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海南“黑老大”:不惜人命斂財25億,昔日連名字都是“禁忌”,如今被判死刑
2020年03月15日12:47

  原標題:起底海南“黑老大”:不惜人命斂財25億,昔日連名字都是“禁忌”,如今被判死刑

  來源:環球人物

  作者:阿曄

  昔日令人聞風喪膽的“黑老大”黃鴻發,不知有沒有想過自己會落得如今的下場。

  3月11日,海南省建省以來第一大涉黑案進行了二審宣判。穿著防護服,戴著口罩、護目鏡,黃鴻發聽到了自己的死刑消息。

·黃鴻發(中)在二審現場
·黃鴻發(中)在二審現場

  早在兩個月前,海南省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就對他作出了一審判決:判處其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故意傷害罪、行賄罪等17項罪名,數罪並罰,決定執行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黃鴻發不服,遂提出上訴。然而,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經過二審,維持了對他的一審判決。

  多年來,以黃鴻發為首的“鴻發幫”可謂作惡多端。該案成為海南省建省以來海南法院受理的組織成員最多(196人)、盤踞時間最長(30年)、攫取非法利益最多、社會影響最大、社會高度關注的案件。

·黃鴻發團夥在二審現場
·黃鴻發團夥在二審現場

  不惜人命,只為斂財

  上世紀80年代末,黃鴻發開始在海南昌江惡名初顯。

  起初,他和黃鴻金、黃鴻明、黃鴻波(已死亡)還只是作風蠻橫,時不時利用父親黃應祥任昌江建委建安組組長的公職身份,和人逞兇鬥狠。後來,他們哥幾個開始大量結交社會混混,通過開設“地下賭場”、搶占“地盤”、收“保護費”等非法手段斂財。

  有了錢,他們就開始豢養更多打手、馬仔,並不斷吞併昌江地區的其他“幫派”。到了1991年,黃鴻發的惡勢力已經逐步形成規模,坐大成勢。

  隨後,黃鴻發及其家族愈發肆無忌憚。1995年,為了打擊在昌江開設賭場的競爭對手,他竟然組織手下的馬仔直接將薑某某打成重傷。

  這起惡性犯罪案件的發生,標誌著以黃應祥、黃鴻發、黃鴻金、黃鴻明為組織者、領導者,以黃氏家族宗親勢力為紐帶的黑社會性質組織正式形成。

·警方抓獲黃鴻發
·警方抓獲黃鴻發

  此後,他們長期盤踞昌江,公然挑釁國家法律底線,非法採礦、強迫交易、敲詐勒索、暴力圍標、持械持槍、聚眾鬥毆、尋釁滋事……各種壞事做盡。

  為了謀取暴利,他們壟斷了昌江地區的賭場、鐵礦、混凝土、石場、砂場、廢品回收、娛樂場所、農貿市場、啤酒銷售、煙花爆竹、土建工程、摩托車銷售、典當行、駕校等多個行業、領域的市場。

  而在如此大規模的壟斷背後,是他們令人脊背發涼的可怕手段。

  拿廢品回收來說,黃鴻發要求昌江所有的廢品回收站必須將廢品賣給他指定的收購商,所得的利潤也必須和他五五分成。

  “如果不配合,就會遭到打砸。”昌江的一名廢品收購站老闆說,“就連街邊的小賣部每個月都要交納幾百元的‘保護費’。”

  也有人試圖反抗過這股惡勢力,但慘遭報復。

  據澎湃新聞報導,曾在昌江從事水產品批發的李淑惠(化名)稱,2000年,黃鴻發為壟斷市場,便派人來搶奪她的生意。雙方沒談攏,對方便派人將她年僅17歲的兒子謝孝成連捅六刀,最終因搶救不及死亡。兒子臨死前還拉著李淑惠的手,不斷勸她“不要再做淡水魚生意了”。

  李淑惠因此精神崩潰,摔下高台,左腿留下殘疾。她們一家人搬離了原來的住處,再沒碰過淡水魚生意,還將其餘兩個孩子送到外地避禍。

  而殺害她兒子的三名男子,據《南國都市報》在2009年9月22日的一篇報導中稱,陳某在案發後便被公安機關抓獲,劉某在潛逃9年後落網,而文某當時還在潛逃。

  直到去年初,李淑惠在網上看到黃鴻發犯罪集團被警方搗毀的消息,團夥主要成員中,文某的名字赫然在列。

  “合法商人”與“保護傘”

  “鴻發幫”常年為非作惡,欺壓百姓,在昌江惡名遠颺。當地人在很長一段時間內“聞黃色變”,甚至連黃鴻發的名字都成了一種“禁忌”般的存在。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黑勢力團夥,也動起了“漂白”自己的心思。

