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法官助理,互聯網庭審:疫情期間數字技術助力法院
2020年03月13日15:05

原標題:AI法官助理,互聯網庭審:疫情期間數字技術助力法院

疫情期間,全國多地的基層法院通過運用數字化技術處理法庭事務、推動部分庭審盡快進行。互聯網審理、手機APP、甚至是AI(人工智能)助手等技術都得到了應用。

浙江省杭州市上城區人民法院對AI法官助理的應用在疫情期間越發成熟,AI法官助理能夠進行法庭事務性工作,從事語音協助主持庭審、風險點預測、欠款金額計算,全程協助法官庭審,並同步生成裁判文書。

青海省西寧市城中法院在疫情期間運用互聯網庭審技術處理部分案件,縮短了審限,也有效避免了人員聚集。

自春節假期結束截至3月11日,通過數字化技術支援,全國累計30個省市13629間法庭選擇了以互聯網直播的方式進行案例審理,避免了人員聚集可能引發的安全和健康隱患,也縮短了案件的流轉運行週期,提高了庭審效率。

AI法官助理進行法庭事務性工作,協助法官庭審

在利用數字技術遠程連線庭審上,杭州走在前列。杭州市上城區人民法院和下城區人民法院在庭審中,對AI法官助理的應用日益成熟。

2月17日下午,杭州市上城區人民法院基金小鎮人民法庭一號法庭,一起涉及金額81944.79元的金融借款合同糾紛案在線開庭,因疫情不能來杭的原、被告通過屏幕見了面。袁翠玉法官面對桌上三屏畫面,在AI法官助理協作下當庭審結此案。自2月11日復工以來,AI法官助理已協助上城區法院審理案件13個,當庭宣判率100%。

審案過程中AI能夠自主提問,比如“原告,你與被告是什麼關係?”“借款是如何交付的?”並同步對雙方回答進行語義識別和文字轉換。

當雙方出示證據時,AI實時分析判斷“證據三性”,也即真實性、合法性、關聯性;當法官提到“借款”等相應詞語時,AI馬上開啟“證據喚醒”功能,出示原告提交的借款相關的證據原件;隨著庭審推進,AI結合雙方陳述呈現了完整證據鏈:一條還原借款經過的時間軸。

庭審快結束時,屏幕上自動生成判決書,AI法官助理以未還借款本金為基數,按照年利率自動計算出被告應向原告歸還的數額。最終,法官當庭宣判,將判決書發送原被告雙方。雙方遠程反饋收到,法官點擊結案。

杭州市上城人民法院陳清亮庭長向澎湃新聞記者介紹,疫情期間互聯網庭審發揮了比較大的作用,AI法官助理也為法庭減輕了不少事務性的工作。

AI法官助理能做的事情包括:語音協助庭審,如一些流程性的聲明宣佈;在開庭的過程中,會實時歸納出爭議焦點,進行發問;金融類案件中會實時進行計算,然後向法官推送計算結果參考;同步生成裁判文書,法官開完庭以後,核對完這個裁判文書可以當庭宣判。宣判之後,裁判文書會自動向雙方當事人做送達。

陳清亮介紹,當銀行的案子進來以後,正常是由立案法官進行人工的審核、立案、分案,由書記員進行排期、打印並寄送材料。“AI法官助理是自動立案、自動分案、自動給法官排好期,自動把材料、數據發送給送達系統,由送達系統進行相應送達。這些都節約了法官、書記員的各項工作。”

AI法官助理是浙江高院聯合浙江大學、阿里巴巴共同研發的智能審判系統,在法院上崗已半年時間,2019年9月進化出全流程審理能力,能夠實現金融借款、民間借貸兩類案件的即訴即辦、即審即判。

阿里巴巴達摩院高級算法專家孫常龍介紹,在傳統審理模式下,金融借款、民間借貸案件因金額計算較為複雜,一般不會當庭宣判,一樁案子從開庭到歸檔通常需要40天左右。庭審只是AI法官助理工作的一環,AI法官助理的完整服務鏈路始於立案、終於歸檔。雖然有AI法官助理的輔助,但庭審流程仍由法官掌控,法官可以隨時進行干預和修正。

