是上癮了。”

  從那開始,曾冬生基本每天拍不離手,一打就是20年。“正經學球之後,我才知道乒乓球有各種打法、有各種膠皮,以前我一直以為球板上粘膠皮的目的是為了防止把球打壞了呢。”學球的過程中,曾冬生也走過很多彎路,比如聽人勸什麼技術都練、直板和橫板來回換、反膠打不順手了就貼塊顆粒膠試試。打直板吧,人家說他更像橫板;打顆粒吧,又滿足不了他對運動量的需求,經過反複摸索,曾冬生終於結合自己的特長選定了一條路——以反手為主的橫板兩面反膠打法。

  “我正手拉弧圈球的感覺一直不好,反手倒是很輕鬆,有段時間想學人家練習直板橫拉,結果第一下就上台了,改橫板後覺得發力更舒服,暴衝還挺有準兒的。”別看曾冬生已經年近花甲,但他對“掰腕子”這項技能一向超級自信,而出色的手腕力量也逐漸讓他養成了反手發力擊球的習慣。“有人跟我建議過,發力時要多加一些摩擦,擊球更有數,後來我試了試,不怎麼得勁,命中率反而下降了,索性我還是怎麼舒服怎麼掄吧。”現在,曾冬生在實戰中已經有了明確的戰術思路:站在中間位或者正手位發球,依靠反手發動進攻或防守反攻,正手進行常規過渡。這種打法個性鮮明,時間一長,球友們不禁送給曾冬生一個綽號——“場館第一反手”。

  日常生活中,只要電視上有乒乓球比賽,曾冬生都會追著看,即便沒空看直播,也會找時間看重播。在濟南市衛生系統的比賽中,曾冬生代表兒童醫院拿過兩次團體冠軍、一次單打季軍,在球友中也是小有名氣。然而在打球這件事上,曾冬生頗有自知之明,“大夥聚在一起主要為鍛鍊身體,而且我們這個歲數能有一個共同堅持的愛好,真的挺好!”

  為了救人和搶時間,帶著血性上戰場

講述人:感染科醫生 向光明、於毅

出發地:四川廣元

支援地:湖北武漢

  1月28日晚,一架由四川成都飛往湖北武漢的川航包機在武漢天河國際機場平安降落,機上搭載的是四川省第二批、廣元市第一批援鄂醫療隊,共149人。

  向光明,廣元市中心醫院援鄂醫療隊隊長。大年初一晚上,他接到了單位醫務科“關於召集人員支援武漢”的通知,作為感染科的主任,他毫不猶豫地報了名。第二天,向光明與科室內其他報名的同事一起在請戰書上籤了名,按了手印。聽說要去疫區前線,家人都不放心,何況家裡還有一對剛滿4歲的雙胞胎正需要人陪伴,“可畢竟咱就是幹這個專業的,國家需要時,肯定得去啊!”

  29日,醫療隊進行崗前培訓。30日,向光明被分配到武漢紅十字會醫院重症監護病房開始工作。作為武漢市最早一批收治發熱病人的定點醫院,紅十字會醫院在疫情前期的門診壓力非常大,高峰時排號篩查的病人多達上千名,重症病區也很擁擠。剛開始時,向光明每天要參與會診近10名新收病例,為了提高救治效率,他和同事們一起調整了重症病房的醫療設施,把急需搶救的儘量集中,把症狀轉輕的迅速轉移。面對病毒,他們只有兩件事要做:一是救人,二是搶時間。

  “重症病房一刻都離不開人,有的病人神誌不清、有的病人呼吸困難、有的甚至已經不能正常說話,都需要進行隨時監測。另外,這些病人的日常生活基本無法自理,他們每天的吃喝拉撒,我們都要負責。”在高強度的工作中,向光明一直保持著積極的心態,“雖然交流的內容有限,但我們的態度會直接影響病人的情緒”。

