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年傳奇路寫下最終章?這一次要說再見了嗎?
2020年03月14日16:12

卡達
卡達

  兩天前,阿特蘭大鷹與紐約人比賽的最後時刻,菲利普斯場館的球迷已離去大半。

  可無論是無意早退還是有意在期待神奇的發生,終究會有願意留到最後的人。正如曾讓無數提前退場的球迷抱憾終生的麥基迪時刻那樣,歷史告訴過我們值得見證偉大瞬間的往往正是甘心支持主隊到終點的那一小部分。

  回到賽場之上,約翰-科林斯率先動員場邊的球迷們為一個老兵報以掌聲與歡呼,隨後在全場的熱烈致意中,卡達重新登場。

  此時距離比賽結束還有19.5秒,而NBA決定停賽的消息也已經在人群中散播開來。這樣的時刻鷹隊教練皮雅斯決定換上卡達目的何在十分清楚,所有人都知道這最後的19.5秒對於卡達而言意味著什麼。

  鷹隊全場最後一次進攻,特雷-楊幸運的送出了或許會成為他生涯最有意義的一記助攻。卡達站在弧頂,接到傳球後他順勢起跳,出手,三分命中,一氣嗬成。

  這記被離情別緒所填滿的三分炸開了無聲的空氣,也炸在了在場每個人的心頭,然後是新一輪更猛烈的歡呼與呐喊。當僅剩的時間默默走完,卡達同隊友與對手逐一擁抱,之後他站在場中央雙手指向為他呐喊的球迷們。儘管此時的人數與設想中的告別相差甚遠,卡達仍然激動感恩,中年男人的快樂就是如此簡單純粹。

  那記三分,真的會是卡達生涯最後一役?倔強到不願接受老兵如此謝幕的絕不止屏幕前的你我,史提芬-居里在賽後發推感慨:

  “真不希望今天是我們最後一次看卡達上場比賽,他太酷了。”

  入樽名將之間的惺惺相惜引人感慨,但最終能決定卡達未來何去何從的還是只有他自己。卡達眼泛淚光的接受了採訪,他說高比給了他說退役的勇氣,儘管很突然,可他願意接受現在的情況,籃球對他一直都很美好。當情緒平靜下來,卡達在社交媒體的更新也更加豁達——感謝這段22年的旅途,感謝你們這些年的愛和支持。

  此前,亞當-施華宣佈NBA停賽將至少30天,但鑒於當下蔓延的疫情推測這個數字無疑太過樂觀。NBA何時複賽實則遙遙無期,結合卡達賽季開始前“這是我最後一個賽季”的承諾以及此時字裡行間的表達,大概這就將是他生涯最後的結局。

  22個賽季,橫跨90、00、10以及20四個年代。前無古人,後也難有來者。整個職業生涯文斯-卡特徵戰了1541場比賽,場均可以得到16.7分4.3籃板3.1助攻1偷球0.6封籃,八次入選全明星,兩次入選最佳陣容。

  可如果沒有故事與情感澆注,再長的年份最終也只是空洞的數字。在這個節點為卡達的生涯做一個總結,他最令人感到欽佩的僅僅是漫長的職業生涯嗎?

  北卡學霸,家境殷實,音樂才子,當一個年輕人身上有著這些標籤你很難將其未來與籃球聯繫在一起。

  那是1998年,21歲的卡達。他放棄了成為音樂家這更體面的身份,卻不畏艱苦與危險投身職業籃球的賽場。那一刻,傳奇因熱愛而開始。

  2000年,卡達一生中最光彩閃耀的年份。他貢獻了被奉為永恒經典的表演問鼎入樽大賽,名噪四方。同樣是那一年,他在奧運會上飛躍法國中鋒維斯,驚世一扣堪稱對後者職業生涯的“謀殺”。

  這些鏡頭加深著卡達的熱愛。2001年季後賽與艾佛遜血戰七場無疑是卡達成就感最強烈的一次季後賽之旅,因對手的偉大而成就了自身的高度,卡達遺憾卻不沮喪,他相信未來有很多機會待他衝破壁壘。