達摩院算法專家張雅婷介紹,AI法官助理對數千萬篇裁判文書和數百萬條法條進行了表徵學習,這使得它的判案思維具有一定的通用性,能夠進行跨案由的遷移學習。如果它未來要涉足更多案件類型,遷移學習的成本也會大大降低。

互聯網庭審縮短審限,避免人員聚集

雖然AI法官助理目前僅在少數地方使用,但其他地區在疫情期間通過對互聯網庭審的應用,也處理了部分積壓案件,提高了庭審效率,同時也避免了因訴訟導致的人員聚集。

青海省西寧市城中法院向澎湃新聞記者介紹,滿足以下三種情形的案件可應用互聯網庭審:一是案件責任清晰,二是雙方爭議不大、希望快速審結,三是當事人路途遙遠或不便到庭的。

2月18日,刑庭法官通過“互聯網法庭”在線審理了一起涉嫌虛開發票犯罪的案件。該案二名被告人、被告單位的訴訟代表人及人民陪審員均通過遠程連線、視頻實時對話的方式參與庭審。經過法庭調查、法庭辯論、最後陳述等環節,該案當庭宣判,被告單位西寧某公司犯虛開發票罪,判處罰金人民幣50000元;二名被告人犯虛開發票罪,均被判處緩刑,分別處罰金人民幣10000元。

城中法院刑事審判庭副庭長徐波向澎湃新聞記者介紹,通過這種互聯網法庭的方式,節省了法庭等待被告人提審的數小時時間,也避免了一些提審過程當中存在的風險。

“相對於全年來說,我們的審理案件中,這種認罪認罰的簡易程式的案件還是占多數的。如果這一類案子都可以用這種方式來庭審,確實很能夠為我們提高效率。”徐波說。

城中法院民事綜合審判庭法官李永棟對此也表示:“在疫情期間,你也不用到法庭來,避免人群過於密集,發生感染的風險也會降低一點。”

李永棟還提到,通過完善電子檔案和訴訟材料電子化,讓法官能夠通過電腦檢索訴狀非常重要。

“通過法院內部的‘審務通’平台,在家裡或是在出差中,隨時都可以看到起訴狀、電子材料,也可以隨時和當事人聯繫,讓他們發表意見,這個對於我們來說便利比較大一點。”

據城中法院介紹,該院法官“五加二”、“白加黑”超負荷工作是常態化。今年疫情期間,西寧城中法院應用互聯網法庭開庭審理案件17件,節約了警力,縮短了審限,也為今後審判、執行工作採用“互聯網法庭”審理、執行案件積累了寶貴經驗。

2月3日,內蒙古自治區興安盟中級人民法院通過互聯網審理了一場特殊的跨國離婚糾紛案件。庭審期間,當事人都沒有出席法庭,通過手機參與了審理。

這起跨國離婚糾紛案件原計劃於年後第一個工作日開庭審理案例,然而疫情讓庭審陷入兩難:一是要在疫情期間保障當事人人身安全;二是本案是公告送達缺席審理的涉外案件,不方便更改審理日期。最後該案進行了互聯網跨域庭審。原告任某在家中通過手機APP參與了這場特殊的庭審。

1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提出要充分運用智慧法院建設成果,最大限度方便當事人和律師參與訴訟;最大限度減少人員出行和聚集,切實維護訴訟參與人、來訪群眾、法院幹警安全和健康。

阿里雲聯合華宇等行業合作夥伴緊急調整,免費開放了互聯網庭審產品“雲間”。“雲間”可支援法院以電腦進行互聯網開庭,案件當事人可以用電腦、手機等終端參與庭審。此外,“雲間”支援自動筆錄、在線舉證、全程錄音錄像等功能。

據介紹,疫情期間“雲間”已向全國法院免費開放。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