  醫療隊實行輪班製,重症病房的醫生基本4個小時一個班,然而真正進了病房,一般都要5到6個小時才能出來。剛上崗時,向光明每天要到急診處會診、搶救、查房、安排治療方案,沒有一天休息過。直到2月下旬,候補醫療隊又給武漢紅十字會醫院補充了新的戰鬥力,才使向光明這批醫生得到了每週一天的休息時間。

  四川廣元醫療隊的駐地是位於武漢市江漢區的金盾舒悅酒店,距離醫院大概3公里。由於工作場所的人員流動性很大,為了防止感染,所有醫護人員的飯都是回酒店吃。“當地為我們提供的食宿保障很好,有時候下晚班回酒店都九十點鍾了,依然還有飯菜。不僅能吃飽,還能吃到熱乎的。”

  在日常的繁忙生活中,向光明很少有時間進行體育鍛鍊,但只要一有空,他就會約著朋友到體育館去打打乒乓球。“我開始打球是受父親影響,童年也是在石頭檯子上玩過來的,後來它一直是我業餘生活的主要愛好。”

  向光明打直板長膠,醫院搞比賽時,他還和同事配合拿過混雙亞軍。“我的水平其實很有限,但大家在一起打球確實能放鬆身心,增進感情。”那些因為乒乓球而延續的友誼,一直讓向光明非常珍惜,在他的球友中,還有幾個高中時期的同學,這麼多年了,大家的感情一直沒有斷過。

  48歲的向光明是廣元市中心醫院援鄂隊伍中年齡最大的一位,和他同一批次支援武漢的還有廣元市第一人民醫院的感染科醫生於毅。1月25日,於毅接到正式調令,出發前兩天,他一直細緻地做著各種準備。於毅的愛人也是一名醫生,對於即將奔赴前線的丈夫,她完全理解和支持。

  到達武漢的當天晚上,於毅和同事們一起聽取了四川省第一批援鄂醫療隊的戰友們關於當地疫情的介紹以及工作中的注意事項。面對仍在擴散的病毒,他們迅速進入戰鬥狀態,畢竟搶救病人的時間經不起半點耽擱。

  “最開始那幾天,大家都繃得很緊,我們所在的重症病房壓力很大,很多病人的情況都不穩定,所有醫護人員的神經一刻也鬆懈不得。”每一次進病房,於毅都要工作5個小時左右,而且白班和夜班交替輪崗,生活作息變得極不規律。“我們的工作性質就是這樣,累是肯定的,但只要病人的情況有所好轉,就沒白累。”

  隨著疫情逐步得到控製,從周邊的方艙醫院轉到武漢紅十字會醫院的重症患者越來越少,於毅和同事們的工作壓力也隨之慢慢減小。截至2月底,醫院患者呈現了“出多入少”的趨勢,重症病房也終於有了難得的“空床位”,於毅和所有的戰友們都打心眼兒裡高興,大家知道,這場仗就快打贏了。

  2019年8月份,於毅從四川省達州市中心醫院調到廣元市第一人民醫院工作,在接觸新環境和新同事的過程中,於毅也沒忘堅持打乒乓球的業餘愛好。“以前在達州的時候一週怎麼也要打兩次,現在到了廣元,需要再找一批新的球友了。”

  直握球板的於毅對弧圈球情有獨鍾,因為他覺得“進攻”對於一名直板愛好者來說太重要了。“讀研究生之前,打乒乓球一直都是玩兒,讀研的時候班里有一個同學打得很厲害,還經常教我,從那之後我才開始有計劃地練練技術,打打真正的比賽。”

  工作以後,於毅曾代表達州市中心醫院參加過市里組織的乒乓球比賽,雖然沒拿過什麼名次,但參與競技讓他感覺非常愉快,也堅定了平時努力練球的決心。於毅最欣賞的運動員是張繼科,“他身上有股遇強則強的勁頭,我覺得只要上了戰場,都應該具備這種血性”。

