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看完《安家》《完美關係》就會生氣?丨內行看門道
2020年03月16日19:09

原標題:為什麼看完《安家》《完美關係》就會生氣?丨內行看門道

電視劇《安家》《完美關係》陸續進入尾聲。兩部收視率攜手破2的作品,在播出期間貢獻了諸多熱搜。如果說“原生家庭”、“代際矛盾”用真實的筆觸,赤裸裸地揭開了社會現實的殘酷,“白蓮花”、“傻白甜”、“第三者上位”則極大考驗了觀眾對智商的忍耐力。

近日,電視劇《安家》、《完美關係》陸續進入尾聲。兩部收視率攜手破2的作品,在播出期間貢獻了諸多熱搜話題,但不少網友卻吐槽這兩部劇“每天看,每天生氣”。其中,“房似錦媽媽”、“邦尼媽媽”均因極度重男輕女,以及對女兒的無底線壓榨,出人意料地超越主角勢頭,成為繼樊勝美媽媽、蘇大強之後的又一網紅角色、而《安家》中待長輩去世後再賣房的無良外甥,《完美關係》中婚內出軌卻倒打一耙的渣男前夫,都成功刷新了觀眾的“憤怒”底線。

熱播劇生氣值排行

新京報製圖 陳冬

1《安家》

生氣值:★★★★★

原因:

①原生家庭:★★★★

房似錦的媽媽潘貴雨因嫌棄房似錦是女兒,在她出生時便險些將她扔到井中溺死。在房似錦考上大學之後,媽媽卻一心想要她嫁人打工,於是把她的錄取通知書撕毀,導致房似錦未能名正言順地成為大學生。而房似錦工作之後,潘貴雨更是時刻壓榨她,不僅去單位一次次逼她給弟弟付首付、還房貸,還用爺爺生病騙她給家裡打錢。

②晚輩不孝:★★★★

房似錦的客戶宋爺爺和江奶奶是一對相濡以沫的老夫妻,但在賣房過程中遭到同為房主的外甥兩家阻撓。而宋爺爺也在此時病情突發住院搶救,但兩個外甥還是百般理由拖著不簽字。直到宋爺爺和江奶奶去世,兩個外甥卻興衝衝開始賣房,只為了多分一份錢。

③第三者插足:★★★

徐文昌的客戶闞先生與闞太太在上海白手起家,在闞先生炒股虧得一屁股債的時候,闞太太拿出自己的私房錢幫助丈夫;創業初期,闞太太帶著老大,懷著老二,和闞先生一起奔波。但生意走上正軌後,闞太太選擇在家相夫教子,伺候老人,闞先生卻出軌,並為第三者買房作“封口費”。

2、《完美關係》

生氣值:★★★★

原因:

① 原生家庭:★★★

邦尼出生於重男輕女的農村家庭,上大學的學費都是靠自己打工賺取。雖然成績優秀,但邦尼父母卻只想著給弟弟籌學費,而讓邦尼隨便讀個學校早早賺錢。等工作之後,邦尼母親又來找她要錢,提出讓她給弟弟10萬輔導費。

② 低智商人設:★★★★☆

公關菜鳥江達琳繼承了父親的公司,不僅業務實力弱,做事不經思考,還在初期做出一系列的低智商蠢事。例如不顧老師勸說與甲方客戶經理談戀愛,導致公司利益受損;當她的朋友被集團即將合作的大股東性騷擾時,江達琳瞞著所有人發公關稿,導致同事的努力全部前功盡棄。

③ 第三者插足:★★★★

二十四孝“軟飯男”崔英俊背叛妻子斯黛拉,婚內出軌,但為了分斯黛拉的財產,崔英俊竟然倒打一耙,污衊妻子對他不忠,並向她索要撫養費。

——最生氣:原生家庭、代際矛盾——

原因:貼近現實,易產生共鳴

《安家》播出後,丁嘉麗飾演的潘貴雨成為熱搜專業戶。她並非這部劇的主角,但與孫儷僅有的幾場對手戲,每次都精準戳中觀眾的“氣”點。有網友在微博打卡“今天房似錦媽媽去世了嗎?”;還有觀眾坦言,若潘貴雨最終“洗白”,就組團去編劇微博下吐槽。而《完美關係》中重男輕女、壓榨女兒的邦尼媽媽幾乎與潘貴雨如出一轍,不出意外地也成為了被網暴的對象。

從《都挺好》的蘇大強、《歡樂頌》的樊勝美媽媽,到如今的潘貴雨、邦尼媽媽,涉及原生家庭、代際矛盾、不忠不孝的劇情,往往能輕易擊中各年齡層觀眾的憤怒底線。究其根本,其故事背後殘酷的真實,是引起觀眾共鳴的重要原因。據悉,大多數編劇在寫都市劇的時候,往往會大量走訪真實故事。例如孫儷就曾在採訪中提到,房似錦真實原型人物的媽媽也對她並不友好;《都挺好》播出期間,也有大量受原生家庭影響的真實故事被曝光。

“現在很多故事寫原生家庭,除了跟風以外,也是因為這類故事大多取材真實,更容易觸動到大家的點。”編劇C表示,每個人都有父母,但並非每個家庭都幸福。重男輕女、早早輟學的故事,在當代的農村依舊存在;代際矛盾、父母過度干預子女,在都市里更是比比皆是,“觀眾對房似錦媽媽產生的憤怒,有時並非只是為了劇中人物不忿,更多是對這種過於真實的社會現象感到不滿和無力。”

—— 最無語:低智人設、壞人上位——

原因:年輕觀眾趨向人格獨立

今年年初,《下一站是幸福》中宋茜飾演的賀繁星曾因“人設崩塌”被罵上熱搜。劇中,她為了讓男主快速忘記自己,莫名其妙接受男二號開始新的戀情,但同時又與男主曖昧不清,成為“綠茶”的新代表。而《完美關係》播出後,佟麗婭飾演的江達琳則用“低智商”、“戀愛腦”再次刷新了“傻白甜”的新高度,以至於不少網友對佟麗婭的演技也提出不滿。

如果說“原生家庭”、“代際矛盾”用真實的筆觸,赤裸裸地揭開了社會現實的殘酷,“白蓮花”、“傻白甜”、“第三者上位”則極大考驗了觀眾對智商的忍耐力。陳數在接受新京報記者專訪時曾表示,在30多歲的時候,她曾想像自己40歲時是不是沒戲可演。“但現在我們還是有很多機會。觀眾開始欣賞到成熟女性的魅力,對她們產生興趣,這也會激發創作者去開發這一類型的故事。”

劇評人“匹諾曹”也表示,當下年輕觀眾崇尚獨立,人格獨立、經濟獨立、情感獨立,《我的前半生》中的唐晶、《完美關係》中的斯黛拉等女二號出人意料地“喧賓奪主”,無疑均與其職場女強人的獨立形象相關,“自由獨立,不依靠任何人,擁有強大的心智和能力,這才是當下年輕人期待的模樣。現在真實的職場確實不乏江達琳這樣的人,但電視劇把這樣生活中令年輕人不解,甚至不恥的形象,塑造為主角,並逐漸通過成長為其‘洗白’,這是觀眾‘生氣’的原因所在。”

編輯 佟娜 校對 趙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