  早在2003年,黃鴻發家族就註冊成立海南昌江鴻啟實業有限公司,主要涉足昌江地區的礦產、砂石、運輸等行業。兩年後,鴻啟公司競拍購得破產企業叉河水泥廠。

  從2013年開始,他逐步以企業管理模式對所屬產業進行轉型漂白,參股或者直接參與經營的公司有38家之多,涉及的產業包括礦產、房地產、典當、娛樂、餐飲等。

·警方在黃鴻發家中繳獲的部分財物。
·警方在黃鴻發家中繳獲的部分財物。

  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儘管經過多年的運作,黃鴻發表面上將自己從“黑老大”漂白成“合法商人”,但實際上,他所做的事情本質上並沒有太大的變化,依舊是“以黑護商”“以商養黑”,即利用“鴻發幫”在當地的壟斷地位,使得這些公司能夠攫取巨額非法收益,再用於支持組織的運行和發展。

  這讓黃鴻發團夥“黑”得越來越組織化。他們不僅製訂了嚴密的入會幫規及招募團夥成員的固定程序,還形成了明確的組織紀律和活動規約:

  成員必須服從黃鴻發、黃鴻明、黃應祥、黃鴻金的命令,不得挑戰黃氏家族的權威,違反者給予開除、趕出昌江地區等懲戒;

  非法收益由組織者、領導者掌控並分配,組織成員未經允許不得從事相關經營活動;

  組織成員按行業進行管理,下級服從上級。

  像黃鴻發這麼老奸巨猾的狠角色,自然懂得“恩威並施”的道理。他給組織成員配備統一服裝、繳納社保、提供集體食宿,還會定期組織緊急拉練。一系列操作下來,他在組織內部的地位很是穩固。

  與此同時,他也不忘發展外部勢力。一種方式是以非法收益為誘餌,引誘、拉攏、收買當地的領導幹部,讓他們成為他的“保護傘”;另一種方式是“買官”,直接在黨政機關中安插親信、扶植代理人。

  被他腐蝕墮化的領導幹部包括:昌江縣縣委原常委、原公安局局長麥宏章,昌江縣原副縣長周開東,昌江公安局原政委陳東、原副局長王忠東、原副局長蘇東彬、原刑警大隊大隊長鍾海東,縣水務局原副局長黃海平……

  正是在這些“保護傘”的幫助下,黃鴻發得以逃避偵查打擊,導致其涉黑組織如此猖狂,在昌江實施違法犯罪活動近30年。

  “鴻發幫”的覆滅

  黃鴻發團夥的惡行驚動了中央巡視組。

  2018年10月,海南省公安廳根據中央巡視組、海南省委巡視組移交的線索,從相關警種和部分市縣公安局抽調11名精幹警力,成立專案組,指定由瓊海市公安局異地管轄,對黃鴻發團夥開展秘密偵查。

  2019年1月6日晚,令人緊張又激動的超級大抓捕開始。海南省公安廳從全省抽調警力1210餘人,車輛300餘輛,分兩批對黃鴻發團夥開展集中統一收網行動,當時到案179人。

  之後,海南省公安廳召開新聞發佈會時,發佈“撲克牌”通緝令,向全社會公開通緝尚未到案54名涉案犯罪嫌疑人。通緝令發佈31個小時內,就有27名在逃成員主動投案自首。可見這場大抓捕的震懾力之強。

·撲克牌通緝令
·撲克牌通緝令

  警方還在抓捕現場扣押302.56萬元、查封涉案公司、個人名下房產167套。經後續核查,這些涉案財物的總價值高達25億餘元。

  2019年8月17日,“海南警方”官方微博、抖音號等發佈視頻,公開了這25億的涉案財物。

  視頻中,空地上停放著一排排保時捷、奔馳等豪車;桌面上擺放著槍支、子彈、大量銀行卡和存摺、價值不菲的玉白菜、價值數十萬元的名表,以及至少10本房產證。隨便翻開一本存摺,存款金額都在25萬元至40萬元不等。

  目前,這25億餘元涉案財物已交由組成的資產處置小組另案處置。

  除了瘋狂斂財,黃鴻發團夥的刑事犯罪更是高達53起,共造成2人死亡、3人重傷、13人輕傷、5人輕微傷的嚴重後果。

  2020年1月13日上午,海南省一中院對黃鴻發涉黑案及其“保護傘”進行一審公開宣判:

  黃鴻發被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黃鴻明被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並限製減刑;

  黃應祥、黃鴻金等187人以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聚眾鬥毆罪、敲詐勒索罪被分別判處有期徒刑二十五年至一年不等刑期。

·一審現場
·一審現場

  昌江縣縣委原常委、原公安局局長麥宏章,昌江縣原副縣長周開東等7名“保護傘”,以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受賄罪、濫用職權罪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至二年半不等刑期。

  隨後,黃鴻發以一審判決認定其犯罪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量刑過重為由,提出上訴。

  經二審審理後,海南省高院認為,一審判決認定的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定罪準確,量刑適當,審判程序合法,決定維持黃鴻發的死刑。

  善惡終有報,壓在人民群眾心口的一塊大石頭終於落了地。

  隨著掃黑除惡鬥爭深入,法律之網正通過製度建設被織得越來越密。只要有人試圖淩駕於法律之上,那麼等待他的必將是法律的嚴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