  元宵節出徵去“打病毒”的體育達人

講述人:麻醉科醫生 全承炫

出發地:湖南長沙

支援地:湖北武漢

  2月7日晚,中南大學湘雅三醫院的麻醉科醫生全承炫正在值班。7點鍾,他在微信群裡看到院領導召集醫護人員支援武漢的通知後,馬上就報了名。8點半,130個名額召集完畢,群裡告知大家的出發時間是2月8號——正月十五元宵節。

  下了晚班的全承炫沒有回家,從大年初七開始,除去工作時間,他都要進行自我隔離。“疫情爆發後,我們醫院成立了感染科危重症病房,專門收治新冠肺炎患者,我一直在這裏上班,下班後要避免與其他人接觸。”過年期間,全承炫的父母回了湘西老家,妻子在長沙照顧孩子,嶽父嶽母雖然每天都來醫院給他送飯,但不能有過多交流。出發之前,全承炫簡單跟家裡打了聲招呼,兒子太小還不懂事,卻能大聲地喊出來:爸爸去打病毒啦!

  2月8日,全承炫隨湘雅三醫院援助武漢醫療隊共130名成員乘坐高鐵前往武漢,同時他們還把50箱醫療物資一同帶到了前線。經過一天培訓,2月10日,全承炫和同事們一起進入同濟醫院中法新城院區開始工作。

  “我們援助的是一所定點收治重症和危重症新冠肺炎患者的醫院,共有23個病區,一共進駐了來自全國各地的18支醫療隊。開展幾天工作後,大家對工作強度都適應了,在隔離病房裡的工作時間一般在4個小時左右後交班,夜班相對更辛苦一些。”

  由於出發時準備得比較倉促,全承炫還擔心到武漢之後的生活會很艱苦,但當他在駐地看到那麼多愛心人士捐贈的日用物資時,心裡一下就踏實了。“我們在武漢的食宿條件很好,駐地為我們提供的夥食都是家鄉風味的,湖南省工會還專門給我們郵寄了很多辣椒醬和豆腐乳。中南大學三所附屬醫院前前後後一共來了600多人,我們一致表態:疫情不退,我們不歸!”

  每天從醫院回到駐地後,全承炫都會做做室內運動,後來他還拍了小視頻傳到網上,贏得了很多網友點讚。“我算個體育達人,什麼項目都喜歡,小時候在老家接觸的第一項運動就是乒乓球,那時我們沒有專業的器材,想打球時就把家裡的木頭門卸下來放到吃飯的方桌上當球檯,用木板、書本,或者玻璃片當球拍,玩兒得也很開心。”

  工作以後,全承炫一直堅持打乒乓球,還代表科室參加過中南大學湘雅三醫院的教職工比賽。“我們院里有乒乓球協會,有能擺開2到4張球檯的活動中心,每週的一三五七是固定的乒乓球日,還專門聘請了一位從湖北隊退役的專業教練。大家平時鍛鍊的積極性很高,畢竟身為一名醫生,沒有一個好身體是扛不起這個工作的。”

  除了和同事們一起打球之外,全承炫還經常和家人一起分享追球的心得。“我的堂哥是一名乒乓球發燒友,每次我們見面都會聊聊技術、比賽和球星,很多專業知識我都是從他那裡學到的。國家隊的運動員里我比較喜歡丁寧,非常欣賞她那種積極向上的精神。”

  雖然對乒乓球的熱門消息比較瞭解,但全承炫卻給自己選了一種非常冷門的打法——橫板削球。“我喜歡打削球,尤其那種把球拍拿到檯子底下做一個動作,然後讓球劃出一道弧線落到對方的檯子上還能改變軌跡的感覺,非常爽。”全承炫喜歡打削球的另外一個原因是他覺得兩個人打攻球的話,一個回合結束得太快了,打削球的話運動量更大,更符合他熱愛運動的性格。雖然水平一般,但在全承炫看來,享受快樂乒乓才是他追隨這項運動的真諦。

