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個海外華人眼中的他鄉戰“疫”
2020年03月13日22:51

  原標題:5個海外華人眼中的他鄉戰“疫”

  3月2日,生活在加州的Gigi去Costco採購,看到幾乎每個人的購物車內都裝了很多件瓶裝水,原本儲存著大量米、紙巾的倉庫式貨架也空空如也,“太瘋狂了,在這兒生活那麼多年,還從來沒見過這種陣仗。”

  而在意大利生活了7年的肖暢,也沒想到自己因為在乘機過程中關機“失聯”,而成為當地新聞主角,其中最重要的一點,是因為來自“hebei”的她,被誤為來自“hubei”……

  隨著多國的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增多,生活在這些國家的華人、留學生,也不得不直面物價上漲、口罩荒、文化差異帶來的質疑等衍生問題。3月初,新京報記者採訪了身在韓國、意大利、英國、美國、新加坡的多名海外華人、留學生,他們講述了在當地的所見所聞。

  全文6431字 閱讀約需13分鍾

  “韓漂”主持人

  感冒發熱病症全改為電話就診

  韓國疫情概況——據韓國疾病管理本部3月13日發佈的最新統計數據顯示,累計確診病例數增至7979例,累計死亡67例,治癒510例。而韓國外交部此前消息,目前對韓採取入境管製措施的國家和地區增至119個。

  多個綜藝節目已暫停錄製

  自稱“老韓漂”的薑麗子怎麼也想不到,一場疫情幾乎切斷了她的收入來源。

  在韓國工作八年,平日裡她是韓國多文化音樂廣播的主持人,同時她喜歡參與各種中韓文化交流的綜藝錄製來填滿“韓漂”生活。疫情發生後,確診病例在韓國呈指數型增長。2月26日,薑麗子的工作單位下發通知,全體員工每週上班時間由5天變為2天,作為主持人的她更縮短為1天。隨後她又發現不對勁,原來她打算報名的綜藝節目已經全部暫停錄製。另一檔已經敲定好的節目,在開拍前兩天她又突然被導演告知“擔心身份原因取消錄製”。對此,薑麗子先是疑惑,而後感到無奈。

  國內疫情剛暴發時,因為曾有在湖北武漢上學的經曆,薑麗子會通過網絡關注著遠在國內的當地老同學們。1月20日,首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在韓國公佈,她反而不太在意。幾天后,薑麗子還和中韓朋友們在家中歡度了中國春節。

  直到2月18日,韓國衛生官員公佈一名61歲的“新天地教會大邱分會”女性教徒確診。此後,這位超級傳播者讓當地確診病例暴漲。截至3月1日,衛生官員查出韓國3736例確診病例中約有五分之三與她有關。遠在首爾江南區的薑麗子也注意到這個情況,隨後周圍商店的口罩開始斷貨,一些生活用品價格有所上漲。

▲主持人薑麗子正在廣播。受訪者供圖
▲主持人薑麗子正在廣播。受訪者供圖

  首爾人覺得“大邱才最危險”

  因為受涼感冒,薑麗子曾到醫院就診。然而從訴說病症到買到藥品,薑麗子全程沒有見過醫生。醫院規定:“感冒發熱病症已改為通過線上電話就診”。

  薑麗子表示,在其居住的首爾江南區“沒有大家想像中的恐慌”。周圍的健身房、咖啡廳和電影院等公眾場所,除了大家都戴著口罩外,看上去人流量並未較以往有明顯減少。甚至她的韓國朋友們還想約著來家中拜訪。在薑麗子看來,這是因為在當地人看來“新天地教會聚集的大邱才是最危險的地方”。

  韓國總統文在寅3月3日表示,隨著大邱和附近的慶尚北道新冠病毒危機達到頂峰,韓國宣佈對新冠病毒“作戰”,政府所有機構進入24小時全面戒備狀態。

  截至3月8日,韓國確診的7134個病例中,大邱5084例,首爾108例。韓國中央防疫對策本部本部長鄭銀敬於3月6日表示,境內確診病例中71.7%與集體感染有關。

  薑麗子告訴記者,接下來她和朋友們都打算減少不必要的外出。利用這個時期,她準備在家鍛鍊身體和專業技能,希望疫情結束後自己能接到更多工作。

▲韓國首爾江南區一醫院門診張貼的通知。受訪者供圖
▲韓國首爾江南區一醫院門診張貼的通知。受訪者供圖

  留意大利的女生

  “hebei”被誤傳“hubei” 唐山女孩上了當地熱搜

  意大利疫情概況——截至北京時間3月13日17時,意大利新冠肺炎累計確診病例達到15385例,累計死亡1016例。意大利政府已經加大個人和公共活動的限製範圍,自3月10日起全國封城。

