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部美劇看似離經叛道,其實主題依然是“成長”
2020年03月13日15:31

原標題:這部美劇看似離經叛道,其實主題依然是“成長”

性有多重要?女高中生弗洛倫絲(米倫·麥克飾)走進特聘諮詢師米爾本博士(吉蓮·安德森飾)的辦公室,向她坦陳自己對性毫無感覺,是否意味著某種殘缺?“不,即使對性沒興趣,也不會影響人格的完整。”

弗洛倫絲如釋重負地離開諮詢室,但她在同學間是罕見的個例。青春的慾望和活力充滿這間古典風格的英國高校,這股力量如此強烈,《性愛自修室》(Sex Education)第二季的開端就像高速下坡的自行車,扭曲了日常的風景。

展開收費性諮詢服務的歐提斯(阿薩·巴特菲爾德飾)在這一季的開頭被頻繁勃起折磨時,他就讀的莫戴爾高中正經曆衣原體爆發的恐慌。全是性,這幫英國小孩彷彿集體感染癔症,上課、拍戲、戀愛,無一不被性衝動牽引。

喜劇性的誇張平息下去後,故事才真正開始。沒有性不會影響人格的完整,但大多數人需要以它為媒介瞭解、接納自己。這個古老的行為亦是橋樑,連接個體與世界。人真正能完全擁有的只得自己的身體,性於身體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看似離經叛道的《性愛自修室》先造了一座自由性愛的烏托邦,誘你入場。然後光環褪去,露出禁忌和煩惱,家庭殘缺和從中而生的困惑不少於世界上的任何地方。

雖然名為“性愛自修室”,林林總總的諮詢案例也有厚厚一遝,但幾乎沒有一例以性為終點。歡愉不是終極目的,這部劇想聊的其實是老話題:如何通過艱難成長,瞭解自己的真面目。來尋求歐提斯或米爾本博士幫助的人,無論學生或是成人,癥結都在別處。性癖好?或許只是因為你不想讓伴侶看到自己那一刻醜陋的面孔。怎麼灌腸?未和伴侶商量過的性愛問題不是學會灌腸就能解決的。

人幾乎無法改變自己的本性,但至少可以誠實面對。劇中老老少少的眾多角色,遊走於一段段感情關係中,重複著投入、質疑、內省、決斷的過程,一遍遍品嚐其中的苦味。

少年的成長總是苦澀。高中生們的戀愛關係錯綜複雜,朝夕萬變,但莫戴爾高中的世界里,沒有人覺得他們輕佻可惡。“渣男渣女”的帽子是成人世界的討厭產物,少年不會管這一套。如果今天愛你,明天愛他,後天又愛上她,也不要大驚小怪。這個小孩只是在黑暗中摸索自己的心,過程雖然痛苦,但神奇的莫戴爾高中讓你相信,勇敢探索一定好過別過頭去,稀里糊塗地長大成人,結婚生子,然後步入無性階段,垂首投降等待死亡。

人出生的時候只知自己,不懂別人,自私是我們的天性。在充滿禁忌的社會,人們早早學會各種規則,團結被視為最重要的品質之一。莫戴爾高中是個烏托邦,古板刻薄的格羅夫校長(阿利斯台·皮泰爾飾)是自由天性唯一的阻礙。這樣的狀況提出一個問題:一個社群若百無禁忌,會不會更少煩惱?這部劇告訴你,並不會。這群在校園里大聲討論性,派對上大膽實踐性的小孩,並不會因此擁有更幸運順遂的人生。

因為即便受到較少的壓抑,他們仍是社會人,正處在從天生自私到瞭解自己的自私(歐提斯在這一季里發現自己是個混蛋),更好地認識人性,繼而學會接納他人,做出利他舉動的重要階段。

這堂課對成人來說更加困難,因為要他們承認“是我做出這些壞決定,而非時運不濟”難於登天。他們(也就是我們)可回頭的路也寥寥。劇中的成人分為兩類,一類是兩位可愛的老師,他們在探索性愛奧秘的同時心胸寬廣,是青少年陣營的一員。另一類是格羅夫校長、米爾本博士的前夫、梅芙的母親等等,他們太老了,身上的規則和積習深重,已經很難背著沉重的自己前行。

這些角色招人恨,又惹人同情。他們的冷酷、不負責任和軟弱並不意味著他們是壞人,可不壞的人也常常會不幸,他們就是這樣的人。

《性愛自修室》里的少年們,在動盪中學會愛與責任。作為回報,他們被授予通往性/愛寶殿的閃亮鑰匙。不幸的成人沉沒在泥沼中,被剝奪享有美好的權力。這兩代人之間,還有第三類角色,他們是米爾本博士,格羅夫校長的太太,以及梅芙的新鄰居、殘疾少年艾薩克(喬治·羅賓森飾)。

他們的心沒有那麼柔軟,身軀僵硬,有時非常冷酷,但他們沒有失去成長的可能。驕傲的米爾本博士終於肯承認自己“心碎了”。校長夫人提出離婚,從身體里喚出性的春天。艾薩克這個角色更複雜,本季以他的利己行為告終。陰暗和戲謔是他的兩個重要個性,他的聰敏和洞察力無法幫助他脫離輪椅和貧窮,遭癮君子父母拋棄的童年將永遠黏在他心中。

這是個令人不快的角色,卻又忍不住被他的銳利吸引。他和梅芙是近鄰,但目前為止,《性愛自修室》還沒有進入這兩個角色的性愛世界。非常期待,這兩位做出殘酷舉動的角色,會在性愛自修室里有怎樣的成長。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