  疾控減增量 消殺防擴散

講述人:江西省疾控中心 付俊傑

乒乓故事:苦學直板橫打,兩面能拉弧圈

  面對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拚命與病毒展開正面搏鬥的除了醫護人員,還有疾控系統的一線工作者。他們的足跡需要遍佈戰場的每一個角落,通過敏銳地觀察、科學地判斷、嚴密地布控、精準地打擊,消殺新冠病毒。這些常年與各種傳染疾病打交道的人,同樣有著無畏的決心和持久的戰鬥力。

  2月23日,江西省疾控中心環境所所長付俊傑帶領11名同事,作為江西省第10批、疾控系統第3批援鄂隊伍奔赴武漢,定點支援江夏區的疾控抗疫工作。“我們很早就交了請戰書,過年期間也一直處於工作和待命的狀態。以往做疾控工作,我們處理過霍亂、傷寒、甲肝等各種傳染病,但這次畢竟要面對一種新型病毒,所以組織上和家裡人一再叮囑我們要做好自我防護。”

  江夏區位於武漢市的最南部,面積有2000多平方公里,人口超過90萬。付俊傑和同事們抵達疫區的時候,正是防控工作最要緊的關頭。當地的疾控工作者已經連續奮戰了40多個晝夜,付俊傑團隊到崗後,馬上把最苦最累的活兒接了過來。

  “我們要做的事與醫護工作有本質上的不同,他們主要是對已經確診的病人進行救護,而我們是要通過風險評估加上處理手段,減少病毒的傳播擴散,繼而減少病人的增量。如果我們工作不到位,就會產生更多的病人,就需要調更多的醫生,建更多的醫院。”

  對江夏區的醫療機構進行“環境消殺”是付俊傑團隊的重點工作之一,其中就包括從2月13日開始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雷神山醫院。“雷神山醫院一共收治了1000多名病人,每天在這裏產生的汙水、糞便、垃圾和醫療廢物,都有可能帶有病毒。我們進入醫院後要對汙水進行處理、評測殺毒效果、設計萬無一失的醫廢消毒轉運方案,這樣才能保證從醫院排運出去的東西不形成新冠病毒的汙染和傳播,讓周邊的老百姓放心生活。”除了雷神山醫院,江夏區新冠病人居住過的房屋、密切接觸者集中隔離點、方艙醫院等區域都在付俊傑團隊的消殺範圍之內。

  除了室外工作,疾控工作者還要到室內近距離接觸病人,或者到人群密集的高風險區域,完成“流行病學調查”和“采樣與實驗室檢測”工作。比如當醫院發現醫護人員感染時,疾控團隊要馬上進行實地勘察,確定他的感染渠道,盡快找到醫院里的風險點,從而指導更加有效的防護措施。再比如到當地的社區、養老機構、監獄等尋找與病毒有過密切接觸的人,對他們進行采血采樣,繼而進行大量篩查和比較研究,用科學的數據瞭解其傳播途徑,判斷病毒擴散的風險,發現人們潛在的危險行為,最後形成中斷疫情的可操作性建議。“我們打擊病毒的戰術類似於精確製導,不能給它一絲蔓延的機會。”

  每天晚上回到駐地後,付俊傑要和同事們一起開會分析,彙總數據,做好網絡信息整理與風險評估的工作。“剛來的時候非常忙,直到江夏區的確診病例清零之後,我們的壓力才少了一些,不過這並不意味著我們的工作就結束了,抗疫不獲全勝,我們絕不收兵。”

  作為一名疾控工作者,付俊傑平常有很多出差的機會,每次出發前,他的行李箱里總有一樣必帶品——乒乓球拍。“我在全國各地有很多球友,每次忙完工作都要找他們敘敘舊,切磋一下。”

  付俊傑現在是南昌市乒協的會員,每週最少要打3次球,也經常參加市里的各種業餘比賽。“我在單位是乒乓球興趣小組的組長,下班後經常帶著同事們一起打,週末也會去場館找不同風格的對手打。南昌的乒乓球氛圍很好,球友們都能玩到一起。大家比賽的時候很認真,該較勁較勁;比完之後又很隨便,該聊聊該聚聚。”