  “失聯24小時”上了當地新聞

  研究生肖暢沒想到,再回到生活了7年的意大利,她竟然成為新聞頭條。

  2月25日,在國內登機前,室友在電話中對她說“宿管讓你不要回宿舍”。彼時,意大利已經成為歐洲新冠疫情影響最嚴重國家,政府在首次公佈確診病例後當即宣佈國家進入緊急狀態。出發前4天,肖暢看到當地媒體報導了一名38歲確診新冠肺炎並可能致5萬人受影響的“超級傳播者”。

  儘管如此,肖暢心底仍然覺得“不至於”。雖然這麼想,2月26日抵達意大利熱那亞後還是先去了朋友的公寓,然而當她打開手機發現,將近19個小時的行程中,一堆堆郵件和陌生的未接電話不斷湧來。原來2月21日,意大利衛生部緊急頒布衛生條例,要求14日內去過中國相關地區的所有人員,必須到當地衛生局(ASL)進行備案並根據指導進行隔離觀察並接受監督。通過電話報備後,“失聯”了近一天的肖暢根據工作人員指導,在朋友家中進行隔離。

  就在第二天,肖暢看到多家媒體報導了一則“一名來自武漢的中國女留學生在失聯24小時後被隔離”的新聞。其中無論是飛機行程和火車行程,乃至年齡、學校甚至隔離點的一致性,都與她一致。一旁的朋友看到後驚訝道:“這說的不就是你嗎?”唯一不同的是,肖暢是河北唐山人。

  好在,一篇報導對此事進行了澄清說明:該留學生來自“hebei”而非“hubei”。儘管肖暢並未受到任何影響,回想這次經曆,她深深感到“跟一個月前不一樣了,這感覺都不像是意大利了”。

▲意大利媒體報導中,肖暢“失聯24小時”後被隔離。新聞截圖
▲意大利媒體報導中,肖暢“失聯24小時”後被隔離。新聞截圖

  公共場所依然很少人戴口罩

  為遏製疫情蔓延,意大利政府決定從3月5日至15日關閉全國範圍內所有學校,暫停所有教育活動,並視情況可能延期。因為臨近畢業,3月4日,肖暢就讀的大學開始實行網絡授課,第一堂課上,老師略帶羞澀地對著屏幕說:不好意思大家,這是我第一次這樣上課,有些不太適應。而屏幕一角的另一名同學笑著回道:“沒關係老師,這也是我們的第一次,我們互相適應”。

  肖暢說,冒險趕回意大利,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為了盡快回來上課修滿學分畢業,“如果疫情像現在這樣發展,畢業肯定要延期了”。

  然而在大街和地鐵等公共場合,很多當地人依然沒有佩戴口罩,“在意大利人眼裡,只有真的得了病的人才應該佩戴口罩”,肖暢說。幾天前,室友告訴她在家附近的公園里,有已經停課的學生們在附近公園里喝啤酒開party。3月7日,肖暢在家中看到,窗戶外,兩名當地年輕男孩在騎摩托車,當然,沒有佩戴口罩。甚至有家長向當地政府申請“不要關閉娛樂場所,不然管不住這些放假的孩子”。

  現在,肖暢每天的生活就是在家上課或休息,通過網絡購買後超市會將生活用品送到家中,每天工作人員會給她打一個電話詢問有無發燒咳嗽等症狀,“不知道會停課,確實有點後悔回來了”。

▲肖暢正在上網課。受訪者供圖
▲肖暢正在上網課。受訪者供圖

  留學英國女生

  在這裏戴口罩就像穿著病號服逛街

  英國疫情概況——截至北京時間3月13日17時,英國累計確診的新冠肺炎病例達到581例,累計死亡10例。英格蘭首席醫療官克里斯·惠蒂此前(Chris Whitty)判斷,英國出現社區傳播的可能性很高。

