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期里的留校生:從焦慮到自律
2020年03月14日21:48

  原標題:假期里的留校生:從焦慮到自律

  隨著“封校”和延期開學的全面實行,很多留校生開始出現焦慮情緒。如何做好學生的心理疏導,如何保障疫情期間留校生的生活、學習,成為各高校不得不面對的問題。

  “驚蟄”過後,氣溫正在逐漸回暖,各地春天的氣息也愈發濃鬱。南開大學校內,路邊的花兒已在漸漸盛開。

  “往常這個時候,校園早已經熱鬧起來,大家會脫去冬裝,享受春天的溫暖。” 南開大學大二學生劉妍緒說,但受疫情影響,學校封閉,開學延期,校園里只有為數不多的假期留在學校里的學生和老師,顯得很冷清。

  在此期間,劉妍緒這些因為備考、科研、實習等原因留在學校的學生,經曆了焦慮不安到靜下心做好自我的心理蛻變。

  “封校”後的焦躁

  下午4點,南開大學公寓樓空曠的自習室里,劉妍緒一邊翻看法語課本,一邊做著語法練習,像往常一樣強化自己的法語知識。與往常不同的是,平時需要占位置的自習室,如今只有她一個人。

  由於修了雙學位,課業任務比較重,上學期結束後,劉妍緒決定寒假在學校學習幾天,臨近春節再回家過年。“沒想到疫情突然就嚴重了,我家在遼寧,需要坐高鐵回去。因為擔心回去的路上會被傳染,經過一番考慮,我決定留在學校過春節。”

  然而,沒過幾天,“封校”和“延期開學”的消息陸續傳來。沒有家人、朋友的陪伴,加上受疫情影響,原本計劃組織留校生一起過春節的活動也取消了,只能獨自在宿舍隔離。“這讓第一次留在學校過春節的我有些心慌。”原本製定好的學習計劃也受到了影響,看不下去書,晚上還有些失眠,用手機和別人聊天時情緒也經常有些暴躁……”

  她回憶,有一次和朋友視頻聊天,看到視頻里朋友一家人熱熱鬧鬧地在一起過年,而自己只能獨自一人在宿舍待著,“當時心裡挺不是滋味的,看著屏幕另一端的朋友,突然就不想跟他聊了。”

  今年春節,北京科技大學材料科學與工程學院大四學生王淑萍也是一名留校生。2019年12月,王淑萍參加校園招聘時被一家互聯網公司錄用,便開啟了畢業前的實習工作。

  “從學校到公司大概20分鍾的車程,實習期間一直住在學校,公司按照國家法定節假日從除夕當天開始放假,我便買了除夕當天從北京回山東老家的火車票。”然而,疫情的突然暴發阻礙了她的行程,王淑萍臨時申請了留校。

  1月26日,她收到了學校即將“封校”的通知。“當時便意識到了這次疫情的嚴重性,有些害怕自己會被傳染。”於是,在“封校”前的最後一晚,她出去買了一些治療流感的常用藥。“雖然也不知道這些藥有沒有用,算是一種心裡安慰吧。”

  隨著“封校”和延期開學的全面實行,很多留校生開始出現焦慮情緒。如何做好學生的心理疏導,如何保障疫情期間留校生的生活、學習,成為各高校不得不面對的問題。

  在被隔離的生活中開發樂趣

  “本來準備開開心心、熱熱鬧鬧地和留校學生一起過大年的,結果‘意外’成了疫情期間的留校學生工作專職老師。”北京科技大學學工部教師潘佳奇說。

  “佳奇老師,學校為什麼要實行封閉式管理?什麼時候能恢復正常?開學要延期到什麼時間呢……”

  今年寒假,北京科技大學有近300名中外籍學生留校。“不知道隔離期間該怎樣度過,也不知道要‘封校’多久,所以一開始有些不知所措。” 王淑萍告訴記者,面對學生們因疫情產生的心理問題,北京科技大學心理素質教育中心還開通了網絡心理諮詢服務。

  此外,學校還給留校生們發放了消毒洗衣液、消毒洗手液、口罩、體溫計……就這樣,從一開始的無所適從,留校生們開始逐漸適應這種隔離生活。

北京科技大學學生專用食堂,餐桌上放了“一人一桌”的標誌牌。受訪者供圖
北京科技大學學生專用食堂,餐桌上放了“一人一桌”的標誌牌。受訪者供圖

  王淑萍回憶,每天上午需要自測體溫並且在12點之前將健康狀況上傳到學校統一的“北科大智慧校園平安報”系統。“學工部相關負責老師以及所在院系老師會通過系統查看我們的健康狀況。”同時,晚上睡覺前還需要再測一次體溫彙報給所在院系老師,彙報健康狀況成了生活中不可缺少的環節。另外,“進出宿舍樓、學校食堂也都需要測量體溫,還要隨時佩戴口罩和攜帶留校生證件。”她注意到,學校宿舍、食堂等地方也發生了很多變化。冬季為了保暖掛在樓門口的門簾被撤掉了,學生用餐有了“專用餐廳”,吃飯時一人一桌……