  彼時24歲的卡達並不明白瞬息萬變的聯盟,未來不會總有機會。隨著卡達的受傷速龍戰績每況日下,低谷中他見識到了人心冰冷。美媒的輿論引導以及球迷的冷嘲熱諷,讓失望的卡達與速龍的關係破裂,他曾以為註定要和速龍攜手走到終點,但生活欺騙了這個單純的少年。

  奔向新澤西的卡達經歷了衝攀高峰的四個半賽季,其中面對速龍的絕殺更被評價為最絕情的報復。五年,是否足夠忘記一段不歡而散的經歷?當速龍建隊15週年的慶典向卡達發出的邀請被其斷然拒絕,卡達用行動給出了這個問題的答案。

  事實上,此時32歲的卡達已經成為了過氣的UFO,數據跌至生涯最低沒有了此前的意氣風發。但他不願原諒速龍,他還在和自己較勁。這樣的心態也讓卡達沒能掌控住自己的命運。2010年東岸決賽,卡達第四場和第五場總共僅得到11分,這個時候奧蘭多沒有英雄卡達,唯有一個用毛巾掩蓋失落的落魄男人。

  迎接之後的卡達的是一段艱辛的輾轉流離的漂泊之路,他徹底失去光環,失去關注,失去稱讚,備受煎熬的幾年讓卡達的心境與此前大不相同。2014年,37歲卡達同過往講和。在速龍建隊20週年的慶典上,聆聽上萬球迷的掌聲卡達向全場觀眾揮手致意、潸然淚下。

  儘管NBA多年來無數催人淚下的場景此起彼伏,但老卡達與速龍在形同陌路後重新擁抱彼此,仍不失為NBA過往二十年最感人的瞬間之一。

  時光溜走的那幾年的卡達與其巔峰相距甚遠,可更加成熟的他對生涯有了更清晰的規劃,也映射出熱愛籃球的赤誠之心。

  不是每個生涯末期的老將都能很快接受角色的轉變,至少卡達的師兄和偶像米高佐敦並沒輕鬆做到。在巫師第二次復出之後,幾近40歲的佐敦依然好勝如狂,他無法忍受平庸,因此常逼迫隊友同他一起去分析錄像並在賽後加練。

  佐敦的好勝心從不以歲月而轉移,這也許正是他堅持下去的動力。然而卡達並沒有選擇這樣的方式,他不端著高高在上的架子,更不以過來的人的姿態去同後輩相處。卡達潛心思考如何改變自己的定位,這最終幫助他成功轉型。

  但試著放下的同時老卡達也學著堅守,他守護的是內心不被外界撼動的標尺。

  生涯最後幾年的卡達放棄了多支季後賽球隊的召喚,其中包括衛冕冠軍金洲勇士的邀約。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卡達仍願做那股清流,不為冠軍低頭的他從帝王到鷹隊,相比一個貢獻有限的冠軍去幫助這些年輕隊伍建立文化更令他感到快樂。

  歲月洗練讓卡達活得通透,冠軍並不能判定一個人的成功與否,這不僅關乎生涯末期為尊嚴的放手一搏,更是他對“不忘初心”四字的完美詮釋。

  1998-2020,歲月未曾放緩它的腳步。卡達,這個因早年飛天遁地打法被批判傷害身體,並真切經歷過大傷的男人有著被謹慎看待的生涯時長,但歲月苦旅中他送走了一個又一個老友,有的前一秒還同他緬懷青春,下一秒卻天人永隔。這其中複雜的情感難以被外人感同身受。留下的只是一個始終負重前行沒有後退的卡達,在困厄中漸漸成為行走的活化石。

  直至此時,魯迪-高拔加速將整個NBA推向寒冬,也意外間接改寫了活化石的運動軌跡。2000年,卡達因法國中鋒而成名;2020年,他也因法國中鋒而謝幕。緣起,緣滅。人生一夢二十年,物是人非恍然間,這似乎就是命運的安排。

  43歲的卡達帶著或幸福或遺憾的眼淚告別了這個舞台,正式宣告一個時代的落幕。熱愛支撐了他一路前行,卻不給我們更多的時間同他好好說聲再見。

  也許,他本身就不是一個喜歡告別的人。

  (薑子昂)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