  戴口罩上街被勸去醫院

  3月5日傍晚,戴著粉紅色口罩的魯冰冰背著書包匆匆走出教學樓,經過學校紡織學院時,她停頓了一下。往常,紡織學院門口的那片人工染色植物前,經常有三三兩兩的中國遊客坐在木製長椅上拍照留念,他們特地來此處找尋張國榮在紡織學院就讀時留下的痕跡。

▲秋天的英國利茲大學紡織學院。受訪者供圖
▲秋天的英國利茲大學紡織學院。受訪者供圖

  但現在,不見任何遊客在此駐足。

  魯冰冰說,在大多數英國人眼裡,只有生病的人才需要戴口罩。否則,會懷疑是在刻意製造恐慌。

  她回憶,1月下旬,國內逐漸對疫情產生警惕,英國的許多中國留學生亦察覺到一些危險氣息,開始佩戴口罩。前不久,她和另外兩名中國室友都戴著口罩上街,在外的一個半小時內,便遇到三撥當地路人上前詢問。其中,一個看上去挺和藹的白人老太太走過來跟她們說,“如果你們生病了就應該去醫院,而不是戴口罩。”

  後來,魯冰冰和她周圍的中國留學生大多都沒有再佩戴口罩,直至3月4日複課,課堂上有八成的中國人都戴著口罩聽課。

  此外,魯冰冰在嚐試著理解英國人排斥戴口罩的原因。

  “我覺得英國人看見街上有人戴口罩,相當於在國內街上看到一個穿著病號服的人在若無其事地逛街。”魯冰冰希望英國的不同種族、國籍的人都可以相互理解,包容文化差異,平安度過這次疫情,“也希望英國人拋下成見,友善對待戴口罩的人。”

▲3月5日,魯冰冰接受採訪時戴的這個口罩是她最後一個,已經戴了三、四次。視頻截圖
▲3月5日,魯冰冰接受採訪時戴的這個口罩是她最後一個,已經戴了三、四次。視頻截圖

  一罩難求準備自己製作

  魯冰冰說,中國學生非常瞭解佩戴口罩的重要性,但現實問題是不論在實體店還是網購平台,都一罩難求,“有一種情況是,你可以在網上拍,但拍下後一直拖著不發貨。”

  “我現在戴的這個粉紅色的口罩,是我最後一個口罩,已經戴過三四次了。”1月下旬,魯冰冰網購了一批外科口罩,但到現在都還沒有寄到。她的許多同學抱怨,在亞馬遜、ebay等網站網購到貨的一些口罩,並不是合格的三層口罩,好多僅有薄薄的一層。無奈之下,魯冰冰在網上下單了製作口罩的材料,準備自己動手做一些。

  受疫情影響,魯冰冰和她的室友的生活開銷漲了不少。3月1日,魯冰冰和室友去當地華人超市採購食品,包括兩袋魚丸、90個雞蛋,32袋方便麵、方便粉絲等,共計花費68英鎊。

  儘管錢包“大出血”,魯冰冰也沒有片刻猶豫,她擔心如果現在不囤一點吃的,等過段時間疫情嚴重了,想買都買不到,“重點是方便麵,我覺得還得再買。”

▲魯冰冰在ebay下單了製作口罩的材料。受訪者供圖
▲魯冰冰在ebay下單了製作口罩的材料。受訪者供圖

  美國加州華人

  超市的米和紙都已售罄

  美國疫情概況——截至北京時間3月13日17時,美國已確診新冠肺炎病例超過1600例,累計死亡41例,疫情持續擴大,呈現“東西夾攻”態勢,目前美國已有多個州及首都華盛頓特區宣佈進入緊急狀態。

  兒子發燒就診被緊急隔離

  同英國一樣,美國疾控部門也嗅到了社區傳播的氣息。

  當地時間2月26日,美國疾病預防控製中心(CDC)通告了一起特殊的新冠肺炎確診病例,該患者來自舊金山索拉諾郡,沒有中國旅行史,也未接觸過其他確診患者,傳染源不明,是美國境內出現的首例可能因社區傳播感染的病例,患者目前在位於加州首府薩克拉門托市的加州大學戴維斯醫學中心治療。

  2月3日,定居加州11年的Gigi和丈夫帶著咳嗽多天且發低燒的小兒子來到薩克拉門托市一傢俬立醫院就診,“我們經曆了驚心動魄的被隔離的40分鍾。醫生變臉超級快,前一秒還笑嘻嘻的,後面就神色緊張起來,不和我們面對面了。”

