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3歲被NBA相中!球隊為了他等了足足五年
2020年03月16日07:00

當錫
當錫

  都說NBA選秀是一場賭博,並不完全對,因為NBA球隊往往會提前做足準備,比如獨行俠在2018年搞定當錫,就並非心血來潮,而是經過了長時間的謀劃,期間不乏動盪和曲折。《The Athletic》記者Tim Cato和Sam Amick聯合撰文,揭秘了獨行俠的所謂“5年當錫計劃”。

  20年前,在德國的葡萄酒之鄉,獨行俠挖掘了後來的隊魂奴域斯基;20年後,在馬德里,獨行俠又發現了一位來自東歐的天才。據悉,來自斯洛文尼亞首都盧布爾雅那的當錫在13歲時就引起了達拉斯高層的注意。他們當時是如此興奮,以至於需要躲進酒店,掩飾自己的激動情緒。

  2017年9月

  羅貝爾托-卡爾梅納迪(Roberto Carmenati)當時並未前往伊斯坦堡觀看歐冠淘汰賽,他待在家裡觀看歐錦賽直播。多年前,身為獨行俠的國際球探,他第一次聽說了當錫。如今,在見識到17歲的當錫率領斯洛文尼亞奪得首個歐洲冠軍時,他就確信:“是他,錯不了。”

  在家中看到當錫在對陣拉脫維亞的比賽中拿下27分後,卡爾梅納迪給獨行俠國際球探總監阿維達斯-帕斯迪拉維杜華茲迪斯(Alvydas Pazdrazdis)和人事主管東尼-朗素尼(Tony Ronzone)發去短信寫到:“盧卡打球就像在變魔術似的,他就是我們要找的人,是本屆最值得關注的新秀。”

  朗素尼並非普通人。任職國際球探30餘年,他走訪了近10個國家,從2012年開始為獨行俠工作,在挖掘外籍新秀方面堪稱內行。

  上世紀90年代末,朗素尼曾在意大利北部生活過,當時的他常驅車2小時前往盧布爾雅那。有一天,一位老友突然告訴他,當地有一個12歲的小孩在籃球場鶴立雞群。但直到後來他的名字反復被提起,並加入皇馬青訓梯隊,卡爾梅納迪和朗素尼才開始認真關注當錫。

  朗素尼首次實地考察當錫是在2013年的西班牙小帝王杯青年錦標賽上。他回憶說:“當我看完全場,我腦海里都在想,‘哇,這個孩子好特別啊。’”隨後,朗素尼開始致電歐洲各位名帥,對當錫瞭解越深,興趣越濃。

  獨行俠上下對當錫加盟NBA後堪稱光速的進步並不意外。有一個段子:2016年NBA季前賽,皇馬受雷霆之邀前來,當時年僅17歲的當錫曾在暫停時找到皇馬教練巴勃羅-拉索,主動請纓防守韋斯卜克。這個故事也被朗素尼拿來和同事們分享。

  於是,在卡爾梅納迪發出短信後不久,帕斯迪拉維杜華茲迪斯給他下達了指令:全程追蹤當錫。

  2018年5月

  獨行俠時運不濟,在當年的樂透抽籤中以聯盟倒數第三的戰績僅抽到第5順位。小尼爾遜和朗素尼意識到,要想得到當錫,他們可能得借助於交易,同時要隱瞞自己的意圖。

  於是,在其他球隊高管雲集芝加哥觀看聯合試訓之際,小尼爾遜和朗素尼已連夜飛赴歐冠準決賽舉辦地,塞爾維亞的貝爾格萊德。他們此行極其隱秘,為防止被人發現,二人沒有在常規的酒店下榻,因為那裡會聚集著很多歐洲球隊的經紀人和高管。二人直接購買了比賽場館第二層的座位,並特意在比賽快開打時才姍姍來遲。每天,二人都窩在朗素尼好友Sesir Moj自己開的餐廳吃飯。為了掩人耳目,二人在比賽還沒結束時就溜出了場館,沒看到當錫舉起歐冠MVP獎盃。

  當錫的表現看在眼裡,二人卻有了種苦樂參半的感覺。“那時我們覺得我們有很大概率沒法得到盧卡了,”朗素尼說,“但同時,我們也是唯一派出高層到現場考察盧卡的NBA球隊。”

  2018年6月

  獨行俠高層欣喜地發現,當錫的選秀行情竟然在下跌。首先,有人懷疑當錫的運動能力已達上限,有人對他的身材和飲食習慣提出質疑,畢竟在皇馬最後一季,當錫大幅增重,身高2.01米的他體重卻達到104公斤,他的“職業態度”也很可疑。

  此外,美媒在當年4月初曾撰文表達了對當錫的擔憂:早已在皇馬賺大錢的他會否失去進取心?文中提到當時的當錫就已開始和人爭論:“藍色的電動版保時捷Panamera是否是最漂亮的車?”貌似這個年輕人未登陸NBA就已開始花天酒地了。

  但當錫的經紀人、BDA體育的比爾-達菲和獨行俠關係密切,他打消了獨行俠的顧慮。朗素尼也表示:“盧卡的職業態度不會令我困擾,我看到的是一個13歲的孩子背井離鄉來到西班牙,學會了獨立生活,成為了職業球員。一旦比賽開始,這個孩子就明白該全力以赴。”

  2018年選秀夜

  在選秀大會開始前30分鐘,小尼爾遜和朗素尼踱步走出“作戰室”,來到美航中心場館一處僻靜的房間內。當時對他倆而言只差最後一步,如何說服老闆古賓。

  畢竟,在5年前,當小尼爾遜將當時還籍籍無名的阿德托昆博推薦給古賓時,卻遭到後者否決。當時的獨行俠急需即戰力,為此他們選擇向下交易選秀權。但小尼爾遜不知道的是,看到阿德托昆博成為超巨,古賓曾多次公開攬責,並稱不會再無視小尼爾遜對於外籍新秀們的推薦。

  於是,問題只在於如何得到當錫。當時,獨行俠高層確認當錫不會在前2順位被選走,畢竟太陽已鎖定了艾頓(儘管時任教練科科什科夫曾是當錫在斯洛文尼亞男籃的恩師),帝王也對杜克前鋒巴格利頗感興趣,並擔心當錫會影響霍斯的發揮。朗素尼回憶說:“我們當時明白必須和鷹隊合作,他們擁有首輪第3順位,只是我們不清楚鷹隊的計劃。”

  其實,鷹隊總經理特拉維斯-施倫克曾在2009年作為勇士高層一員,參與選中居里,如今面對“小居里”特雷-楊,他不可能不動心。據悉,當時鷹隊內部對於選擇當錫還是楊基本是五五開,正是獨行俠的報價打破了平衡,他們在交易中提供了2019年受保護首輪簽(後來兌現為雷迪什),而重建中的鷹隊也垂涎這額外的資產。

  選秀夜當晚,卡爾梅納迪回到意大利家中徹夜未眠,他不敢向達拉斯詢問消息。直到Twitter上蹦出新聞,他才得知獨行俠搞定了當錫。如今回想起來,卡爾梅納迪仍會由衷地感慨:“這是我人生中最美妙的夜晚之一。”

  (魑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