  對於留校生來說,校園封閉後,除了去食堂吃飯,更多時間便是在宿舍獨處,學習累了,難免也會感到無聊。有學生提出想利用宿舍樓里的微波爐自製美食的想法。

  但是用微波爐製作美食需要飯盒,大家平時都在食堂用餐,很少自己買飯盒。於是,經過潘佳奇向學校申請,給留校生每人發放了一個可用於微波爐加熱的飯盒。

  “收到飯盒後,我做了自己最喜歡吃的雞翅。” 王淑萍還分享了自己第一次做微波爐美食的經曆,“將醃製好的雞翅用微波爐高火加熱10多分鍾,取出後撒一些胡椒粉增味,然後就可以吃了。加熱時記得給雞翅翻面,我做的時候忘記翻了,有點糊。”

  “微波爐餃子、微波爐雞翅、微波爐紫薯泥……”同學們用微波爐和小飯盒開啟了美食大比拚。留校生交流群裡的焦慮問題也越來越少,有意思的分享越來越多,同學們逐漸開始接納和適應這個特殊的寒假。

  學會獨處,更加自律

  延期開學、按時教學。2月17日起,按照校曆要求,多所高校陸續開啟了線上教學。這些留校生的宿舍學習生活也有了變化。

  “每天上網課的時間差不多6個小時左右,課餘時間除了寫作業,我還給自己製定了健身計劃。”劉妍緒說,“封校”初期,不太習慣獨處的自己,有些焦慮不安。在通過和老師、家人、朋友溝通後,她的心態慢慢恢復了正常,並且摸索出了一套適合自己的獨處方式。“封校後雖然不能出校門,但學校無疑也成了最安全的地方,加上吃飯、住宿等方面都有專門的老師和相關工作人員為我們留校生做了很好的保障,對疫情的焦慮感慢慢也就沒有了。”

  另一方面,疫情讓她明白了身體健康的重要性。每天早晨起床後,跟著運動軟件在宿舍健身成了她生活的一部分。“這段時間,我還瘦了好幾斤。” 劉妍緒笑著說。

  北京科技大學新材料技術研究院研三學生柳蒙浩申請了在本校讀博,年前由於在實驗室做科研,便把回家日期推遲到了1月22日。疫情暴發後,因為回家的車要經過武漢,在和家人商量後,他決定留校過年。

  每天上午8點起床,起床後先學習一會兒再去食堂吃早飯,9點到11點半看專業書籍、午飯後休息一會兒,下午繼續看書,每天看三十頁專業書籍……柳蒙浩給自己製定了嚴格的學習計劃表。

留校生自願承擔起了為不能返校的同學收集、寄送學習物品的工作。北京科技大學供圖
留校生自願承擔起了為不能返校的同學收集、寄送學習物品的工作。北京科技大學供圖

  雖然沒有上網課的任務,但為了提高學習的積極性,他主動報名了學校組織的網絡公開課學習。“這段時間已經看完了兩本專業課書籍,還聽了很多專業知識拓展及論文寫作的網絡課程。”在他看來,“封校”這段時間成了自己填補學習短板的好時機。

  沒有往日與同學們一起學習的氛圍,難免也有枯燥的時候,他便通過讀課外書籍來調節。柳蒙浩最近迷上了契訶夫,同時還在看唐詩鑒賞類的書籍。“雖然不知道接下來博士考試的事情會不會延期,但要保持好自己的心態,做好自己該做的事情。”

  適應了“封校”後的生活,除了學習和開發生活中的新樂趣,這些留校生還主動做起了校園誌願者。

  “重要的學習相關物品留在宿舍,疫情隔離期間不能返校自取。”開學延期對於不能返校的學生來說,也遇到了新問題。近日,北京科技大學發起了“學習物資、暖心快遞”活動,幫助不能返校學生把留在宿舍的重要學習物品寄送到家。

  “留校生反映說想利用學習之餘的時間,為不能返校的學生收集學習物品,然後打包送到校內包裹寄件中心。”潘佳奇介紹,在留校學生與學校相關工作人員的共同努力下,北京科技大學已經為600多位不能返校的同學寄送了相關學習物品。

  為其他同學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同時安排好自己的生活、學習,在這次疫情中,留校生們正在經曆一次自我沉澱。

  有一天從食堂吃完晚飯回宿舍的路上,望著夕陽下的校園,王淑萍不禁有些想念許久不見的同學、老師,希望疫情趕快結束,往昔的熱鬧盡快恢復……

  新京報記者 李麗霞 校對 李項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