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哈佛大學教授:"西方缺失"危險並非源自中國崛起
2020年03月12日00:00

  約瑟夫·奈:“西方缺失”危險並非源自中國崛起

  美國哈佛大學教授約瑟夫·奈9日在美國外交學者網站發表文章稱,“西方缺失”的危險來自其自身,而不是中國的崛起。文章編譯如下:

  上個月,當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慕尼黑安全會議上發表講話並就中國的崛起發出警告時,他遭到了相當多歐洲人的質疑。然而,中國是在這個一年一度的會議上被提及最多的國家。今年會議的主題是“西方缺失”——一種對於西方衰落的普遍不安。許多歐洲人存在一種過度的西方衰落的心態。

▲資料圖片:美國國務卿邁克·蓬佩奧(新華社發 沈霆 攝)
▲資料圖片:美國國務卿邁克·蓬佩奧(新華社發 沈霆 攝)

  這個主題並不新鮮。奧斯瓦爾德·施彭格勒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出版了他的著名作品《西方的沒落》。在冷戰期間,美國的專家和政客經曆過信奉衰落論的週期。然而,隨著冷戰的結束,許多人認為西方獲得了勝利。

  現在,一些現實主義者認為,中國的崛起預示著一場將世界撕裂的衝突。但此類悲觀的預測建立在誇大中國實力和西方劣勢的基礎上。

  除了經濟規模以外,美國還擁有其他很多優勢。一是地理位置,我們的邊境另一邊是海洋和友好鄰國;能源是另一個優勢,頁岩氣革命把美國從一個能源進口國變成了出口國;美國還擁有人口優勢,在今後15年里,我們的勞動力很可能會增加5%。

  美國一直處於關鍵技術開發的最前沿,西方的研究型大學在高等教育中也佔據主導地位。不過中國正在大力投資研發,如今在包括人工智能在內的一些領域很有競爭力。我們必須認真對待中國的技術挑戰。

  簡而言之,美國和西方仍然握有好牌,但歇斯底裡可能導致我們把牌打臭。扔掉我們的聯盟和國際機構這些王牌將是一個嚴重的錯誤。另一個錯誤是試圖切斷所有入境移民的通道。用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的話來說,美國能夠吸引全世界的人才,將他們的多樣性和創造性重新組合在一起。如果民粹主義導致西方扔掉它手中的聯盟和開放性這些好牌,那麼李光耀就可能說錯了。

  “西方缺失”的危險更多地來自我們自己信心的喪失和民粹孤立主義在國內的崛起,而不是中國在外面的崛起。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