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夏“寄養媽媽”:這份母愛跨越血緣
2020年03月13日20:25

原標題:寧夏“寄養媽媽”:這份母愛跨越血緣

中新網銀川3月13日電 題:寧夏“寄養媽媽”:這份母愛跨越血緣

中新網記者 楊迪

  “這是我兩個女兒繡的十字繡。”3月13日,王淑敏打開手機相冊,向寧夏兒童福利院和寧夏寶豐·燕寶慈善基金會的工作人員炫耀道,照片里,兩個女孩拿著一幅繡著花朵圖案的十字繡,露出燦爛的笑容。

  王淑敏口中的“女兒”與她並沒有血緣關係,兩個女孩都是寧夏兒童福利院的“大齡兒童”,一個22歲、一個17歲,寄養在王淑敏家中已有10年,像王淑敏這樣的愛心人士,被稱作“寄養媽媽”。

  新冠肺炎疫情期間,政府和社會各界愛心人士紛紛向“寄養媽媽”們伸出援手。得知她們在生活物資方面存在困難後,寧夏寶豐·燕寶慈善基金會立即採購了大批米、面、糧油、牛奶等生活物資,並於3月11日捐贈給寧夏兒童福利院家庭寄養服務中心,送到永寧縣的各個寄養家庭,向“寄養媽媽”傳遞溫情。

  “寶豐燕寶慈善基金會長期關注與幫助兒童福利院的工作,這次又是雪中送炭,送來大批生活物資,解決我們的燃眉之急。”寧夏兒童福利院副院長範篆玲動情地說。

  據範篆玲介紹,寧夏兒童福利院自2001年9月開展家庭寄養工作,將部分生活在院內的孤棄兒童送入符合寄養條件的家庭之中。由於居住條件適宜、民風純樸,永寧縣惠豐村成為寧夏最大的家庭寄養基地,先後有300餘名兒童在寄養家庭中生活。目前寧夏銀川市共有58戶寄養家庭,寄養著96名兒童。

  送入愛心家庭寄養的孩子都存在不同程度的“缺陷”。王淑敏告訴記者,她的大女兒發育遲滯、髖關節畸形,小女兒則患有癲癇。

  與普通家庭的家長不同,寄養家庭的父母需要花費數倍的心血。“小女兒的癲癇晚上時不時發作,所以我的枕頭邊常備小手電。”“大女兒剛來的時候,不怎麼會走路,連兩間屋子之間的距離都走不到。”王淑敏說,為了鍛鍊大女兒的行走能力,有一段時間她每天搬個小凳子,準備好食物,帶著女兒在馬路上練習行走,“現在孩子走一兩公里路都沒關繫了。”

  “孩子們很單純,你對她好,她就會對你好。”王淑敏說:“兩個孩子每天和我睡在一起,一邊一個,走在外面也是一樣,朋友都笑稱她們是我的‘左膀右臂’。”每天早上起來,王淑敏兩個女兒會把被子疊好,晚上睡覺前,會提前把褥子鋪好,做家務時會幫著她擦地,“女兒對我說:‘媽媽一天給我們做飯、洗衣服、洗澡,我們不會幹,但擦地會呢。’”王淑敏說,自己的孩子懂事得讓人心疼。

  “有的孩子剛來(寄養家庭)的時候連坐都不會坐,有的不會走路,有的不會叫‘爸爸媽媽’。”這些曾被他人遺棄的“負擔”,在王淑敏等“寄養媽媽”的眼裡,則是折翼的天使,那些普通孩子輕易能做到的事,對“寄養媽媽”則顯得彌足珍貴。

  “有的孩子會走路了,媽媽就高興地流淚,還會把視頻發到群裡。”王淑敏說,“寄養媽媽”們建了“家庭寄養姐妹”和“最美媽媽”微信群,群裡就像一個大型的“曬娃”聚會,一條條消息見證著孩子們的成長。往年夏天的時候,“寄養媽媽”們會相約帶著孩子去公園玩耍,“看到孩子們那麼開心,我們也激動地流淚。”

  而與領養不同,“寄養媽媽”的行為更像是一場不計回報的善舉。謝桂芳前後成為了7個孩子的“寄養媽媽”,其中有5個孩子已經被不同國家和地區的愛心家庭所領養。“每一個孩子離開時我都特別傷心,有時候看著孩子以前留下的照片,就忍不住想哭。”

  如今,受疫情影響,寧夏兒童福利院家庭寄養服務中心處於停課狀態,謝桂芳說,她希望早日恢復正常的生活,“孩子們都很喜歡在寄養服務中心‘上學’。”王淑敏則許了一個願:“如果可以的話,我還想繼續帶著這兩個孩子,能帶多長時間就帶多長時間。”(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