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最讓人擔心的非洲,為何至今新冠確診病例較少?
2020年03月14日10:03

原標題:疫情下最讓人擔心的非洲,為何至今新冠確診病例較少?

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以來,全球公共衛生專家們一直在發出預警:新冠肺炎疫情對非洲大陸是一個“重大威脅”——原本就相對脆弱的衛生系統,還面臨著瘧疾、HIV、伊波拉等傳染病威脅。在此基礎上,一旦爆發新冠肺炎疫情,非洲國家的應對能力“最令人擔憂”。

非洲疾病控製與預防中心(ACDC)主任約翰·肯格鬆也指出,如果不能及早發現和控製新冠病毒的傳播,非洲國家將面臨重大風險。

據人民網報導,截至目前,已有15個非洲國家報告了新冠肺炎確診病例,總計超過150例,其中埃及、摩洛哥各報告1例死亡病例。“150”,相較於意大利、韓國等目前疫情形勢嚴峻的國家,這個數字似乎並不突出。有人質疑,為何最讓人擔心的非洲大陸至今確診案例都比較少?這其中是否有埋藏重大隱患的“水分”?

疑問焦點:案例少,是沒檢測到?

世衛組織非洲區域辦事處官員瑪麗·斯蒂芬日前稱,她相信目前非洲的確診病例數量“是準確的”,全非洲現在至少有400多人做了新冠病毒檢測。“我不認為這個(確診病例)數據是(實際病例的)一種低估。”斯蒂芬稱。

“永遠都存在遺漏病例的可能性。即便在英國,這種可能性也是被承認的。”英國愛丁堡大學流行病學家馬克·伍爾豪斯稱,考慮到非洲疫情防控意識的提高及其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情況,說明非洲大陸並沒有發生未被檢測到的大規模疫情。“如果有像意大利或伊朗一樣的大規模疫情,不管出現在非洲哪裡,我相信現在都已經有足夠引人注意的死亡病例數字了。”

▲當地時間2月6日,塞內加爾達喀爾,巴斯德研究所的科學家們在安全實驗室中研究新冠病毒。圖據《時代》

ACDC主任肯格鬆表示,存在未檢測到的病毒傳播情況也是可能存在的,而“隨著檢測能力的提高,時間會告訴我們答案”。他補充道,非洲各國現在都高度警惕,監控和快速響應系統都已就位,“一旦有病例,我相信能迅速檢測到並報告。”

而國際權威期刊《柳葉刀》一篇關於非洲國家應對新冠肺炎疫情研究的作者、法國索邦大學EPIcx實驗室研究主任維特多利亞·卡利紮稱,一系列因素都可能導致非洲病例數量少。卡利紮表示,新冠病毒的一個特點就是感染者可能並無症狀,而這自然會造成檢測到的病例數少於實際感染人數,而非洲當地的檢測能力也可能是案例數量少的因素之一。

▲當地時間3月3日,防疫人員在尼日利亞國際機場準備檢測到港的境外乘客。圖據ERR

據卡利紮對300個早期的新冠病毒國際傳播病例分析,約60%的感染者都在檢測中被遺漏。另據加拿大多倫多大學阿什莉·圖特教授的研究顯示,在意大利,輸入病例和社區傳染病例中的27-75%都沒能被及時檢測到。

非洲大陸積極的疫情防控舉措

英國倫敦衛生與熱帶醫學院(LSHTM)吉米·惠特沃思教授認為,還有一個可能是非洲國家執行的防控舉措起到了作用。世衛組織和ACDC、美國疾控中心(US CDC)聯合在非洲多座機場及其他入關通道都採取了舉措,做了很多工作。

盧旺達召集了即將畢業的醫學生在各機場進行旅客篩查工作。儘管盧旺達目前還沒有確診病例,但在其首都基加利,民眾上公交車前必須先在站點安裝的水龍頭前洗手;在尼日利亞的最大港口城市拉各斯,民眾進入銀行等公共場合都要進行體溫檢測,使用手部清潔消毒劑;肯尼亞於13日報告了該國首例確診病例,但在此之前,首都內畢羅早已準備好了一個有120個床位的隔離中心。

尼日利亞衛生部門官員告訴CNN稱,尼日利亞成功應對伊波拉的經驗,使其為應對新冠病毒這樣的新興病毒疫情做好了準備,“反應相當迅速”。尼日利亞疾控中心(NCDC)主任伊科維祖稱,他們有一個經驗豐富的強大團隊,並稱,“國家應對系統確實奏效,在(感染病例)進入尼日利亞的48小時內,我們就發現了病例,進行了檢測,並將其隔離。”他指出,伊朗和意大利的第一例確診病例被隔離時,該名患者早已有了廣泛的社會接觸。

而在非洲前三大經濟體的南非,截至當地時間3月12日11時,該國共確診17例新冠肺炎感染病例,較前一日新增4例。民眾現在可以去私營的實驗室,以75美元的價格付費做新冠病毒檢測。

非洲國家的“特殊應對力”

CNN報導稱,出人意料的是,面對新冠肺炎疫情,非洲國家看似脆弱,但可能又比其他更為發達國家多擁有一種特別的“應對力”。

世衛組織指出,非洲只有為數不多的幾個國家的衛生系統,能應對大規模的新冠病毒傳播。據《新科學家》報導,為此, 世衛組織迅速行動,提高非洲國家的新冠病毒檢測能力,訓練醫療工作人員。

▲當地時間3月2日,塞內加爾達喀爾,巴斯德研究所工作人員正準備進行新冠病毒檢測。圖據法新社

1月底的時候,非洲大陸只有南非和塞內加爾兩個國家的實驗室有能力進行新冠病毒檢測,而現在,40多個國家都擁有了自主檢測能力。其中大多數國家有100-200個檢測試劑盒,當然,這隻是個開始。

“有一些總比什麼都沒有好。”英國流行病學家馬克·伍爾豪斯教授稱,隨著病毒的進一步傳播,這些國家可能將需要更多的試劑盒。

ACDC主任約翰·肯格鬆告訴CNN稱,非洲現在面臨兩個挑戰,即快速發現病例的能力、控製病毒傳播的能力。他表示,在非洲,沒有幾個國家的醫院,具備新冠肺炎患者所需的呼吸支援系統並診治大量病人的能力。因此,“非洲國家別無選擇,必須快速發現和控製病毒”。肯格鬆舉例稱,剛果民主共和國當前還有伊波拉疫情和地區衝突,一旦不能快速發現和控製病毒傳播,其脆弱的衛生系統就會瞬間超載癱瘓。

此外,非洲在抵抗新冠疫情中還有一個巨大的風險,當地衛生系統將不得不從現有的應對瘧疾、麻疹等疾病中轉移注意力,分散醫療資源。據肯格鬆介紹,2014-2016年的伊波拉疫情期間,非洲上萬例死亡都是由於醫療資源被轉移和牽製而造成的。

但另一方面,比起歐洲及其他更為發達的國家,非洲國家的人口結構更年輕。英國人口的中位年齡是40.2歲,而在非洲人口最多的國家尼日利亞,其人口的中位年齡為17.9歲。世衛組織非洲區域辦事處官員斯蒂芬指出,新冠病毒對於年齡大的人造成的風險比年輕人大。

紅星新聞記者 王雅林 林容

原標題:《疫情下最讓人擔心的非洲 為何至今新冠確診病例都比較少?》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