  付俊傑是直板打法,以前反手位只會推擋,後來為了提高水平,他專門學習了直板橫打技術。“沒辦法呀,想贏波的話,先進的技術不能不學啊。”經過幾年的苦練和實戰檢驗,雖然打出了“網球肘”,但總算有所回報,“現在我兩面都能拉弧圈球,實戰能力也提高了不少”。

  鑒於自身打法,付俊傑平時很喜歡看直板選手的比賽,以前看王皓,現在看許昕、趙子豪等。看的時候,他還會學著運動員的動作比劃比劃,找找感覺。“這次情況太特殊了,來武漢沒有帶球拍,等疫情結束了,將來一定回來向武漢人民學習!”

  盼關門大吉 願永不再見

講述人:武漢體育中心 蔡錫超

乒乓故事:武漢經濟技術開發區的男單三連冠

  3月8日,位於武漢市經濟技術開發區的“武漢體育中心方艙醫院”正式休艙,體育中心的工作人員蔡錫超和他的同事們終於長出了一口氣,開始有序地分批回家進行自我隔離。

  疫情爆發後,武漢體育中心積極響應區政府的號召,自1月底開始就組織黨員幹部進社區加入到誌願者行列。2月3日晚,中心在接到籌建方艙醫院的通知後,馬上集中所有身在武漢的員工到崗配合建設工作。

  2月4日,區政府組織相關部門在體育中心現場辦公,正式確立建艙方案。中建八局、中建三局、中交二航局等建設單位隨即開工,爭分奪秒,僅用三天時間就完成了基建工作。硬件設施搭建完畢後,蔡錫超和同事們開始加班加點地往方艙填充各種物資。

  “我們中心的體育館加訓練館一共鋪設了1000張床位,建設單位完工後,我們要往裡面添置棉被、棉衣、暖壺、水杯等必需品,剛開始那幾天基本都通宵著幹。”2月12日,艙里的醫療設備陸續到位,下午4時,醫院正式開艙,首批收治的新冠患者一共326名。

  此次援助武漢體育中心方艙醫院的醫護人員共計727人,分別來自江蘇、貴州、安徽等8支醫療隊。在方艙醫院管理運行領導小組的指揮下,艙內迅速設立了辦公室、醫務部、護理部、後勤保障部、病人服務中心、院感辦等部門,並製定了相應的院領導晨會製度、總值班製度等,為方艙醫院的正常運行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艙內的醫護工作運轉起來後,蔡錫超和同事們便不再入艙。“醫院的外圍佈置了嚴密的管控,很多道口都設了卡,我們的主要工作是協調公安消防、醫療轉運、輸送物資等車輛的進出;為艙里的人提供充足的餐食;根據醫護人員的具體要求,幫他們採購日常用品等等。總而言之,就是做好一切後勤保障。”

  由於缺少類似的工作經驗,艙里艙外聯動工作的前幾天很難實現順暢的銜接。“一開始醫護人員要求我們給病患準備的早餐要每天7點鍾送到,但由於餐車進入院區範圍內要經過層層檢查,所以基本都得8點多飯才能進艙。”遇到這種問題,病人急,醫護人員急,在外圍負責服務調度的工作人員更急,“最初幾天類似的情況很多,大家也都比較上火,但是在與各部門溝通協調的過程中,大家都會一門心思去想解決辦法,沒有人去抱怨,磨合幾天之後,工作效率就高多了”。

  武漢體育中心方艙醫院的指揮部內有一塊巨大的電子屏幕,上面可以監測到醫院內外所有板塊、通道、關卡的實時動態,並配備了各部門和崗位之間的即時通訊。“這套電子系統是我們在承辦軍運會時搭建的,無論哪個角落髮生情況,我們都可以第一時間做出反應。現在我們對這套系統運用得更加熟練,它在醫院的日常運轉中也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