  據Gigi描述,當醫生知曉他們是從中國返美後,馬上將診室門關閉,不準他們出房間,且在門口掛了一個“任何人禁止入內”的牌子。醫生則在診室外與他們進行電話連線,詢問了航班起飛城市,離開中國、抵達美國的日期,在中國期間的旅行史等問題。

  隨後,醫生採集了孩子的鼻液,讓一家三口在診室內等待化驗結果。中途,孩子想去洗手間,Gigi便帶著他走出房間,在過道遇到幾個護士,她們立即與他們保持距離,並讓他們趕緊戴上口罩,“你如果有需要的話請在房間裡面打電話告訴我們,不要不經過同意就出來。”一名護士這樣告訴Gigi。

  “這40分鍾簡直太煎熬了。”被關在房間內,Gigi擔心萬一兒子染上新冠肺炎該怎麼辦,但丈夫安慰她說,他們是1月15日離開中國的,至今已經過了14天隔離期。大約40分鍾後,醫生告訴他們可以離開,並道歉說從來沒有處理過這種情況,所以搞得有些緊張。Gigi和丈夫瞬間鬆了一口氣。

▲Gigi1月下旬囤的大部分N95口罩和免洗洗手液已讓丈夫帶回國。受訪者供圖
▲Gigi1月下旬囤的大部分N95口罩和免洗洗手液已讓丈夫帶回國。受訪者供圖

  疾控部門不提倡佩戴口罩

  從2月29日開始,氣氛便有些變化。Gigi說,一打開電視,美國地方新聞台鋪天蓋地全是冠狀病毒,“就像之前的微博熱搜一樣,沒想到現在美國也變得如此不安全。”但令Gigi欣慰的是,疫情出現以來,她和家人並沒有遭受任何異樣或歧視的眼光,“可能是因為加州華人太多了。”

  令Gigi煩惱的是,她沒有給兩個兒子儲備兒童口罩,之前在亞馬遜上訂的那一單被告知要3月底才有貨。

  看著美國每天新增的確診病例數,Gigi心急如焚,為了讓孩子能盡快戴上口罩,她在ebay上買了50個從日本發貨的普通一次性兒童口罩,預計3月15日到貨。下完單加稅共146.23美元,折合人民幣20元一個,“這不是口罩,這完全是高級布料。”

  2月下旬,Gigi兒子所在小學給每個學生都發了一個口罩,但學校發給家長的電子郵件提到,根據疾控部門的建議,不提倡佩戴口罩,建議多洗手,避免去醫院,“看到其他小孩、家長都沒有戴口罩,我們也沒有戴。”

  3月2日,Gigi在當地華人超市買菜時發現,白米已經售罄。隨後她又去Costco採購,看到幾乎每個人的購物車內都裝了很多件瓶裝水,原本儲存著大量米、紙巾的倉庫式貨架也空空如也,“太瘋狂了,在這兒生活這麼多年,還從來沒見過這種陣仗。”

  當地時間3月4日,加州州長加文·紐森(Gavin Newsom)宣佈加州進入緊急狀態。次日,Gigi收到兒子學校發來的郵件,告知家長學校已做好了停課準備,若學校社區的學生或員工之後出現確診病例,或州、當地官員基於疫情原因要求關閉學校,將啟動深層清潔消毒工作,暫時關閉學校。

  3月7日,Gigi收到通知,6日晚間她居住的Elk Grove區內,有人確診新冠肺炎,該學區計劃從7日起關閉公立學校,直至13日。是否繼續延長關閉時間視疫情嚴重程度而定。

  Gigi的兩個兒子並不在這個學區就讀,所以暫時沒有影響,“至今一切如故,學校也沒有為進入校園的學生、員工、家長測量體溫。”

▲3月初,Gigi到當地Costco超市採購時發現,幾乎每個人的購物車里都裝了許多件瓶裝水。受訪者供圖
▲3月初,Gigi到當地Costco超市採購時發現,幾乎每個人的購物車里都裝了許多件瓶裝水。受訪者供圖

  新加坡留學生

  防疫等級提升當晚超市人山人海

  新加坡疫情概況——截至3月13日17時,新加坡新冠肺炎累計確診病例187例,目前已治癒96例,無死亡病例。

  政府疫情通報詳細透明

  “新加坡現在買口罩很難。”衛婭說。

  據新加坡當地媒體報導,自2月1日起,新加坡政府開始發放口罩,總計520萬個,每個家庭可免費領取4個,截至2月29日。一開始衛婭以為這批口罩只免費提供給新加坡公民,但後來聽說,永久居民、或持租房合同的長期合法居留者都可以領取。