  2019年10月18日,第七屆世界軍人運動會的開幕式在武漢體育中心舉行,身為工作人員,蔡錫超和同事們協同作戰,打了一場十分艱苦的攻堅戰。“儘管那次的工作壓力也非常大,但跟這次服務方艙醫院相比,還是有很大不同的,我們從沒想過自己和病毒離得那麼近,心裡也都嘀咕過,不過工作過程中,我們更能感覺到一種責任感,大家每天都相互鼓勵,勁兒往一處使,在這種環境下,凝聚力真的是無比強大。”

  為了讓艙內的生活不那麼枯燥,艙外的工作人員還想方設法為醫護人員和病患們添置物件,比如咖啡機、放映機、健身器械等等。他們還從開發區工會、職工活動中心等單位調來許多書籍,利用艙內的合理空間搭建了圖書角。“醫院里的氛圍一直都挺好,醫患之間、病患之間都交流得不錯,大家情緒也很穩定。”

  自從醫院開始收治病人後,艙內每天都會組織一次集體有氧運動、一次一小時觀影、隔天一次健康教育講座、每週一次文娛競賽,有患者出院時還會舉辦溫馨的歡送儀式……這些豐富多彩的活動,極大地鼓舞了所有人戰“疫”的信心。

  此外,醫院領導堅持對病患進行人性化管理。住院期間,有一對分別住在兩個艙內的父子患者想轉到一起,這件事說起來簡單,但做起來時要涉及到勸說其他患者調換床位、使用救護車輛、安排醫護人員陪同、保安核查登記等一系列問題。為了做好人文關懷,便於家人之間互相照顧,醫院積極展開工作,共為5個家庭實現了這樣“同艙”的願望。

  經過近一個月的艱苦奮戰,武漢體育中心方艙醫院終於休艙。截至3月8日,醫院共收治病人1056人,除治癒出院的875人外,其餘輕症患者均轉移到附近醫院。在這期間,醫院收治的病患實現了“零死亡”,醫護人員和工作人員也無一例感染。

  接到休艙的通知後,蔡錫超感慨萬千,畢竟從開艙那天起,所有人都在盼著這個時刻早點到來。想起那些關心武漢疫情的人,那些捐款捐物的單位,那些主動聯繫醫院要為醫護人員免費服務的理髮師,他說這些日子自己每一天都在被感動著。“最感動我們的還是那些醫護人員,他們的工作太辛苦了,出艙那天我看到很多醫生和患者哭著分別的場面,還有很多護士高興地把工作證拋上了天空,那一瞬間的釋放和喜悅太令人難忘了。”

  讓蔡錫超一直感動的,還有一群乒乓人,包括他的隊友、老師、學生、同事、球友等等。自從疫情開始後,這些人給他的關心和鼓勵,一直沒有斷過。

  蔡錫超從小開始乒乓球訓練,曾入選過武漢市乒乓球隊。2001年,他到廣州陳靜乒乓球球會打了3年球,2004年回到武漢考上了湖北工業大學。畢業後,他曾到長江航運就職,後調到武漢體育中心工作至今。作為湖北省乒協的會員,蔡錫超一直沒有放下自己的特長,經常參與國球活動,期間還在武漢市經濟技術開發區舉行的乒乓球比賽中實現了男單三連冠。“每次收到乒乓人的關心問候時,我都覺得特別溫暖。希望所有人都健康,也希望我們跟病毒永遠不要再見面了。”

  這些熱愛乒乓的人,

  只是奮戰在湖北前線

  所有基層抗疫者中的普通一員,

  他們的工作,

  更是千萬同胞在全國各地的防控戰線中

  堅守崗位的縮影,

  共克時艱,

  致前赴後繼的抗疫英雄,

  衝鋒有我,

  敬永不言敗的乒乓豪情!

  (呂海波 乒乓世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