  新加坡貿工部長陳振聲於1月30日在Facebook上發佈言論稱,這些口罩供居民在身體不適或就醫時使用。理解一些人在不確定時期,囤積口罩等急需物資的行為,但這不會有助於集體防禦,“希望新加坡人明白,口罩儲備資源的優先供給對像是我們的前線醫護人員和社會中最弱勢的群體。”

  衛婭注意到,新加坡新聞里宣傳的都是,只要沒有生病,就不需要戴口罩,“但我還是要戴,我怕。”最近她每晚都會打開滅蚊器,擔心新冠病毒的同時亦怕染上登革熱,“因為最近也是登革熱高發期。”

  今年是衛婭在新加坡的第七個年頭,大學畢業後她進入新加坡一家銀行工作,1月下旬,回中國過完春節後,於2月3日返回新加坡,在公寓隔離了14天。疫情出現後,公司實施周輪班製,上一週歇一週。到崗上班的員工每天可領取一個口罩。衛婭感歎,還好有一份“旱澇保收”的工作,沒被裁員,已經比很多人幸福太多。

  輪到衛婭上班前,她出現了“口罩荒”,線上、線下都買不到口罩,所幸她的一個同事從印尼買了幾箱醫用口罩回來。衛婭趕緊要了一盒,解了燃眉之急。

  每天早上和晚上,她都會收到一條新加坡政府在What’s app上推送的疫情通報。早上會推送一條相關的新聞、問答解惑、或闢謠。晚上會更新當日的整個疫情情況,比如新增確診病例、治癒出院病例、未出院病例、尚在ICU的危重症病例等詳細情況,“很透明。”

▲衛婭收到的新加坡政府推送的疫情消息。受訪者供圖
▲衛婭收到的新加坡政府推送的疫情消息。受訪者供圖

  不少行人因疫情緩和放棄口罩

  “零死亡率非常難得。”新加坡國立大學中文繫在讀研究生王昱霄說,他記得2月7日是一個分水嶺,當天下午,新加坡將國家疾病暴發應對系統級別從黃色提升至橙色。

  等級從低到高為綠色、黃色、橙色和紅色四級。級別越高,疫情越嚴重。最高等級紅色在新加坡曆史上從未出現過,2003年SARS重創新加坡時,死亡率高達13.9%,當時政府的疾病應對等級即為橙色。

  王昱霄記得,從7日傍晚開始淩晨,超市里人聲鼎沸,民眾都蜂擁著搶購蛋、奶、蔬菜、肉類等急需、必備品,“當時已經到半夜12點了,但排隊結賬還要等一個小時。”

  王昱霄能感受到民眾的恐慌,但是他覺得這些生活物資附近的馬來西亞、印尼並沒有明顯減產,“我認為新加坡是不會缺少這些物資的。”

  疫情之下,新加坡國立大學將50人以上的大課改成線上遠程教學,學校要求學生每日測量兩次體溫,上報學校網站。進入圖書館,也需要測量體溫,圖書館內抽走了一半的椅子,為了拉遠學生間的間隔距離。

  3月5日,王昱霄告訴新京報記者,最近幾天,上街時發現,戴口罩的人變少了。他分析,一方面可能是口罩很難買到,當地民眾從2月初就有搶購口罩的現象,另一方面,疫情有所緩和。

  3月3日,距衛婭返回新加坡已整整一月,下班後,她戴著口罩去了趟魚尾獅公園,望著已看過無數次的白色魚尾獅口中噴出的水柱流入新加坡河。她說,好久沒出來散散心了,散心同時,也在考慮未來的生活。

▲3月3日,衛婭去了趟魚尾獅公園,發現遊客都沒有戴口罩。視頻截圖
▲3月3日,衛婭去了趟魚尾獅公園,發現遊客都沒有戴口罩。視頻截圖

  “這次中國的疫情防控真的讓我很吃驚,大家很團結,自覺響應號召,不出門。人與人之間也能感受到許多關心和溫情。”衛婭在考慮等疫情結束,尋找機會回國發展。

  (應受訪者要求,肖暢、魯冰冰、Gigi、衛婭均為化名)

  新京報記者 吳淋姝 馬玉佳 編輯 甘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